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0章 做人真的可以這么無恥么

間之蠹
     精靈族有魔法教師么?有的。但是很沒有時間觀念。

    女皇給沈冰指派的教師,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經常就是教幾個符文就溜,原本的沈冰沉迷于魔法的玄妙之中,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如今看來,這是不可取的啊。

    沈冰意識到了這一點,忽然有了一種想要去人族魔法學院學習魔法的沖動。

    “原本還想著,帶你來這邊,有可能會有妖精與你簽訂契約呢,也不知道為什么,居然沒有妖精愿意與你簽訂契約呢,可能是因為你不是精靈?也有可能是因為你是神明吧。”緹芙妮有些悶悶不樂了。

    沈冰也不著惱,笑瞇瞇的說道:“和精靈簽訂契約可以獲得更高的元素親和對吧?但是你看。”說著,沈冰攤開了手,大片的火元素呼嘯而來,全部聚集在沈冰掌心間的方寸之地。濃郁的火元素直接驚呆了緹芙妮。

    “提高元素親和度只能加快魔法模型吸引元素的速度,以此來提高施法速度。不過對于我來說,制約我施法速度的,從來都不會是元素親和力。因為,這些元素,都聽從我的號令啊。”

    “天……天哪……你是元素之神么?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

    “走吧,先去看看世界樹,我剛來這里的時候就想見見它了。”沈冰騎上豹子,跟著緹芙妮離開了妖精之森,前往世界樹的所在之處。

    沈冰一早就想見見世界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存在了。

    精靈們說,世界樹是世界意識的化身,沈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不過,這個位面的世界意識的確要比其他位面的世界意識要聰明一些。

    耳邊狂風呼嘯而過,一不小心,沈冰被沙子迷了眼,然而雙手卻要緊緊抓著豹子不松手,于是,持續流了一路的眼淚。看來,有空需要學習一下與野流的方法,要不然“停車”都不方便。

    兩人來到世界樹的所在之處,沈冰終于有空揉一下眼睛。

    “你……你怎么哭了?”緹芙妮看到沈冰見到世界樹之后居然在偷偷的抹眼淚,不由自主的問道。莫不是他和世界樹已經是老相識了?現在舊友相見,分外激動,于是止不住的留下了淚水?緹芙妮腦補了一番劇情。

    “為什么我的眼中飽含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沈冰盜用了艾青的詩句,在緹芙妮面前裝了一把。說起來被沙子迷了眼睛這種事情不算丟人,但也算不得什么夠自豪的事情。

    緹芙妮瞬間便被沈冰感動到了,她發現面前這個男神并不是普通的男神,而是一個有思想,有抱負,講文明,樹新風,勤奮好學,積極向上,和藹友善,脫離低級趣味但沒有脫離人民群眾的連作者都編不下去了的優質男神。

    “走吧,去看看世界樹。”

    在沈冰那個地球上的神話傳說中,世界樹存在于北歐神話中,高達天際,樹上甚至可以衍生出九個王國。

    不過沈冰面前的世界樹卻顯得有些平平無奇了。緹芙妮不說的話,沈冰都不會發現原來這就是世界樹。十幾米的高度還比不上周圍的一些林木,不過雖然不高,樹冠的覆蓋范圍卻很大。遠端的枝干有些承受不住重量,甚至拖到了地上。

    沈冰循著空隙往里面走去,來到了樹干前,粗壯的主干需要三五個人合抱才能夠圍成一圈。沈冰伸手觸碰樹干,向這棵世界樹打了聲招呼。

    “你好啊。”

    完全沒有回應。

    “在么?”

    “睡著了?”

    “醒醒。

    嘿!”

    還是沒有回應。

    沈冰抬頭看看天,只看到蒼綠的樹葉,嘆了口氣,回頭問緹芙妮:“這真的是世界樹么?”

    怎么看怎么不像,連村頭的老樹都能開口說話,這世界樹怎么牛逼,居然不會說話不會動,這不科學。

    緹芙妮點了點頭。

    世界樹是有意識的,毋庸置疑,但它這不能講話不能動不能交流的樣子,還真叫人頭大啊,嘆了口氣,沈冰伸手摘了一片樹葉。仔細的打量著。

    緹芙妮本想阻止沈冰,但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開口,任由沈冰摘了片樹葉。

    世界樹的樹葉,巴掌大一片,沈冰能夠感覺到其中能量的澎湃。這樹葉可以當做制作禁咒卷軸的原材料,是這世界上少有的能夠承載禁咒法術模型的材料之一。而世界樹的樹枝是各種神器級別法杖的制作材料,可以說是渾身是寶。

    只不過,能夠接觸到世界樹的那一小嘬人肯定能夠了解到世界樹對這個世界的重要性,不了解世界樹重要性的人也打不了世界樹的主意,因此,很少有人會去動世界樹,而大多數世界樹材料制成的法杖卷軸等,都是自然脫落的樹葉和枝干制成的。像沈冰這種伸手去摘樹葉的行為,簡直就是不可饒恕的少之又少。

    世界樹真的沒有自保之力嗎?如果真有人想打世界樹的主意,那他肯定是在找死了。不說守護世界樹的精靈,光是周圍的樹人就夠人喝一壺的了。

    緹芙妮沒有阻止沈冰的原因在于,沈冰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個知道的就是世界樹,而她當時對他拉弓,還是老樹人勸解的。而此時,既然世界樹沒有表達對沈冰的抗拒之情,想來是并不反對沈冰的行為的。這種時候開口,肯定是不合時宜的。

    相對來說,某些人就沒有自覺了。

    摘下的那片樹葉放在手里涼絲絲的,沈冰摸了摸,葉片上面一點灰塵都沒有,放在鼻尖嗅一下,還有一種奇異的香味,類似于蘋果香蕉那種能夠勾起人食欲的果香。同時這種香味又很提神,讓沈冰感覺精神一震。

    “世界樹會長果子么?”

