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章 劇本不該這么寫

間之蠹
     對于間蠹來說,從這條時間線穿到那條時間線只是一個“開門”到“關門”的動作。不過,即使是這么簡單的動作,連續不停的做上千萬遍,是會倦的。別的不敢說,反正沈冰是倦了。

    要不是潛意識就知道地球在宇宙中大致所處的方位,沈冰根本就沒辦法從茫茫的星海中找到回家的路。

    找到地球不容易,找到有人類的地球更不容易。在宇宙發展的無數種可能中,人類的出現不是必然,只有那極其微渺的一部分,才存在著人類的誕生。而在人類存在的這些可能中,想要找到自己存在的那一種,更是難上加難。而再在自己存在的無限可能中找到自己離場的那個時空節點呢?

    不斷的尋找,終于找到地球存在的可能。

    不斷的尋找,只為找到人類存在的可能。

    人是群居性的動物,很少有人能夠脫離社會而獨立存在。找不到可以交流的對象會把人逼瘋的。沈冰還是一個人,至少他自己是這么認為的。

    不斷的尋找,不斷的降低著心里預期,此時沈冰已經不希冀于回到自己原來存在的、自己熟悉的那個時間節點了,已經不希冀于找到人類了。至少,也要找到一種可能,一種地球上已經發展出高智慧生物的可能吧?不是人類也沒關系。

    沈冰快要瘋了。

    如果有神話中女媧捏土吹口氣就能變成小人的能力。沈冰絕對不會吝嗇于自己創造一個人族出來。

    可惜他沒有。

    “拜托了,來個人吧!”。

    眼睛一閉,一睜,怪石嶙峋。沒有,換。

    眼睛一閉,一睜,遍地松軟的沙土,一眼望去毫無邊際。沒有,換。

    眼睛一閉,一睜,大海!大海!!有生命存在的可能。找找。沒有生命,換。

    失望,失望,失望。無數次的嘗試,無數次的失敗。孤獨,是會把一個人摧毀的。

    沈冰現在就處于崩潰邊緣。有時想想,要不就這樣吧,讓一切終結算了。不過這是不可能的,間蠹在沒有物質存在的“虛無”當中,意識都可以存在,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夠毀滅自己。難怪在傳說當中,有些“人”一夢千年。

    沈冰也睡過。睡著了,又醒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許很久,也許沒多久,但他無法控制自己永遠不醒來。繼續吧,至少還有點希望。

    “拜托了!來個人吧。”

    閉眼,睜眼。入目一片蔥翠的綠色。樹海。草地。西沉的夕陽偶爾從枝丫間投射過來幾點微紅的光。呼吸著周圍的青草氣息,熱淚不禁劃下了臉頰。總算看到希望了。

    有樹就有生命,不管是什么生命,哪怕處于恐龍時代,沈冰也可以順著時間線找下去。急需交流的沈冰開始探索這個“地球”。當然,也沒忘記標記一下時空錨點。他是再也不想經歷那種幾十萬,幾百萬次的穿越,卻看不到一點生命跡象的日子了。“這個世界,哪怕只有我一個人,也比無盡的孤獨好太多。至少還有樹,還有生命。”

    度過了極端孤獨的一段時光,似乎沈冰也變得容易滿足了。拍拍樹干,或者摘片草葉把玩一下。無比愜意。

    夕陽西下,天空漸漸變得昏暗。休息夠了的沈冰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向前走去。他當然可以選擇在這條時間線的這個位面直接重新定位一個空間錨點,然后直接建立一個蟲洞穿過去,如此反復,直到找到人類,或者,希望再次變成失望。不過,他實在不敢這么干。

    他害怕幾分鐘后,自己的希望再次變成失望。萬一,這里也沒有人類呢?也許他就有呢?

    無數次的嘗試讓他有點害怕即將到來的結果,暫時來說,他還是希望這個結果能夠晚一些來臨,讓他稍稍享受一下“還有希望”的感覺。

    夜幕降臨,明月高懸。夜風吹得周圍的樹葉沙沙作響,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沈冰并沒有聽到鳥聲蟲聲,這讓他有些煩躁。

    這個年代的社畜,很少有帶手表的,有手機看時間就夠了,不過,沈冰也沒有手機,當然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如果他想知道事件,肯定是有辦法的,找一下之前留下的時空錨點,就能知道過了多久。不過,現在的時間對他來說沒有太多意義,所以也沒必要這么做。

    就這么不停走著,累了就歇會兒,餓了,就……不至于啃樹皮吃草根吧?餓就餓唄,反正也餓不死。

    不過,生活中還是處處有驚喜的。看著眼前這棵蘋果樹,沈冰咽了下口水。開始想辦法整蘋果吃。有一根長一點的竹竿,或者有一根藤條,都有辦法爬上去摘蘋果。沈冰沒見過蘋果樹,但他見過蘋果啊,長著蘋果的樹,那不是蘋果樹,還能是什么?但凡有個果農在,都會知道,這樹,不是蘋果樹,林業老教授來了,也不認識這是棵啥樹。整片林子都是這樣的,畢竟這不是沈冰所熟悉的那個地球。

