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19章 請求

黑牧師亞丁
     會客廳里,雷曼和亞丁剛剛入座,雷曼看上去很高興,問道:“怎么?看來你想好了?”

    亞丁有點不好意思地點點頭:“真是讓伯爵大人受累了,看樣子不管怎么樣,我還是要到王都來。”這時,亞丁突然感覺到一股陰冷的眼光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讓他渾身不自在。亞丁向四處看去,發現有一人斜靠著墻壁,腰上掛著一柄長劍,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

    “伯爵大人,這位是……”亞丁被盯得有些發毛,不自主想要站起來。

    “哦,沒事,坐下吧,都是一家人。”雷曼拉住亞丁坐下,介紹道:“這位是我的護衛,哈維,我忘記讓你們相互認識一下了,來,哈維——”

    哈維得令,快步走來,來到雷曼身邊,向亞丁微微鞠了一躬:“在下哈維·史密斯,久仰閣下大名。”

    “過獎了,哈維先生。”由于雷曼不希望亞丁站起來,亞丁便無法行禮,只得點頭,道,“很高興見到您。”

    接著兩人相互寒暄了幾句,哈維便又退回到剛才的位置,靠著墻,閉目養神起來。

    “伯爵大人,此番前來,還是有些事要拜托您。”亞丁接過女仆遞來的糖水,輕輕嘬了一口,道。

    雷曼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地說:“有要求盡管提吧,我們之間沒必要這么客氣。”

    既然雷曼都這么說了,亞丁也就不推辭,道:“第一件事,就是您答應過的,如今我不在瓦爾鎮,需要您在牧師協會找些人去瓦爾鎮幫忙。”

    雷曼點點頭,算是答應了:“沒問題,不過現在能力優秀的牧師大多都收到了征召,我也許沒法輕易調用經驗豐富的牧師。”

    亞丁笑笑:“也不用太費心,很多事務鎮長都在處理,只是缺人幫忙而已,只需要一般的治愈術能夠熟練使用就行了。”

    “行,我回頭和彌珈商量一下,從他那里借幾個新手過來,你覺得可以嗎?”

    “麻煩您了。”亞丁謝道。

    雷曼擺擺手,問:“還有什么事嗎?”

    亞丁沉吟片刻,道:“嗯,這件事,說來您可能不太相信,巴倫鎮有樹精,還殺了人。”

    “嗯?樹精?”雷曼好久沒有聽到這個詞語了,有些驚訝。

    “請聽我說,伯爵大人……”

    ……

    ——人類紀1100年4月26日——

    昏迷了一整天的亞丁終于蘇醒,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小床上,往四周看看,這是一間客房,配置一般,窗外的陽光漫了進來,是黃昏的味道。

    亞丁嘗試著起身,但感覺左肩一陣疼痛,“嘶——”亞丁疼得直咧嘴,發覺自己的左肩纏了幾圈厚厚的繃帶,繃帶上的血跡已經成了暗紅色。

    我受傷了?亞丁在腦海中搜尋著記憶:巴倫鎮、饑荒、教堂、安東尼奧、樹精……這些關鍵詞逐漸浮現,一點點拼湊著,組成了一連串的畫面。

    對,我好像是被樹枝刺中了,不過,這里是哪?盧克又在哪?心中仍有些許疑問,亞丁見四處無人,右臂一使勁,將自己的上身撐起,走下床,但又不知道去何處。

    他再次注意到左肩的繃帶,這繃帶纏得實在有些緊,看來給自己包扎的人手法并不高明,他一點點解開繃帶,大概解開了六圈,此時,最表層的繃帶已經能看到大片的血跡,說明離傷口很近了,大概這一層下面就是紗布吧。

    右手輕輕放在繃帶上,釋放出點點綠光,就像當年喬治一樣,

    亞丁通過治愈術感受著傷口的變化,估摸著差不多了,便停了下來。

    “看來給我包扎傷口的并不是牧師……”亞丁自語。

    在傷口被紗布覆蓋的時,治愈術無法徹底完成,只有在傷口完全裸露的情況下治愈術才能起到最佳效果。因此使用這種包扎方法處理傷口的肯定不是牧師,不過亞丁已經無所謂了,只需要再等等,通過正常人體的自愈能力,幾天之后傷口就會愈合。

    “咚咚咚——”突然,樓下傳來這樣的聲音,貌似是有人小跑著上樓梯,緊接著就是亞丁最為熟悉的聲音:“亞丁,你醒了嗎?”

