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37章 失意者

黑牧師亞丁
     雷茲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

    “雷茲大人?”是史托克的聲音,雷茲緩緩蘇醒,一睜眼,四周的光線立刻灌了進來,充斥著雷茲的世界,帶著火焰的箭雨、樹精電光火石的強襲、士兵們七零八落的尸體——幾個小時前那個火焰與鮮血編制的噩夢,也就在這一刻,重新占據了雷茲的腦海。

    雷茲猛地坐起身,大叫道:“快跑!快跑!”他渾身顫抖著,雙腿不住地向后蹬,坐在一旁的史托克毫無防備,被一腳踹開,摔了個跟頭。

    “牧師!”史托克狼狽地爬起身,撲上去抱住發狂的雷茲,回頭叫道。雷茲揮動著雙臂,憑空亂抓,混亂間一把揪住了史托克的衣領,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拼命地往回扯;同時,他的雙腿也沒閑著,狠狠踩在史托克肚子上。

    這一扯一踩,史托克的脖子被衣領勒得死死的,感覺整個腦袋都要被勒下來了,本想使勁推開雷茲,然而雷茲的力氣大得讓人驚訝,雙手緊緊攥著史托克的衣領不放手,右腳猛地一瞪,史托克只覺眼前一黑,近乎昏闕。

    “怎么了?”哈克斯聞訊趕來,身后跟著幾位牧師。只見帳篷內,雷茲和史托克扭作一團,貌似雷茲還占了上風,將史托克壓在身下,嘴里還一直嘶喊著:“快跑!快跑!”

    “快,快,我要不行了……”史托克面色紫青,眼白都要翻出來了,哈克斯見狀,趕緊跑上前,抓著史托克的衣領往回拉,同時試著掰開雷茲的手。前頭的牧師也跑過來,默念一句咒語,伸出食指,指尖閃過一絲綠光,順勢按在雷茲的額頭上,用力抵住——很快,雷茲就安分了下來,也松開了雙手,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咳咳咳……”史托克得以解脫,右手撐在地上,捂著脖子,不住咳嗽著。

    見雷茲無大礙,反而史托克差點暈過去,牧師又趕緊上前,給史托克施展治愈魔法。哈克斯彎下腰,扶著雷茲,讓他枕在床頭,調整著呼吸。

    很快,雷茲悠悠醒過來——這一次清醒得多,他睜開眼,不自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像是做了一場噩夢。

    “哈克斯?史托克?”雷茲發現自己身在軍隊的帳篷里,四周點著燈火,身邊是哈克斯和史托克。

    見雷茲已然清醒,史托克立刻上前遞上一杯水,關切地問道:“雷茲大人,感覺怎么樣了?”

    “還行,謝謝。”雷茲接過水,輕輕嘬了一口,問:“我們現在是在軍營嗎?”

    “是的,雷茲大人不用擔心,這里很安全。”史托克回答。

    雷茲一愣,轉向哈克斯:“哈克斯,我的士兵們怎么樣了?”

    “二十人陣亡,其他人或多或少受了點傷。”

    “……唉,果然,我還以為是夢呢。”雷茲眼色黯然,沉沉嘆了口氣,“尸體呢?帶回來了嗎?”

    “沒有,老實說,為了救你,我也差點搭上性命。”哈克斯對雷茲十分不滿,不客氣地說道,二十名士兵在雷茲輕率的指揮下枉送性命,換誰也會不好受的。

    “哈克斯先生!請注意你的言辭!”史托克怒喝道。

    哈克斯絲毫不退讓,回敬道:“我和我的隊友是來對付樹精的,營救你們的隊長可不是我們分內的事情,同樣,我們也沒有義務在這里陪你們浪費時間。”

    雷茲無力地擺擺手,道:“算了,中士,是我輕敵大意,我對不起他們……哈克斯,我應該聽取你們的話,我向你道歉。”

    哈克斯見雷茲態度誠懇,

    便也不好再挖苦他,只得說:“我們這邊也有責任,這只樹精比我們以往見過的都還要聰明、強大,目前我們還想不到什么方法來對付它。”

    “是嗎……”

    史托克插了句:“雷茲大人,UU看書 www.uukanshu 需要請求增援嗎?”

    雷茲搖搖頭:“沒用的,哈克斯之前說的一點不錯,我們的士兵毫無還手之力,根本沒有資格和它正面對抗。”

    哈克斯道:“不過,現在倒不是無事可做,明天我們是要去瓦爾鎮嗎?”

    “嗯,你怎么知道?”雷茲有些驚訝,自己的安排還沒告訴其他人。

    “很明顯啊,這里沒糧沒水,也沒像樣的遮蔽處,今晚扎營之后,明天就要出發去離這里最近的瓦爾鎮吧。”

    “沒錯,一百多人行動起來太不方便了,大部隊會在瓦爾鎮落腳。”雷茲答。

    “聽亞丁牧師說,瓦爾鎮收容了一部分災民吧,我們不如先去問問,試試能不能問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這只樹精的來歷什么的。”哈克斯說道。

    雷茲點點頭:“目前也只能這樣了——史托克,傳我命令,今晚整頓行李,早點休息,明天一早出發,前往瓦爾鎮。”

    “是!”史托克得令后,畢恭畢敬地行了個軍禮,小跑著離開了帳篷。

    哈克斯見雷茲差不多恢復過來了,便道:“那么我也告辭了。”

    “嗯。”雷茲點點頭。

    哈克斯微微鞠躬致意,轉身往外走,沒走幾步,身后突然傳來雷茲的聲音:“等等。”

    “還有事嗎?”

    “……謝謝你,哈克斯,還有你的同伴們。”

    “好好休息吧,雷茲隊長,明天還要早起呢。”哈克斯拋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快步走出了營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