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4章 戰斗

間之蠹
     戴秋信了,柯北信了,幾個人都信了。

    沈冰猶豫了,他不知道研究所是個什么樣的環境,如果是跟想象中一樣,幾個研究員在小房間里,不讓外出,不讓與別人聯系的話,自己肯定待不住。

    “額,還是算了,加入研究所可能會不太方便出來。”沈冰說道。

    “加入研究所的話,你想研究什么,庇護所都會有人幫你搞過來,就算你想研究虛空蟲洞,也會有專門的部隊保護你過去,這是對全人類都有益的事情。”戴秋繼續說道,情緒激動,一點都看不出平時冷冰冰的樣子。

    “額……”沈冰有些猶豫,如果真的能接觸到虛空蟲洞的話,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反正到時候自己想走,別人也攔不住。

    見他猶豫,以為他還是不樂意,戴秋想再說些什么。

    柯北扯了一下戴秋,“沈老板不樂意就算了,總得給他一段時間考慮一下吧,有機會的。”

    戴秋其實還是想勸勸的,見柯北這么說,猶豫了一下。

    “那好吧,如果沈老板改變主意,請第一時間聯系我,晚點我把我電話給你。”眾人都是沒見過這個樣子的戴秋,大略都是被她嚇到了,都一言不發的,同時也消化著這個信息。

    “大家都把這事情放肚子里,別出去亂說,沈老板,下次要出來的話,聯系我們,我們還帶你出來。”柯北說道。

    自己似乎又把事情搞砸了,沈冰有些悶悶的,他哪能想到這群人,明明都是裝配師,卻感覺不到裝配師成裝的瞬間附著在首飾上的能量啊?他只以為這些人,只是控制不了那股能量而已。要是早知道他也不會傻乎乎的問出那種問題。真是失策。

    “行了,繼續前進。陳剃,一定要保護好沈老板。”戴秋不說什么了,不過沈冰知道,這事兒還沒完。

    一群人,除了戴秋,好像也沒誰特別激動的。幾人都不知道為什么戴秋會表現的這么異常。不過既然她不再提這件事了,大家也就繼續狩獵了。

    ……

    “好了,這里開始就有可能遇到一些中型猛獸了,云濤,你去周圍探索一下,大家把裝備換一下。”戴秋說道。

    趕路的時候,都是戴的增加體力和移動速度的首飾,現在有可能遇到危險了,就要換成真正加戰斗力的裝備了。

    繆云濤去探路了,剩下幾人繼續往林間行去。這里的大樹越來越密集了,都是那種十幾米高的參天大樹,周圍視線也不是很好,所以前進開始變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樹后突然竄出一只猛獸來。

    “嘶,啊!”一只蟲子落在了沈冰手臂上,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給他狠狠的來了一口。沈冰抬手一巴掌就給它拍到了地上。

    “綠葉蟲,有毒,忍著點。”柯北聽到沈冰的叫喊聲,瞬間便知道發生了什么,看了下地上的蟲子后,打開了他的醫療箱,把沈冰的手臂拉了過來,照著傷口就是一刀。

    鮮血刺啦一下就彪了出來,沈冰心想我這被咬一口都沒掉幾滴血,你給我整上一刀,直接半管血就沒了。

    “這毒擴散的比較快,放點血比較安全,”柯北給沈冰解釋著,另一邊手也沒停,調了點藥水,“先把這個喝下去。”

    沈冰喝下藥水后,柯北幫他止血,而后又弄了點藥水給他手臂上扎了一針,這才算完。這就算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么?

    “好了,雖然你體質基礎不咋地,不過有加成在,這點失血量沒什么影響,

    等會兒盡量別動左手,等傷好了再說,很快的。”柯北把箱子收拾好,干脆利索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還沒等眾人繼續前進,前去探路的繆云濤回來了。

    “秋姐,前面有只野豬,我偵查了一下周圍,沒找到它老巢,打不打?”繆云濤匯報完,眼光掃到沈冰這邊,立刻笑嘻嘻的問道,“喲,這就掛彩啦?運氣不錯,開門紅。恭喜啊。”

    沈冰沒好氣的盯了他一眼。“謝謝你哦,祝你天天開門紅。”

    繆云濤笑嘻嘻的,也不還嘴。

    戴秋想了想,說道:“追吧,小歸小,勝在好處理。”

    “那個方向,大概四百米,我先過去布置一下。”繆云濤說完,一溜煙的,人又不見了。

    “走吧,咱們也出發。”

    一段路程,幾人走的并不快,第一是要警戒周圍可能出現的危險,第二是盡可能的少發出聲響,看看有沒有機會偷襲到那只野豬。沈冰跟著幾人,手中把玩著剛剛綠葉蟲額上摳下來的虛空石,不時的抬頭看看,生怕再掉下一只,給自己再來上一口。痛倒是不痛,就是惡心人。

    很快,幾人便發現了那只野豬的蹤跡。

    戴秋做了個手勢,李太極和陳雪兩人,分別向兩邊跑去,準備包抄,戴秋把手中一直拎著的黑箱子遞給了柯北,給手弩上了弦。

    沈冰原本以為,野豬嘛,體型應該不會很大,他家小時候也養過豬,大概比他小時候還矮一點,印象中的豬大概就只有這么大。

    不過,遠處的野豬顛覆了沈冰的認知,象腿一樣粗的豬腿一看就很有爆發力,幼象一樣的體型估計夠一家吃上兩三年。黑乎乎的豬皮上裹著皸裂的泥漿,它還沒感覺到危險的到來,在那兒自顧自的拱著土,搜尋著地里的草根樹根啥的。

    沈冰握緊了手中的手槍,有些緊張,這種怪獸,他們要用冷兵器去和它戰斗?腦子沒壞吧?

