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24章 蝙蝠

黑牧師亞丁
     ——人類紀1100年5月1日——

    晨光從天空的國度灑落,帶著神明的祝福,輕輕地滲進榮耀城堡的心臟,將這個沉睡的巨人一點點喚醒。在人類的傳說中,掌控光陰的是一位叫做“肯帕斯”的神明,肯帕斯坐在一個巨大的羅盤上,羅盤時刻旋轉著,當其面對我們的時候,就是白天,反之,則是夜晚。

    而每一天的清晨,是人們精力最充足的時候,人們一致認為,這是因為肯帕斯神明從此刻開始注視凡間,將神力往凡間播撒,賦予萬物生命與活力。而雷曼·史密斯也是選擇在這時,帶著亞丁,前往榮耀城堡的議事廳。

    所謂議事廳,便是國王與大臣、貴族討論政務的地方,前任國王約翰致力于解決國家大大小小的問題,其在任期間基本上每天都要召開一次會議。不過到了威廉這一任,倒是不太想管這么多事情,主動召開議會的次數非常之少,若有什么事要請示國王,也需要經過預約。

    好在雷曼做事雷厲風行,昨天下午就呈遞了會議申請,而國王倒也是給雷曼面子,當晚就同意了,把時間定在今天早上。

    雷曼一行共三人,除了他自己和亞丁外,班妮也緊隨其后,這也是雷曼個人的習慣——王宮內帶著班妮,而王宮外則讓哈維跟隨,也算是分工明確。

    遠處,有一人邁著快步走來,嘴里喊著:“雷曼,雷曼!”雷曼等人停下腳步,待那人走上前:來者年歲和雷曼相仿,五十多歲,棕發方臉,深色皮膚。

    “維恩大人。”亞丁和班妮一見,畢恭畢敬地彎下腰,深深鞠上一躬。此人名為維恩·戴蒙,和雷曼、凱文并稱為“三大伯爵”,同樣是在約翰時期起家的貴族。

    雷曼神色和悅,道:“維恩,你今天倒是挺早。”

    “不早了,相比雷曼老兄每天都操勞國事,我可算是閑得很啊。”維恩拍拍雷曼的肩膀,轉眼看向亞丁,問道,“這位是?”

    “哦,他叫亞丁,目前是我們史密斯家的牧師。”雷曼向維恩介紹道,“此次向國王請示,為的就是他的事情。”

    “哦?”維恩饒有興致地在亞丁身上掃來掃去,亞丁莫名地有些不舒服,“我倒有些好奇了,是什么事情呢?”

    雷曼笑笑:“哈哈,我們先走吧,待我把事情稟告國王大人,你自然就知道了。”

    關于維恩伯爵,亞丁倒是聽過他的一些傳聞。作為“三大伯爵”之一,維恩有獨特的處世之道,由于雷曼和凱文的黨派之爭,王宮大多數貴族都“站了隊”,然而還是有部分貴族不愿參與紛爭,維恩就是其中之一。

    從某種程度上說,保持中立的風險很大,對兩方都是不被討好的存在。然而維恩孤身一人,卻能在兩大貴族勢力之中周旋,并保全自己,貴族們因此私下給他取了個外號,叫做“蝙蝠伯爵”。

    來到城堡門口,兩位伯爵和亞丁接受了守衛的搜身,并且戴上了阻魔石項鏈——由阻魔石制成,能夠抑制佩戴者施放魔法術式,為了防止有不懷好意者在城堡行刺國王。做完這些后,三人走進城堡,而班妮在大門外等候。

    ……

    大概半小時后,貴族和大臣們都到齊了,雷曼帶著亞丁站在大廳貴族席最前面,他的左側站著以親王翰伊納·考辛斯為首的王室成員,右側則是維恩以及保持中立的貴族,而維恩的右側便是凱文一派。

    議事廳的盡頭,銀色王座高高建起,頗有傲視群雄之意。

    王座的扶手雕刻成圓潤的獅頭,而其靠背是一柄倒插在地面的巨劍,年輕的威廉·考辛斯正端坐在其上,微微打著瞌睡。

    “嗯……”威廉國王漫不經心地看了看下方,側過頭問身邊的侍臣:“你看看,到齊了嗎?”

