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3章 出售藥劑

間之蠹
     “真是肯定真的,你收不收?對了,怎么稱呼?”

    “斯卡納,騎士大人。”胖店主斯卡納心中瞬間轉過了千萬個念頭。由于復活藥劑只有精靈族才有產出,所以自從三百年前聯合戰爭結束之后,就再也沒有新的復活藥劑流傳出來,那面前這個復活藥劑,要么就是三百年前流傳下來的,要么就是從精靈族的領地內流傳出來的。

    而精靈族自從戰爭結束后,就不讓外族踏入靈月森林,面前這個人類肯定是不可能從精靈族獲取到的藥劑,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某個大家族的少爺,騎著一頭烏影豹,偷了家里的寶貝,出來冒險。

    或者這復活藥劑是假的,只是盒子是真的而已。

    想明白后,斯卡納心中有了計較,這個藥劑,自己是絕對不能接手的,太燙手了。

    “大人,您一定是不知道復活藥劑的市價吧?目前所知的關于復活藥劑的最后一筆交易記錄是八十年前在風嵐帝國的一場拍賣會上,當時的成交價格是十六億八千三百萬通用金幣。您看我這小店,也不像是能拿出那么多金幣的樣子。”

    斯卡納有些為難的搓搓手,沈冰頓時明白了,要是這邊境小鎮的隨便一個小老板都能拿出十幾億的金幣,那這個世界的金幣也太不值錢了。

    這就難辦了,沈冰皺了皺眉。

    “那你知道這附近有誰能夠付得起這些代價么?嗯,我最近比較缺錢。”

    看來面前這個騎士是鐵了心要賣出這瓶藥劑了。那么,大概率來說,這瓶藥劑應該是假的了,而不是面前這人不識貨。

    “大人,我也只是在學習藥劑學的時候偶然見過這魔紋,并不太確定這就是復活藥劑,不過如果您想出售的話,可以去寒風城試試,那里有垚頓帝國最大的拍賣行。”

    垚頓帝國最大的拍賣行是耀鑫商業聯合會的產業,斯卡納沒告訴沈冰,其實他的藥劑店也是耀鑫商業聯合會的會員,他只是擔心沈冰手中的藥劑并不是真的。他敢發誓,這絕對是這三百年來,復活藥劑最不可能的出場方式。

    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騎士”當街捧在手里?開什么玩笑,什么時候復活藥劑這么爛大街了,八十年前拍賣的那瓶復活藥劑,最終被用在了藍焰帝國當時唯一的王子,也是藍焰帝國當今國王身上,年少輕狂的藍焰國王,熱衷于冒險,并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可愁壞了上一代的老國王。

    只記得當年藍焰帝國的老國王,派了一整支魔法軍團外加三千王城護衛軍將那只復活藥劑迎了回去,結果現在自己這家偏僻的小店里面也能出現復活藥劑?冷靜下來的斯卡納感覺肯定是光明神在跟自己開玩笑。

    沈冰有些無奈,出門將復活藥劑收回“背包”中——他親切的稱自己開辟出來的亞空間為“背包”,然后又從背包中取出了另外一種藥劑,同樣是用魔法盒保存的藥劑,沒辦法,他手里只有這種藥劑。

    “這個呢?麻煩看一下這是什么藥劑,你們這兒收不收。”

    見到沈冰又捧著個魔法盒走進來,斯卡納更是明確了心中的想法。

    不過沈冰手中的魔法盒上的魔紋,斯卡納并不認識。根據藥劑需要的保存環境不同,魔盒的功能不同,外面銘刻的魔紋肯定也不同。復活藥劑只是因為實在太出名了,斯卡納了解過一些,對于其他裝藥劑的魔盒,斯卡納就沒這么熟悉了。

    魔盒是真的魔盒,因為斯卡納能感受到魔力波動,

    不過,藥劑嘛。

    話雖如此,一個成熟的商人是不會得罪任何一個可能的客戶的,斯卡納還是恭敬的對沈冰說道:“大人,請恕我學識淺薄,認識復活藥劑的魔盒也只是因為我以前關注過一些,不過其他需要用到魔盒保存的藥劑,我就不太了解了。如果您真的有意向要出售這些藥劑,可以去寒風城看看。”

    斯卡納無情的拒絕了沈冰出售藥劑的請求。

    寒風城,也不知道多遠,現在是肯定來不及過去了。藥劑又賣不出去,錢又拿不到,難道又要露宿街頭?

    頭疼。豹子又不能賣。要不然?賣點魔法書?

    魔法書能值幾個錢,沈冰想到他所處的地球,一本書撐死了也就三五十塊,找個小旅館住一夜都不夠,這還是新的暢銷書才能賣的出去,自己手里那些二手魔法書,誰要啊。

    小地方就是小地方,連個買得起復活藥劑的人都沒有。沈冰心里默默吐槽。卻不知面前的店老板早把他當成了騙子。

    “老板,那個真的是復活藥劑么?”沈冰離開后,那個一只沒開口的店員問道。

    斯卡納搖搖頭:“哪能呢。我也就是剛看到的時候頭有點發昏,仔細想想,哪有憨憨會抱著復活藥劑到處跑,我猜那就是個騙子,抱著騙一筆算一筆的念頭來碰碰運氣。那盒子倒是真的。”

    “裝復活藥劑的盒子也是魔法道具么?會不會里面放的是其他藥劑呢?”

