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9章 靈月之森里的人類

間之蠹
     “緹芙妮!”看到前方的勁裝少女,沈冰喊道。

    那精靈少女回過頭,果然是緹芙妮。

    沈冰對于精靈其實是挺臉盲的,因為精靈們長得都差不多,就像原本地球上的網紅臉一樣,看多了就完全認不出誰是誰,因為都長得差不多嘛。

    不過,緹芙妮算是接觸時間比較長的一個了,無論是裝束還是長相,沈冰都勉強能認得出來。

    “你怎么會在這兒?今天不用去巡邏嗎?”

    緹芙妮是巡邏隊的隊長之一,每天這個點兒,應該都是在外面巡邏的,所以乍一看到她,沈冰也是有些驚訝。

    “今天輪到我休息,依露帶她們巡邏去了。女皇讓我帶你出去走走,學習魔法固然要緊,但適當的放松也是必要的。”

    “啊?那不是耽誤你休息么,你難得有假期,女皇還給你派任務啊。”沈冰對著緹芙妮調侃道。多日的接觸,他早已不像剛來這個城市時候一樣生疏,這里的居民也不像之前那樣敬畏他了,更多的是把他當成一個伙伴,這對沈冰來說也是一個好的轉變。

    緹芙妮噗嗤一下笑了出來,擺擺手說道:“走吧,陪你出去逛逛可是美差呢,畢竟平時精靈族的圣地是嚴禁隨意進入的。托你的福。”說罷,緹芙妮吹了個口哨,不遠處兩只豹子奔了過來。

    沈冰也是才注意到這兩只豹子,在精靈族的領地呆久了,各種各樣的動物都見過,精靈們稱之為“伙伴”,不過沈冰問過了,倒是沒有德魯伊這種職業,與動物們交流也只是森林精靈的天賦之一。沈冰也嘗試過,只不過學不會,還差點給咬了。也就作罷。

    緹芙妮輕巧的一躍,便騎上了其中一只豹子,然后有些揶揄的看著沈冰:“快上來吧,我們的旅行者大人,不要浪費時間了。”

    沈冰看著身前趴伏在地的豹子有些頭疼,對于一個沒有任何騎行經驗的人來說,騎豹子這個操作,是不是太難了一點。不過看著緹芙妮的笑臉,心想著還是不能給看扁啊,于是把心一橫,就垮了上去。

    不管了,摔就摔吧,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走你。

    待沈冰坐穩后,兩只豹子并排著往外奔去。原本沈冰還以為會出丑呢,早就做好了摔個大馬趴的準備,不過等豹子真正奔跑起來,沈冰才發現自己多慮了,即使速度飛快,坐在豹子背上也不會覺得有多顛簸,大概這就是緹芙妮放心的讓他這個沒有任何騎乘經驗的人來乘坐這“豹車”的原因了吧。

    “這豹子跑的可真快。”沈冰贊嘆道。

    “你喜歡么?要是喜歡的話就讓它跟著你吧,我這只叫小黑,你那只名字叫小美。”緹芙妮說道。“這還不是它們最快的速度呢。”

    “這還不是最快?那他們是能跑多快?”沈冰驚訝道,這豹子的速度都趕得上跑車了,緹芙妮居然說還不是最快。

    “大概是這個速度的三倍吧,不過那么跑的話,就沒有現在這么平穩了,我想要保持平衡都很費勁。對了,我們現在先去妖精森林,然后晚上再去月亮泉,月亮泉要晚上才會流淌,白天去是看不到的。”

    “好的,聽你安排。”

    精靈族的圣地離群居地還是很遠的,要不然也不用乘坐豹子過來。對于精靈族把動物當成朋友這件事,沈冰覺得自己可能大概是做不到他們這樣的,畢竟人類是雜食動物,如果把所有動物都當成朋友,那吃肉的時候得面對多大的心理壓力啊。還是算了。

    入鄉隨俗,

    沈冰已經吃了很久的素了。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豹子也是吃肉的,熊也是吃肉的,雖然對精靈來說,兔子,小鹿這種動物也是他們的朋友,不過他們會阻止它們去捕食,因為這是天性,沈冰很想說,我的天性也是吃肉啊,不過,他臉皮薄。

    豹子的速度越來越快,迎著呼嘯而來的狂風,呼吸都費勁,別說聊天了。不過,這種情況持續了也沒多久,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妖精森林。

    妖精森林外圍是有大量精靈守衛的,不過在森林之中,哪怕周圍藏著一萬精靈軍隊,沈冰也休想找到一絲一毫的蛛絲馬跡。

    沈冰兩人沒有受到任何阻攔和盤問,直接進入了妖精森林中。

    “妖精森林是月神創造的一片森林,這里面棲息著許多的妖精。”緹芙妮轉頭四處尋找著,不過并沒有發現妖精的影子。

    “奇怪,都跑到哪里去了?我們再往里面走走吧。”

    沈冰搖了搖頭,指著緹芙妮的背后說道:“你是說那個么?”

