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24章 幽兒希卡的免費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認定的道路,就要堅信不疑的走下去,所以前一秒防火女還在為幽兒希卡的命運鳴不平,后一秒就把幽兒希卡按在地上打。

    幽兒希卡的用途就是死,葛溫自然不會傳授她武藝,所以她就是連戰五渣都不如的廢物。防火女大長腿一伸,就把她從椅子上踹了下去,然后一個飛撲,騎在她身上對著她的小腦袋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猛錘!

    我爸爸都沒打過我!

    從小到大,幽兒希卡那遭過這種罪,當場就被打懵逼了,甚至連反抗都不會,只是一邊哎呦哎呦的痛呼,一邊慌亂的叫道:“住、住手!汝可身為騎士!”

    防火女一愣,然后接著揍:“騎士個鬼,我可沒有加入暗月騎士團!”

    幽兒希卡恍然,連忙又叫道:“那、那也住手!汝身為吾之侄女,豈可以下犯上!”

    防火女又一愣,然后接著揍:“我弒父殺兄,能有今天的成就,靠的就是以下犯上!”

    幽兒希卡嚇的一抖,脫口而出:“你這個壞蛋!”

    防火女哈哈一笑,然后接著揍:“不錯,我就是壞蛋,你趕緊把教宗和城主之位給我交了!”

    “我……”幽兒希卡一句話還沒說完,下面那個不字就被防火女一拳頭捶到了支氣管里,嗆的她直咳嗽,兩只大眼珠子也忍不住泛起了水光。

    她這一哭,防火女非但沒有心生憐憫,反而更興奮了,頗有種把高嶺之花拉下糞坑的禁忌快感。

    咦,原來我是個變態嗎?

    不過太陽神族都是變態,我也是變態根本合情合理啊!

    一想通此關節,防火女也徹底放開,一邊病態的哈哈大笑,一邊對著幽兒希卡那漂亮的小臉蛋猛錘:“來啊,給我哭的更大聲一點!”

    單方面的毆打持續了10分鐘,幽兒希卡已經完全從小龍女變成了小籠包,從未有過的疼痛折磨著她的,孤立無援的絕望吞噬著她的精神,最終讓她脆弱的意志徹底崩潰,忍不住叫道:“別打了,教宗和城主之位都給你!”

    話音剛落,防火女就又是啪啪兩圈捶到了她的臉上。

    幽兒希卡悲憤欲絕:“我已經給了你想要的,為什么還要打我?”

    防火女額頭上滲下一滴汗水,難道說是打上癮了一時半會沒停下來?那也太丟面了,

    不行,必須找個合理的理由,維護我高大上的人設。

    于是她先一拳錘在了小籠包幽兒希卡的臉上緩和了一下尷尬的氣氛,然后趁機急中生智,義正言辭的說道:“還有暗月戒指和暗月光劍,把這兩樣東西也給我交了,竟然問我要30個耳朵,知不知道我刷了多久,你這個吃耳朵的老妖婆!”

    物品:暗月戒指!

    “初始薪王”葛溫的小兒子,暗月之神葛溫德林的戒指。

    可大幅增加記憶空格。

    葛溫德林被稱為黯影太陽,率領著暗月騎士們,

    而這個戒指,據傳是授予給優秀騎士的物品。

    奇跡:暗月光劍!

    為暗月誓約犧牲奉獻者所用的奇跡。

    能以暗月力量強化右手武器,賦予其魔力屬性。

    暗月奇跡就是關于復仇的故事。

    但是騎士團團長幽兒希卡并不知其含義,

    只是單純以她認知的兄長,來講述關于他的故事。

    這一枚戒指一個奇跡,就是游戲中暗月契約的獎勵道具,為了獲得這兩件道具,玩家必須向幽兒希卡獻上30枚約定之證,而約定之證的圖片酷似耳朵,所以幽兒希卡也被戲稱為“吃耳朵的老妖婆”。

    如果不聯機,玩家只能通過刷銀騎士來獲得耳朵,但由于爆率感人,所以大部分玩家(誤)在獲得契約獎勵之后,都會花式吊打幽兒希卡(大誤),以此來發泄心中的不滿,久而久之,就變成了魂三玩家一種約定俗成的習俗了(大大大誤)。

    暗月戒指在游戲里的作用是增加記憶空格,讓玩家能攜帶更多法術,豐富戰術,但在現實中沒有了記憶空格的限制,暗月戒指的作用就單純的變成了增加記憶力。反正防火女帶上之后,才猛然想起來美隊不久之前向她求援過,似乎是皮爾斯的洞察計劃已經上線了。

    考慮到過去了好幾天,如果美隊如劇情一般阻止了洞察計劃,那自己也沒必要著急過去;如果因為自己的蝴蝶翅膀導致美隊失敗……反正皮爾斯和他的九頭蛇神盾局分部都成功了,自己就更不用急著過去了。

    左右都不用著急過去,防火女想了想,然后繼續揍幽兒希卡。

    幽兒希卡都快崩潰了:“為什么還打我?”

