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1章 虛空蟲洞

間之蠹
     一條三詞條的項鏈,直接把沈冰的職級變成了三級。合約也需要重新簽訂。

    之前的“賣身契”合約不見了,原液當成是公司白送的,沈冰從新與公司簽訂了一份合約,底薪六千五,提成百分之十。而那條三屬性的項鏈,鄭鳴給出的作價是三千五,也就是說,沈冰這個月能夠拿到三百五的提成,暫時。

    三級的裝配師不是說裝配出來的所有首飾都是三詞條的。三級的裝配師,僅僅是證明你有能夠裝配出三詞條首飾的幾率。大多數情況下,裝配出的首飾還是單詞條的。

    這個世界,裝配師其實很多,可以說,每個人都是裝配師。不過,真正專門把裝配師當成職業的人很少。舉個例子,趙全亮一小時可以裝配一千多次,一天十個小時,大概能裝配一萬次,這樣下來,一個月三十多萬次的裝配,也就只有十幾件能夠算產量的項鏈。

    屬性二十出頭的單詞條項鏈也就能賣一兩百,還要扣百分之五十的交易稅。對,沒聽錯,百分之五十。

    扣完交易稅,一個月到手的撐死了也就兩三千。減去吃住,能剩下幾個錢?這還沒算材料費,每天經手大批量材料,裝配前的購買,裝配后的銷售等等,都需要成本。所以他自己干還不如進公司干。

    至于好運裝配公司這種,招聘人進行裝配的公司,說實在的就是在碰運氣了。我給你最低的生活保障,你來我這兒裝配,萬一整出了貴重的首飾,那大頭我拿,給你分一點兒。

    “傷口恢復速度加百分之八十,體力加百分之二十,力量減百分之十六。冰哥可以啊,又是一件特殊首飾,晚點讓銷售跑一下醫院,應該挺好賣。作價一萬二,沒問題吧?”鄭鳴征求沈冰的意見。

    現在在公司,誰見了沈冰都要喊一聲冰哥,連景開兵都不例外。這是一個每天能產出五六件產量的大神,給公司帶來的利益讓景開兵臉都笑歪了,叫聲冰哥不吃虧。

    “行,晚點提成打我卡上,明天我開始休假,找了個獵人隊伍,準備去庇護所外面看看,長這么大還沒出去過呢。”沈冰對鄭鳴說道。

    沈冰不是沒想過離開這個公司自己單干,但是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好運裝配公司有著完善的銷售體系,干這行這么多年,總有一些老客戶和一般人接觸不到的貿易線路。跳出去自己單干純粹是找不自在,整出能賣錢的首飾對沈冰來說就是隨手而為之,賣呢?都是以萬為單位的高級貨,難不成去擺地攤?交稅得交吧?還有各種各樣的麻煩事。就現在來講,錢對沈冰來說真的不是什么問題了,多賺一點少賺一點,無所謂,只要輕松就成。

    裝配出高質量的首飾對沈冰來說真的是隨手為之,自從他整清楚裝配師的原理之后。

    一次次的裝配后,沈冰發現,在他穿上珠子,把項鏈扣子扣上的那一瞬間,位面之中會聚集一部分能量到這條項鏈上,然后再看項鏈,上面就有了一條條各種各樣的效果。這些項鏈的附加效果,其實是位面之力附著在上面的能量具現化出來的。好巧不巧的,沈冰可以控制這些能量。

    也就是說,無論是什么三詞條首飾,還是什么五詞條首飾,甚至一百詞條首飾,只要沈冰想,都能給他整出來。不過,他只想安穩的度個假,順便研究一下位面之力的掌握而已,沒必要整出那么多驚世駭俗的幺蛾子。

    聽說沈冰要出城,鄭鳴愣了一下:“你要出城?”

    “嗯,我對城外的虛空蟲洞有些興趣,

    想去研究一下?”沈冰說道。

    “你要去蟲洞?那太危險了,沒有人可以接近那里,離中心越多,虛空獸就越密集,也越強大。最好還是不要過去,太危險了。”鄭鳴連說了好幾次太危險了,想要阻止沈冰前去蟲洞。

    “放心吧,這次就在外圍轉轉,我想去看看他們怎么捕獵虛空獸的。見識一下。”沈冰說道:“對了,我定做的吊墜到了么?晚點讓他們放我辦公室。”沈冰覺得木質的車珠子實在太難看了,不符合他的審美,于是提出要求,要公司專門定做了一批比較美觀的吊墜,專門給他用。鑒于沈冰一個月就給公司創造了兩百多萬的收益,這點小小的要求當然是可以被滿足的。

    “已經在生產了,整了一萬多,應該夠用了,多換幾條鏈子就成。”鄭鳴回答道。見沒什么其他事,鄭鳴便離開了沈冰的辦公室。

    沈冰現在是大佬,雖然只是一個三級裝配師,不過,從來沒聽說過哪個三級裝配師有沈冰那么高的成品率,大多數三級裝配師也只能如趙全亮等人一樣,每月只能產出十來件單詞條的首飾,像沈冰這么穩定的供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也許,這就是天才吧。

