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8章 夢境與奧茲

黑牧師亞丁
     班妮領命退去后,雷曼一陣頭暈目眩,無力地癱在椅子上,閉上眼睛。

    “失算了啊,雷曼。”他默默道。確實,這把名為“槍”的致命武器很可能是自己在對放逐之島的把控逐漸疏忽后的產物,假如兩邦國真的確定了聯盟關系,并組建了聯軍,那么后果將不堪設想——至少在騎士團和魔法師聯盟出動之前,聯軍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

    假如現在向國王說明情況的話,倒是可以阻止這一切,因為“槍”的威力擺在眼前,國王應該會重新考慮應戰和聯盟的事情,但是......雷曼自身的地位和權力絕對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眼前的君主早已不是那個雄心勃勃、重情重義的偉大的約翰·考辛斯了,這位名為威廉·考辛斯的新國王正逐漸厭煩自己,并一點點脫離自己的掌控——在死對頭凱文的驅使下。

    想到這里,雷曼不禁冷汗直流。他環顧四周,眼前這些他前半生用血與淚換來的東西,包括這棟豪華的府邸、無盡的財富,還有自己的榮耀與地位,仿佛在剎那之間,將與自己再無關系。

    “該死......”胳膊一使勁,雷曼掙扎著起身,是的,在新國王登基的那一天,他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但是,沒想到,這一天到來得如此之快,竟讓他如此措手不及……

    “必須,采取行動......現在!”

    夜晚,客房的燭燈早已熄滅,疲憊不堪的哈克斯已然進入夢鄉——他連外衣都沒有脫下,只是胡亂地蓋了一床被子,就開始打起了呼嚕。哈克斯的睡相實在是太糟糕了,四肢攤開,享受著客房柔軟舒適的溫床,但這種睡姿無疑讓同床的科倫苦不堪言,科倫只好側臥著,小心翼翼地守護著床上僅剩的一點空間。

    誰知不一會兒,哈克斯翻了翻身,半個身子直接壓在科倫的身上,科倫欲哭無淚,只得把哈克斯壓在自己腰上的大腿拎起,慢慢挪開,輕輕放下,做完這些后,他轉過身,背對著哈克斯,閉上眼睛。

    哈克斯和科倫公用一張床,客房的另一張床睡著卡門,卡門睡得很安靜,只能聽見她細微的鼻息,就像是一只小奶貓輕輕地舔舐著聽者的耳朵,讓人心里癢癢的。而莫迪單獨睡在隔壁,只因班妮實在找不到能夠容納莫迪的床,只能移去隔壁客房的兩張床,騰出空間供他打地鋪。莫迪倒是習慣了這樣的待遇,在地板上鋪上自己隨身攜帶的毯子,欣然入睡。

    “科倫?”細微而清晰的聲音鉆入科倫的耳朵,聲音是從卡門那頭傳來的,科倫睜開眼,壓低嗓子,問道:“是你嗎,卡門?”

    “嗯。”看來卡門和科倫一樣,并沒有睡著。

    “有什么事情嗎?”科倫繼續問。

    “嗯......那個伯爵,你怎么看?”

    科倫輕輕一笑,道:“沒想到你會在意這個,真是讓人意外呢。”

    “......”

    見卡門不再說話,科倫尷尬地咳了咳,自顧自地說道:“我就談談我了解的信息吧——雷曼·史密斯伯爵,是宏偉邦國目前資歷最老、實力最雄厚的貴族之一。他年輕時率領史密斯家族無條件支持邦國的前一任國王約翰·考辛斯,并隨之征戰四方,在很大程度上維護并穩固了考辛斯家族對邦國的統治,算是如今邦國的頭號功臣。在考辛斯家族控制邦國后,史密斯家族被授予極高的榮譽和優待,雷曼先生也因此被封為伯爵。也就是說,雷曼與史密斯家族能有今天,

    靠的就是史密斯家族對考辛斯家族的卓越貢獻,以及雷曼自身同約翰國王之間的深厚友誼。”

    “......”

    “還有什么疑問嗎?”