    防火女理直氣壯的說道:“還有你的幽兒希卡圣鈴,也給我交了!”

    物品:幽兒希卡圣鈴!

    前騎士團團長──幽兒希卡的兄長,葛溫德林以幽兒希卡之名贈與她的圣鈴。

    鈴聲一定能夠慰藉孤獨吧。

    戰技:祈求恩惠

    能在一定時間內緩慢恢復血量。

    在游戲中,幽兒希卡圣鈴被稱為團長鈴或龍鈴,只有殺死幽兒希卡才能得到,所以一直是“壞東西”的標志。

    但幽兒希卡圣鈴擁有最高的信仰加成,是最強的光系奇跡觸媒,所以按照廣大玩家功利的性格,真正的大佬都會人手一個。

    道友留步,我身為葛溫艾薇雅之女,陽光系奇跡第二代傳人,此圣鈴必是與我有緣啊!

    于是在一番親切友好的交流之后,防火女帶著暗月戒指,左手拿幽兒希卡圣鈴,對著右手的月光大劍就是一個暗月光劍,簡直美汁汁。

    這暗月光劍應該也經過了葛溫德林的改良,明明是個奇跡,使用的是信仰之力,釋放出來卻可以給武器附加魔力傷害,果真是扮豬吃虎,陰人耍奸的正義之物啊!

    防火女一連獲得三件至寶,爽的她雙手叉腰,站在俘虜之塔上揚天狂笑。

    而幽兒希卡則可憐兮兮的所在墻角,衣衫不整,臉上身上都沾滿了灰塵,如同是落入泥潭的美麗白天鵝,猶自在抽抽泣泣。

    防火女不耐煩道:“哭什么哭,我又不是不對你負責!”

    幽兒希卡怯生生的說道:“我不要你對我負責,我只要你快走。”

    “我當然要走,這破地方要啥沒啥,待在這里喝風嗎?”防火女說著向幽兒希卡走去,滿臉壞笑道:“而且我要對你負責,你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明白嗎?女人!”

    “你,你不要過來啊!”

    幽兒希卡大驚,使勁往墻腳縮,兩只小腳還亂撲騰,以古龍的力量來說,還真把防火女弄了個手忙腳亂。

    不過防火女也不是憐香惜玉的人,因為她自己就是香,就是玉,所以事情都按著自己的性子來,那就是世界上最正確的憐香惜玉。防火女也沒慣著幽兒希卡,見對方雙腿亂撲騰,干脆另辟蹊徑,小手一伸,就抓住了她那條毛茸茸的小尾巴!

    “啊!”

    這一抓,兩人都是忍不住呻吟出聲。

    防火女呻吟是因為得償所愿,當年打游戲的時候就想這么干了,可惜沒這功能,現在真抓上了,這手感真是沒的說。

    而幽兒希卡則不同,她還是頭一次被人抓尾巴,現在腿也不撲騰了,完全是一副面紅耳赤,軟趴趴的模樣。

    防火女忍不住吐槽道:“你是賽亞人嗎?被抓住尾巴就脫力了!”

    幽兒希卡委委屈屈的說道:“尾巴很敏感嘛!”

    敏感?

    沒事,以后多摸摸就會變大……就不敏感了。

    防火女嘿嘿一笑,一個公主抱將幽兒希卡抱了起來,走到俘虜之塔邊緣問道:“準備好了嗎?”

    幽兒希卡傻乎乎的問道:“準備好什么?”

    “迎接自由!”

    說完,防火女就大頭朝下,硬挺挺的跳下了俘虜之塔。

    “啊!!!!”

    幽兒希卡在空中瘋狂的大叫。

    防火女被魔音灌腦,忍不住說道:“你不是龍嗎?叫什么叫?”

    幽兒希卡如八爪魚一般抱住防火女,UU看書 .uukanshu.com把臉塞進防火女的胸口,悶聲說道:“雖然我是龍,但我恐高啊!”

    防火女一陣無語,大概明白為什么沙力萬那貨會把幽兒希卡關在俘虜之塔上了。

    這時幽兒希卡又問道:“我要死了嗎?”

    “死?”防火女笑了:“有我在,你不會死!”

    隨著話音落下,猩紅色的以太力子從防火女背后噴涌而出,化為巨大的紅色光翼,駕馭著冷冽谷的涼風,承載著兩人在空中優雅的盤旋了起來。

    幽兒希卡呆呆的看著巨大的紅翼,傻乎乎的伸出手,任由以太粒子劃過她的掌心,癡癡的說道:“好美!”

    “這世界美麗的東西有很多,所以我們要努力的活下去,因為這樣才能將這些美麗的東西據為己有。所以,不要再輕言犧牲了,這世界死的人很多,不差你一個。”

    防火女落在地上,將幽兒希卡輕輕放下,微笑著說道:“追尋新生吧,現在,你免費了(you are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