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52章 突圍(7)

黑牧師亞丁
     “呼——”就在哈克斯投擲“酷寒”的地方,伴隨著不可名狀的巨響,宛若雷電轟鳴,一股颶風平地而起,掀起萬丈冰雪——沒錯,就是冰雪,也不是從天上飄落,而是來自颶風中心、被這股強大的作用力噴涌而出。

    “暴風雪?”雷茲驚呆了。雪花滿天,狂風呼嘯,那些看似堅不可摧、張牙舞爪的魔物,在壓倒一切的颶風之下毫無還手之力,許多小樹被連根拔起,卷入狂風中,而那些粗壯的樹木也沒有多好過,被這只殘暴的”惡獸“撕咬著身軀,樹葉紛飛如四散的鳥群一般紛飛,樹枝連帶著些許樹皮,硬生生被蠻力扯下來,隨手丟進了這場銀白色的盛大舞會之中。

    遠遠看過去,白色的死神張開了血盆大口,發出震天吼聲,一口便將那些樹木盡數吞噬。雷茲這邊被帶起了一陣小小的風浪,不知是不是錯覺,他也感受到空氣中細微而徹骨的寒意,便不由呼了口氣,水氣離開口腔,轉眼化成淡淡的白霧。

    “丟啊,雷茲!”哈克斯又擲出一發“酷寒”,再次召喚出一陣暴風,在樹林另一頭噴涌著寒冰的魔法,“用它把樹群壓制住!”

    雷茲不再猶豫,抬起沉重的手臂,使出全身的力氣,將“酷寒”飛擲而出。

    ......

    卡門仍在和樹精對峙著,一方消耗魔法,召喚擎天火柱,熱浪滾滾,另一方獻祭生命,生出千萬魔爪,寒光閃閃。一波又一波樹枝化為灰燼,一波又一波樹枝奔涌而來,火焰不長眼,莫迪舉著盾牌,卻也不敢靠近,只得眼睜睜看著卡門孤軍奮戰。

    “莫迪!”科倫在身后叫道,“卡門還好嗎?”

    “不好。”教堂的溫度逐漸升高,空氣也變得稀薄,濃煙滾滾,科倫和莫迪不由捂住了鼻子,艱難地喘著氣。

    “咳咳咳......哈克斯怎么還沒弄完,莫迪老兄,我們不會真要死在這里吧,哈哈。”科倫猛地咳嗽兩三下,皺起眉頭,臉色通紅,嘴上卻還開著玩笑。

    “我們不會死的,科倫。”莫迪抹去滿頭大汗,發出沉穩的喉音,意外地冷靜,“堅持住,我相信哈克斯。”

    又過了兩分鐘,科倫的耳畔盡是樹枝燃燒而產生的的噼里啪啦的聲音,還有細微的小老鼠“吱吱”叫聲——自知大難臨頭的小灰老鼠在籠子里橫沖直撞,焦躁不安。“假如再僵持一會兒,恐怕尸體會開始腐爛了......”科倫心想,但卻也無計可施。

    “莫迪,快躲好。”是卡門的聲音!從火焰的帷幕里傳出,輕柔而虛弱,莫迪為之一振,小心翼翼湊近,低聲問:“怎么樣?”

    “它的力量在減弱......我們贏了。”卡門的聲音滿是疲憊,“找個地方,躲開......”

    莫迪即刻會意,抓起盾牌,一個翻滾,便來到了科倫身邊,轉身,“咚”地一聲把盾牌砸在地面上,使之穩穩地直立住——莫迪的盾牌很大,足有正常人那么高。莫迪半蹲在盾牌之后,右臂牢牢抵在其上,將科倫和安東尼奧的尸體、老鼠籠擋在后面。

    “啊......莫迪老兄,你過來干嘛?”科倫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一點點平穩著自己呼吸的節奏。

    “我們成功了,堅持住。”

    話音剛落,只見門邊,前來支援的樹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劇烈減少著,同時,樹枝的伸展速度也慢了許多,樹精的攻勢正在逐步瓦解,隨著卡門的火柱仍在持續著,已經幾乎沒有其他樹枝來給她壓迫了。

    科倫側過臉,望向窗外——窗外白茫茫一片,像是下過一場雪。

    “成功了!”盡管沒有親眼看到,但科倫也能夠猜到教堂之外發生了什么。

    樹枝群的進攻戛然而止,火焰順著燒焦的枝干往后蔓延,由于沒有新的樹枝來壓制卡門的施法,這場持久戰也最終要畫上句號——卡門默念咒語,法陣一變,沖天的火柱開始扭曲,本是向上噴涌的火焰在咒文的作用下,以卡門為中心,匯聚成一個大火球。

    火球膨脹著,旋轉著,燃燒著,化魔法為狂熱,就像是天邊的太陽,擁有著毀滅一切絕對偉力,讓萬物為之臣服。

    “沸騰吧,流淌于黑暗的血液......”卡門低語道。火球抽取著魔法陣里剩余的魔力,隨著卡門的右手高舉,就像是這場戰爭最后的進攻信號,火球纏繞著咒文,在半空中爆射而去,“轟!”火球以極快的速度從教堂盡頭彈射至教堂大門,沿途一切大大小小的樹枝在與之接觸的一瞬間,通通被擊穿。火球直直撞在大門上,只聽一聲巨響,爆炸激起一陣強橫的氣浪,大門登時四分五裂,屋頂幾乎也要被掀開,盤踞在門邊的殘枝群更是瞬間消失在一片火海之中,了無痕跡。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莫迪,靠你了!”教堂里,一切都化作碎屑,向四周飛濺,莫迪死死抵住盾牌,將科倫護在身后,只聽見耳邊叮叮咚咚地清脆聲響,盾牌抵御著平地氣浪與無數尖利碎片的“襲擊”——大概十幾秒后,整個世界安靜了下來。

    “卡門!卡門!”莫迪虛弱地坐在地板上,撒開盾牌,大口喘著氣。科倫回過神,連忙起身,顧不上檢查安東尼奧的尸體是否完好,沖上前去。

    巴倫教堂已是一片廢墟,與此同時,雷茲和哈克斯也從外頭匆匆趕來,眼見卡門一個人站在廢墟之中,藏在盔甲里的嬌柔身軀搖搖欲墜,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去。

    哈克斯一個箭步,越過廢墟,在卡門摔倒的前一刻,一把摟住她的腰肢,將她輕輕攬在懷中——卡門像是一只疲憊的小奶貓,雙眼微閉,栗色短發隨意散落著,胸膛一起一伏,伴隨著她輕柔而平穩的鼻息。

    “卡門,你還好嗎......”哈克斯小心萬分,一點點扶著她坐下,她的頭靠在哈克斯肩膀上,卡門緩緩睜開眼,嘴唇微動,像是要說些什么。

    “什么?”哈克斯湊近些,問。

    “我累了。”卡門的呼吸輕輕吹在哈克斯耳邊,淡淡地說道,這位面若冰霜的魔女,也在這一刻,露出了微笑,露出了能夠融解世間一切寒冰、給萬物帶來溫暖陽光的至美笑容,時間仿佛于此時停止,造物主窮盡千百萬年,編織無數美好,也在這一刻,得以證實。

    ……

    “我從她眼中看到的,不只是日月星辰。”——哈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