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8章 時間線的改寫原理與永不見面法則

間之蠹
     無奈之下,沈冰離開了那個位面。

    挺憋屈的。

    感覺像是被時間維度給擺了一道似的,沈冰有些無奈。

    明明自己進入那個時間節點的時候,自己并沒有與虞小溪見過面,但為什么偏偏之后的發展就順著自己已經與虞小溪見過面的發展走下去了呢?如果自己在被那匪徒砍掉一只手之后,不想著報仇,而是直接離開那條時間線,那么結果是什么樣子的呢?雖然對于時間線來說,事情發生的先后順序和邏輯都沒有問題,但是對于自己來說,為什么自己沒有做過的行為會影響到自己?這個問題要比同一個時間節點能擁有兩個自己更難以理解。

    置身于虛無中,沈冰有些想不通透。

    如果說按照時間發展的順序,在虞小溪第一次與沈冰接觸的時候,分叉出了一個新的時間支線,然后沈冰第一次進入的時候剛好進入了這條時間支線,而在這條時間支線中,虞小溪是見過沈冰的,于是就發生了六個匪徒劫持虞小溪的事件。這么解釋的話,倒也可以說得過去。但問題是,對于沈冰來說,在他第一次進入這個位面的時候,是并沒有這條時間支線的,而開啟時間支線的動作是在這之后,也就是說,時間知道沈冰之后(或者說之前)會去開啟一條時間支線,于是那條時間支線就在哪兒了,沈冰進去,也是剛剛好進入到那條時間支線中。

    按照這個邏輯來說,沈冰的行為是固定的,一切皆有定數,對于沈冰來說,這個結論是他不可接受的。

    自己既然可以置身于“無”的存在中,就說明自己不在時間維度的管理之下,那么憑什么時間這個維度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從虛無看時間的長河,這些時間線的“可能”,都是處在不斷的分化與整合之中的,自己的思維可以存活于時間長河之外,并且感應到時間長河的變換,說明,有自己無法理解的第七或者第八維度存在,而這個維度,才是時間長河變換的坐標軸。不過,間蠹只是六維生物,無法理解這一維度的變換。

    最終還是沒有想明白為什么自己未來做的事情會對自己現在做的事情造成影響的沈冰,決定做個實驗。

    他先是進入了之前的時空錨點,然后找了一棵樹,在這棵樹上用碎石塊刻了一條長長的印記。記錄下了刻這條印記所花的時間,大概是十分鐘,長長一條,從上到下。那么,這條印記就是在他進入時空錨點之后的十分鐘里,他存在于這個時空的證明。

    然后,他又回到了之前進入的時空錨點,等待十分鐘之后,來到了這棵樹下。樹上有著長長的碎石刻畫的痕跡,無疑,同一時間線上,是可以存在兩個自己的,三個是否可以呢?

    找了另外一棵樹,沈冰又做了一次實驗,四個自己同時存在也是可行的。

    但是此時沈冰的腦海中又出現了一個問題,自己多次從同一個時空錨點進入,按理來說,這幾次不同的進入,應該是可以看到另外幾次進入這個節點的自己的,但是,為什么此時卻沒有見到呢?自己在樹上刻畫痕跡的那十分鐘,沈冰確定是沒有見過另外一個自己的。那么,如果自己再次回到之前的時間節點,去與之前在樹上刻畫痕跡的自己見面,那之前自己在刻畫痕跡的時候,到底是見過以后的自己,還是沒見過以后的自己呢?

    想到就干,沈冰又回到了之前的時間節點,然后等待五分鐘之后,去到那棵畫了痕跡的樹下。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沈冰并沒有與過去的自己見面,然而,樹上卻依舊有著痕跡,不多不少,恰巧是它應有長度的一半。

    也就是說,在自己等待的這五分鐘里,是有一個過去的“沈冰”在這棵樹上刻畫痕跡的。“他”正忠實的執行著在樹上刻畫痕跡十分鐘這個動作。

    但是,當自己提前來到了這里,想與他見面的時候,這個過去的“沈冰”,就突然直接失蹤了。

    自己提前來到這里,想要與過去的自己見面,那么“順利的在不見面情況下刻畫痕跡十分鐘”這一可能已經消失,留下的是“在刻畫痕跡五分鐘之后被未來的自己打斷”這一可能,但是由于自己之前沒有見過未來的自己,所以此刻產生了時空悖論,然后那個正在刻畫痕跡的過去就消失了。

    沈冰不確定,自己的行為到底是開啟了一條新的時間支線還是改寫了時間,于是,離開了時空錨點的他,順著時間逆流,去尋找“樹上被刻下十分鐘長的劃痕”這一可能發生的時間線。然而,一無所獲。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沈冰感覺自己要被好奇心折磨炸了,從來沒有一只間蠹會對這種事情產生疑問,可能因為這次,間蠹同化了一種了不起的物種吧。人類,居然會思考!