    被勾起食欲的沈冰咽了口口水,抬頭打望了一下,并沒有發現樹上有果實類的東西,這樹葉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于是,開口詢問緹芙妮。

    “有的,世界樹的果子成熟后會自動脫落,一百年成熟一次,每次大概會結兩到三顆果實。世界樹果實是能夠使亡者復生的復活藥劑的主要材料。如果直接食用的話,哪怕受了再重的傷,也能即可痊愈。”說完,皺著眉頭弱弱說道:“如果你要吃的話,女皇那邊應該還有一些。”

    緹芙妮不敢看沈冰,生怕真的從他嘴里說出:“好啊,晚點回去給我整幾個”這種話來,一枚世界樹果實就相當于是一條可以拯救的生命,如果僅僅為了口腹之欲而吃掉的話,那也太浪費了。緹芙妮心中想著。

    “不用了。”

    沈冰有些驚訝的看著面前伸過來的枝干上慢慢地長出新的樹杈,然后樹杈上又結出了狀若櫻桃般的果實,大概有十幾顆,短短幾息之間,果子從綠到紅,又從紅到綠,最終成熟后,新長出的枝丫齊根脫落,掉到了沈冰手中。

    “原來你醒著呀,你怎么就不會說話呢。”沈冰拿著手中的樹枝,撓撓腦袋,對世界樹說道。

    “啊!!!”身后傳來一聲尖叫。

    “啥事兒啊,一驚一乍的!”沈冰被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除了緹芙妮這小丫頭還有誰。

    “你……你折了世界樹的枝干???你……你怎么能……”

    “我沒,它自己給我的。諾,你看。”沈冰將世界樹的枝干遞給緹芙妮,緹芙妮這才看清,筆直的枝干上掛著十幾顆綠色的果子,這就是成熟的世界樹果實。

    真是世界樹自己給的啊,要不然哪來的這么多果實。是因為沈冰看起來想要吃,所以世界樹才長了這么一根新的枝丫出來么?

    沈冰摘了一顆“綠櫻桃”,塞進嘴里,吧唧吧唧嚼了起來。世界樹果的味道形容不上來,不是酸甜苦辣咸中的任何一種,很奇怪,但是很好吃。吃下去之后,感覺渾身舒泰,腰不酸了,腿不疼了。雖然沈冰本身就腰不酸腿不疼,不過這只是打個比方,沈冰從來沒感覺自己像現在這樣健康過。

    狀態,對,用狀態這個詞來形容,吃了世界樹果后的沈冰,感覺自己可以連續碼上幾千行代碼不帶停的。

    “我們中國講究禮尚往來,你送給我這么好吃的果子,不過我好像沒什么東西可以送給你的。”沈冰對著世界樹自言自語,他知道,面前這大樹雖然不會說話,不過他說什么它應該聽得懂。

    沈冰想了想,自己除了對維度和能量的理解比較強之外,就只剩下一個裝配師的能力了。這世界樹又戴不了裝備,那就只能這么辦了。

    被摘下的世界樹樹葉里面能量很是澎湃,不過都是普通的生命能量和其他元素能量,于是沈冰心中有了主意。

    這樹葉應該是很好的能量載體,試試能不能將其他能量放進去。沈冰先是將生命能量抽取出來,隨它逸散,接著收攏了一小團位面能量,放入這片葉子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不敢多整,也擔心這些能量會不會對世界樹造成負面影響,不過這世界樹既然是能夠接觸到“規則”的存在,那這點兒應該沒事吧?

    位面能量,就是規則的能量,就是常說的“道”。除了沈冰,這個世界上沒有誰能如此輕描淡寫的將這些能量隨意操控。

    觸到了“道”,在這個位面就意味著成神。這個位面有兩種神,一種是憑自己能力接觸到“道”的存在,這種叫“強神”,一種就是吸收了神格之后,能夠通過神格接觸到“道”的存在,這種存在被稱之為“偽神”。

    沈冰制作的這片葉子里,封印了位面的“道”,而這片葉子,實質上已經是傳說中的“神格”了。若是被別人知道沈冰能夠隨手就制造出萬千大道的神格,怕是都得瘋狂吧。不過,這事情沒有傳出去,因為緹芙妮不認識神格。

    “這個禮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怎么給你呢?”沈冰盯著大樹撓撓頭。

    大樹很通人性的將沈冰摘葉片的那個傷口遞到沈冰面前,沈冰頓時了然,將葉片的斷面接了回去,剎那過后,葉片又長在了世界樹上。

    “哈哈,你喜歡就好。”見大樹接受了自己的回禮,沈冰頓時非常高興,只不過他沒想到,他這一番操作,卻是驚呆了身后的緹芙妮。

    摘了樹葉,然后世界樹送他一堆禮物,他把摘下來的樹葉還回去就算做回禮了?做人、不,做神真的可以這么厚顏無恥么?

    看來,給男神的評價中還能加上一個“具有經營頭腦”和“不拘小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