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1章 葬禮

黑牧師亞丁
     ——人類紀1100年4月17日——

    “這半個月來,我們悲痛萬分,因為我們失去了瓦爾鎮的明珠。”晨光透過瓦爾教堂的破舊玻璃窗圖靜靜灑進來,能容納一百人左右的教堂如今卻擠進了幾乎五百人——瓦爾鎮大部分人都聚在這里,教堂的中心,矮矮胖胖的皮埃爾鎮長表情莊嚴而沉痛,濃密的棕色眉毛無力地耷拉著,幾乎要遮住下方兩顆藍色的小眼珠。

    兩側,唱詩班的孩子們輕輕地抽噎著,他們的前方,是一座身披輕紗的天使石雕——這是他們信奉的神明。天使巨大的雙翼向前彎曲,呈環抱狀,一口銀色的方形石棺躺在天使的腳下,如同嬰兒般仿佛享受著來自天使的搖籃曲——全鎮最受尊敬的人已經于此沉睡。

    “我們的瓦爾鎮從此失去了色彩,因為我們偉大的喬治·珀羅斯院長永遠地離開了。”

    教堂的大廳,前來哀悼的人群中時不時傳出哭泣的聲音,皮埃爾頓了頓,繼續宣讀:“喬治院長是我們的驕傲,他是天使圣教最勤勉的傳道者,是神明卡莎最寵愛的孩子,他的善良與和藹讓我們時刻沐浴在神明的祝福之中,他是值得我們銘記一生的圣賢!”皮埃爾轉過身,向身后的石棺鞠了一躬,朗聲道:“愿您在神明卡莎的祝福中永生,喬治院長!”

    “愿你在卡莎神明的祝福中永生!”人們齊聲高和,唱詩班的孩子們開始吟唱著低沉而空靈的圣歌,孩子們的聲音清澈而堅定,歌聲環繞著教堂飄向遠方,將世間最純真的祝福送給了天堂的圣賢。

    人們陶醉于甜美的歌聲中,教堂的一角,一個瘦弱的青年默默靠墻而立。

    皮埃爾悄悄走下圣壇,來到這個青年的旁邊,呼喚他的名字:“亞丁,”然而,青年只是低著頭,像是在沉思什么,沒有任何反應。

    “亞丁?”皮埃爾聲音抬高了一些,青年身體猛地一直,如夢初醒般回過神來,發現皮埃爾鎮長正用關切的目光注視著自己。“鎮長大人,對不起,我好像走神了......”青年連忙道歉。

    皮埃爾道:“我希望你不要太過悲痛,如今你是我們的新院長,你要盡快振作才行。”

    被稱作“亞丁”的青年臉色并不好看,微紅的眼圈無疑說明其剛剛哭過一場,他抬起頭,努力擠出笑容:“您說的對,鎮長大人......對不起,讓您擔心了。”他的雙眼明亮而有神,只不過其中包含的更多是憂郁。

    皮埃爾笑了笑,胖乎乎的手用力拍了拍亞丁瘦削的肩膀,笑道:“嗯,我們都要努力起來——亞丁·珀羅斯院長。”說罷,他也學著亞丁的姿勢靠著墻,閉上眼,感受著圣歌帶來的寧靜與唯美。

    “傳說我們天使教徒在臨死之前會聽到圣歌,那是天使的安魂曲,我們的眼前會浮現出一生的罪過。”沒過多久,皮埃爾開口道,“我在想,天使的安魂曲是什么樣子的?”

    亞丁笑了,他的眉毛舒展開,答:“我猜是管弦樂的齊奏,當然,還有天使的歌聲。”

    皮埃爾點點頭,道:“我也覺得是這樣。”不一會兒,圣歌迎來終章,皮埃爾向指了指前方的圣壇,示意亞丁往那邊走。亞丁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挺起胸膛走向圣壇。

    待到圣歌停止,孩子們莊重地吟唱出最后一個音符,亞丁·珀羅斯,喬治·珀羅斯院長的繼承人,站在圣壇上,迎著所有人的目光,開始了他作為修道院院長的第一次講話。

    “我的名字是亞丁·珀羅斯。

    ”盡管大家都認識他,但他仍這樣說道,“在我年齡很小的時候,敬愛的喬治院長收留了無家可歸的我,并賦予了我這樣一個被神明祝福的名字,是瓦爾鎮和喬治院長成就了如今的亞丁。”

    他努力將聲音放平,環視著教堂的人群,及唱詩班的孩子們,他們的目光熾熱而虔誠。他們中有的是衣著光鮮的富商,有的是衣衫襤褸的乞丐,有的是辛苦勞作的農夫,還有其他各行各業的人......他們也許并無交集,但相同的身份讓他們聚在一起——天使教徒。

    “在此,本人十分榮幸繼承喬治院長的遺志,成為瓦爾鎮的修道院院長,我希望,在神明卡莎的祝福下,我們能迎來美好的明天!”