    想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有一種辦法,回到那個沈冰被砍了手的時間線。

    沈冰略微思考之后,回到了那條時間線的最早的時空錨點。不是沈冰被斬斷手臂的時空錨點,而是沈冰第一次與虞小溪見面的時空錨點。

    回到那座熙熙攘攘的小鎮,面對面前的兩個俏佳人,沈冰并沒有選擇去與兩人接觸,而是不緊不慢的逛著街,眼角的余光盯著兩人。沈冰可以確定,只要自己一直盯著兩人,就不會有過去的“沈冰”前來與兩人搭訕。不然在其與虞小溪搭訕的時候,自己上前打個照面,不就又觸發時間悖論了么?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夕陽西下,最終,都沒有開展“沈冰與虞小溪接觸”這一劇情。

    深吸一口氣之后,沈冰又回到了虞小溪被劫持的時空節點。

    卵石路上靜悄悄的,沒有絲毫人影。夏末的陽光還是有些曬人。

    時空錨點還是那個時空錨點,就是沈冰之前進入遇到虞小溪被劫持的時空錨點,也就是說,時間線并沒有產生分叉,如果這個時間點虞小溪沒有被劫持,那就是說,這條時間支線,這一個可能,被沈冰改寫了。

    這個世界原本就不存在什么易筋經。易筋經是從自己口中傳出去的,如果沒有自己,虞小溪不會遇到麻煩,也就不會去梁州城,而六個持刀大漢也就不會在這里等著劫持虞小溪,虞建林的手下白狗等三人,也就不會死。

    時間線,的的確確是被改寫了。從沈冰盯著虞小溪那一刻起,從沈冰與虞小溪的接觸被沈冰否定那一刻起,后續有關的一切劇情,都被否定了,都被改寫了。

    那么沈冰記憶中的經歷呢?沈冰經歷過得一種可能,已經被改寫了,所有人都沒有記憶。除了沈冰。

    沈冰過去的經歷,被沈冰“吞噬”了,只有沈冰有過這段經歷,其他人,虞小溪,虞建林,陸占,老黑皮,白狗,都沒有這段經歷。

    只有沈冰能夠跳出時間的長河,存在于虛無之中,而其他人,說到底,終究還是在時間的掌握之中啊。

    現在的自己永遠不可能和過去的自己打照面,也就是說,未來的自己永遠不可能和現在的自己打照面。沈冰把這一條規則,稱之為“永不見面法則”。

    由于永不見面法則的存在,未來的自己永遠也不可能與現在的自己起沖突,而現在的自己,也不知道未來到底是怎樣的,自己的命運并沒有被安排。就算被安排了,也可以隨時改寫。UU看書www.uukanshu.com

    某些條件下,時間線的“可能”會被改寫,最簡單的觸發條件,就是嘗試去與過去的自己見面,在達成見面條件的那一刻,瞬間改寫時間線,就像刻在樹上的半條劃痕一樣。而被改寫過的“可能”,就變成了“不可能”,只會存在于自己的記憶之中。沈冰把這一條原理,稱之為“時間線的改寫原理”。

    確認了自己的未來并沒有被“安排”的沈冰,瞬間愉快了起來。望了望梁集鎮的方向,沈冰搖搖頭,選擇了再次穿越位面。

    這個世界,有著武功的存在,但只有極少數極少數一部分的人,才能獲得傳說中的“武功秘籍”。而可以肯定的是,這里不是自己想要去的那個地球,或者說不是那個位面。

    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么好留戀的了。

    夕陽照在梁集鎮,虞小溪還是那個三天兩頭逛逛胭脂店的虞小溪,這條時間線,除了蹲守了虞小溪一天的沈冰,似乎并沒有其他改變。

    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一切……

    ……

    解釋完時空設定,間之蠹的前傳就算是完成了。我朋友之前問我:“虞小溪是女主?這也太瓜皮了吧。”好了,現在大家知道了,虞小溪跟虞建林一樣,只是個龍套。下面,故事就要正式開始了,且看沈冰如何在各個位面混的風聲水起,又是如何回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個“地球”的吧。

    (話說今天居然更了兩章,簡直不可思議。各位大大有票么?新人新書還請大家投票支持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