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5章 沖突

間之蠹
     虞小溪和她那個侍女手持長劍,正與幾個混子對峙。

    “小娘子,你還是乖乖地把那易筋經交出來把,哥這兒十幾個人,動起手來,傷到了你一身細皮嫩肉反而不美。你說是不是?”領頭的是個頂著口大齙牙的瘦竹竿,手里兩根實木短棍不停的交擊,發出令人難受的悶響聲。

    地上躺了兩個混子,另外有兩個正在給他們包扎。沈冰倒是沒想到,這兩個美女戰斗力倒是也挺強悍的。換自己上去,現在躺在地上的估計就是自己了。

    “我說過了,我不知道什么精金廢鐵的。你們到底要怎樣才相信!”

    “老大,這地方離衙門不遠,動作不快點兒的話,我怕一會兒官差就要來。”一個小弟提醒道。

    “嘿嘿,虞姑娘,你今兒個要是決心不把那易筋經交出來,我可就不跟你講江湖規矩了,那就不是一對一這么簡單的事兒了,好好考慮考慮,我數三聲,三聲之后你要還想不明白,哥幾個可就一起上了。三……”正說著,幾個小弟也圍攏過來,大戰一觸即發。

    梁集鎮的民風也是剽悍,遇到這種打斗,也敢聚眾看熱鬧,也不怕被殃及池魚。

    “二……一……看來你是選擇執迷不悟了,我知道你有個當差的厲害哥哥,不過我也不怕,經書到手之后我們就一走了之,到時候管你什么神探名捕也抓不到我,既然你不肯把那經書交出來,那兄弟幾個就只好自己動手了。都給我上!”

    虞小溪有個哥哥,沈冰從這瘦竹竿嘴里也算是得到了一個重要信息,只是不知道她哥哥叫什么名字。也許是叫“虞大河”?總之肯定姓虞就是了。

    居然沒有英雄救美的情節發生,這倒是讓看熱鬧的沈冰有些意外。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倆美女絕對不會折在這里,要不然怎么還能帶著包裹往梁州城跑。

    從官差的口中,沈冰知道了那條卵石路就是通往梁州城的。會不會她那個哥哥就在梁州城?所以兩人才會趕著前往梁州城?倒是有這個可能,不過往梁州城去也有一兩日的路程,既然今天虞小溪不會出事,那倒不如等會兒問一下這個瘦竹竿,跟她哥哥有關的事情,這瘦竹竿肯定能知道吧。

    兩撥人打在一起,說是打在一起,倒不如說是一群地痞無賴欺負兩個小姑娘。虞小溪和小紅兩人雙拳難敵四手,空間不夠,長劍也發揮不開,雖說皆是一些棍棒,落在身上也沒有見血,不過一次次的鈍擊也是把兩人錘得夠嗆。

    “官差來了,官差來了。”周圍有人呼喊道。

    兩個小姑娘也算是剽悍,被圍攻了兩三分鐘,雖然嘴角都掛著血跡,但也放倒了六個無賴,不過,此時也僅僅是憋著一股氣在戰斗。

    “大哥,官差來了,這倆娘們也太狠了,咱們怎么辦?”那瘦竹竿的小弟說道。

    “娘西皮,怎么來的這么快,”瘦竹竿皺了皺眉,心中有了計較。“算了,先撤,只要她還在梁集鎮,咱們總有機會。帶上受傷的兄弟們,走。”

    瘦竹竿名叫陸占,也算得上是梁集鎮的一條人物了,對官府的底線煞是了解,平日里欺負欺負小攤販,東敲西摸的,出手也是極有分寸,總是卡著人家的心里底線,不至于把人逼到非得要報官拼命。今日里不知從何處聽說這虞小溪身上有上等的武功秘籍,于是便起了心思,召集了一票小弟,當即便來搶奪。反正搶個秘籍,也算不得什么大罪,成了自然是最好,成不了,關上幾天也就出來了,

    只要不把人打殘打死了,就算被抓了,也沒什么問題。不過,若是對方缺個胳膊斷個腿啥的,麻煩就大了。陸占擔心小弟下手沒個輕重,甚至都沒讓他們帶刀子。

    “今天算你們好運,放你們一馬,給你們幾日時間好好考慮一下,這梁集鎮,還沒有我陸占得不到的東西。”放完狠話,一票地痞兩個夾一個,把地上幾個挨了劍傷的挾著就四散而逃。

    兩個少女也傷得不輕,之前戰斗各都挨了十幾棍,全憑著一口氣撐著不倒,此時見敵人四散而逃,松了一口氣,頓時便倒了下去。

    沈冰發現,這里的官差都會輕功,才看見一幫子人從遠處的街角處轉過彎來,兩三個呼吸間便已到了現場。

    “你兩個,送她們去醫館,其他人,都給我追。陸占這狗東西,連虞建林的妹妹都敢碰,真是不知死活!”帶頭黑衣人點了兩個女黑衣人,之后,帶著剩余幾人朝著陸占離開的方向追去。