    蘋果個頭很大,讓沈冰想起了小時候吃過的“紅富士”。小時候特愛吃,長大了以后就不愛吃蘋果了,不過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有吃的能夠滿足一下口腹之欲就很不錯了,現在這個情況,也沒辦法挑剔。

    一口咬下去,滿口香甜,水果的清甜中還帶著一絲類似于苦瓜的苦味。“畢竟是野生的蘋果,品種可能不那么優秀,還有苦味,不過,如果是吃過油膩的燒烤火鍋啥的,來一個這種蘋果,應該很不錯。”沈冰心想。

    沈冰其實挺愛吃苦瓜的,以前家里燒了苦瓜,基本半盆都是落入他的口中。

    這巴掌大一個蘋果,肯定是能填飽肚子了。反正是餓不死,沈冰就沒再爬一次樹。邊啃著蘋果邊向前走去。

    走著走著,沈冰忽然覺得不太對勁,雙腿有些跨不動,要往前走很費勁,就好像在水底行走一樣。阻力不是來源于空氣,而是雙腿本身,好像自己的力氣已經支持不住抬起雙腿一樣。

    “怎么回事?”雖然身體出了問題,沈冰卻并不驚慌。低頭一看,破舊的T恤衫上居然沾染了大片的血跡。下意識的抬手摸了下嘴,滿手都是鮮血。

    “我吐血了?”如果有面鏡子,沈冰就能發現,自己的口中不斷的在冒出鮮血,不過他也能夠感覺到,褐紅色的液體順著下巴滴落。稍稍分析了一下,沈冰就知道,蘋果有毒。

    “晦氣,居然吃到了一個能夠麻痹神經的劇毒蘋果。”

    摸了摸腹部,整個軀干已經完全沒有觸覺了。想要自己好起來,基本不可能。得出結論后,沈冰記錄了一下時空錨點,便離開了時間長河,而后重新進入。

    一個全新的,沒有中毒的沈冰,出現在了剛剛沈冰消失的區域。出入時間長河的過程,讓沈冰的肉身經歷了從“有”到“無”,再到“有”的過程。想要身化虛無,離開時間河是必須的。首先置身虛無,然后再回到時空錨點。本來“無”的身體再度轉換為“有”。規則會自動根據沈冰的意識狀態,為其“生成”一個肉身。這一步是必不可少的,而只要沈冰愿意,就可以通過這種方法來“重置”自己的肉身狀態——他的意識并沒有中毒。

    “有”的規則中,不允許存在“無“,所以沈冰不能以“無”的形態出現在宇宙中。

    真空并不是“無”,真空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有”,打個比方,地球到月球有34.8萬千米,這一段距離都是“真空”,而并不是“無”,如果在這空間中,頭尾相連的擺放一千米長的棍子,可以擺放34.8萬根,這能算是“虛無”么?并不是,這里還有存放幾十萬根棍子的空間,超過這個數它也塞不下。真正意義上的“無”,就是虛無,什么都沒有,連真空都沒有。

    看著地上“前世”啃剩的半個蘋果,沈冰打了個哆嗦。由于“重生”,疲憊感跟饑餓感已經不翼而飛,晃了晃腦袋,沈冰繼續向前走。夜色下也沒有注意到,一只指甲蓋大小的甲殼蟲飛來,停在了他的肩膀上。UU看書 .uukanshu.com

    “呃啊啊啊啊啊!!!”燥熱,劇痛,渾身都被抓的一條一條的紅痕。沈冰沒想到,只是被一只小小的昆蟲叮咬了一口,就讓他又死了一遍。如果是普通人的話,全身血管爆裂早就暈過去了,可沈冰不是普通人,就算把全身血液放干,心臟停跳,大腦缺乏供氧,他也不會暈。無奈之下,沈冰只好再“重生”了一遍。

    在又經歷了反復的幾次“死”與“活”后,沈冰終于對這個時間的“地球”失去了興趣。

    結實的地面下會突然沖出一只澡盆大的蝎子,一下把他蟄的全身麻痹之后往地下拖。走著走著會從天而降一張血盆大口,把他一口吞下,變成巨蛇的腹中餐。這不是最過分的,真正讓沈冰下定決心放棄這個世界的是一棵樹,一棵長著藤條的樹,藤條就像觸手一樣,卷起他就往嘴里塞。是的,往嘴里塞,結實的樹干上忽然裂開了一道口子,邊緣還長著鋒利的牙齒,就這么張開大嘴把他丟了進去,然后“咯吱……咯吱……”。

    不會死不代表不會痛啊,這該死的世界呆不下去了,就算有人類也呆不下去了。沈冰想起了以前看過的穿越小說,把那些主角擱這片林子里試試?管你啥職業啥性別啥能力,只要敢來,生而平等,誰也別想活著出去。

    穿越小說的劇本不該這么寫的,這個位面的“道”太不友善了。

    “咦,既然這個時間線的地球有生命,那我為什么不試試這個時間線的其他位面呢?機會總要比盲目的亂找要稍微大一點吧?”沈冰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