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3章 虛空獸

間之蠹
     在城門口登記完后,繼續往東行駛。

    這只狩獵隊的座駕是一輛大型的敞篷吉普,六個座位,不過最后一排的座位是連著的,探子繆云濤是駕駛員,副駕駛視線好,那是指揮官戴秋的專座。李太極和陳雪兩個做第二排。而沈冰則和柯北陳剃兩人坐在最后排。

    “吃點不?”陳剃把手中零食袋子伸到沈冰面前,問道。

    沈冰伸手,正準備嘗嘗口袋里的肉干,突然前面的陳雪回頭道:“陳剃!你自己作死不要緊,不要拉著別人,你整的這個虛空肉干已經多少人吃了拉肚子了?你讓沈冰吃的過會兒他拉肚子了我們還打不打獵了?”

    虛空肉干?拉肚子?沈冰訕訕的收回手,拜了拜說:“不用了。”

    陳剃有些郁悶的看了眼陳雪,頂了一句:“這東西大補。”

    這么一打岔,倒是讓車里原本有些壓抑的氣氛好了不少。搖了搖頭,沈冰看向車窗外的景色。

    夏末的天氣,已經不像之前那么炎熱了,不過大太陽依舊曬得人有些煩悶。吉普車在路上開的到也快,自然風吹的人還算有些通透。

    沈冰坐在陳剃和柯北的中間,兩個人都要比他高一些,為了看看車外的環境,得要伸長了脖子,久而久之,脖子就有點不舒服,于是活動了一下脖子。

    “周圍的虛空蟲洞,就東邊的離得最遠,所以這邊相對于另外三面來說,安全范圍要大一點,雖然偶爾也會有虛空獸跑過來,不過都是一些小只的,比較好對付,所以就有人來這邊開墾了不少菜地。”柯北指著車外綠油油的各種蔬菜對沈冰說道,“雖然種不了水稻小麥,不過種點幾天就能熟的蔬菜倒是沒問題的。”柯北知道沈冰出來就是想漲漲見識,于是隨口就跟沈冰介紹一些他覺得沈冰可能會好奇的東西。

    這活兒,也只有他能做。

    “虛空獸的肉也能吃么?”沈冰好奇的問道。

    柯北疑惑的問道:“難道你是素食主義者么?”

    “為什么這么問?”沈冰有些奇怪,“我當然不是素食主義者啊,平時食堂里也有做肉菜的。”

    “那你是不知道虛空獸肉和普通肉的差別?其實也沒有差別,你吃的食堂里的菜,也有一大部分是虛空獸的肉,畢竟那些東西不用養殖,也沒有成本。外圈的虛空獸大部分都是小型的,好捕捉,低風險,有專門的干這行的,捕獵了虛空獸拿回去賣,價錢要比養殖的家禽要貴不少,也是個好營生。”柯北解釋道。

    “那我們呢?也是去抓那些小型的虛空獸么?”

    “小型的有什么意思,要獵就獵大型的。刺激!”李太極回頭插嘴道。這個肌肉男腳下踩著一對臉盆大的短柄斧,雙手墊在后頸,靠在車座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我們狩獵隊雖然在庇護所里面不怎么出名,不過對那些小型的虛空獸倒是沒什么想法,獵這些還沒我在庇護所里當醫生來錢快,還不用出來跑。”柯北聳聳肩,說出了原因。

    沈冰就知道柯北是醫生,然后那個一直冷著張臉的指揮官戴秋是護士,至于其他幾個人是干啥的,他們沒說,沈冰也不準備問,不過,想來肯定不是裝配師之類的低收入職業。

    車子繼續行駛,不過不如之前那么穩健了。剛出城那段路還是有公路的,不過開到現在已經離城市很遠了。

    “好了,我們到了。”

    前方不遠處有一片空地,空地上已經停了十幾輛車子,

    也許是其他冒險隊。這片空地外圍打了水泥圍墻,還有專門的人在看守車子。

    “老八,開門!”繆云濤把車停在攔車桿出,然后朝著崗亭吼道。

    “來了來了,”一個衣著邋遢的傴僂老頭,叼著煙頭從崗亭走了出來,不急不慢的朝這邊走來。“幾天?”

    “四天。”繆云濤掏出錢包,掏出兩千塊錢,遞了出去。老客戶了,不用詢價。

    “老規矩,超過四天回來停車費翻倍,超過八天我就當你們死里面了,車我就拖去賣了。”老八挑了挑眉,接過兩千大票子,朝車后座掃了一眼,“喲,今天還多帶了個人?新隊友啊。”

    “你踏馬嘴還是這么賤,不改改這臭毛病,早晚讓人打死。”繆云濤撇撇嘴,說道,“不是新隊友,帶了個老板,出去看看風景。”

    “嘿,那也得打得過我才成。”老八沒再多說,而是按了下按鈕,攔車桿向上抬起。大家都趕時間。

    車經過崗亭的時候,沈冰看了一下,崗亭里面還有三個人,正等著老八回去搓麻將呢。這停車場破歸破,不過居然還有車棚,就是幾根水泥柱架一下,上面鋪了幾塊綠皮防雨板。覆蓋面積有限,擋不住側面,如果風大的話,車子還是會被雨淋到。

    “走了,別看了。”沈冰背上被人拍了一下,回頭一看,是陳雪,遞了兩袋餅干過來:“從現在開始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了,像你這樣隨隨便便發呆,早晚死在荒野。給,先吃午飯。”

