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57章 深淵之門

黑牧師亞丁
     “你剛開始說的,所謂‘地獄的一角’,是什么?”哈克斯問。

    “啊?我說過嗎?”安東尼奧故作驚訝。

    “事實上,我記得很清楚,老實交代。”哈克斯面無表情,“你現在只是一只老鼠,我可有一百種方法來對付你這種不聽話的家伙。”

    “嘿,小子,注意你說話的語氣,我好歹也是一把年紀了,難道你媽媽沒教過你尊重老入嗎?”安東尼奧有些害怕,小小的身軀往后縮了縮,但嘴上還不認輸。

    哈克斯正想把老鼠籠提起來,給他一個下馬威,卻聽身后卡門說道:“哈克斯,別亂動。”哈克斯一愣,這才注意道自己的手臂穿過了那道鎖鏈,此刻,這條鏈子微微顫抖著,紅色的光芒一深一淺閃爍,哈克斯趕忙把手抽開,站起身來。

    “看到了嗎?要不是卡門一直用魔力來維持你的靈魂,你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哈克斯一腳踩在籠子上,裝作惡狠狠的模樣,“你最好不要轉移話題,這對我們都好。”

    “好的好的,我說就是了。”安東尼奧一下子老實了很多,故作正經地咳了咳,壓低嗓子,拖著音,悠悠道:“遠方的客人啊,你們是否聽說過,深淵的傳說......”

    “假如我是你的話,安東尼奧,我會用最短的時間吧最重要的話給說出來。”哈克斯已經對這個話癆忍無可忍,“因為我是死是活都要看眼前這個黃毛的臉色,你明白嗎?”

    “明白,我明白......”

    “等等,深淵的傳說......我倒是有些印象。”科倫突然插話進來,“你所說的深淵,是指那個深淵領主嗎?”

    “一點不錯。”見有人聽過,安東尼奧顯得有些得意。

    哈克斯有些驚訝:“呃,科倫,真有這個傳說?”

    科倫點點頭,道:“我聽我的父輩講起過,算是很古老的傳說了,我記得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深淵’是一個很強大的邪惡文明,它們的首領,深淵領主,又叫‘邪神’,帶領深淵軍團侵略我們的土地,不過,最后被我們的神明大人打敗了。”他頓了頓,笑道:“我一直以為是老一輩編出來嚇小孩子的,沒想到在你們這片土地上也有這個傳說。”

    安東尼奧“哼哼”兩聲,道:“不僅有,而且,我年輕的時候,還曾研究過這段文明,解讀過一些它們的文字......”

    “不過,這和你所說的‘地獄的一角’,有什么關系呢?”哈克斯問。

    “這可大有關系了,小子。”安東尼奧提著腔調,神氣地說:“那天晚上,月黑風高,外面雷雨交加,我一個人在教堂打掃,正當我爬上地臺,想要擦拭卡莎神明那光滑無比的后背時......”

    “停!安東尼奧,你這褻瀆神明的老家伙。”哈克斯咬著牙,“聽著,我不是很能理解你這種惡心的行為,但并不妨礙我們求同存異,不是嗎?現在,麻煩你說一些我想聽的,我希望你的下一句話能讓我想起你剩余的價值。”

    “誒,我接下來的這番話你一定會想聽——我一邊擦,一邊低下頭,突然,一陣閃電劈過來,嚇了我一跳,這時,我發現,就在教堂外,和我一墻之隔的地方,閃著藍光!”

    “你確定不是另一道閃電?”哈克斯質疑道。

    “不是,你聽我說。我當時懷疑是閃電,但閃電可不是藍光啊,我看的很清楚,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那種獨特的顏色,讓我記憶猶新......”

    “于是你走過去看了?”

    “神明保佑啊,

    我真不該好奇的,我就該老老實實待在教堂里,嗚嗚嗚......”安東尼奧帶著哭腔,繼續說,“我走出教堂,繞道后方去看個究竟,沒想到,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贊美神明,我活了八十多年了,卻沒見過這種邪惡的東西!”

    雷茲覺得好笑,暗道:“你沒見過的事情多著呢。”和哈克斯他們相處的這幾天,雷茲無時無刻都在刷新著自己的認知。

    “一個藍色的漩渦,就在教堂外的空地上,就像是被閃電擊穿了一個大口子,然后蓄滿了藍色的水一樣。”安東尼奧極力描述著,“我走過去細看,這潭水形成漩渦,慢慢流動,更關鍵的事,在這個漩渦周圍,有一圈文字,同樣也是藍色的。”

    “我猜,這些文字就是你剛才說的深淵文明的文字?”哈克斯差不多聽明白了,猜測道。

    “就是這樣,雖然其中一大半我都不認識,但從這些符號奇怪的構造上,我能看出是深淵的文字。”

    “然后呢,你摸了嗎?”

    “唉,我正想摸摸看呢,我總感覺這個漩渦下面有著無比邪惡的存在。誰知,我聽到身后‘咔咔’的聲音,回頭一看,那些樹都活了過來,張牙舞爪的,看架勢,好像要抓我過去。”安東尼奧道,“我當時可嚇壞了,也顧不得什么漩渦了,趕緊進教堂,自以為逃過一劫。唉,也怪我匆忙之余忘記關門了,我怎么想也想不到,一棵樹的樹枝能有那么長,能從外面那頭伸進里面來——神明保佑,不過,我最終死在卡莎神明跟前,也算是對我恩賜吧。”

    “說完了?”

