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6章 原本你們可以得到更多

間之蠹
     沈冰一晚上都沒睡,上半夜是戴秋和陳剃在守夜,下半夜是繆云濤和李太極。

    “咋了?一夜沒睡?不習慣?”柯北關心的問道。

    沈冰搖了搖頭,問道:“戴秋呢?”

    戴秋睡得很晚,不過起的又很早,這會兒也不見人影。

    “她去周圍轉一圈,解決一點私人問題。陳雪跟她一起呢。找她有事?”柯北笑瞇瞇的回答道,絲毫不覺得尷尬,倒是沈冰,愣了一下之后咳了兩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沒事。”

    戴秋回來后,幾人修正了會兒,吃了早飯之后,便再度進發。一夜過去,想必昨天開槍造成的影響已經消失了。

    話雖如此,幾人還是沒有朝著昨天獵殺野豬的方向前進,而是換了一個方向。

    戴秋給了沈冰一個小袋子,里面裝著一些虛空石,這是昨晚睡覺時周圍出現的小型虛空獸身上扒拉下來的。平時這些戴秋他們都是不屑于去收集的,為了十幾塊錢弄得滿手鮮血,著實沒那個必要,不過既然是沈冰需要的,那就另說了。

    畢竟是收了錢的。

    一天時間的東奔西跑,小隊又獵殺了一只黑背猿猴,一只獨角犀牛。

    沈冰也冷靜的差不多了,晚上休息的時候找上了戴秋。

    “戴秋,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庇護所能夠帶我去虛空蟲洞的話,我可以加入研究院。”

    “好,回去后我立刻幫你聯系。”戴秋顯得有些激動。

    ……

    四天的狩獵時間很快過去了,幾人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城市,而沈冰,則背著一袋子的虛空石。

    沈冰沒有手機,戴秋直接把自己的手機留給了他,讓他等電話。

    ……

    318號庇護所的研究院中,一個身穿研究服的中年大叔正在與手下的研究員討論著研究課題。

    “還是不行么?”中年大叔推了推眼鏡,觀察著新生的實驗體問道。

    “不行,無論如何,人工繁殖出的虛空獸,都沒有虛空石的存在,都退化成了普通的野獸。這次的育種我們嘗試著喂養虛空石的粉末,實驗體并沒有出現任何癥狀。”

    “下次試試喂食小顆粒的完整虛空石。”

    “好的,我讓人調一批毫米級的虛空石過來。”

    研究員做著記錄,這時,中年大叔身上的對話機響了:“戴總工,你上午讓查的資料有反饋了,不過好像遇到一些問題。”

    “好的,我現在過來。”戴總工按掉了對話機,對著研究員說道:“我先出去一趟,你們繼續試驗,注意安全。”

    出了育種實驗室,戴安平前往外聯部,他要去看一下女兒給他推薦的一個研究員的資料,之前讓外聯部的去搜集這些資料,現在已經出結果了。

    “小張,那個人的資料有什么問題?”戴安平找到打電話給自己的小張。

    “誒,戴總,您來來了啊。”小張抬頭看到戴安平到了,趕緊站起來,在桌面堆成一疊的文件中翻了兩下,拿出一紙報告給了戴安平。“您看一下。”

    “這么少?”戴安平有點驚訝,接過資料后看了起來,小張就在旁邊跟他說明。

    “對,就是只有這么點資料,所以才說有些問題。這個沈冰,能查到的所有資料都在最近一個月內,資料顯示,一個月前他到人才市場填了資料后,入職了一家叫好運裝配公司的企業,成為了一名裝配師。”說著,小張又在那一堆文件中找出了一份資料。

    “這是好運裝配公司這一個月售出的產品列表,資料顯示其中百分之五十,都是出自這個沈冰之手。額,件件都是精品。平均下來,一天的成品量在六件以上,就目前所知而言,沒有哪個裝配師能夠如此大批量的提供品質優秀的首飾。”

    “然后,這一份是從一個狩獵隊那里收集到的資料,其中,有八條項鏈是用的是好運裝配公司訂購的原材料,只不過項鏈的掛墜換成了指環的材料。這幾條項鏈能夠達到這個沈冰之前量產的裝備水平,不過恐怖的是后面幾件。據了解,這后面幾件裝備是這個狩獵隊暫時出借給這位神奇的裝配師的,只不過……”

    “這個狩獵隊的事情我都知道,戴秋是我女兒。”戴安平打斷了小張的話,“我知道他是一個裝配師,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我是想問這個人的背景,親屬關系,把他招進研究所是否有什么忌諱。”

    “我們研究所也要招裝配師了?”小張驚訝的問道。

    戴安平皺了皺眉,不知道這小張今天怎么回事。“小張,你是不是最近工作壓力比較大?”

