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37章 榮歸故里(霧)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洛斯里克訪問紐約,這無疑是當今世界最大最甜的一只瓜,各國政要,新聞媒體,普通民眾……所有吃瓜愛好者都將目光聚集在這里,關住著事態的發展。

    對普通民眾來說,防火女本身就人氣極高,而紐約最近也出盡了風頭,這兩份快樂疊加在一起,自然變的更加快樂。

    而對于各國政要來說,防火女行為猶如是投石問路,剛好可以根據大美麗的反應,來制定下一步的戰略計劃。

    新聞媒體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就是干這個的,甚至還希望防火女搞個大新聞出來,比方說在大庭廣眾之下打爆皮爾斯的狗頭什么的。

    為什么不是皮爾斯打爆防火女的狗頭?

    你傻嗎?防火女不僅是國王,還是一位超級英雄,而且還是美國境內出現的第一位超級英雄,甚至比鋼鐵俠還要早,皮爾斯說白了就是一糟老頭子,拿什么跟超級英雄斗?

    甭管嘴上承不承認,現在的普遍觀念里超級英雄就是高人一等,就是食物鏈頂端的存在,人們羨慕又懼怕,崇拜又警惕,在他們心中,超級英雄就好像是太陽一般,一邊渴望著溫暖與光明,一邊又不敢靠近,懼怕著太陽的高溫和灼傷。

    在這樣萬眾期待的情況下,終于到了洛斯里克訪問紐約的日子。

    這天,時代廣場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天空中數駕新聞直升機不斷盤旋,地面上數百名小學生手持鮮花,在道路兩旁高呼歡迎,場面十分熱鬧。

    一輛加長的黑色轎車緩緩駛來,里面正是防火女。她一看這場景,頓時樂了,笑道:“我只說給我整個歡迎隊,沒想到還有金童玉女。這個皮爾斯,總是能給我搞出點新花樣。”

    鹵蛋坐在副駕駛上,跟酸檸檬一樣的哼了一聲,義正言辭的批判道:“孩子們可不懂政治,他們的行為一看就是經過事先安排的,毫無疑問,這又是皮爾斯對自由意志的一次踐踏,是在開歷史的倒車!”

    當司機的鷹眼也憤憤不平的說道:“就是就是,如果誰敢讓我家的那兩個小家伙在太陽下傻站,我就把他家的燈泡全射爆嘍!”

    自由意志的踐踏?開歷史的倒車?

    防火女嗤之以鼻,沒想到你鹵蛋外面黑,里面卻白的透徹,大美麗喊個自由平等你就信了,真當它是燈塔啊?要論操弄人民意志,

    大美麗稱第二,還真沒有人敢稱第一,不然好萊塢是干什么的?

    如果這個還不能讓你信服,這里還有個當事人可以問啊。

    防火女笑瞇瞇的向充當保鏢的美隊問道:“隊長,你當年賣國庫券的時候,大家也是自愿來的嗎?”

    美隊一陣尷尬:“大概不是。嚴格來說,連我也不是自愿的,我的愿望一直是上戰場打鬼子。但那是國家的要求,所以我只能服從。”

    鹵蛋頓時不吭氣了。

    所以說嘛,皮爾斯干的和螺絲福也沒什么不同,你鹵蛋別光罵皮爾斯,有本事罵螺絲福啊。

    鹵蛋有這本事嗎?他當然沒有。他還要在螺絲福的徒子徒孫下混飯吃,干不出砸自己飯碗的事。

    不過螺絲福也是睿智,賣國庫券此等大事,竟然找美隊這個腳男來干,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擱現在,就算是鄉下供銷社主任也知道,搞銷售肯定要找幾個前置裝甲有足夠分量的女性來干啊

    防火女這么瞎想著,轎車也延著紅毯走到了盡頭停下,然后娜塔莎率先下車,拉開了車門,防火女擺出一個優雅的微笑,玉腿輕移,施施然的走下車來。

    現場頓時爆發了無比熱烈的歡呼聲。

    從周圍人群狂熱的表現來看,這并不是皮爾斯故意安排的,而是人們的自發行為。

    畢竟,對紐約這座城市來說,防火女實在是太特殊了。

    她最早就是出現在這里,阻止了綠巨人和憎惡的大戰,后來又慷慨的公開傳授光療技術和魔法理論,讓紐約成功的開啟了魔法時代,成為了一座人人向往的夢幻之都。后來,防火女在外星人入侵中力挽狂瀾,親上前線親率大軍親手擊敗了齊塔瑞人,成功解放了紐約,救800萬紐約人于水火之中,簡直恩同再造。之后,她大力發展醫藥和各種高端科技,紐約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直接吃下了第一波紅利,不僅從中獲取了大量全新的工作崗位,大大提高了就業率,還增加了民眾收入,緩和了內部矛盾,讓整個紐約都欣欣向榮,從一個仿佛身體被掏空的中年人,又變成了可以奮戰到天亮的小年輕,簡直不要太美。

    你們要安全?我防火女來給!

    你們要財富?還是我防火女來給!

    試問,在這種情況下,紐約人民能不愛防火女嗎?

    更何況防火女還這么美!