    虛空蟲洞,沈冰沒見過,只是聽說。

    這個世界上有十幾萬的虛空蟲洞,遍布世界各地。沖動中會不定時的爬出虛空獸,越是接近蟲洞,虛空獸的數量和質量就會越高。這是衛星給出的信息。而這個位面的人類,只能在蟲洞的夾縫中,建立起一座座庇護所,抵御虛空獸的攻擊并且默默的發展著自己的文明。

    自從得知這些信息開始,沈冰就想去見識一下所謂的虛空蟲洞,不過忙著賺錢,一直沒有機會。這次趁著月底的四天假期,沈冰約了個獵人隊,帶他出城逛一圈,直接就把這一個月的工資給霍霍了。

    之前沈冰喝的原液,就是這些虛空蟲的脊髓提取物制成的。聽起來有些惡心,不過,還是挺神奇的。只是不知道這些虛空蟲洞到底是屬于第幾維度的,按照表現來看,應該是第四維度的折疊空間,不過也說不準,也許就是連接另一個位面的呢?那就屬于第五維度了。沈冰只是有點好奇。

    當然,沈冰也想過直接通過穿梭時空錨點的方法去到那些蟲洞附近,不過,一來,沈冰不確定穿梭之后,重置的肉身會不會需要重新喝原液才能擁有裝配師的能力,二來,沈冰見過衛星圖片上虛空蟲洞附近的景象,漫山遍野的都是虛空獸,可能就在穿梭結束的一瞬間,就會被海量的虛空蟲所淹沒。想了想,沈冰還是決定先找個獵人隊伍,進入這個圈子再說,晚些有機會,自己可以通過給這些獵人提供優質裝備的辦法,提升這些獵人的戰斗力,讓他們帶自己找一個相對弱小的蟲洞研究一下。不過,只是暫時有這么個想法而已。如果虛空蟲洞是這么好接近的,這個地球的人類也不至于一直被壓在蟲洞覆蓋范圍之外的夾縫中掙扎求生了。

    翻了會兒報紙,很快就到下班的點了,沈冰取了幾根銀鏈子,然后去戒指部拿了一袋螺帽后,登記了一下就去了食堂。吃過飯就不過來了,從公司里拿材料出來只需要登記一下,不會有什么大問題,不過如果帶成品出來,就不太合適了。主要是沈冰想要干些私活兒,在公司里干和出來干差別還是很大的。這也是沈冰為什么不拿木珠子做吊墜反而用螺帽兒做吊墜的原因,方便識別。

    吃過飯后,沈冰回到了宿舍,開始整起私活。

    住的地方倒是老樣子,沈冰也沒急著換,反正他每天吃過晚飯就不去公司了,先洗個澡上個廁所,搶衛生間這種事情,也輪不到他。

    第二天,一大清早,趙全亮就來叫沈冰起床了。

    “冰哥,準備一下,我聯系的獵人小隊八點準時要出城的,我帶你過去。”

    起身看了下時間,才六點。沈冰打了個呵欠:“來了來了。”

    洗漱完吃過早餐,兩人打車去狩獵隊的出發點。狩獵隊是趙全亮幫忙聯系的,他有個同學就是干這個的,就一個月的相處來看,趙全亮還是個很靠譜的人,他辦事兒,沈冰還是挺放心的。當然,這也和沈冰無所謂的心態有關系,反正這世界上也沒什么能真正對他構成威脅的東西。

    趙全亮有個妹妹,叫趙玉,正住院呢。他家族有遺傳性的腎病,干不了重活,很遺憾的,體現在他妹妹身上就是尿毒癥,也治不好,只能做透析。這也是每天吃過晚飯后趙全亮還是天天加班的原因。

    裝配師賺的并不多,不過他沒辦法干重活,家里就他兩人了,UU看書 www.要是他再倒了,這兩個人就徹底沒希望了。

    “冰哥,等會兒我帶你過去跟他們認識,出去之后,你一定要聽他們安排,城外很危險的,跟著他們走,千萬不要亂跑。有很多虛空獸都有隱蔽能力……”趙全亮絮絮叨叨的跟沈冰講著注意點,其實他懂的也不多,不過跟鄭鳴一樣,聽說周圍有人要出城,總是比較擔心的。

    “成,謝了,亮哥,對了,我昨晚上自個兒鼓搗項鏈的時候,整出個這玩意兒,我覺得你可能有用,就給你留著了。”沈冰說著,遞給趙全亮一根項鏈。

    腎功能加百分之八十二,體質加百分之三十七,感知減百分之十五。

    趙全亮看著手中的三詞條項鏈,雖然有一個詞條是負面屬性,但特定情況下,反而會成為正面屬性——對于需要更良好睡眠的人來說。

    “冰哥,這,這太貴重了。”這項鏈對他妹妹來說很重要,趙全亮想把它還給沈冰,不過內心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沒舍得。

    沈冰擺了擺手,也沒說啥。一條項鏈,費不了他多少事兒。

    公司離狩獵聚集點不遠,或者說,這庇護所本就不大,半小時不到,兩人就到了聚集點,沈冰看了下表,這會兒也才八點一刻。

    雖然來早了點,不過沈冰心態倒是挺正的,本來就是麻煩別人的事情,提前一點到,沒什么壞處,真要是踩著點過來,那給人的感官就差了,雖說沈冰也不是很在意。

    趙全亮四處詢問了一下,沒過多久,就帶著沈冰來到了他同學的那個小隊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