    “你知道的真多,科倫。”卡門不答,只是淡淡地感嘆一句。

    “嘿嘿......出門在外,總要提前收集一些情報,我們總不能不做任何準備就往王都闖吧,做足功課往往會讓事情變得簡單很多。”

    “是嗎?”卡門那頭短短回應一句,緊接著就又沒了下文。

    科倫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道:“好啦,我知道你想問什么——沒錯,讓哈克斯和騎士團團長決斗的主意是我出的,是我讓哈克斯主動去挑釁那個家伙,在角斗場進行決斗,從而引來騎士團的圍觀,然后吸引雷曼伯爵的注意,最終達到我們的目的,對不起。”如同在神父面前懺悔罪行一般,他連珠炮似地將肚子里的話盡數吐了出來,然后,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就像是完成了什么重大使命。

    “......”又是沉默,科倫無奈地撇了撇嘴,把身上的被子裹得更緊了一些,索性閉上了眼睛。

    “我不是這個意思,科倫。”正當科倫快要睡著了,卡門的聲音再次傳來,“我的意思是,我們多虧了有你,才能走到今天——謝謝你,科倫。”

    “這樣啊......”科倫鼻子一酸,低聲呢喃,道:“也謝謝你,卡門。”

    “嗯,睡吧,愿卡莎神明祝福你。”

    “愿卡莎神明祝福你。”

    不一會兒,卡門那頭傳來均勻的呼吸聲,科倫卻依舊沒睡著——雖說哈克斯過分的鼾聲是一個很大的原因,但真正讓科倫在意的,還是別的事情。

    “雷曼·史密斯......十多年沒有見面,你果然不記得我了。”

    ——人類紀1100年4月17日——

    天空是一片深藍,無邊無際的深藍,確切地說,放眼望去,除了深藍色,這個世界什么也沒有,亞丁·珀羅斯,正漫步在這個熟悉而陌生的世界。在亞丁近二十年的記憶庫中,有一段封塵已久、遙遠而飄渺的記憶,雖然很模糊,但亞丁還是能隱隱約約感覺到其確實存在,而眼下的這個深藍色的世界,如同一把鑰匙,不斷試探著亞丁腦海中的那段記憶,強迫著亞丁的思緒向記憶深處靠近。

    亞丁仍在毫無目的地漫步,他也不明白為何要這樣走下去,他唯一清楚的是,這是一個夢境,一個他已經無數次進入過的夢境,在無盡的深藍世界里漫步,直至蘇醒。

    但眼下,這次夢境和以往不同,遠方,出現了光亮——本不應屬于這個世界的光亮。

    “太陽……”這是亞丁的第一感覺。開始只是一個小小光點,就像是一個小洞,連通著一個只有光的世界,慢慢的,小洞逐漸拓寬,光芒從小洞里迅速滲了進來,將這幅深藍的油畫涂上亮色。同時,深藍的部分一點點被曙光蓋過,突然,就在一瞬間,萬丈光芒從洞口涌了進來,整個世界變為了一片耀眼的白色,下一秒,光暈褪去,一個嶄新的世界浮現在亞丁眼前。

    “神明卡莎啊,這是……”

    眼前是一個具有色彩的世界,腳下滿是蔥綠,頭頂一片蔚藍,前方,參天古樹成林,筑成一道深綠色的屏障,低矮灌木就像有生命一般伸展著身姿,爬行生物在森林探頭探腦,有翼生物穿梭于云霄,其中大多數亞丁從未見過,它們身體的構造是那樣奇特,讓他只能贊嘆于創造之神豐富的想象力。

    “這是我的家鄉——阿杜拉。”一個溫和的聲音從身后不遠處傳來,這聲音如涓涓細流般流入亞丁的耳朵,在亞丁的心中泠泠作響。

    亞丁回頭,卻見一個高瘦的身影——那是一個人,銀色的長發披在身后,寬大長袍松松垮垮地披在其勻稱的軀干上,他皮膚白皙,雙耳小巧玲瓏,尖尖翹起,目光明亮而柔和,雙手負在身后,身邊縈繞著淡淡的光暈,宛若神明。

    亞丁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完美的存在,仿佛就是整個世界所有美好事物的結合,在他看來,眼前這個完美的人甚至值得教派的牧師們窮其一生寫作詩歌來頌唱。