    盧克?轉眼間,只聽見“哐當”一聲,盧克沖開了房門,撲了進來,緊緊抱著亞丁,淚流滿面:“嗚嗚嗚……你終于醒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嘶——盧克,放手,疼死我了!”亞丁被盧克緊抱著,剛剛被治愈術治療的傷口又開始痛了起來。

    “哦,好好,對不起……”盧克趕忙放開手,“嘿嘿”傻笑著。

    亞丁揉了揉肩膀,沒好氣地問:“我的傷口是你包扎的嗎?”

    “怎么樣,我是不是很厲害?在外謀生,這種活兒肯定是要會的。”盧克得意洋洋地自夸道。

    “……”

    “咋了?”

    “咱們這是在哪?”雖說盧克這種方法影響了治愈術的效果,但當時確實也沒別的方法來處理傷口,亞丁也不好多說什么,便轉移了話題,問道。

    “卡昂城,我們在一個旅店里,你睡了一天一夜。”盧克答,“唉,幸好先鋒跑得快,不然咱們就要死在巴倫鎮了。”

    亞丁心一顫,突然想起來在教堂里發生的事情,忙問:“你看清是什么東西攻擊我們的嗎?”

    盧克故意壓低聲音,臉湊到亞丁耳邊,悄悄道:“亞丁,說來你可能不信,是樹,教堂周圍的樹。”

    “先鋒帶著我們沖出來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哇——教堂周圍所有的樹都在動,像活過來似的……”

    “盧克,樹本來就是有生命的。”雖然差不多聽懂了盧克的意思,但亞丁還是糾正了他。

    “別打斷我,我跟你講,真的是太嚇人了……那些樹,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就和人一樣,那些樹枝,都在扭動,像是在跳舞。”盧克雙眼圓睜,直挺腰身,兩條胳膊晃來晃去,應該是在模仿那些樹的動作。

    亞丁看著盧克夸張的動作,細細品味著那天晚上的噩夢,自己和那些樹枝從后半夜僵持到第二天早上,他一直以為是什么奇怪的術式召喚出的樹枝,沒想到這些樹枝就是來自周圍的古樹……

    “是,樹精嗎?”一個詞語從腦海中顯現出來,亞丁不自覺說道。

    “啥?”

    “樹精,我聽一些老牧師說過這種魔物,也被稱作森林之王,潛藏在樹林之間,獵殺動物。”亞丁臉色凝重,道,“看來安東尼奧院長就是被它殺死的,可巴倫鎮發生的其他蹊蹺事會不會也和它有關呢?”他既像是在問盧克,UU看書 www.uukanshu.com也好像在問自己。

    “啊?那現在怎么辦?”

    思索片刻,亞丁道:“盧克,你能回去一趟嗎?”

    “回去?回哪去?”

    “瓦爾鎮。雖然樹精是在巴倫鎮,但瓦爾鎮離巴倫鎮那么近,也不知道會不會受到樹精的傷害。我希望你把這件事告訴皮埃爾鎮長,好好問一問巴倫鎮的難民,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讓鎮民多儲糧吧,有備無患。”

    “唉,又要我跑腿……”

    “盧克,別鬧,我是認真的。”

    “好吧好吧,那你怎么辦?”

    “卡昂城有很多馬車去王都的,我隨便雇一輛就行了,我要把這件事告訴雷曼伯爵。”卡昂城是宏偉邦國的交通樞紐,承擔了邦國大多數的運輸任務,這里的馬車可以通往邦國的任何一處站點。

    “嗯,這樣也好……那我該啥時候去啊,我想先去卡昂城的站點接一下送信任務,順手賺點錢。”盧克有點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說,“嘿嘿,現在應該還是有很多信件要送的,應該可以小賺一筆……”

    “隨你開心,盧克,我們明早就出發吧。”

    ……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伯爵大人。”亞丁完整地敘述了事情經過。

    然而,讓亞丁沒想到是,他在雷曼的臉上看不到任何焦慮以及不安。

    “伯爵大人?”也不知是不是錯覺,雷曼的嘴角微微上揚,雙眼閃過一絲欣喜的神色,就像是一匹餓狼終于鎖定了獵物一般,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