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5章 恐怖的可能

間之蠹
     戴秋接過柯北手里的黑箱子,然后飛快的拼裝起來。

    這時沈冰才發現,箱子里居然放著的是一把槍械的零件。這種劇情,沈冰以前只在電視里面見過。不過現在親眼見到了。

    前后不過十幾秒時間,一把狙擊槍就成型了。

    沒有過多猶豫,戴秋舉槍便射。震耳欲聾的槍聲過后,那野豬掙扎了兩下,便撲倒在了路邊。戴秋當即便毫不猶豫的開始拆卸狙擊槍。陳雪上前在李太極的幫助下,迅速拔出了長槍。李太極也將野豬的虛空石取了出來。然后幾人默契的換上了趕路的首飾,拼命的向西方逃去。

    “這塊區域待不下去了,得換個地方,我們先去相對安全的地方過度一下,防止這邊虛空獸暴動。”柯北對沈冰說道。

    “你們出來打獵,只要虛空石么?”沈冰指著李太極的背包問道。

    “除了虛空石之外,虛空獸的脊髓也是硬通貨。不過今天來不及取了。部分虛空獸身上還有其他值錢的東西,就像那只野豬的一對獠牙。”幾人一邊往回跑,同時柯北也在跟沈冰解釋著這些常識性的東西。

    沈冰其實是比較好奇那個虛空石,雖然沒辦法理解這些野獸身上為什么會長出這種石頭似的固體能量結晶。他想的還是去虛空蟲洞那邊查看一下。

    “那這個大概多少錢?”

    “不一定,如果沒問題的話,這一塊大概能賣七八萬,如果運氣差的話,就不值錢了。”柯北回答道。

    “研究所有儀器能夠判斷這些石頭里面是否含有你說的能量,如果里面沒有能量的話,庇護所是不會要的。”戴秋補充道。

    七八萬,沈冰心想著,那也不算多,自己隨手整一個項鏈出來,都不只這個價錢。

    “那塊石頭能給我么?我用這條項鏈跟你們換。”沈冰從口袋里掏出一條項鏈,是昨天晚上下了班后整出的其中一條。市場價大概也要二十幾萬吧,不過沈冰不在乎。

    戴秋深深看了沈冰一眼,然后把虛空石拿來遞給了沈冰。

    “如果你想研究虛空獸的話,我真的建議你進研究所。我爹是研究所的主任,你這樣的人才,他肯定是歡迎的。”戴秋順口提了一句,拿過沈冰手里的項鏈,看了一下之后,丟給了陳雪。“力量裝備,比你們身上的好,你們三個商量著處理吧,回庇護所之后把價錢補給我們就好了。”

    陳雪還沉浸在戴秋是研究所主任的女兒這件事帶來的震驚中,忽的丟過來一條項鏈,頓時有點手忙腳亂,看過屬性后,心里琢磨了一下,八萬換二十萬,這個交易肯定是做的不虧的。

    狂奔一小時后,幾人終于在一片視野比較好的地方停了下來。

    天色已經漸漸黑下來,繆云濤去勘察周圍環境,幾人準備在這片空地上過夜了。

    “借我把刀。”沈冰借了把小刀,開始研究那三塊虛空石,拳頭大小的那塊是剛剛野豬身上取下的,另外兩塊,一個是繆云濤整來的,另外那個是咬了沈冰一口的那只小蟲子身上摳下來的,只有芝麻粒大小,也沒浪費。

    陳雪幾人在周圍不遠處布置光源,不時的傳來一聲聲戴秋指揮的聲音。

    沈冰用刀子把那粒小芝麻切成了兩段,就在虛空石破碎的一瞬間,里面的能量便快速逸散開來,一瞬間便消失無蹤。

    “破碎了能量便會消失么?”沈冰皺了下眉,轉頭問柯北:“你們有遇到過庇護所不收的虛空石么?是不是取的時候弄壞了?”

    柯北努力回憶了一下,

    最后還是搖搖頭,“之前有過一次,不過我不確定是不是取的時候出了問題,這些一般都不是我負責的,要不然等會兒他們回來了你問問?”

    “額,還是算了,我再試試。”

    沈冰又取出了那粒“瓜子”,開始做實驗。他先是嘗試著直接將虛空石內的能量引導出來,就像裝配時控制能量那樣。但是失敗了。

    虛空石的表面就像是雞蛋殼一樣,保護著里面的“蛋清”不破殼而出,于是,沈冰試著在虛空石內和虛空石外創建了一條四維通道,把里面的能量從這條通道內汲取出來,但是依舊不行。

    這就有點奇怪了,沈冰思考著這里面的可能性,自己明明可以感受到虛空石里面存在的能量,為什么取不出來呢?明明虛空石破碎的時候,是可以感覺到能量的逸散的。

    沈冰拿起那粒“芝麻”,不過這個虛空石實在太小了,天色黑了下來,完全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搖了搖頭,沈冰準備再把這個“瓜子”也切開。

    聚精會神的感受著周圍的能量波動,沈冰小心翼翼的用小刀刮開一層石皮。虛空石質地很堅硬,不用勁根本破不開,一用勁直接就分成兩半了,想要刮一層石皮還真不簡單。不過果然,如他所想象的,空間的能量和位面的能量,一齊從這個細小的刀口涌出來,就像被針扎了的皮球一樣。沈冰試著收攏這些能量,果然,脫離了虛空石的掣肘,這些能量很聽話的聚攏在沈冰手心里。

    沈冰試著將這些能量再附著到虛空石上,意外的,居然成功了。

    不過不同于原來的虛空石,這粒“瓜子”居然閃過一道僅沈冰可見的光華后,成為了類似首飾一般的裝配成品。

    傷害減免百分之三。

    “???”

