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4章 再見虞小溪

間之蠹
     逃出了時間線的沈冰仔細思考了一下,要報仇的話,有幾個辦法,要么不斷地進出那條時間線,騷擾幾人,讓他們累死。這太蠢了。要么去其他地方學武,等到神功大成之后,再回到這個時空錨點來報仇。這太慢了。所以,只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搖人,沒有更好的選擇了,那就只有去找那個瘋婆子虞小溪了。

    順著時間線逆流,沈冰再次進入了這個世界。

    幾人所說的梁集鎮應該就在這附近,找了個方向,順著卵石路往前走,果然,兩三個小時后,沈冰就來到了熙熙攘攘的梁集鎮。

    久違了,人類的世界。

    “糖葫蘆,糖葫蘆。”

    “包子啦,新鮮出爐的包子,兩文錢一個,新鮮的包子。”

    “干面烙子,干面烙子,一文錢四個。一文錢四個啦。”

    “瓜,新鮮的瓜。”

    這一刻,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而沈冰只覺得他們吵鬧,因為沈冰沒錢。

    這些可不是那毒蘋果,一定是可以吃的。沈冰默默的咽了口口水,忘了多久沒有嘗到這些美食了,雖然只是些平平無奇的食物。罷了罷了,當務之急是找到虞小溪,問問有沒有能夠制得住那群匪賊的人物。只是,這么大個鎮子,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才好。

    沈冰準備找個看起來比較好說話的人問問。環顧了一圈,最終盯上了一個社會的底層,老乞丐。他也不是沒聽說過“行走江湖,老人,女人,孩子,惹不得”這句話,不過,第一,他也不是來惹事的,第二,那老乞丐看起來也不像是身懷絕技的樣子。

    那老乞丐見有人向他走來,以為是來了生意,驚喜之中趕緊撿起地上那個破瓷碗,顫顫巍巍的端著,“少俠,行行好……”

    “老伯,問你個事兒……”

    “少俠,行行好……”

    “你知不知道虞小溪這個人,是不是這個鎮上的?”

    “少俠,行行好……”

    沈冰把翻了翻褲子口袋,說道:“我口袋比我臉還干凈,能不能告訴我……”

    “少俠,行行好……”

    “……”

    這老乞丐是個智障吧,真可憐。沈冰搖了搖頭,無奈的轉身離去。

    “嗬tui,窮逼還想找人。”卻沒聽到身后老乞丐的自言自語。

    ……

    問了一圈之后,也沒人認識虞小溪。正在沈冰準備換個地方再問的時候,不遠處走過兩個拿著長棍的黑衣大漢。看起來不像好人的樣子。

    兩個黑衣大漢一邊走一遍環視四周,好像在找什么人似的,周圍的行人攤販都不敢與之沖突,行進路線上,皆盡避讓。其中一人看向沈冰,與那帶著冷漠表情的雙眼一對視,沈冰沒來由的心頭一慌,心想:“霧草,他們是不是認得我這張臉?這地球上的另一個跟我長得一樣的人招惹到他們了?他們要找他報仇?歪日,不會過來找我吧?”

    那個與沈冰對視了一眼的黑衣人眉頭一挑,說了句啥,然后兩人就朝沈冰走來。

    沈冰一見兩個人沖著自己來了,頓時慌了,這才挨了一刀,別又要吃一頓棍子,于是,拔腿就跑。

    “別跑!”

    “抓住他!”

    沈冰跑的更起勁了。

    ……

    不出意外的,幾秒鐘后,沈冰就被抓住了。不講道理,這倆大佬會輕功啊!

    “你們為什么抓我?”死也要死個明白。

    “你為什么要跑?”兩個黑衣大漢質問道。

    “你們要抓我,我當然要跑!”理直氣壯。

    “哼!見了官差就跑,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走,帶回衙門好好審問。”

    “我特么!誤會啊!誤會!兩位大哥!真的是誤會!”沈冰大聲喊冤,結果就是腿上挨了一棍子,誰能想到這兩個是官差啊!

    “好好走路,別逼我們把你腿打斷了捆回去!”

    “好!好!”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被兩個官差帶著前往衙門,沈冰也沒跑,準備回去好好交代一下,過幾天在那條鵝卵石道上,有人要劫道砍人,還會把自己手給砍了,至于他們信不信,那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沈冰只是一時沒想到官差這種職業的存在,如果找不到虞小溪的話,想辦法說服這些執法者去捉拿那些匪徒也是不錯的選擇,只不過問題在于怎么說服他們。至于自身的安全,這從來不是沈冰需要考慮的問題。

    一遍思考著對策,一邊跟著兩個官差往前走,忽然,兩道熟悉的倩麗身影在前方不遠處出現。

    “虞小溪?”沈冰試探著喊了一聲。

    那身影回過頭來,看到了被兩個官差捉拿的沈冰,皺了下眉頭,沒有回話。

    “別咋呼咋呼的,有認識的人也沒用,你得先跟我們回去把你為什么看到我們就跑的事情交代清楚,其他的都得往后捎捎。”黑衣人推了下沈冰,示意他閉嘴。

    “大哥,給我一點時間,我跟那女的說兩句話,人命關天的大事,我保證。沒時間解釋了,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兒。”見到虞小溪越走越遠,沈冰說道。

    兩個黑衣人踟躕了一下,最終還是答應了沈冰的要求。

    “給你幾分鐘時間,有什么事情當著我們面說,別起什么壞心思,有我們在,你跑不了!”