    小張一下子就反應過來,瞬間慌了:“戴總,對不起,對不起。關于這個人的背景,之前說了,所有資料都集中在最近一個月。然后他的人際關系,父母,朋友,親戚,全都是沒有的,就像是一個月前憑空出現的一樣。我們有去電詢問過周圍的庇護所,進行調查,得到的結果,無一例外,都是查無此人。”

    “研究所每年給你們這么多資源,現在讓你查個人你就給我看這些?”戴安平啪的一下把手里的資料摔在了小張桌子上。“自己查不到不會聯系庇護所么?不會讓情報處去查么?你是白癡么?這種事情還要我教你?我的時間不值錢是不是?大半天時間,你就查到這點東西?”戴安平像個憤怒的獅子一樣,突然間就爆發了。小張被訓得跟個見了貓的老鼠一樣,除了點頭稱是,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把這個搞外勤的頭頭罵了一通之后,戴安平冷哼一聲,轉頭準備離開,卻聽到背后小張弱弱的又叫了自己一聲。于是回頭瞥了他一眼。

    “戴……戴總,這份資料就是情報處給的,您說讓我查個人,時間比較急的時候,我就直接轉情報處了。”

    戴安平走后,小張哭喪著個臉,研究人員就是難交流,越是頭頭越是要小心翼翼。

    ……

    拿著沈冰的資料,戴安平陷入了沉思。

    之前戴秋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并沒有把這個人放在心上。不過這一份資料已經展現出了這個人的不凡之處。不過……

    “喂……丟丟啊……對……你上次給我介紹的那個人,我這邊讓人查過了,背景有點問題……不是間諜……也不是,就是這個人,是一個月前憑空出現的……對……沒有出生記錄,沒有教育記錄,沒有就業記錄,全都沒有……初步推測這個人有可能是虛空蟲洞里面出來的……對……你確定這個人沒有戰斗力么……嗯……好的……爸爸很么時候跟你說話不算話過……放心吧……好,那就這樣吧……”掛斷了電話,戴秋又撥通了另一個電話。

    戴秋小名就叫丟丟,因為父親一直給她灌輸的人類危險論,她對于人類目前的處境一直都是處于悲觀狀態。所以聽說沈冰可以直接感受到虛空石里面的能量,當即便靈機一動,想要把他推薦給研究所,不過,她沒想到的是,這個過程,終究還是出了問題。

    沈冰切開一塊虛空石,觀察起虛空石的材質,之前在野外與他們一起奔走,根本也沒時間研究虛空石。

    不出意外的,整個虛空石都是烏漆嘛黑一片,完全看不出來表面的材質跟里面的材質有什么不同。

    如果是相同材質的話,那么為什么虛空能量能在虛空石里面自由流動,卻始終出不來呢?

    沈冰有些想不通,事實上,虛空石只是虛空能量連接三維位面的一個坐標,也就是說,虛空能量其實并不在虛空石內,而是在虛空石附帶的空間碎片中,破壞了虛空石,這個坐標也就被破壞了,亞空間崩碎,能量無法儲存,自然就跑出來了。而失去了能量的虛空石,跟普通的掛墜并沒有太大的區別,除了材質。

    有些想不通,沈冰再次取來一塊虛空石,這次,他準備從能量著手,探索一下,虛空石的能量到底是在哪個點存放的。正在他準備開始再一次研究的時候,宿舍的門被粗暴的踹開了。一桿步槍頂在沈冰的腦門上。

    “不許動!把手舉起來。”

    沈冰深吸了一口氣,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憤怒之情,把手舉了起來。

    為什么?為什么每個世界都這么的不友好?之前虞小溪那個世界,可以說都是自己的鍋,那么這個世界呢?這個世界自己做了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對待我?

    沈冰小看了人類對于未知的恐懼。

    人類畏懼未知,所以人類才有了求知欲。

    沈冰已經決定離開了,不過不是現在,在離開之前,他需要去見見這里的話事人。無論如何,總要讓那些做出令自己不開心的事情的人后悔才行。

    被蒙住了眼睛,戴上手銬帶出了宿舍,所幸沈冰也沒有什么不能落下的東西。

    接待沈冰的不是戴安平,沈冰也不認識戴安平。說是接待,還不如說是審問。一間類似審訊室的房間里,沈冰面前擺著一杯熱茶,對面坐著三個負責與他聊天的人。

    “你好,初次見面,我叫白飛。”對面坐在中間的人開口道。

    沈冰并不準備好好配合,只想發泄一下。不過,不是普通的鬧一場,他要讓這些人后悔。

    “可以給根煙么?”沈冰指了指桌上的香煙。

    “當然。”白飛用眼神示意沒在記錄的那個審訊員,把煙跟打火機給了沈冰。“說說,你是什么人。”

    “其實,我原本是準備跟你們合作的。”沈冰緩緩吐出一個煙圈,說道。

    “先說說你是什么人?為什么會來到我們庇護所的?”

