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45章 禁術對禁術

黑牧師亞丁
     “砰!”雷茲怒氣沖沖,一腳踹開二樓大門,身后緊跟著驚慌失措的皮埃爾。

    憋屈了一晚上,雷茲正欲找哈克斯興師問罪,卻發現哈克斯已然站在一樓外墻,臉上掛著微笑。

    “我希望你好好解釋一下”雷茲氣不打一處來,一步作兩步地“噌噌噌”跑下樓梯,來到哈克斯跟前,惡狠狠地瞪著他:“你的這位同伴,架子未免太大了吧?我承認之前有過失誤,我也道歉了,但難道這就是你們宣泄不滿的方式嗎?”

    哈克斯抬起雙手,故作投降狀,陪笑道:“我們家卡門對陌生人就是這樣,她絕不是什么討厭您,更不會對您不滿。“

    “嗯?你的意思是說,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那自然不是!”哈克斯笑嘻嘻的,道,“我正是來道歉的,讓她一人和您相處,確實是我們的疏忽,雷茲大人見諒。”

    雷茲氣消了一半,冷冷道:“哼,我相信你也不是專程來道歉的吧。”

    哈克斯點頭,笑容轉眼消失,正色道:“卡門把她的看法和我說了,她說你們審問的那位災民,弗恩,多半受到了某種禁術的影響。”

    “禁術?”雷茲下意識掃了掃四周,壓低了聲音,皮埃爾見狀,也湊了過來,一副故作神秘的樣子,“這是什么?”

    哈克斯笑道:“不用那么夸張,‘禁術’是魔法師的行話,就是那些有悖道德倫理的術式。使用禁術的魔法師都很不受待見,我不知道你們這邊是什么規矩,反正在我們那里,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使用禁術。”

    “……哦。”雷茲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身為騎士,他對魔法了解不多,更沒聽說過“禁術”的概念,皮埃爾更是如此。

    “卡門知道一種術式,可以剝奪對象某方面的記憶,而這種術式產生的副作用,就是讓受術者的意識永久性受損——這和弗恩的情況很相似。這個術式名叫‘永恒灼燒’,很少有魔法師能夠使用。”哈克斯頓了頓,觀察著兩人的反應,又繼續說:“卡門的依據,是當您的問題涉及到‘饑荒’的時候,他便開始胡言亂語,完全溝通不了,是這樣嗎?”

    雷茲無奈地說:“事實上,即使是其方面的他問題,我們之間也很難交流,不過,這點倒沒有說錯——完全溝通不了,沒有任何規律可循,是這樣的。”

    “可是……”皮埃爾問道:“哈克斯先生,我們該怎么破解這個術式呢?”

    哈克斯聳聳肩:“破解不了,禁術之所以被稱之為禁術,一旦施術完畢,其副作用是毀滅性的——至少卡門沒有辦法。”

    雷茲和皮埃爾相互看了看,皆是震驚。雷茲只覺疲憊不堪,如今看來,又一條線索斷了,而樹精仍在巴倫鎮安然生活著。

    哈克斯安慰道:“請不要這樣,雷茲大人,皮埃爾鎮長,我們破解不了這招,但不代表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他神秘地笑了笑,看著兩人不解的樣子,道:“不過,雷茲大人最好保密,皮埃爾鎮長——不好意思,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希望您能回避。”

    “呃……”皮埃爾一愣,不敢擅作主張,便望向雷茲。

    “你說吧。”雷茲點點頭,示意皮埃爾回避,皮埃爾隨即領命而退。待皮埃爾遠去,雷茲道:“假如方法管用,我自然會保密。”

    “不,不管方法管不管用,在我告訴您之前,我希望您能承諾絕對保密。”哈克斯神色嚴肅。

    雷茲長嘆一聲,道:“行,事到如今,我一點辦法也沒有,答應你就是了。”

    見雷茲同意,哈克斯也不再賣關子,小聲道:“我們的方法,也是禁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