    虞小溪的哥哥叫虞建林。

    周圍圍觀的人群見沒熱鬧可看,于是該干啥干啥,都散了。

    “兄臺,你可認得剛才那被打的姑娘?”沈冰隨便拉住一個人,想要問問虞建林的信息。

    “這我哪認得啊!咋滴?看上人家了?嘿,兄弟,眼光不錯啊,要我說,那……”這人閑是閑的,就是個話癆,沈冰問個話的功夫,就自來熟的吹上了,鬧得沈冰有些頭大。

    好不容易擺脫了這個話癆,沈冰又問了幾個人,結果都不認識虞小溪,想要打聽她哥哥的信息也是無從下手。

    “只有兩個辦法了,要么去問問那個陸占,要么去問問那個官差頭子。”沈冰心想。

    非親非故的,找官差問虞小溪的信息,沈冰覺得這不太靠譜。擱沈冰那個地球,身份信息是你隨便什么阿貓阿狗去官府就能查到的么?

    那就只有去問陸占了。

    虞小溪沒人認識,陸占肯定有人認識,這片區域隨便找個人問問就能知道陸占是哪個。不過,不幸的是,在沈冰尋找陸占的時候,恰好遇到那個發號施令的官差壓著陸占會衙門。同行的還有好幾個關差壓著剛剛參與戰斗的痞子走在一起。

    上前問問?沈冰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不靠譜的想法,萬一被當成同伙抓起來,那也太蠢了。“有了!”沈冰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既然現在的陸占被抓起來了,那在他被抓起來之前,問問他不就行了么?

    找了個無人的角落,沈冰繼續逆著時間線往前穿梭。

    ……

    幾天前的梁集鎮也是一樣的熱鬧。沈冰摸了下口袋,嘿,十五個銅板居然還在。這下子不用擔心餓肚子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沈冰也變得這么容易滿足了。

    打量了一下周圍的攤子,沈冰找了個看起來比較和善的大伯,想要問問陸占的位置。

    “大伯,我……”正準備開口,沈冰又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折扇三文一把,十文三把”大伯以為沈冰要買扇子。賣力的推銷著自己的產品。

    虞小溪的視線與沈冰交匯了一下,沈冰沒有從她臉上看出任何情緒,不像之前兩次見面,看他的眼神中,總是帶著一絲防備。

    “太貴了,不用了。”

    敷衍了一下賣扇子的大伯,沈冰走到虞小溪面前,試探著問道:“姑娘咱倆是否見過?”

    這種當街搭訕的浪蕩子倒也是少見,虞小溪皺了下眉,說道:“這位公子說笑了,梁集鎮就這么大,咱們不經意之間見過面,也是正常之事。敢問公子有何貴干?”面前的男人,細皮嫩肉的,看起來像是哪家少爺,衣物樣式雖說有些怪異,不過這布料確實從來沒見過的。只是這當街搭訕的厚臉皮,看起來不像是什么好人。

    “姑娘是否姓虞?家中有位兄長,名叫虞建林?”

    “你是家兄好友么?”虞小溪有些奇怪。

    “咳,我與虞兄乃是舊識,方才見到姑娘眉宇間與虞兄有幾分相似,因此斗膽上前一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與虞兄一別已是好幾年,多年未見,甚是想念,敢問虞兄現居何處?我去與他喝酒。這次必要一醉方休。”沈冰瞬間就編出一個漏洞百出的接口,只想著趕緊先把虞建林的地址騙出來再說。

    沈冰是萬萬沒想到,虞小溪和虞建林并不是親生兄妹。虞小溪的父親和虞建林的父親乃是同村,而他們母親,在當年顛沛流離的生活中早就不知所蹤。當年兩人的父親,各帶著一個孩子來到梁集鎮,而后為了養家,雙雙加入了衙門當差。在一次剿匪中,虞小溪的父親為了救虞建林的父親,身受重傷,不治身亡,臨死前托孤,這才有了他倆的兄妹之名。而后虞建林的父親也因公殉職,兩門雙烈士,從那以后便只剩虞建林和虞小溪相依為命。因此,所謂的兩人長得相似,那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更何況虞建林從不喝酒,又何來一醉方休只說。

    虞小溪聽著沈冰說的越來越不靠譜,于是便直接推脫告辭,心中確定此人就是個騙子,只是不知為何知道了虞建林的消息,想要尋找虞建林,也不知是何居心。

    虞建林在涼州城當武習教頭,這一點,認識虞小溪的人,基本都知道,如果真是想打探,隨隨便便都能打探到,這人卻偏偏不知道他哥在哪兒,想必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關系,但他又是從何得知自己兄妹的信息?而又想干什么呢?虞小溪決定等會兒回去就寫封信讓人帶去涼州城給哥哥,把這事情說明一下。

    在虞小溪這兒沒有打探到她哥的下落,沈冰有些無奈,看來,還是只能去找陸占問一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