    “吾王,到齊了。”

    “行——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么雷曼卿,具體說說你的事情吧……”威廉懶洋洋地拖著聲音,扭了扭肥胖的身軀。

    雷曼朗聲答:“吾王,這件事我是聽我的仆從說起,我的仆從——亞丁·珀羅斯,他經歷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此,我覺得,他需要親自向您說明。”

    “嗯……”威廉看了看站在雷曼身后的亞丁,努努嘴:“是你后面的那個牧師嗎?”

    “是的——亞丁,由你向吾王描述事情經過。”雷曼微微側身,讓威廉能看清亞丁的相貌。

    亞丁得令,便跪了下來,道:“吾王,我的家鄉是在瓦爾鎮,我的鄰鎮——巴倫鎮發生了一次大饑荒,許多人都被餓死,其余的鎮民則逃到了附近的鎮子里。然而,當我與一名信使朋友前往巴倫鎮調查的時候,在巴倫教堂遇上了樹精。”

    樹精?在場的貴族們聽到這個詞,皆是震驚,紛紛議論小聲起來,就連凱文和維恩也變了臉色。維恩往雷曼這邊湊了湊,小聲問:“雷曼老哥,他說的是真的嗎?”

    雷曼不語,只是點點頭。

    然而威廉雙眼有了亮光,身體微微前傾,像是突然感了興趣,道:“我倒是從來沒見過樹精,你快說說,樹精長什么樣子?”

    “吾王,樹精與一般的樹木看上去無異,只是能操縱自己的樹干和樹枝,來攻擊他人,我和我的朋友就在教堂遭到了樹精的襲擊。”

    “嗯說說看。”

    “我們在教堂發現了巴倫鎮鎮長安東尼奧的尸體,尸體的胸口被某種東西貫穿,隨后教堂外面的樹突然攻擊了我們——它們的樹枝非常鋒利,就像是尖刀,想要把我們刺死。”

    “亞丁牧師。”凱文突然開口,他的聲音輕飄飄的,瞇著眼,朝這邊看過來,“我認為,在王宮開這種玩笑,不太好吧。雷曼伯爵,你的仆從難道都是這種喜歡胡說八道的人嗎?哈哈。”

    雷曼瞪著凱文,努力讓自己的聲音平和下來:“凱文伯爵,我希望你保持自己的立場,我相信我的仆從,他不會說謊。”

    凱文干笑兩聲,道:“好吧好吧,那也許是這位牧師腦子有點不正常……”

    “凱文!”雷曼怒視著他,攥緊了拳頭。

    維恩趕緊陪笑當和事佬,道:“兩位大人還請停一停,凱文伯爵,雷曼伯爵來稟告吾王,自然有他的道理,咱們還是應該聽一下亞丁牧師的陳述;雷曼伯爵,亞丁牧師所講的東西確實很讓人驚訝,凱文伯爵提出質疑也是很正常的……”

    雷曼冷哼一聲,轉向國王,躬身道:“吾王,我相信亞丁牧師所說的,他是忠厚老實的人,絕不會撒謊。”

    威廉國王撇了撇嘴,示意亞丁說下去。

    亞丁:“吾王,我用屏障阻止了樹精的進攻,但由于天黑,我們也不敢貿然外出,只得在教堂與之周旋,直到天亮,我們才逃了出去。”

    “嗯……你講完了嗎?”

    “吾王,事實上,除了樹精,巴倫鎮還有些事情有古怪……”還沒說完,威廉便不耐煩地擺擺手:“閉嘴閉嘴,今天我們是來討論樹精的,別的事我才不想聽!”

