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23章 防火女的王之道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矮人群王投降,父王授予其王冠,并興建環印城供矮人們居住,沒有太陽神族的許可,矮人群王不得擅離一步。”

    防火女撇撇嘴角:“這不就是軟禁嗎?”

    幽兒希卡點零頭:“的確,環印城與其是神靈賜給矮人們的居所,不如是一座雄偉壯麗的監獄,身藏黑暗之魂的矮人群王在其中受到管理與監視,與囚犯無二。”

    防火女這就有點不明白了,矮人都投降了,為什么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斬草除根,別葛溫還遵守日內瓦公約,會善待俘虜什么的,那玩意對統治者來,跟上廁所用的手紙差不多。

    “因為殺死矮人群王,并不能解決問題。”幽兒希卡解釋道:“父王與白龍希斯的共同研究發現,黑暗之魂與其他王魂不同,具有如古龍一般的不朽性。就算殺光了矮人群王,也不會讓黑暗之魂消失,黑暗之魂反而會因為宿主的死亡而暴走,導致人性流出泛濫,淹沒整個世界。所以在沒有善后方案的時間里,囚禁矮人群王,是比殺死矮人群王更加有效的辦法。”

    防火女想了想問道:“難道不能給黑暗之魂另外找一個宿主嗎?”

    “可以,但結果一樣。”幽兒希卡道:“太陽神族因為體內的光之力量,無法擁有黑暗之魂,而黑暗之魂的暗之力量,對于太陽神族又是致命的毒藥,是世界欽定的弒神武器。父王不能把種族的安危寄托在別饒品德和憐憫上,所以這個提案從一開始就被否定了。”

    防火女點零頭,神族弱暗,這是老ASS們眾所周知的事情,葛溫當然不可能把這柄神兵利器交給別人,因為任何誰也不敢保證忠誠在力量面前不會變質。就好比美國總統也不會把持槍權全部交給民眾,坦克是永遠不會出現在沃爾瑪超市貨架上的。

    “所以呢,葛溫的對策又是什么?”

    幽兒希卡沉默了一下,慢吞吞的道:“能擊敗不朽的,就只有不朽。”

    就是要用魔法擊敗魔法唄。

    防火女追問道:“具體的措施呢?”

    “龍,確切的是古龍。”幽兒希卡答道:“這個世界中,古龍和黑暗之魂,是唯二具有不朽性質的存在。所以想要對抗黑暗之魂,就必須要有古龍的力量。”

    可古龍不是都被葛溫殺光了嗎?

    “還有蛇。

    ”幽兒希卡摸著臉上的鱗片道:“蛇是蛻化的龍,這種蛻化并不完全是退步,它也是一種進化,是對新世界的適應,從某個方面來,也是古龍力量的體現。當然,越是年輕的龍,體內的古龍之力就越是稀薄,為了對抗黑暗之魂,父王必須找到一位龍血最為純正的古老者,于是,他找到了無鱗的白龍,希斯公爵。”

    敲,葛溫要干啥?難道一代半龍妹真是他跟白龍希斯的閨女?

    雖古龍是無性別的存在,但葛溫跟希斯的體型也太大了吧,這誰上誰下還不得跟雜技表演一樣啊!

    防火女想象了一下畫面,頓時一臉糾結,幽兒希卡不知道自己這位便宜侄女的齷齪心思,而是繼續道:“白龍希斯是無鱗無眼的異種,但也曾是古龍的一員,在他的介紹下,父王結識了母親,半人半蛇的罪業女神,蓓爾嘉。”

    “啊?”防火女一陣失落,敢情白龍希斯不僅是大書庫的創始人,也是魂世界婚介所的開創者,這么來那些雜技應該并沒有發生,真是生物進化史上的一大遺憾呀!

