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7章 每1個位面都是1份寶藏

間之蠹
     離開了裝配師的位面后,沈冰松了口氣。

    叫你們用槍指我腦袋,叫你們抓我,叫你們審我,后悔去吧,爺不伺候了。

    罷了罷了,還是先找找自己的“家”吧,好歹在家里自己是有身份(證)的人。

    耽擱了一個月時間,也算是休息了一個月吧,畢竟這一個月,除了最后那一天令人不那么暢快之外,其他都還好。

    用之前那樣的技巧去讓人后悔雖然也挺爽,不過還是略帶憋屈。說到底,沈冰也沒有給那些不禮貌的人添麻煩。

    實力,自身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沈冰有絕對的實力,第一,自己想去虛空蟲洞肯定沒問題。第二,就算讓人怠慢了,也可以反手就是一頓教育。

    難道要回到梁集鎮的位面想辦法習武?還是算了吧,那個位面,隨隨便便一本名字都沒聽說過的秘籍都能搶破頭,到哪去搞武林秘籍去?至于裝配師的位面,就更別說了。增強實力全靠鍛煉,身體的基礎值上去了,穿裝備加的效果才會越多。

    我堂堂一個間人,淪落到需要通過健身房來提升實力的地步?不干,檔次就低了。懂么?

    不過,目前的首要任務是,確認一下,哪些能力可以跨位面使用。

    沈冰隨意跨越一個位面,從地上撿了個小石頭,試著收攏空間和位面的能量來附著其上,隨著一陣柔和的白光閃過,沈冰知道,這事兒成了。

    無論走到哪個位面,身份始終是一個問題。不過如果自己可以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東西的話,就可以給自己一個身份——位面商人,至于你信不信,跟我沒關系。

    自己是可以無視位面的規則限制使用其他位面的規則的,沈冰明確了這一點后,就開始了繼續穿梭。

    既然可以帶著獲得的能力穿位面的話,那么每一個位面都是一個寶藏啊。

    ……

    “吼,嗬嗬……”

    喪尸的位面?這個不行,萬一把病毒帶入其他位面就神作了。快溜!

    “不要打了,你們不要再打了啦!”

    沃日,這是在打架?我還以為是在尬舞!算了算了,這種“武技”,學不來的。快溜!

    “有機生命,死!”

    霧草,鐵疙瘩,有話好好說,霧草,你真開槍啊,霧草,這個位面的金屬生命對人類不太友好,快溜。

    ……

    周圍一片綠意盎然,入目之處皆是一些上百米的大樹。也有一部分藤蔓林林掛掛的,走了幾步,隨處可見各種菇類,漿果等等。有過一次叢林經驗的沈冰,對這些稀奇古怪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是敬而遠之的。

    要么就是自己穿越到了一片無人森林中,要么就是這個位面沒有人類存在。

    遇到無人的環境,沈冰并不意外,這種情況已經出現過很多次了,大多數情況下,林子外面都會有人類的聚集地。只不過,這次的樹林,著實長得有些高壯,看起來不像是隨隨便便可以走出去的樣子。

    算了,反正肯定不是自己那個地球位面,繼續穿吧。

    正當沈冰準備離開的時候,凌空飛來三根箭矢,“篤篤篤”并排插在了他腳趾前方的一小片區域。沈冰低頭一看,純木質的箭矢箭身上還雕刻出了發絲級精細度的華麗花紋。精靈?

    “停下!人族!”沈冰聽到了一個悅耳清脆的聲音。“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靈月之森,難道僅僅過去三百年,你們就已經忘記了所簽訂的七族條約么?”

    一道道倩麗的身影出現在樹蔭之下,

    個個都是長弓搭張,蓄勢待發。看起來只要一個不小心,沈冰就要被萬箭穿心了。

    沈冰緩緩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威脅,這種感覺,跟被用槍指著頭還真是像呢。

    “你們好,精靈小姐姐,如你所見,我沒有威脅。其實,我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族,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位面旅行者而已。能放下你們手中的武器么?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談談。”

    “謊言!”面前這群精靈手中長弓拉開的幅度更大了,如果沈冰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似乎免不了萬箭穿心的結局了。

    無奈的搖搖頭,沈冰準備先離開這個節點,去往其他地方看看。這時,不遠處一棵大樹發出了一陣奇怪的抖動之后,居然長出了眼睛和嘴巴,朝著精靈們開口了。

    “緹芙妮,收起武器吧,在你們面前的是一尊行走人間的神祗。”

    淦,這個大樹怎么跟那個把自己生吞的那棵種族這么像?它不會也要吃人吧?

    “神祗?”緹芙妮驚呼一聲,趕忙收起武器,對著沈冰行了個禮。“對不起,請原諒我的冒犯。請問您是哪位神祗的化身?靈月之森歡迎您的到來。”

    我是神祗?沈冰一臉懵逼,這個逼裝的有點大了,我怎么知道我是哪個神祗?間蠹之神?霉運之神?沒事找事之神?回家的誘惑之神?

    “額……我不是神祗,我只是一個位面旅行者而已。”沈冰擺了擺手,他還是對那棵大樹比較感興趣。走向樹人,摸了摸它的樹干,跟普通樹干沒什么兩樣。“你是樹人么?”