    “不跑,絕對不跑。”

    三人追上了虞小溪,這官差還是挺好說話的,或許也是擔心發生沈冰口中“人命關天”的大事,因此雖然看出了虞小溪不愿與沈冰交流,還是替他開口了。

    “姑娘請留步!”

    虞小溪見黑衣人開口,便也停了下來,對著兩人行了個禮:“見過兩位大人。不知大人叫住小女子有何貴干?”

    “本不該打擾,不過這位少俠說與你乃是舊識,說是有人命關天的大事需要告知,因此才來耽誤姑娘一點時間。不過待會兒,我們還要帶他去衙門了解一些事情,你倆請盡快。”別誤會,少俠的意思,就是年輕人。

    虞小溪瞥了一眼沈冰,說道:“我不認識他。”一副完全不想與他交流的樣子,這下子可把沈冰給愣住了。

    “虞小溪,有人要搶劫你,真的,那群人很兇的,隨隨便便斷人手腳的,你有沒有什么厲害的親戚朋友,告訴我,我去找他們來救你。”沈冰有些急了。

    “小女子自問家中雖然算不得貧困,倒也沒什么寶物是值得別人覬覦的,要說遭人眼紅,那也是無稽之談。再者,帶人行兇之事,你不報給官差,反而詢問小女子家中親友,怕也是不太合適把。小紅,咱們走。”說罷,虞小溪帶著侍女轉身就走,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我不相信你”五個大字。有事不報官,反而問她家里有沒有什么厲害的親戚朋友,這種人,一看就沒安好心。停下來說兩句,也只是因為不好弗了官差的面子而已。

    沈冰愣了一下,見兩人要走,不由著急起來。這是不相信我嘍?不行,必須要跟他解釋一下,這種事情是真的會發生的,畢竟是自己親眼所見。

    “喂,我不騙你,有六個拿著刀的搶劫犯,他們要搶你家的易筋經。你現在告訴我你家有沒有什么厲害人物,我還來得及招人來救你。”沈冰對著虞小溪的背影喊道。

    “一派胡言,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什么易筋經,雖不知你為何想要窺探我家隱私,但也不必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哼,小紅,我們走。”虞小溪怒氣沖天的指責沈冰當街爆出她擁有易筋經的隱私,卻也拿他沒什么辦法,畢竟旁邊還站著兩個官差,于是,無奈之下,頭也不回的走了。

    “小姐,那人為什么要說咱家有什么精金啊,是啥鍛造用的精礦么?”小紅好奇的問道。

    “哼,那狗賊定是想要從我口中套出我哥的信息,至于精金是啥,我也不知道,咱家就那么大點地兒,來來去去這二十多年,閉著眼睛都能進出,可曾見過什么精鐵礦石?相比也是張口就來,胡說八道罷了。”虞小溪憤憤不平的說道。

    “只是這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事當街傳出咱家擁有這莫須有的寶貝,怕是今后日子也不太平。”小紅憂心忡忡的說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虞小溪仔細斟酌了一番,嘆了口氣,說道:“罷了,咱們回去拾掇一番,先去梁州城我哥那兒住上一段時間,避避風頭吧,也不知為何就遭了這無妄之災。”說罷,兩人急沖沖的返回家中。不過,各種各樣版本的流言就此傳了出去。

    進了衙門,一番審問調查之后,終于坐實了沈冰流浪漢的身份,確定他是今天剛來梁集鎮的,沒有在梁集鎮犯過罪,也便任由他離開了,甚至好心的捕快還給了他二十銅板花銷,讓他去好好找個工作。至于沈冰是啥身份,是否是逃犯,這個他們也不管,第一是沈冰手無縛雞之力,看起來也不像是有能力興風作浪的大奸大惡之徒,再者,這附近的大城市也就梁州城一座,若是真有逃犯,那也早就把懸賞畫像發到梁集鎮衙門了。疑罪從無,審問一番后,也就不留沈冰吃晚飯了。

    至于沈冰所說的,有人在鵝卵石路上劫道,眾人則表示,需要維護梁集鎮的治安,沒有足夠的人手去盯防梁集鎮外還未發生的不法事件,建議沈冰去梁州城報案。

    去梁州城的路就是那條卵石路。

    心中感謝著好心的官差,沈冰拿著扶貧得來的二十個銅板,沈冰點了兩個包子,叫了碗茶湯,坐下來美美的享用了一頓。只是沒想到一個吃飯的功夫,外面就傳來了嘈雜的呼喊聲,得,先去看個熱鬧。

    將包子塞進嘴里,喝了口茶之后,沈冰丟下五個銅板,混在出門的食客中,前去看熱鬧。

    得,還是熟人,嘿,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