    “你們那邊應該已經有我的資料了吧?”沈冰盯著白飛,白飛也毫不示弱的盯著沈冰。

    什么樣的手段,才能讓面前這些人后悔。武力對抗是肯定不行的,要讓他們后悔很簡單。

    “其實我是一個位面旅行者,你們知道位面旅行者是什么意思么?你們肯定不知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并不是,跟你們說間蠹,你們聽得懂么?沈冰在心里默默吐槽。

    “你們為什么會抓我,我大概也知道,無非是戴秋跟你們透露了我能夠感覺到虛空石中的能量。虛空石中的能量是什么你們懂么?你們也不懂。”原本沈冰被抓到這里還帶有著怨念和憤怒的,不過現在越來越平靜了。他已經做好了離開這里的準備。

    “那么,說說你為什么會來……”

    “噓!”沈冰打斷了白飛的提問。“不要說話,聽我說,你們只管記錄就行。我會把我知道的告訴你們。”沈冰嘴角露出了笑容。

    “我說到哪了?對,虛空石中有能量,空間的能量。戴秋曾經告訴過我,你們有儀器能夠偵查出虛空石中是否蘊含能量,其實我挺好奇的。不過,我想,你們永遠也破譯不了這種能量的用法。”沈冰自信的說道。

    沈冰已經確認過,虛空石中除了四維的空間能量,還存在著部分位面的能量,位面屬于第五維度。

    時間的長河具有自我穩固的特點,他會自動修復自身存在的問題,就是俗稱的BUG。之前沈冰進行測試的時候,相當于是在時間線中制造“問題”,而時間線的自動改寫,使沈冰的行為符合邏輯這一點,就是時間在自我“愈合”。

    誠然,它會允許個體在偶然間,破開時間線的壁障,到達另一條時間線或者另一個位面,就是俗稱的穿越。但是,它不會允許這種技術被“掌握”。如果這種技術被掌握,那么對時間線造成的破壞是恐怖的,不可修復的。

    說到底,人類還是時間線內的生物,無法跳出時間線所設定好的規則。所以,沈冰可以言之鑿鑿的確定,他們不可能破譯虛空石中的能量用法。

    “但是我知道。”沈冰掐滅了手中的香煙,然后抽取了一絲空間能量,附著在煙屁股上。

    一道光華閃過之后。

    力量加百分之一,體力加百分之一,速度加百分之一,敏銳加百分之一,感知加百分之一,體質加百分之一,傷口恢復速度加百分之一,體力恢復速度加百分之一……

    零零總總二三十條,整整齊齊的全是加百分之一的屬性。

    沈冰笑了一下,把這個煙屁股丟給了白飛。“你看,我說過我知道。”再次點燃一根煙。

    如果說,這個世界的裝配師,將鏈子和掛件組合成首飾可以獲得屬性加成這種行為是直接翻答案得出結果的話,那么像沈冰這樣直接將能量附著在物體上獲得屬性加成的行為,無異于一步步運算,最后得出正確結果。

    兩者的難度,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

    這個位面的天道,允許這種裝備存在,同時給人類提供了“參考答案”。但是沈冰不需要,他直接解題就行了,他有這個實力。

    白飛看到這個煙屁股,直接就懵了。面前的這個男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示威么?白飛感覺自己脖子后面的冷汗,全都冒了出來,順著頭發將他的領口都打濕了。

    沈冰沖他呲牙一笑,但在他看來,這個笑容無異于是一個惡魔。他們不該得罪他的。

    “你瞧瞧,我這算多少級的裝配師?”沈冰瞇了瞇眼,說道。

    白飛完全坐不住了,猛地站起來把椅子都踢翻了。“你等等,我去找領導來跟你談。”

    “別急著走啊,我這還有一根。”沈冰猛地抽了一口煙,然后直接把帶著火星的煙頭朝白飛丟過去。

    白飛接過煙屁股,絲毫不在意被燙到,低頭一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指甲生長速度加百分之八千八百八十八。

    八千八百八十八。很吉利的數字,不過在白費看來卻一點都不吉利。

    恐慌,白飛讓兩個記錄員等著,自己逃也似的離開了審訊室,跌跌撞撞的去向高層匯報。兩個記錄員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不多時,一個精神矍鑠的老頭來到了審訊室。

    “你好,沈先生,我是318庇護所的所長陳正生,我們之間可能有一些誤會。”

    “誤會么?我并不這么認為。你做了你該做的,而我則做我覺得應該做的。那么你覺得,如果我為庇護所提供類似于剛剛那種屬性的首飾怎么樣?”沈冰說道。

    陳正生一臉驚喜的想要跟沈冰討論一下合作的事情的時候。沈冰卻突然說道。

    “其實原本我是準備跟你們這么合作的,你知道戴秋么?前兩天跟他們出去的時候,他們借給我一些首飾,我就幫她們改造了一下,原本我是想加入研究院,研究一下虛空獸的,這個位面的虛空獸和虛空蟲洞,講實話,我還是挺好奇的。”

    “沈先生,我們可以保護您前往虛空蟲洞……”

    “不用了,跟你說這么多,并不是為了跟你談合作,而是僅僅只想告訴你,原本你們可以得到的更多,只不過,現在……”

    沈冰雙手比劃了一個煙花綻放的首飾,口中輕輕發出一聲,“boom”

    人影瞬間從審訊室消失。

    他不準備再留下來了,走了,再見了,這個位面。

    再也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