    “你好,我叫奧茲。”輕柔的聲音再次響起,亞丁細細回味,發現這個人說著亞丁從未聽過的語言,優美而動聽,但奇怪的是,亞丁居然能夠聽懂。

    “你,你好,我叫亞丁,亞丁·珀羅斯。”這個人的聲音里包含著無限的親和力,亞丁不由自主地告訴了他自己的全名。

    “我知道你是誰,亞丁,你的姓名、身世、職業——你的一切我都知道。”自稱“奧茲”的人緩緩靠近,他的腳步輕盈無比,亞丁甚至聽不見他的腳步聲,就如同乘著風飄來一般。

    “……”,亞丁已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了。奧茲走到他身邊,夢幻般的光暈同樣籠罩著亞丁,亞丁感覺自己已然置身天堂。

    “驚訝嗎?”奧茲問道。

    見亞丁不答,奧茲接著說道:“不必驚訝,你本就由我而來,我比任何人、甚至是你自己,都更加了解你。”

    “……是嗎?”亞丁還是一頭霧水。

    奧茲微微一笑,平視前方,望著眼前名為“阿杜拉”的土地,問道:“這里如何?”

    “呃,很,很美麗……”亞丁答道,“就像是在仙境。”

    “嗯,你說的沒錯,確實是仙境。”奧茲點頭表示贊同,卻又補充道:“至少在五百萬年前,阿杜拉還能算是仙境。”

    “五百萬年前?”亞丁十分震驚,他粗略地學過一些學者對人類文明的研究,但最早的研究時段也不過在人類紀元元年的三百年之前,而這個名為“奧茲”的人,卻聲稱自己了解五百萬年前的阿杜拉。

    “你知道,阿杜拉現在怎么樣了嗎?”奧茲問道。

    “嗯,我只是聽說阿杜拉很美麗,被很多人稱作‘夢幻之地’,我自己未曾去過。”亞丁老老實實答道。

    奧茲聽罷,沉默不語,閉上眼睛,亞丁見狀,也不敢出聲。

    “現在我雖然什么也看不見,但是我知道,阿杜拉如今雖美,但永遠也不能稱之為‘仙境’了。”半響,奧茲一聲嘆息,仿佛有無數愁緒涌上心頭。

    “……”

    突然,天色變得陰沉,無盡的深藍色再一次侵襲而來,轉眼之間,太陽、天空連同這片名為“阿杜拉”的土地都被其吞噬。亞丁回過神來,整個世界再次變成了深藍色,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奧茲身上散發著唯一的光芒,卻也一點點被蠶食著,他的臉色雙眼緊閉,看起來十分難受。

    “奧茲!”亞丁感覺他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伸出手想要幫忙,卻不知道該做什么。奧茲彎下腰,顫抖著手扶在亞丁肩膀上,斷斷續續地說:“亞丁,完成我的使命……”話音未落,深藍色的漩渦如洪水決堤般撲面而來,一瞬間將奧茲淹沒在深藍色的海洋中。

    “奧茲!”亞丁大呼一聲,驚醒過來。

    他瞪大雙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環顧四周,身邊都是熟悉的一切——又是夢。滿頭冷汗,胸口劇烈地起伏著,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心臟地某處被莫名重重撞擊了一下。

    “奧茲……”逐漸清醒后,亞丁睡意全無,揉著頭,他開始細細地品味方才的噩夢——無盡的深藍、猶如仙境的阿杜拉大陸、以及那個自稱為“奧茲”的、第一次出現在自己夢境中的人,無數的片段在他的腦海飛速穿梭著,不斷撩撥他的每一處神經。

    “他是誰……我又是誰?”

    第一次,這是亞丁人生中的第一次,對自己的身世產生了疑問。活在喬治的關懷下,一直以來,亞丁并不希望去探尋自己的身世,或者說,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是,這個奇怪的夢,宛如一支利箭,不偏不倚地扎進了亞丁內心的最深處,讓他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自己究竟來自何方?

    讓亞丁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命運,甚至全世界的命運,都在這一天,因為這個奇怪的夢境,而被永久地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