    虛空石呈現了一個沈冰從未見過也從未聽說過的屬性。

    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這些能量明明是從虛空石中提取出來的啊,為什么取出來之后,附著到虛空石上,會變成首飾呢?這種瓜子一樣的東西,戴在哪里才能生效?塞鼻孔里?

    前去布置光源的幾人已經回來了,拿著餅干四處分發。沈冰也得了一袋,不過暫時沒理會。戴秋也坐了過來,吃著餅干看著沈冰在那里沉思。

    沈冰還想研究一下虛空石的其他特性,不過手頭只有一塊拳頭大的虛空石了。也沒個對比,一不做二不休,沈冰索性直接把剛剛那個“瓜子”切開了,想看一下虛空石的石皮跟虛空石的內里是否是同一種物質。

    只靠眼睛肯定是沒辦法分辨的,看了半天的沈冰最終只能搖搖頭,放棄了比較。夜色之下,一眼看去,虛空石就是烏漆嘛黑一片,啥也看不出來,啥石皮不石皮的,都是屁。

    算了,先不管了,明天再說吧。

    緩過神來,沈冰抬頭看了下周圍,夏天,天黑的特別快。眾人點了個火堆,繆云濤在地上鋪了件衣服,已經睡下了,陳剃是老樣子,蹲個角落吃著零食,陳雪和李太極夫妻倆在那里說著悄悄話。

    柯北拿著手機,不知道在跟誰發短信。沈冰把目光轉向戴秋,發現戴秋正盯著他。

    “我覺得你真的有成為研究員的潛質,要不要考慮一下?”戴秋說道,不過沒等沈冰回答,繼續自顧自的說道:“明天我們會繼續深入一些,爭取多獵一些中型或者大型的獵物,虛空石繼續按照我們下午的交易方式交易,別說我占你便宜,反正你也不在乎。”說罷,戴秋便起身離開了,走了兩步路之后,突然又回頭對沈冰說道:“如果你想去虛空蟲洞的話,只有庇護所能夠幫你,我們這樣的獵人,來上一百個、一千個,也沒辦法護送你到虛空蟲洞。對了,晚上會有人守夜,你可以睡個好覺,就是不知道你習不習慣這樣天當被子地當床了。”說完,便去巡邏了。

    柯北抬頭看了眼戴秋的背影,搖了搖頭,繼續玩自己的手機。

    “有水么?”吃著餅干,沈冰開始考慮到底要不要加入研究所。柯北應了一聲之后,去幫沈冰拿水了。

    說實話,不想加入研究所,其實最主要的還是對未知的恐懼,他不知道研究所是個什么樣子的環境。主要是現在的生活環境就挺安逸的,有吃吃,有喝喝,上上班,放放假,自己有能力,還輕松。這一個月的生活,真的讓沈冰有了一種類似于變成間蠹之前過日子的生活,雖然不是沒有煩惱,不過相對來說還算舒適安逸。

    按理來說,這么多次的世界穿越,沈冰應該不再害怕未知了,不過他的身體不是這么告訴他的。

    沈冰反思了一下,自己的心態好像有些不太對,居然有一種“就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吧,挺不錯的。”這種想法。問題的原因在哪里呢?

    問題的原因在于,無論自己在哪里干什么,經歷過多少,只要最終回到了自己原本那條時間線,就可以安穩的順著時間流,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或者逆著時間流,到達自己失蹤的點,讓自己的生活變回原樣。

    正是因為沒有威脅存在,所以當沈冰處在一個安逸的環境中的時候,他沒有急著尋找下一個時空節點,而是選擇先享受一波生活。

    但是真的沒有威脅存在么?沈冰仔細想了想。

    并不是,自己是怎么成為間蠹的?是另一只間蠹把他同化的。這說明了他原本那個時空節點,是去過一只間蠹的。

    沈冰忽然想到了虞小溪,自己重復穿越同一個時間節點,是可以直接改寫整個時間線的,改寫虞小溪的命運?那么?那只間蠹,會不會改寫他原本所在的那條時間線?

    沈冰可以確定,自己已經跳出時間線外,不再被時間線控制,但是范敏呢?他媽呢?她們不是間蠹,是會被改寫的?

    沈冰忽然慌了,是的,六維的時間對自己無效,但是,維度是不斷發展的,時間長河也是不斷變化的,在這個維度發展過程中,如果自己沒有找到自己原本存在的那條時間線,而那條時間線在他吃喝玩樂這段時間里,被其他間蠹改寫了?消失了?毀滅了?那怎么辦?

    冷靜……

    冷靜。

    冷靜!

    冷靜!!!

    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那只間蠹已經是會孕育族群的“大佬”了,肯定不像自己一樣,什么都不懂,還需要通過做實驗來確定時間線的發展關系,既然自己已經被同化了,它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那么它就沒必要再去到自己所在的那個錨點了。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