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56章 老鼠安東尼奧

黑牧師亞丁
     老鼠,在說話?雷茲有些難以置信,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他下意識抬起頭,往天邊看去,猛然發現,本是萬里無云的天氣,此時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厚重的積云遮蔽天日,陰冷的色調粉刷了整個天空。

    “這是......真的嗎?”

    “嗯?”

    “哈克斯,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這不會是巧合吧。”雷茲小聲問道。

    “自然不是,這就是禁術的代價。”哈克斯神色嚴肅,道:“卡門用魔力將安東尼奧殘余的靈魂從他的身體里拉扯出來,并轉移到老鼠身上,同時擠走老鼠自身的靈魂——私自擺布、駕馭靈魂,本來就是違逆自然之母的行為。”

    “告訴我,你的名字。”卡門非常冷靜,六塊小石頭已經耗盡了魔力,但卡門自己仍把魔力源源不斷地輸送給魔法陣,連接卡門這邊和小灰老鼠之間的鎖鏈,泛著紅光,并未消散。

    “安東尼奧·維涅·羅德里格......我的主人,感謝您的恩賜,我愿窮盡一生來服侍您。”安東尼奧的聲音帶著些許狂熱,但無論怎么說,卡門算是成功了。

    “我不需要你的侍奉,卑鄙者,你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

    “榮幸至極,主人。”

    “你是怎么死的?”

    “惡魔,主人,教堂的樹化身成了惡魔,我不過是窺伺了地獄的一角,但惡魔之樹就是不放過我,它殺了我......主人,我失去了我的心,你能體會我的痛嗎,我好痛啊,主人,我甚至來不及治療我的傷口。”

    卡門遠遠地看過來,和哈克斯相互對視了一眼,繼續說道:“我再說一遍,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當時有人知道你死了嗎?”

    “沒有,他們應該感到羞愧!我是多么虔誠啊,每一天,我都會向卡莎神明獻出我最純凈的、飽含生命魔法的體液,而那些愚昧的人,他們眼中沒有神明,平日里,只有我一個人,在教堂向卡莎神明傾訴衷腸......嗚嗚嗚,主人,我是最勤勉的信徒啊,為什么,為什么我就以這種方式被剝奪了生命,嗚嗚嗚......”安東尼奧傷心地嗚咽著。

    “呃,最純凈的......體液?那是什么東西?”哈克斯嘴角一抽,有些難以置信地轉過頭,問雷茲:“不會是......”

    不只是哈克斯,科倫、莫迪甚至卡門,也都看了過來。

    雷茲捂著嘴,尷尬地咳了咳,表情非常精彩,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醞釀半天,才慢吞吞說道:“呃,怎么說呢?我們這里男多女少,早年有一些,非常狂熱的教徒......嗯,牧師居多。他們大多沒有伴侶,往往會把卡莎神明,當作他們的,呃,情感寄托......你們知道的,就是這樣。”

    “啊這......”哈克斯頓時感到一陣惡寒,科倫和莫迪直接哈哈大笑起來,就連卡門也繃不住,一抹嬌羞在臉上一閃而過。

    “那么,你的尸體最終被人發現了嗎?”卡門下一刻就調回了情緒,只是看安東尼奧——不對,看眼前這只老鼠的眼神有了些許變化,多了幾分厭惡和鄙夷。

    “那是在三天之后了,我的肉身死去后,我在教堂里飄游了三天三夜,我咒罵著殺死我的魔物,但遺憾的是,我居然找不到它到底在哪。我只能跪倒在卡莎神明下,和從前一樣,親吻著她的手和腳......不過,如今,我漂浮在天空,卡莎神明完美的臉龐,也能屬于我.......”安東尼奧的語氣溢出無盡的幸福與滿足,

    流露出一種獨特的神往,然而,這卻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到更加惡心。

    “回答問題!卑鄙者!”卡門嬌叱道,“然后呢,怎么樣了?”

    “發現我的是小緒克,他當時一臉驚慌地闖進來,嘴里喊著:‘吃的,沒了,吃的,沒了......’這小子,我早就知道他不太聰明,連話都說不清楚,主人,你真應該看看他那呆呆傻傻的樣子,好笑極了,哈哈。他好像是要來找我,我當時正在卡莎神明跟前跳著舞,可沒空搭理他——不過,他倒是一眼就看到了我的尸體,然后就怪叫起來,吵死人了——我還沒決定好要不要揍他一頓,他就跑開了,真是個膽小鬼,哈哈!”