    “啊這……”亞丁愣住了,一時不知所措。

    “行吧,你先起來——雷曼卿。”威廉轉而看向雷曼,“這次議會既然是因為你召開的,你說吧,想怎么辦?”他半躺在王座上,又恢復了往常無精打采的樣子。

    “吾王,臣認為,樹精的危害是非常大的,巴倫鎮的饑荒可能也是樹精所致,而且現在樹精極有可能還在巴倫鎮,并繼續傷害周邊的鎮子……”

    “雷曼伯爵,只憑亞丁牧師的一面之詞,很難推出這個結論吧,樹精怎么可能會引起一個鎮子的饑荒呢?換句話說,亞丁牧師,你說樹精和一般的樹外表相似,那你怎么知道攻擊你的就是樹精呢?”凱文陰陽怪氣的,悠悠道。

    “呃……凱文大人,我是根據長輩對樹精的描述,推斷出來那是樹精的。”亞丁老老實實答。

    凱文嗤笑一聲,道:“大家都沒見過樹精,這種傳言一般都是臆想出來唬人的。”

    “行了行了,凱文伯爵。”維恩勸道。

    凱文瞄了眼維恩,對他說:“維恩老兄,我只是就事論事。”

    “嗯,話雖如此……”

    “吾王。”雷曼不理會凱文,對國王道:“臣以為,寧可信其有,若不是樹精,這自然是我們最想看到的,但若確實是樹精,那么必須盡早鏟除。”

    “行吧,雷曼卿,說說你的解決方法。”

    雷曼咳了咳,道:“我國與鋼鐵邦國聯軍在即,但放逐之島那邊遲遲不來新的消息,臣以為,大可延緩聯軍進程,先解決邦國內部的問題,不然到時候內憂外患,對我們是極為不利的。”

    “鬧了半天,原來雷曼伯爵只是不想打仗啊。”凱文陰笑著。

    “凱文伯爵,我是為了全邦國著想。”雷曼又瞪了一眼凱文。

    維恩道:“可是,雷曼老兄,咱們單方面延緩聯軍,豈不是會被鋼鐵邦國恥笑?”

    雷曼搖搖頭,成竹在胸:“我們單方面延緩聯軍,鋼鐵邦國最好的選擇就是妥協。若鋼鐵邦國不等我國,單方面出戰,遠渡重洋本是不利,加上其內部空虛,必會忌憚我方是否會趁火打劫,攻其要害。因此,我認為,迪恩·馬丁一定會同意推遲聯軍。UU看書 .uukanshu.com ”

    “嗯……那萬一放逐之島的蠢蛋們主動殺過來,怎么辦?”

    雷曼微微一笑,道:“吾王,還是剛才的道理。埃里克·馬努斯之所以給我們寄挑戰書,肯定是希望我們主動進攻,他的軍隊應該還不夠進行遠征,即便可以,同遠征軍作戰,那對我們而言也是很有利的。”

    “好辦法啊,雷曼老兄。”維恩也表示贊同,道:“吾王,臣以為雷曼伯爵的提議不錯,干脆就延緩聯軍吧。”

    “好吧好吧,不過你們得幫我寫封信,和迪恩·馬丁那個老家伙好好解釋一下,可不能讓他認為是咱們不肯打仗啊。”

    “這是自然。”雷曼答,“臣認為,既然延緩聯軍,我們不妨多派遣些士兵去巴倫鎮看看,畢竟我們面對的樹精可能很強大,而亞丁牧師剛才說到的疑點,我們也能順便去調查一下。”

    “這個問題你們和騎士長商量一下吧,到時候把方案給我看看就行。”威廉打了個哈欠,“不過,聲勢既然這么浩大,那萬一沒有樹精,你可如何向我交代呢?”

    “任憑吾王處置。”雷曼躬身答,“還有一事,臣恰好結識幾個冒險家,來自阿杜拉,他們見多識廣,可能會更有經驗一些,我希望到時候他們能跟隨部隊一起去巴倫鎮。”

    “外邦人嗎?也行,不過雇傭費必須你來出,外邦人沒有資格得到我的賞賜。”

    “多謝吾王成全。”雷曼致謝,嘴角不經意間露出一絲難以言表的笑容,恰好被一旁的亞丁看見,亞丁不由心頭一顫,這一刻,雷曼的面容極為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