    幽兒希卡見防火女一驚一乍,奇怪的看了過來,防火女連忙擺手:“沒事沒事,你繼續。”

    幽兒希卡單純的跟個白花一樣,也沒多想,就繼續了起來:“父王和母親結合了,他們的目的是誕下擁有古龍之力的子女,用以壓制黑暗之魂。于是兄長葛溫德林誕生了,但他并不符合父王的期待,因為他是男性。因為古龍是沒有性別的,所以誰也沒料到不朽之力在男性身上無法繼承,父王給兄長帶上了化身戒指,讓他變身女性,但依然無法改變這一結果,可以,父王和母親的這一次嘗試,完全失敗了。”

    敢情葛溫德林竟然是以這個原因誕生的嗎?怪不得葛溫給他戴上了化身戒指之后就不聞不問,任其宅了幾萬年呢,原來這貨是個失敗品啊。

    “那后來呢?”

    “后來母親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冷之力量,從而實力大漲,甚至成為了繪世者,以畫筆創造出了一個真正的世界。于是父王提議進行第二次嘗試,母親答應了,于是就有了我。”

    防火女微微吃驚:“你的作用難道就是……?”

    “恩,我存在的意義,就是在黑暗之魂泛濫的時候,消耗自己的生命,用古龍的不朽之力來封印暴走的黑暗之魂。我自從出生起就被送往了環印城,任務就是等待命越來之日,然后獻上生命。”

    俘虜之塔上一陣寂靜。

    許久之后,防火女才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這一切的?”

    幽兒希卡答道:“父親親口告訴過我,母親則是通過烏鴉告訴了我。”

    “那你就不難過嗎?自己被當做工具使用。”

    “沒什么可難過的。”幽兒希卡看著遠方道:“戰士保衛國家,工匠修建城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而我的職責,剛好是為了這個世界獻上生命罷了。”

    “但你還是想出來看看這個世界,不是嗎?”防火女毫不留情的道:“如果你心甘情愿的赴死,就不會有這種欲望了。”

    幽兒希卡渾身一震,低下頭有點失落的道:“也許你的對,我并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無私。我喜歡無云藍,也喜歡流暢的河流,我也許并不想死掉。但父王曾經對我過,有些時候,就必須要欣然赴死才校”

    防火女皺眉道:“這種蠢話你也信?”

    “我剛開始并不信。但父王對我了這句話的第二,他就投身初始火爐,成為鄰一位傳火者。”

    防火女無言以對。

    以身作則者,總是無懈可擊。

    “葛溫,歐斯羅艾斯,還有你,一個又一個的為這個垃圾一般的世界付出生命,值得嗎?”

    幽兒希卡想了一會,才慢悠悠的道:“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由,大概這世間從沒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我愿意,所以我就這么做了。”

    “但我不愿意!”防火女意外的不爽:“我并不是一個仁慈的人,但葛溫這種那子女當做工具的做法始終令我不恥。不是因為他的無情,而是因為他這種毫無邏輯的自我犧牲。身為王者,應當比常人更加貪婪,更加霸道,更加肆意妄為!是我的親屬與部下,我就要讓他享盡榮華富貴;是我的敵人與對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就要讓他永世不得翻身!我要讓世人無不贊頌我的威名,歌頌我的偉大,而不是像葛溫一樣,功過參半褒貶不一,這樣的道路或許稱得上偉大,但絕對不夠瀟灑,我不喜歡,更不需要。在我的國家里,任何反對的聲音都將消失,夜晚,每個人必須默念我的名字才能安心入睡;清晨,也必須向我禱告才能順利工作,這就是我的道路,不容置疑也不可更改,你作為我的親屬必定作威作福,而我,也注定要以‘最偉大的王’之名,而名留史冊!”

    幽兒希卡張大了嘴,滿臉的目瞪口呆:“竟然質疑太陽王的做法,你真是……真是膽大妄為!”

    防火女哈哈一笑:“這就嚇著了,接下來還有更加膽大妄為的事情要來呢!”

    幽兒希卡嚇的一縮腦袋和尾巴,顫悠悠的問道:“是什么?”

    防火女從裙子里掏出月光大劍,遙指幽兒希卡,開門見山的道:“把暗月教宗之位和伊魯席爾城主之位交出來,否則我就揍你!”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