    這世界雖然遍地刁民,但在你沒去強征人家土地,強拆人家老宅的時候,這些刁民還是有點良心的。

    防火女會強征土地,強拆老宅嗎?

    當然不會,整個魂世界都是她的,她才看不上紐約這彈丸之地。

    所以她跟紐約人民完全沒有利益沖突,一直以來也是不求回報的在付出(主要是沒啥要的),就像一只勤勞的母牛,吃進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全都是奶。

    現在紐約人民為她歡呼?有問題嗎?當然沒問題。

    防火女本人也當仁不讓的接受了,面對著人群頻頻揮手,簡直跟自由女神像一樣耀眼。

    但她爽了,皮爾斯就不爽了。

    這老頭現在跟鹵蛋一樣,也酸的不行。

    治理紐約也好,管理紐約也好,明明都是我先,為什么你這么熟練啊,你背地里到底練習過多少次啊?

    心里這么想,但皮爾斯城府極深,表面上仍是一副笑盈盈的樣子,滿臉的褶子就跟開花的包子一樣,特別樸實。

    他只是咳嗽一聲,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來,這才認真的說道:“歡迎您,陛下,您是紐約的英雄,您的到來讓這座城市倍感榮幸,我代表紐約全體市民,再次歡迎您的到來!”

    老小子可以啊,一張嘴就是代表了全紐約,這是在向我宣布主權嗎?

    不過防火女家大業大的,也不在乎皮爾斯的小心思,她對于皮爾斯伸出的手視而不見,而是回了一個洛斯里克的貴族禮,無可挑剔的打著官腔說道:“冒昧來訪,還請見諒。感謝紐約為我準備的歡迎儀式,這讓我感受到了回家一般的溫暖。”

    紐約雖然是你皮爾斯的,但老娘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跟我家也沒區別。你以為你是總統,其實你是管家噠!

    皮爾斯當然聽出了防火女話里的意思,但他一時半會還真沒有什么反駁的語言,而且防火女沒有按照國際慣例跟他握手也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皮爾斯到底已經60多了,雖然人老成精,但反應力大不如前,這么多突發事件集中發生,他是真的懵了。

    一時之間,原本當小弟的習慣又涌了上來,在諸多攝影機前,他第一反應就是不能出丑,見防火女施展貴族禮,他也下意識的學習,不過動作笨拙,著實有點不倫不類,讓人發笑。

    這就是皮爾斯與防火女的差距。

    他不是不勤奮,不是不天才,但說到底,他還是底蘊不足。他當了大半輩子的小弟,就算現在當上了老板,那種刻在骨子里的謙卑與小心,始終不能說沒就沒。

    以為只要足夠優秀,就可以一鳴驚人?大錯特錯!

    你憑什么認為你十幾年的寒窗苦讀,能比的過人家幾代人數百年的艱苦奮斗?如果真是這樣,那才是最大的不公平!

    聽到周圍的輕笑聲,皮爾斯尷尬的不行。他也知道自己做錯了,自己其實根本不用跟著防火女的節奏走,你行你的禮,我伸我的手,這又不是食神大賽,非得你做什么我做什么。

    但事已至此,皮爾斯也沒辦法,哪怕再滑稽,他也得硬著頭皮把禮行完,反正臉都丟過了,已經沒什么好怕的了。

    皮爾斯準備破罐破摔,眾人也等著看他笑話,甚至不少記者已經想好了各種諷刺的標題,就準備在明天的頭條上大書特書了,防火女卻出手阻止了皮爾斯。

    老頭驚訝的抬起了頭,他以為防火女是故意給他難看,要給他一個下馬威,畢竟這是一種十分常見的外交手段。

    但防火女沒有,她只是不屑用別人的禮儀罷了。

    憑什么全世界都要用你西方的握手禮,我就要用我們洛斯里克的貴族禮,誰敢不服,我就讓他傳火!

    防火女打斷了皮爾斯的動作,微笑說道:“洛斯里克的貴族禮分男女兩種,我使用的是女子禮,您用起來不合適。若是您真有興趣,等有了空閑,我便專門安排個侍從,給您詳細講講男子禮的動作。”

    “有興趣,當然有興趣。洛斯里克的文化博大精深,一向為人民津津樂道,我自然也不能免俗。”有了這個臺階,皮爾斯呵呵一笑說道:“怪不得我做這套動作怪模怪樣,原來是女性的禮節,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就解釋的通了。”

    什么啊,明明是你人老珠黃,長得丑做起來才丑好吧!

    但有了這個坡,皮爾斯這頭老驢還是滑了下來,他心中忍不住對防火女生出一分感激,滿臉堆笑道:“您一路遠來辛苦,我已準備好了宴席,還請您賞光。”

    “您的邀請,不勝榮幸。”

    兩人便一同向前走去。

    娜塔莎在通訊頻道里問道:“干嘛幫那個老家伙啊?”

    防火女壓根就懶的回答。廢話,我是統治者,他也是統治者,我們才是一撥的。我不幫他,難道幫你們這些刁民嗎,給你們自由和民主,然后讓你們目無尊卑,來砍我的頭,革我的命嗎?

    我又不傻!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