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20章 黑白初會

黑牧師亞丁
     “伯爵大人?”見雷曼不說話,亞丁問道。

    雷曼怔了一下,回過神來,道:“別擔心,這件事不難辦,明天我會去把整個事情告訴國王大人的,不過,我需要你陪我去王宮作證。”

    “那是自然。”亞丁站起來,對雷曼深鞠一躬,謝道,“讓伯爵大人費心了。”

    “亞丁,起來,我說過很多次了,你我之間不需要這么客氣。”雷曼面露慍色,道,“包括班妮、哈維,以及我府上的任何人,以后我們都是一家人了。”

    “……啊?”亞丁沒聽明白,“伯爵大人……”

    “來,先坐下。”雷曼一臉神秘,招呼他坐下來。

    “哦哦。”

    待亞丁重新坐下,雷曼把手搭在亞丁背上,小聲問:“我問你,你剛才有沒有去宏偉大教堂?”

    “去了啊,我還見過了彌珈長老。”亞丁老老實實回答。

    “嗯?”雷曼語調一變,追問,“你該不會已經在征召名單上簽字了吧。”

    看著雷曼這副模樣,亞丁有些疑惑,但也只得說:“我簽字了,我來王都就是為了應征啊。”

    “哎呀,我不是和你說過嗎?你先別去應征,你應該先來找我!”雷曼有些生氣,低聲呵斥道。

    亞丁懵了,現在回想起來,貌似雷曼確實是這樣叮囑過,但自己當時并沒有去王都的意思,也就沒太在意。“很抱歉,伯爵大人,我把這件事給忘了。”亞丁連忙道歉,一起身,又要跪下來。

    “算了算了……”雷曼不耐煩地擺擺手,咳了咳,道,“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改天請彌珈老頭喝些酒,再打點一下,你就永遠不用上前線了。”

    “啊?這怎么行?”亞丁大驚,他沒想到雷曼居然是這個意思,“邦國需要我,我怎么能退縮呢?”

    雷曼笑著拍了拍亞丁的后背,道:“亞丁,你可不能這么想,你在前線的價值很大,但我能讓你發揮更大的作用——比任何一個牧師的作用都大。”

    “呃,我不明白……”

    “呵呵,這件事我們回頭再說,總之,這段時間,你就先在我這里休息吧,一切事務我來幫你處理好。”雷曼的目光柔和而有威嚴,亞丁也不好當面拒絕,雖然心中仍然滿是疑惑,但還是點點頭,答應了。

    “哦,對了,亞丁,待會兒我需要你來見見幾個人……”雷曼說著,側過頭,問身后的班妮,“班妮,你通知了哈克斯他們嗎?”

    “已經通知了,他們應該馬上就到。”班妮答。

    哈克斯三人邁著快步,趕到了會客廳大門,卡門正倚靠在門邊,等著匯合。

    “卡門,你怎么不先進去呢?”哈克斯問。

    卡門淡淡答:“里面沒有熟人,不想進去。”卡門天性冷淡,不擅長與人交往,也不善于處理人際關系,在她看來,能不和陌生人說話,就盡量避免。

    “行吧,我們一起進去。”大門是虛掩著的,哈克斯走在前頭,將大門推開。

    “伯爵……大人,我們來了。”哈克斯朗聲道。大廳內,雷曼和一位黑袍牧師相對而坐,距離很近,雷曼的表情意外地和悅,貌似與之關系不一般。班妮如往常一樣默默站在雷曼身后,而哈維也是不出意外地站在角落。

    雷曼聞聲看過來,見四人都到齊了,便向他們介紹道:“客人們,這位是亞丁·珀羅斯牧師,是我們邦國最年輕的大牧師。”

    此言一出,四人紛紛把目光鎖定在亞丁身上,

    亞丁也連忙站起身,朝這邊看去。

    在哈克斯的印象中,牧師總是一副老氣橫秋的迂腐模樣,然而,當哈克斯看清亞丁的面容時,不禁愣住了:

    眼前的這位牧師和哈克斯腦海中的形象完全不同:黑色的頭發不長不短,一對藍色的眼珠略顯稚嫩,身材瘦弱,眉宇之間總有一種淡淡的哀傷,雖不算好看,但看著十分順眼。

    而亞丁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漂亮的人,能與之媲美的只有在夢境中遇見的奧茲,然而,奧茲的“美”是神圣的,是一種“不可褻瀆”的美感,但眼前的這位,更像是大自然的杰作,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齊肩的金色長發,綠寶石一般的眼珠,高挑的鼻梁,白皙的皮膚,他的美貌比黃金還閃耀,宛若精靈。

    “在下哈克斯,這三位是我的隊友,科倫,卡門,莫迪。”哈克斯回過神來,落落大方地伸出手。

    在哈克斯的家鄉,這種打招呼的方式叫做“握手禮”,即兩人的右手相握,來表示友好與尊敬。由于雷曼身居高位,他的親眷多少也算半個貴族,因此哈克斯也被科倫提醒,不宜使用握手禮,搞得哈克斯這幾天總是手癢癢。如今遇到亞丁,總算不是雷曼府上的人了,哈克斯便非常開心地伸出來手,然而,哈克斯卻忽略了一個問題——宏偉邦國,以及鋼鐵邦國,是不存在這種禮節的。

    邦國的禮節大致為:平輩之間微微鞠躬、頷首;好友之間擁抱;下對上的完整禮是半跪,一般禮是深鞠躬;對神明也是半跪,同時低頭;而牧師之間右手搭左肩、同時深鞠躬,表示極高的敬意;騎士之間雙手持劍,劍柄齊胸,劍刃指天,同樣也是表達尊敬。

    但眼下這種禮,亞丁確實是不曾見過,雷曼等人也是一臉疑惑,UU看書 www.uukanshu 不知道哈克斯想要做什么。

    哈克斯有些尷尬,懸在半空中的手收回去也不是,搶上前抓住亞丁的手也不是,而身旁的科倫咧著嘴,裝作沒看到,心里卻拼命想著如何救場。

    “嗯……是這樣嗎?”亞丁稍微想了想,反正大概就是要和哈克斯動作一樣吧……這樣想著,他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向前遞過去。

    哈克斯見狀,仿佛見到了救星,立馬上前握住,使勁搖了搖,笑著:“嘿嘿……很高興認識你,亞丁先生。”

    亞丁一愣,看來猜對了,便欣然回應道:“我也很高興認識您,在下亞丁·珀羅斯,是一名牧師。”

    “亞丁先生謙虛了,大牧師和牧師可是有很大差別啊,您這么年輕就已經是大牧師,真讓人羨慕啊。”科倫見亞丁出色地圓了場,驚訝之余,也接過話茬,緩解尷尬的氣氛。

    此刻,雷曼大概弄懂了狀況,道:“哈克斯先生,我們之間有些文化習俗可能不太相同,不過還請你們不要拘束,我也希望學習一下你們的待人之道。”

    哈克斯和科倫有些受寵若驚,科倫立馬彎下腰,躬身道:“多謝伯爵理解,貴國的文化禮儀才值得我們學習。”

    雷曼點點頭,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轉過頭對班妮低語幾句,班妮隨即領命而去。而此時,一隊仆從由門外走進,端上各色精致的菜肴,指引哈克斯等人入座。

    “還請先坐下吧,客人們,我們坐下談。”

    這便是亞丁與哈克斯——這對黑與白的宿敵,第一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