    戴秋示意了一下,陳剃提著大劍兩人慢慢向野豬靠近,沈冰原本想呆在原地看著,不過柯北拉了他一下,跟上了兩人。

    不遠處的野豬似乎察覺到了些什么,抬起頭,甩了甩耳朵,戴秋的弩箭便直接躥了出去。由于幾人正處于野豬的斜后方,勁道的弩箭一瞬間便扎在野豬肋后的縫隙處。相對于其他地方來說,那個地方防御更薄弱,更容易造成傷害。

    野豬頓時發出了一聲嚎叫,回過頭來看到了這邊的幾人,戴秋繼續給弩上弦,陳剃舉著劍防備著野豬的突襲。誰料那野豬甩甩尾巴,一溜煙,頭也不回的便溜了。

    “追。”戴秋抱著強弩,跟著陳剃便追了出去。柯北拎著箱子,帶著沈冰跟在后面。

    “跟著我們走,在林子里別落單,太危險了。”柯北還不忘叮囑沈冰一句。

    追著受了輕傷的野豬跑不是一件容易事兒,如果運氣不好,這次狩獵可能就失敗了。受了驚的野豬可以一刻不停的跑上一天一夜。

    眼看著野豬速度越來越快,就要追趕不上的時候,它的行進路線上突然閃出了一個人影,那是舉著巨槍的陳雪。

    陳雪把巨槍后端插入大地中,然后舉著槍對著豬頭,擺出了抗沖擊的姿勢,她可不蠢,直接把槍拿在手里跟沖鋒中的野豬硬碰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野豬看到前方突然出現的人類也是一陣驚慌,開始拼命剎車,想要換個方向,不過,奔跑過程中可不是那么容易減速或者變換方向的,無奈之下,一頭就朝著長槍撞了過去。

    野豬偏過頭,長槍順著它的脖頸刺了進去,重甲一樣的豬皮也擋不住鋒利的長槍,直接沒入一大截,陳雪朝著旁邊跳了出去,狼狽的在地上打了個滾,之后抽出腰間的短劍,想要上前補刀。

    旁邊李太極跳了出來,罩著野豬后腿就是幾斧子,不過它骨頭也是堅硬,李太極全力的幾下居然只是在它身上留下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卻沒有直接斬斷它的骨頭。

    “呸,老子斧頭都卷刃了,麻皮,又是一大筆錢。”李太極忒了一口。

    忽然就重傷的野豬,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一甩頭就要朝著李太極撞過去,把他嚇了一跳,閃向一邊,卻沒想到它只是虛晃一槍,見李太極閃開,也不戀戰,直接頭也不回的跑了。

    長槍的槍柄撞在樹干上,給它造成了二次傷害,速度也提不起來,但它又沒辦法把它拔出來,只有一個念頭,快逃。

    “這么沒血性的虛空獸還是第一次見,大家都追上去吧,稍微離遠一點,它沒多少時間了。UU看書 www.uukanshu”戴秋讓幾人跟過去。

    “不能讓它朝那邊跑,那邊有個羊群,我們不能過去。太危險了。”剛剛不見人影的繆云濤從那邊跑了回來,朝著幾人吼道。

    “草,你不早說,阿雪的槍還在它身上,拿不回來今天就虧大了。”李太極說罷,也不管什么危險不危險,就追了上去。

    前方的野豬跑的并不快,主要是后腿挨了李太極幾板斧,平衡保持不住。李雪也急了,飛快的跟了上去。

    那野豬也是慌不擇路,逃跑中踩中了繆云濤布置的陷阱,另一條沒受傷的后腿被鋼絲編織的線給鎖在了樹上。眾人剛要松一口氣,卻沒想到那野豬一聲中氣十足的嚎叫后,直接扯斷了樹干,就拖著陷進肉里的鋼絲線繼續跑。求生欲是真的強。

    戴秋臉色變了變,這樣下去不行,真讓李太極和李雪去跟這種狀態的野豬戰斗,晚點可能真要出現減員。沉默中,戴秋接過了柯北手上的黑箱子。打開后開始飛快的拼裝起來。

    (有人說,主角太垃圾了,走到哪被人錘到哪,這種文怎么能算無敵文,我想說,在這本書的設定中,主角原本只是一個小職員,屬于被壓榨的那種。這種人,無論是心態還是實力,都是不可能瞬間就變成了非常牛逼的強者的吧?總得給他一段時間去成長。再說了,被人錘了他不是也在想辦法報復回來么?只不過目前來說手里可以打的牌比較少而已。至于無敵,不死還不夠無敵的么?可以隨便攢牌發育而不用畏首畏尾,畢竟在我們青銅段位,只有活著的人,才有資格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