    青年略顯稚嫩的聲音在教堂回蕩,皮埃爾帶頭鼓掌,大家也跟著鼓起了掌,大家知道,瓦爾鎮來到了一個新的起點。

    正午,熱烈的陽光照耀著瓦爾鎮每一寸土地,在人數不多的瓦爾鎮街道上,一個破舊的小木屋顯得格外熱鬧。

    那是一個名為“破酒桶”的酒館,瓦爾鎮的勞工們都選擇在這里度過片刻的歡愉:酒館的光線十分昏暗,留著小胡子的店主約里克頭頂藍色帆布帽,無聊地靠在柜臺前數著臟兮兮的銅幣;喝醉的勞工牛氣沖天,與同伴吹噓著上午的奇妙見聞;女侍者佩西抹著厚厚的彩妝,時不時與勞工們開著上不了臺面的玩笑......而角落里,一個難得安靜的地方,小木桌搖搖晃晃地托起兩杯小麥酒,亞丁·珀羅斯和一個中年男人對坐著。

    那個男人梳著整齊的米黃色卷發,身著棕黃色上衣,精美的綢緞緊緊地收束在腰間,下身是流線一般的灰色長褲和一雙光潔的長筒靴,就連他身上每一處褶皺都看起來恰到好處,與周圍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相比之下,亞丁身穿的粗布制成的衣物顯得尤為不堪。

    “聽我說,你留在瓦爾鎮太屈才了,你不該接下院長的職務。”男人嘆氣道,他的眼珠深陷在眼眶里,向外界投出鷹一般銳利的目光,顯然,這個環境讓他十分不適。

    亞丁打著哈哈,道:“這沒什么不好,伯爵大人,對我而言能為瓦爾鎮做些事情就很滿足了,況且要做好院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一邊說一邊留意著伯爵的神情,生怕惹他生了氣。

    伯爵皺了皺眉頭,有些不高興地說:“雖說的確是這樣沒有錯......但你的才能應該施展在更大的舞臺,像你這樣的牧師應該為王都服務,而不是小小的瓦爾鎮。”說完,他身體向前傾,手肘壓著的小木桌傳來“吱呀吱呀”的抗議聲,他的目光死死地捕捉亞丁的雙瞳,“這里的事我安排別人來給你解決,你現在就和我去王都。”

    亞丁聽罷,攤開雙手,聳了聳肩,道:“假如伯爵大人只是為了這件事而來,那就還請盡早回去吧,瓦爾鎮是我的家鄉,我沒有理由離開它......”然而,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他發現伯爵的臉色越來越差——伯爵怒目圓瞪,眉毛擠在一起,嘴角不住抽搐,仿佛隨時都會噴出火焰。

    “伯爵大人,我......”亞丁還沒說完,伯爵一擺手,打斷了他,道:“算了,UU看書 www..com 我也不好強迫你,畢竟我這條命還是你給的。”他深吸一口氣,顯然在克制自己的情緒。

    亞丁趕忙謝道:“多謝伯爵大人。”看著亞丁這個樣子,伯爵又嘆了口氣,說:“你不去也行,我就和你明說了吧,我讓你去王都是為了保護你。”

    “保護我?”亞丁有些好奇。

    “嗯......”伯爵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再一次嘆了口氣。亞丁也不好說什么,一時間,兩人的世界陷入了沉默,只剩下周圍醉酒勞工的喧鬧聲。

    “這樣吧,我告訴你,這段時間王都有點亂。”伯爵壓低了聲音,其實,即使伯爵再把聲音抬高八度,在嘈雜的酒館里也不會被其他人聽見。

    “有點亂?”

    “總之,一切小心。不出意外的話,兩天之內,你將會收到王都的征召。假如你收到的話,應征之前先來找我,懂了嗎?”伯爵囑咐道,沉吟片刻,他又說:“不要送死。”

    “呃,懂了。”亞丁想了想,并沒有明白伯爵在說什么,“送死”是什么意思?

    “那就這樣。”伯爵起身離開,亞丁也連忙站起,朝伯爵鞠了一躬,伯爵快步擠過人群,走出酒館。

    亞丁這才發現酒館外有兩匹白馬,其中一匹馬上有個模糊的人影。只見雷曼跨上另一匹,貌似和那人短暫交談了一會兒,雙腿一夾馬肚,同那人一起向遠方疾馳,逐漸消失在瓦爾鎮街道盡頭的光暈中。

    目送伯爵離去后,亞丁也穿過醉醺醺的人群,離開了酒館,而酒桌上的兩杯小麥酒,最終卻都還是一滴未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