    “厚厚,是的,我就是樹人。那么旅行者先生,有興趣在靈月之森稍微駐留,讓我們盡一下地主之誼么?”那個大樹人似乎很開心,搖晃著樹干,向沈冰發出邀請。

    “還真是樹人啊,比起我之前見過的品種,你這個品種可要和善多了。”沈冰感嘆道。“對了,你為什么要說我是神祗?”

    “厚厚,這我就不知道了,母親告訴我您是一位神祗,那么您就是了,母親是不會犯錯的。”大樹搖晃著樹冠,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灑落,偶爾飄落一片兩片青蔥欲滴的綠葉,倒是挺有美感的。

    “你的母親?是大地么?”沈冰驚訝的低頭看了一下大地,難道這個世界的大地也具有意識?跟樹人一樣?或者說每個位面的大地,其實都有自我意識?

    “不不不,我是指世界樹母親。”大樹繼續搖晃著,樹干上露出的大嘴隨著它說話而不斷變化著形狀,明明是木質的,為什么可以隨意變換形狀呢?真的神奇。“旅行者大人想去見見我的世界樹母親么?”

    “也好。”沈冰點點頭,有樹人,有精靈,有世界樹,看起來這個位面是西幻位面。提升自身實力的辦法,有著落了。

    “緹芙妮,這位旅行者大人同意在靈月森林做客了,接下來交給你們了,帶著這位大人四處轉轉吧。”

    “呀!啊……好,好的。”緹芙妮回過神來,“請跟我來。”

    見到沈冰跟著蒂芙尼離開,樹人合起雙眼,閉上嘴巴,再次變成了一棵“普通”的大樹。

    “那……旅行者大人,我先帶您去我們森林精靈的居住地看看好么?”蒂芙尼征詢沈冰的意見。

    “可以,客隨主便,另外,你可以叫我沈冰,至于去哪里,你決定就是了。”沈冰點點頭。其實他還是想去看看世界樹,問問它為什么說自己是神祗。不過,先從精靈族這里了解一下這個世界也不錯。

    “那個,緹芙妮。”跟在緹芙妮身后,沈冰開口問道。“你們這個世界,真的有神祗存在么?”

    除了緹芙妮帶沈冰前往精靈族的聚集地之外,其他精靈依舊前往執行巡邏任務了。

    “是的,我們森林精靈信仰的是月神,月神偶爾會降下神諭,指引我們前進的方向。”緹芙妮停下來回答沈冰的問題,在提到月神的時候,表情顯得很是崇敬。“您不也是一位神祗么?”

    “我不一樣,嚴格來說,我并不是什么神祗,我只是一個旅行者而已,位面之間的旅行者。”沈冰搖搖頭,并不承認自己是什么神祗。沒有精鋼鉆就別攬瓷器活兒,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充其量會裝配師位面的一些小能力而已。稱神,還是太托大了。“不要叫我神祗了,叫我沈冰就好。”

    “好的,沈冰大人。”對于稱呼方面的問題,緹芙妮并不準備違背沈冰的意愿。

    “緹芙妮,你們這個世界,除了月神之外,還有哪些其他神祗么?”沈冰好奇問道。

    “有很多,比如說矮人族信仰的山丘之神,獸族信仰的獸神,龍族信仰的龍神,元素族信仰的幾個元素之神,除了地精,幾乎全部種族都有自己所信仰的神祗。”緹芙妮回答道。

    “人族呢?人族都信仰哪些神祗?”

    “人族……信仰的神祗就比較多了,有豐收之神,有戰爭之神,有光明之神,UU看書 .uukanshu.com有契約之神,有魔法之神,還有其他一些信徒較少的神祗。我也不是全部了解。”

    “這樣啊。”沈冰撓了撓頭,繼續問道:“那么,你們對于神祗的定義是什么?什么樣的存在才能被稱之為神祗?這些神祗平時都在哪?都干些什么?你知道么?”

    緹芙妮被問蒙了,她從來沒有思考過這些問題,在她的認知當中,信仰月神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從她出生到現在的一千多年中,信仰月神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也是一種環境,再這樣的環境下,沒有精靈會去思考,我信仰的到底是什么,我為什么要信仰他。

    “神……就是神啊……”緹芙妮不知道怎么回答沈冰的問題。“我們信仰月神,因為她就是我們精靈族的神啊。”如果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普通人類,那這個人類就該死,居然敢對她信仰的月神不敬,并且想要動搖她對月神的信仰。不過,樹人說他是一位神祗,該怎么回答這位神祗的問題呢?難道這位神祗來靈月之森是想讓我們森林精靈信仰他么?緹芙妮腦中轉過無數種可能。

    “額,我換個問法,你們所信仰的月神,有干過什么事兒么?比如說,降下神跡,把周圍一大片荒漠變成森林?或者其他一些肉眼看得到的變化這種,能讓你們確定月神存在的這種?”沈冰不確定他們口中說說的神明,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存在。是真實存在的,亦或是上位者愚弄人民,用來統治平民的工具,這都是有可能的。

    每個位面的規則不一樣,所以沈冰想了解的多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