    緹芙妮的背后有一只巴掌大的人形生物,長著兩對蜻蜓一般的透明薄翼,忽閃忽閃的隨著緹芙妮的頭轉動,一直躲在她看不見的地方。見被沈冰拆穿,朝著沈冰辦了個鬼臉。然后有忽閃忽閃飛走了。

    “是的。那就是妖精。”

    沈冰注意到,緹芙妮所說的妖精長得跟精靈一樣,網紅臉,尖尖的耳朵,就是體型很小,像是微縮版長了兩對翅膀的精靈一樣。

    “妖精是月神創造的種族,他們不是真正的生命,卻跟真正的生命沒兩樣,每當我們精靈成年的時候,就會獲得一次前來妖精森林的機會。來到這里后,如果能夠獲得某只妖精的認可,便可以跟他簽訂契約,然后妖精就會化作魔紋,附著在我們身上,提升我們對魔法元素的親和力。”緹芙妮伸出自己的左手,沈冰注意到,她的左手手腕上,有一個奇怪的花紋。這個大概就是妖精化成的魔紋。

    隨著對沈冰做鬼臉的那只妖精幾聲柔和的鳴叫,周圍的花叢中,樹蔭中都有一些妖精飛出,圍繞著兩人打轉,用著沈冰聽不懂的妖精語言交流著,好像在對兩人評頭論足。

    “化作魔紋之后呢?還能再變回妖精么?”沈冰好奇的問道。

    “不會了。”緹芙妮搖搖頭,也有些遺憾。“這些妖精都是大自然的孩子,也是月神的孩子,化作魔紋之后,應該回歸月神的懷抱了吧。”

    那豈不是相當于是妖精自我犧牲來換取精靈族的個體魔法親和力的提升么?

    不過話不能這么說,畢竟妖精這個種族是月神創造的,而創造這個種族的初衷就是這個。經過有限的交流,沈冰還是認可這種說法的。

    一整片長著翅膀的妖精在周圍上下紛飛,倒也頗具美感。這些妖精還會比劃著動作,交流著些什么。不過沈冰聽不懂。

    很奇怪的,沈冰能聽懂大路通用語,能聽懂精靈語,能聽懂梁集鎮的語言,能聽懂裝配師位面的語言,這讓沈冰一度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語言通了,然而事實不是。而且,也看不懂,只是能聽,會說而已。要不然,他也不必對著精靈族圖書館里面的魔法書發呆了。

    “你的魔法學的怎么樣了?”緹芙妮好奇的問道。

    “還處在惡補基礎知識的階段,那些符文,咒語什么的,都太復雜了,到現在我連一個低級魔法都放不出來呢。”沈冰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魔法哪有那么好學的。

    “嘻嘻,魔法就是這樣的,最基礎的部分才是最難的,等到基礎學完了之后,學習魔法就快了。”緹芙妮笑嘻嘻的回答道。

    萬事開頭難嘛,我懂。

    對魔法沈冰還真有些頭疼,這個位面的魔法不像一些小說中,只需要天賦就行了,天賦夠了,直接念念咒語,魔法就甩出來了,就跟網游當中丟技能一樣。

    這個世界的魔法體系,太龐大,太冗雜了。給沈冰的感覺,就像在學數學。

    除了沈冰熟知的風炎地水光暗六個類別之外,還有生命,雷,冰,詛咒,弱化,祝福,增強,精神,空間,等等等等幾十個系別。每個系別的魔法都有各種各樣的符文模型,就最基本的火球術來說,需要用精神力構建出火球術的模型,然后往其中填充魔力,精神力模型得到魔力補充后會自動吸引火元素,使得火球術成型,而火球術成型后的釋放,還需要后續的精神力引導。

    這是最簡單的火球術,還不包含各種火球術的變種魔法,而這個“最簡單”的魔法,所涉及的符文個數是三百六十五,不重復的話是一百二十七個。每一個符文學習的難度,都不亞于勾股定理。

    這就是沈冰到現在為止都沒能放出一個火球術的原因。

    沈冰不是沒嘗試過,直接收攏周圍的火元素,強行壓成一個球,然后丟出去。但事實上,沒有符文模型構建的火元素球,在脫手的一瞬間,紛紛逸散開去,直接消失無蹤,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樣,于是他也就息了走捷徑的念頭。

    “緹芙妮,你也學過魔法么?我都沒見你用過。”沈冰有些好奇。

    “當然,每個成年精靈都是大法師。”緹芙妮自豪的回答道。

    “這么強的嗎?但我平時都沒見你使用魔法啊。”沈冰有些驚訝。

    “平時也有使用啊,UU看書www.uukanshu不過我們森林精靈大多都是使用生命系的魔法,比如說跟小黑小美他們交流,比如說裝飾住所之類的。學了當然要用啊,要不然對不起三百年的努力呢。哦,對了,還有巡邏的時候,向周圍的大樹詢問信息也會用到。”緹芙妮有些迷茫的回憶著平日里用到魔法的地方。

    “三百年???”沈冰瞬間就驚呆了。

    “是啊,畢竟十幾萬個符文呢。”緹芙妮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沈冰,“三百年對我們精靈來說也并沒有多長,你是神祗,對你來說應該也一樣啊。難道這很奇怪么?”

    ……

    沈冰不知道說些什么好,三百年,有三百年我找個修仙的位面筑個基他不香么?我學魔法就是為了速成啊。現在你告訴我,學個魔法要三百年?

    不對,那這個世界的人類呢?也學三百年?

    “那這個世界不是也有人族么?他們學魔法也要三百年?能活的這么久么?”

    “那不一樣,人類的壽命太短暫了,區區一百年,他們都會建立一個學院,然后沒日沒夜的學習魔法,這樣肯定會比較快啊。”

    “額,弱弱問一句,你當時是怎么學習魔法的?”

    “那當然是樂意學就學,不樂意學就玩兒啊。”

    “你們平均每天學習多久?”

    “我想想……emmm……那會兒的事我也記不太清楚了,可能每天一個小時?不一定了啦,我就記得有的時候老師就帶著我們出去玩兒,一起出去玩兒最開心了。”

    長壽就是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