    “說下去。”

    “我本想去一看究竟,但我有種預感,假如離開教堂,我的靈魂就將很快灰飛煙滅,所以,我還是留在了這里——多謝你,我的主人,你讓我獲得了自由,雖然這副軀殼小了些,但我很喜歡!”

    “繼續。”卡門冷冷地說。

    “我不會讓您失望的,我繼續說,小緒克離開不久,又有一些人到教堂來,這次他們是專程來看我的——不過,這些人都和幾天沒睡覺一樣,無精打采的,我看著就來氣,這些不懂禮數的人,簡直是對神明的褻瀆!他們發現我死了,有幾個膽大的還湊上來看了看,嘿嘿,但愿我的樣子沒把他們嚇壞,接著他們都跪下來,向卡莎神明祈禱......”

    “祈禱什么?”

    “說起這個,我恨不得現在飛過去,給他們一人一腳!您猜他們說什么?他們祈求卡莎神明把食物還回來!我當場就氣炸了,這些笨蛋有何德何能,卡莎神明愿意吃他們的東西?簡直是天大的笑話!還一個個苦著臉,像家里死了人一樣,要是卡莎神明吃我的東西,我肯定三天三夜高興得睡不著覺!他們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真晦氣!只可惜他們聽不到我的聲音,不然我真要把他們罵得找不著北!”

    “后來呢?”

    “后來他們都走了,再也沒回來過,哼,餓死他們算了!再后來,過了好久好久,有一天晚上,我這里又來客人了,哈哈,好久都沒有看到其他人了,可給我激動壞了。”

    “誰?”

    “一共兩個人,哦,還有一匹馬。我認識其中一個,是隔壁瓦爾鎮的亞丁·珀羅斯,是個大牧師,這孩子我挺喜歡,待人有禮貌,也挺聰明的,他小時候我還抱過他呢。他早年去了王都學治愈術,沒想到成了大牧師,真搞不懂他為什么要回來,王都哪里比不上這個破地方?他回來的時候,我跑到瓦爾鎮,遠遠地看了一眼——十多年沒見過了,我得知道他長成什么樣了,不過,我可沒臉走上前和他打招呼,唉,我年紀比他大那么多,卻只是一個小小的牧師,真是讓人難過啊。不過......”

    “不過什么?”

    “不過他的父親,瓦爾修道院院長,他和我一樣,也是一把年紀,碌碌無為,嘿嘿,我們倒是算同病相憐,唉,只可惜,我沒有那么懂事的兒子。”安東尼奧重重地嘆了口氣。

    “你是說,喬治·珀羅斯?”一旁沉默的哈克斯開了口,問道。

    “嗯,是他——你是誰啊?”安東尼奧怪叫著,貌似對哈克斯充滿敵意。

    “他是我的朋友,你繼續說。”卡門看了眼哈克斯。UU看書 .uukanshu

    “唉,也不知道喬治兄弟怎么樣了,我聽說他病的挺重......亞丁,和他的同伴——我記得是叫,呃,盧克還是盧西?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小亞丁發現了我,也認出了我......嗚嗚嗚,我的主人,你知道嗎,他把我的身體放了下來,還,還幫我合上了眼睛,嗚嗚嗚......這孩子,我可太喜歡他了,比我們鎮那些沒良心的家伙好多了......”

    “之后他們遭遇了樹精,也就是你所說的惡魔之樹?”哈克斯問。

    “昂,確實如此,我雖然幫不上什么忙,但我一直在向卡莎神明祈禱——神明保佑,亞丁一個人開啟屏障,撐了足足半個晚上!要是換我,我肯定一招也扛不住。”安東尼奧有些不高興,道:“喂,我可不想和你說話,你能不能閉嘴啊。”

    哈克斯尷尬地聳聳肩,道:“行,我不說話,你認真回答問題就是了。”

    “我的主人,您還有什么問題嗎?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告訴您了。”安東尼奧畢恭畢敬地問道。

    卡門沒說話,望向哈克斯,哈克斯隨即會意,無奈地笑笑:“唉,安東尼奧,我的朋友,你的主人貌似沒問題可問了,沒辦法,我只好再來問問你幾個問題。”

    “主人,這......”

    “你老實回答他。”

    “好吧——快問快問,黃毛小子。”安東尼奧沒好氣地說。

    哈克斯走到“安東尼奧”鼠面前,蹲下來,把臉湊過去,問道:“你剛開始說的,所謂‘地獄的一角’,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