    幾個人都是大包小包的,除了沈冰。

    吃過東西,離開停車場后,眾人的腳步明顯加快了。這時,沈冰才看到幾人帶的武器。

    首先是柯北,背著個超大的醫療箱,除了腿上別的兩把手槍之外,胸前還掛著個望遠鏡,衣服褲子口袋都是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裝了些什么。沈冰記得在野外是不能隨便開槍的,柯北應該不負責戰斗,屬于被保護的那個,難怪叫沈冰跟他走一起。

    冷面指揮官戴秋,身后背著一桿帶有消音器的步槍,是什么型號沈冰認不出來,至于大腿上的兩把手槍和匕首倒是不那么顯眼了。除此之外,還斜挎著一把特夸張的弩,腰間掛著的箭壺里面存的是專用的弩箭。

    繆云濤算是除了沈冰之外最輕裝上陣的一個,背的旅行包小巧精致,身上也沒帶什么大型武器。

    扛著兩把板斧的是李太極,名字聽起來挺軟的一個人,看起來卻完全兩樣,如果給他P上一臉絡腮胡子,就是活脫脫一個陳咬金。

    陳剃背著一面半身大的厚重盾牌,跟忍者神龜似的,肩上還扛著一把雙手劍,或者說是棍子,因為腰間別著一把短劍,這么多人,只有他身上是沒有手槍的。很拉風的造型,走起路來,大劍跟盾牌碰撞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

    沈冰跟柯北并排走,落后柯北半個身為,陳雪走在最后,拿著一根三米多長的粗壯長槍。那長槍,槍桿子就有沈冰手腕那么粗,整個槍身上都包著橡膠,上面帶著防滑凸點。槍頭很長,大概能有二十厘米,是整支隊伍里最顯眼的一把武器。

    又往東走了沒多久,就看到了稀稀落落的虛空獸,有的像雞,有的像貓,與普通家禽不同之處在于,這些虛空獸眉心都有一顆黑色寶石似的東西,就跟二郎神的第三只眼一樣。

    這些虛空獸看到人類大部隊,大部分是四散而逃的,幾人也沒興趣追,只是繼續深入。只有偶爾幾只不懂事兒的,沖過來也給李太極和陳剃料理掉了。

    “那些都不要么?”幾人繼續飛奔,沈冰疑惑的朝柯北發問。

    “不要,那些虛空獸價錢全在肉上,不好保存不說,也沒什么價值。我們出來,主要是要虛空石,就是它們額頭上那塊寶石。小的也沒什么價值,大的才貴。到里面獵頭牛,獵頭老虎黑熊什么的,一個頂這些一萬個。就不在這里浪費時間了。”柯北回答道。

    “虛空石?有什么用么?我都從來沒見過。”沈冰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虛空石都被庇護所管理層收去了,可能是做什么研究吧。對我們來說是沒什么其他用的。”

    沈冰了然,卻也對虛空石產生了興趣。

    “等會兒再有殺虛空獸的話,能取一個給我看看么?”沈冰問道。

    “沒問題。”柯北說道,“畢竟你的二十萬也不是白給的。”

    走在前面的戴秋聽到了兩人的話,也沒回頭,只是下令道:“云濤,去搞個虛空石來。”

    “小事兒一樁,等我一分鐘。”繆云濤嗖的一下就沒影了,不一會兒就又出現了,手里捏著一顆血淋淋的虛空石。丟給沈冰。

    “嘖,你惡不惡心,就不能擦一下。”陳雪瞪了繆云濤一眼。

    沈冰倒是不介意,自己只是表達了一下想要研究虛空石的意愿,立刻就給他安排上了,趙全亮介紹的這個小隊還是挺有職業道德的嘛。

    虛空石很小,跟大粒的瓜子一樣,不知道是哪種小動物身上的,沈冰也沒問。

    入手的那一刻,沈冰就感覺到了里面的能量,很微弱的能量,帶著點第四維度的空間屬性,又有帶著一絲第五維度的位面能量的屬性,就像是沈冰裝配首飾時候的那股波動一樣。

    按理來說,這東西如果拿去做首飾的話,出的屬性肯定要比普通木頭鐵疙瘩等東西做的首飾效果要好一些的,為什么沒有人這么做呢?沈冰很奇怪。UU看書 www.

    “沒有人用虛空石做首飾么?”沈冰問道。

    “做首飾?”柯北有些沒法理解。

    “這里面的能量跟首飾給人的加成很類似啊,就沒人想過用這做首飾么?效果應該會好不少啊。”沈冰繼續問道。

    “你能感受到虛空石里面的能量?”柯北驚訝的長大了嘴。“真的假的?”

    這時,原本飛奔的隊伍突然被戴秋喝停了。

    沈冰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其他人是感受不到這些能量的,這個世界的裝配師,真的就是只看運氣的裝配師。

    事情似乎變得有些麻煩了,自己的特殊會不會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不過也無所謂,大不了放棄這個位面,去下一個位面就完事兒,反正一個月時間,自己度假也算是休息結束了,可以繼續開始尋找回家的路了。只是這個虛空蟲洞和虛空獸讓沈冰有些好奇,所以多待一段時間罷了。

    “你真能感受到虛空石里面的能量?庇護所一直都在研究虛空獸,我有路子,可以把你推薦到研究所里面去,如果你真的可以感受到里面的能量的話。”戴秋盯著沈冰說道。

    這半個月來,城東區域的狩獵隊里面,沈冰的名聲都傳出來了,這個裝配師絕對是有貨的。如果他真的能夠感覺到虛空石當中類似的能量,那么頻繁的產出高質量的首飾,那倒也說得過去。所以說,喝了虛空獸脊髓的調制品之后,獲得的裝配師能力,其實也跟虛空獸的力量有關?這也說得過去。

    戴秋信了,柯北信了,幾個人都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