    “說完了,其他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了。”安東尼奧走到籠子前,道:“不過,眼下我這具身體靈巧無比,這天殺的樹可再也奈何不了我了,哈哈!”

    哈克斯回頭問卡門:“怎么樣,卡門,你打算怎么處置它?”

    “主人,我的主人,請真正賜予我永生吧,我渴望自由,和卡莎神明的仁慈!”安東尼奧湊上來,討好地說,“您既然不需要我的侍奉,那可以放我離開嗎,教堂還等著我守護呢!”

    “嘶——就沖你這句話,我都不想放過你了。”哈克斯一臉嫌棄,“你好歹也這么大歲數了,假如我是神明,非得一閃電把你劈死。”

    “主人!主人!”安東尼奧不理會哈克斯,繼續哀求道。

    卡門嘆了口氣,道:“我能保住你的靈魂,但你終歸不是一只老鼠,倘若之后你有任何的不適,可不要再找我了。”

    “那是自然,我一定一天三次為您祈禱!”

    哈克斯無奈地搖搖頭,嘆道:“卡門啊卡門,你還是太仁慈了。”

    雷茲只覺這一切荒誕無比,但又確確實實發生在自己面前,即使沒有答應保密,把這一切告訴別人,想必也沒人會相信。

    “謝謝您,我的主人!”安東尼奧只道卡門同意了,歡呼雀躍,在籠子里手舞足蹈,蹦蹦跳跳。

    誰知,哈克斯一把將籠子提了起來,引得鎖鏈一陣抖動。他讓安東尼奧和自己對視著,壞笑道:“卡門答應放過你,我可沒答應,眼下你完完全全只是一只老鼠,我不打開籠子,你哪里也去不了。”

    “你,黃毛小子,別太過分了!”安東尼奧四腳直立,弓起身子,擺出一副進攻的姿態。

    “怎么,你有意見?”哈克斯挑著眉,一臉戲謔,輕輕搖晃著籠子,發出“哐哐哐”的聲音。

    “嗚嗚嗚,小子,我又沒做什么過分的事情,求求你放過我吧......嗚嗚嗚,我好不容易才活過來,求求你了......”安東尼奧一變臉,趴在籠子里,兩條前腿努力地合在一起,做出雙手合十的模樣——這是牧師行禮的姿勢。

    “答應你,可以,不過,我恰好對你所說的,嗯,那個什么深淵文明感興趣。你對深淵文字頗有研究,我可想好好請教你呢......萬一哪天,我在別處看到了這樣的文字,你不在身邊,我可是會很困擾哦。”哈克斯裝作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這個好說,小子,我告訴你,在教堂大門往里頭走,左邊的那面墻壁,從前開始數,第三盞壁燈,你輕輕扭一下,那是一個機關,里面有個小暗格,我把我對深淵文明的研究都寫在一個小本子上,藏在里面——你大可拿去,反正我已經完全不想碰這晦氣的玩意兒了。”安東尼奧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將秘密一股腦說出來。

    “哦?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呢?”哈克斯盯著安東尼奧那對豆大的小眼睛。

    “主人,我的主人可以證明!”安東尼奧尖叫道。

    “他沒撒謊,我們之間還有羈絆,我能感受到他在說實話。”卡門對哈克斯說。

    “唉,好吧,既然這樣,我也沒有再關著你的必要了——卡門。”

    “卑鄙者,我將切斷你我的羈絆,贈予你新生!”卡門吟唱著,一股強大的魔力順著鎖鏈注入“安東尼奧”鼠的體內,又聽“啪”的一聲,鎖鏈一瞬間繃斷開來,化作星星點點的紅光。

    隨后,哈克斯打開籠子,安東尼奧神氣十足地在籠子里轉了一圈,便一溜煙地鉆了出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轉眼就消失在草叢里。

    “哈克斯,這些草,你看......”雷茲順著安東尼奧的蹤跡向下看去,這才發現,腳下的草苗,不知何時已經枯萎了,葉片枯黃萎蔫,不只是這一處,這一片的草地,都是如此。黑壓壓的天空無邊無際、枯黃的草地死氣沉沉,仿佛置身于地獄,給人一種莫名的壓抑。

    “這就是禁術的代價,雷茲。”哈克斯拍拍雷茲的肩膀,沉聲道,“消耗無數生命,只為重塑新生,我們已經破壞了自然的魔法,但愿你能保守住秘密。”

    雷茲蹲下來,輕輕拔起一棵草,細細搓捻著,半響,才道:“難以置信......哈克斯,這和我之前放火箭燒樹林有什么區別?”

    哈克斯默然,科倫湊上前,安慰道:“雷茲大人,這兩種做法都不妥,但至少我們這樣做,成效是明顯的。”

    “但愿如此......”雷茲深吸一口氣,站起身,望著天邊。

    “我們也不是圣人,雷茲。”哈克斯開口道,“我們懂得仁慈,但更多的,還是拿錢辦事。不過,幾日前放火燒林不眨眼,如今卻開始心疼這片草地了,你的變化讓我感到驚訝。”

    “......是你們讓我學會了謙卑,哈克斯。有的時候,彎下腰,視野反而會更加開闊。”雷茲意味深長地說,“希望你們已經有了線索,這樣我們也能早些解決這只魔物。”

    哈克斯答允著,轉過身:“卡門,怎么樣,有頭緒了嗎?”

    卡門點頭,道:“他剛才說的很清楚,那個藍色的漩渦,是傳送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