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39章 蜘蛛女現身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瓦坎達,一個位于非洲的幸運小國。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是的,防火女對瓦坎達的評價就倆字:幸運。

    至于其他諸如政治,文化,經濟,意識形態等等一個國家應有的屬性,瓦坎達統統都是稀爛。

    不,說稀爛都是抬舉瓦坎達了,應該說是統統沒有才對。

    或許有人會說瓦坎達多牛逼啊,各種黑科技,但這些黑科技是建立在數百萬年前掉在非洲大陸的那塊振金隕石上,跟瓦坎達有個毛關系。都有老天爺的恩賜了,發展點黑科技難道不是應該的嗎,有什么值得吹捧的?

    有一說一,如果振金隕石掉在了歐洲或者亞洲,指不定人類這會就已經沖出太陽系,走向宇宙了呢。

    所以防火女才認為瓦坎達是幸運的,但它的幸運,卻是全人類的不幸。之所以這么說,因為瓦坎達除了幸運之外,簡直一無是處。

    明明有著振金這種科技側的神器,他們卻走著崇拜祖先的神秘側道路。不是說崇拜祖先不對,而是你拿到了一把98K,不用來射擊,卻用來當做雙手武器揮砍,完全就是暴殄天物,買櫝懷珠,如果只是一兩代人還可以歸咎為時代的問題,眼界的問題,但都二十一世紀了,瓦坎達依舊在走這條老路,明明有這么大的問題,歷朝歷代卻沒有任何一個國王或者大臣進行改革,如果不是甘愿故步自封,那就只能是真蠢了。

    而且瓦坎達還在實行酋長制,與其說它是一個國家,不如說它是一個大部落。這種制度很難整合國家資源,也會造成內部矛盾,根本就不是一個健康國家應有的狀態。但結果呢,還是走老路,不改變。這直接就導致各氏族爭權奪利,人民的生活水平天差地別,特查拉的氏族居住在現代化的高科技城市中,但有些氏族還過著牧馬放羊的游牧生活,這能說瓦坎達牛逼嗎?

    一個國家強盛與否,并不在于統治者,而在于被統治者,只有人民富裕,自信,強大,這個國家才會富裕,自信,強大。

    正是這個原因,也促使有智慧的統治階級不會無休止的把被統治階級割韭菜,而是會自我節制,尋找一條“雙贏”的道路來謀求共存,因為他們知道,沒有被統治階級,那統治階級也將一文不值。

    就好比是網游一樣,如果留不住免費玩家,那氪金玩家也會持續流逝,因為他們沒有剝削的對象,無法獲得期待的利益,

    這樣唯一的后果,只能是關服大吉。

    很明顯,瓦坎達的統治階級并不聰明,幾千年來,他們之中從沒有想過結束酋長制,讓國家更進一步,而是憑借著振金的優勢,不斷的爭權奪利,壓榨剝削其他氏族,于是就有了王城輝煌無比,人民卻在邊境吃土的現狀。

    綜上所述,不論是在社會發展上,還是治國理念上,瓦坎達真的是爛泥扶不上墻,明明有一手好牌,卻硬生生打的稀爛,所以防火女才會說,瓦坎達除了幸運,一無是處!

    現在特查拉的出現讓防火女略感意外,不知道這些黑鬼好好的非洲土皇帝不當,跑到紐約來干嘛,不怕被警察壓在地上嗎?

    特查拉是王子,防火女是國王,所以不管特查拉愿不愿意,他都要先向防火女行禮,因為階級就是一切,不服的話就回去干掉你爹,當上國王再說。

    特查拉會干掉自己親爹嗎?當然不會。一方面是瓦坎達施行祖先崇拜,長輩就是天;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瓦坎達本身就是一個懼怕改變的國家,如果特查拉真有這種魄力,他現在應該是在打內戰,整合國家,而不是穿著一雙皮拖在紐約亂溜達。

    既然已經公開了身份,特查拉也沒藏著掖著,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彬彬有禮的說道:“哪怕遠在非洲,我對您的大名也如雷貫耳,能有幸見到陛下金面,我感到無比榮幸,愿瓦坎達和洛斯里克的友誼天長地久,永享和平。”

    面對特查拉一點也挑不出毛病的問候,防火女更加直接。她壓根沒伸手,甚至連洛斯里克的貴族禮都懶的行,只是用鼻子嗯了一聲,權當答復,那股鄙視可以說是毫不掩飾,讓特查拉那張黑臉立刻漲成了豬肝色!

    “你!”

    我什么我?

    防火女滿臉不屑,一個破酋長還跟我咋呼,真當有振金就天下無敵了?

    再說,明明是你先針對我的,我干嘛還要跟你賠笑臉,你當你是美國總統啊?

    最后,老娘就是鄙視你,就是討厭黑鬼,你有本事來弄死我,沒本事就給我憋著!

    皮爾斯也是頭大,防火女在公眾面前一向謙遜有禮,他也沒料到防火女這次竟然這么不給特查拉面子,正考慮怎么化解,就停一聲怒斥,特查拉身后猛躥出一個光頭黑人女性,手一招,一只金光燦爛的長矛就出現在手中,二話沒說就超防火女刺去。

    要不要玩這么大?皮爾斯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因為這光頭黑人女性不是別人,正是特查拉的近衛隊長。

    主辱臣死這句話放在東西方都合適,非洲也不例外。特查拉是王子,也是儲君,他不光是個人,也代表了瓦坎達。防火女不給特查拉面子,就是不給瓦坎達面子,身為皇家衛隊隊長,這時候如果還無動于衷,她還怎么要下半年的獎金?

    所以她上了,那跟金光燦爛的長矛正是振金所鑄,無堅不摧,能刺破天下所有的盾牌。

    但美隊也上了,畢竟他現在的身份是防火女的保鏢,而且他的理念也堅決反對當街行兇,所以紅白色的圓盾頂了上去,也是振金所鑄,能抵御天下所有的長矛。

    于是大美麗版的自相矛盾誕生了,振金矛刺中了振金盾,發出刺耳的摩擦聲,無形的沖擊波從碰撞點擴散開來,連空氣都被推動,仿佛水波一般向外擴散。

    民眾們被震的歪七扭八,紛紛捂住了耳朵,近距離的特查拉也穿上了黑豹戰衣進行防御,而皮爾斯身為一個弱不禁風的老頭肯定無法抵抗,防火女正考慮著是不是拉他一把,避免他被震進ICU,一個一頭散發,帶著金屬口罩,擁有一支金屬麒麟臂的男人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立起一面防爆盾牌,堪堪擋住了聲波。

    擋聲波這么夸張?

    不過仔細想想也對,九頭蛇玩黑科技也是一把好手,連快銀和緋紅女巫都能造出來(套用電影宇宙設定),再造一個能擋聲波的盾牌根本就是基本操作。

    “你的盾牌,是振金?!”光頭女護衛微微吃驚,然后怒道:“你這小偷。”

    在她狹隘的觀念中,振金都是屬于瓦坎達王室的,外面的人能擁有振金,肯定是偷來的,那沒得說了,必須打死啊!

    但美隊卻對她的話毫無反應,而是直勾勾的盯著保護了皮爾斯的那個男人。因為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紅星二鍋頭戰士……啊不是,正是大名鼎鼎的冬兵。

    “巴基?!”美隊聲情并茂的叫了一聲。

    但巴基壓根沒理他,而是小心翼翼的向皮爾斯問道:“先生,您沒事吧?需要我叫醫生來嗎?”

    那認真的表情,關心的語氣,寵溺的態度,讓美隊的心如玻璃一般碎了一地,仿佛看到了一片廣闊的草原,上面滿是綠油油的青草。

    皮爾斯拍拍巴基的肩膀說道:“不用了,謝謝你的關心。冬兵,你現在的任務是阻止他們的打斗。”

    “接受指令。”巴基回了一句,機械麒麟臂一甩,那塊支離破碎的盾牌就嗖的一生飛了出去,將美隊和光頭女護衛分開。

    “巴基,是我啊,史蒂夫,史蒂夫羅杰斯,你還記的嗎?我們是最好的朋友!”美隊深情的呼喚,但九頭蛇的洗腦術可不是這么容易破解的,巴基只是愣了愣,然后堅定的搖了搖頭:“我沒有朋友,我也不叫巴基,我的名字是……冬兵!”

    說是這么說,但巴基的腳步卻直愣愣的向美隊走去,可見他的潛意識里,還是渴望著與美隊“接近”。

    于是,這對好基友就乒乒乓乓的打了起來,不過美隊一看就束手束腳,最后干脆被巴基堵在墻角里錘,旁邊還有一堆人拍照,把皮爾斯都快樂出屁了。誰讓美隊是美國精神的代表呢,皮爾斯想要獨立,自然就要否定美國精神,所以冬兵按著美隊揍,是非常符合他政治利益的行為,這無疑是聯邦政府的又一次失敗,宣傳,必須大力宣傳!

    他這一走神,完全把特查拉和防火女的矛盾忘到了腦后,冬兵又在打美隊,所以光頭女護衛理所當然的騰出了手。

    她也不屑跟冬兵一起欺負美隊,本著擒賊先擒王的理念,她又一次向防火女沖來。

    娜塔莎和鷹眼頂了上去,但一道金光閃過,那支振金矛竟然發出光束,兩名頂級特工心里直罵娘,近戰武器還能遠程攻擊,這就是氪金大佬嗎?

    猝不及防之下,娜塔莎和鷹眼立刻中招,一人腿上中了一槍倒地,鹵蛋頓時怒了,伸手往西裝里一掏,正當防火女以為他又什么殺手锏的時候,那光頭女護衛一個箭步沖到了鹵蛋面前,連光束都沒放,只長矛一擺,鹵蛋就哎呦一聲被狠狠抽翻在地。

    一捧就碎,你是玻璃做的嗎?

    就著你還特工之王呢?丟不丟人!

    防火女一陣無語。

    “到你了,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吧!”光頭女護衛大喝一聲,挺矛就刺,因為知道防火女也是一位超級英雄,所以她完全沒有留力,就見長矛發出陣陣呼嘯,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如一條金色的毒蛇,向防火女漂亮的臉蛋猛撲過去。

    然后……一拖白色的物質突然從上空噴出,黏在了長矛上,接著光頭女護衛就覺得手中一陣大力涌來,長矛嗖的一生就被拽的脫手而出。

    “什,什么人?”光頭女護衛大吃一驚,向空中看去,就見一個穿著粉白緊身衣,還有一個可愛的兜帽的嬌小身影正蹲在一只路燈之上。

    那個嬌小的身影把玩著手里的長矛,用調皮的語氣說道:“用金子做長矛我還是第一次見,賣掉的話一定能換不少錢吧?”

    “是蜘蛛女,蜘蛛女來了!”

    人群頓時發出一陣歡呼!

    ——————————

    有沒有人玩盜賊之海啊?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