    斯卡納搖搖頭,回答道:“不會的,那盒子除了存放復活藥劑之外,也沒什么其他用處,倒是會有一些貴族會收藏。”

    “盒子也會收藏么?難道那盒子很寶貴?”那店員驚訝的問道。

    “寶貴倒不至于,只是為了長久保存復活藥劑,那魔盒需要的魔紋水平很高,但由于作用單一,所以產量也少,能制造出來這種魔盒的,無一不是鼎鼎有名的大魔法師,誰也不會閑著沒事專門造這些沒用的東西來出售,所以倒也頗具收藏價值。像這樣拿著魔盒出來當復活藥劑賣的傻蛋還是少,不過也說不準就有哪個傻子真信了。”

    說罷,斯卡納摸摸鼻子,要不是自己沒有那么多金幣,或許腦子一熱之下,自己也會成為那個買個盒子的傻子。

    “行了,好好工作,馬上就下班了,該干活的干活,菲菲,今天你做的不錯,雖然遇到的是一個騙子,但是這種事情就需要及時通知我,月底給你加兩百金幣工資。我先回去了。”

    斯卡納離開了藥劑店,騎著那匹老馬,一顛一顛的回去了,藥劑店中,原本那個裝作選購藥劑的三角眼男子,見斯卡納離開,眼中閃過一道狠厲的光芒,買了兩瓶治愈藥劑后,也隨后離開了藥劑店。

    “團長,發現一只肥羊!絕對的肥羊。”

    臨月鎮的某個箱子里,幾個人聚在一起,這是一個傭兵團,脖子上掛的胸牌上有一個蛇頭的標志。

    毒蛇傭兵團在周圍的名聲可不太好,不是說他們任務完成率低,而是這幫子人,不做任務的時候,簡直無惡不作。攔路搶劫,殺人奪寶,甚至劫掠其他傭兵團護送的商隊,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不過,總有某些線索指向他們。

    “你確定是肥羊?”毒蛇的團長就叫毒蛇,至于真實姓名已經沒有人知道了,認識他的人,都叫他毒蛇。毒蛇的臉上有一道疤,直接從耳后延伸到下巴上,據說是某次盯上了不該盯上的目標,于是最后挨了幾刀,機智的通過裝死逃過一劫。從此以后,毒蛇選擇目標都非常小心翼翼,生怕再次惹到不該惹的人。

    “絕對是肥羊,我打聽了一下,那人是今晚上騎著一只烏影豹來臨月鎮的,別人都一位他是騎士,不過我還看不出來么?哪是什么騎士啊,那家伙幾斤幾兩我一眼就看出來了,瘦的跟個皮皮猴似的,力量絕對不會超過一百斤。”三角眼嘚瑟的說道,他絕對相信自己的眼光,同樣的,毒蛇也相信他的眼光。

    毒蛇一巴掌就拍在了三角眼頭上,“你傻么?能騎烏影豹的哪個不是大人物?沒力量那肯定就是大法師了,就你這身板上去能抗幾個魔法?”

    三角眼挨了一巴掌,也不惱,嬉皮笑臉的說道:“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能會幾個魔法?再說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幫子法師哪個不是天天蹲在魔法塔里研究魔法的,都有專門跑腿的服侍著,能出來亂跑,就算是法師,撐死了也就是個學徒,沒威脅的。”

    毒蛇見他這么說,頓時也有些心動。

    “怎么個肥法兒?”

    “咱不是明天有護送任務么?我晚上去鎮南的蝎子藥劑店買兩瓶藥劑備用,結果那小子拿了個裝復活藥劑的魔盒,說是要賣復活藥劑,差點沒讓斯卡納那胖子打出去。騙錢也不帶這么騙的,我說,咱們必須得好好教育教育他。”三角眼陰惻惻的說道。

    “是你傻還是我傻?哪有人帶著復活藥劑到處跑的?斯卡納都不信,你信?”毒蛇瞪了他一眼:“散了散了,都早點回去睡了,明天出任務。”

    毒蛇傭兵團的團員見三角眼說的不靠譜,都是抬腳就走。

    “誒,別走,別走啊,我沒說那是復活藥劑,”三角眼攔住了幾人:“我是說那盒子,盒子!我打聽過了,光那盒子就很值錢,不管它里面放的啥,光那盒子就值幾十萬金幣,咱累死累活的出個任務,幾天也才拿一萬多,干這一票就幾十萬,至少,還不算里面裝的藥劑。我聽斯卡納說,那盒子是真的!真的!”

    “行,那這票干了,你去盯著他,看他啥時候出城,大彪,你去找雇主,把明天的任務推了,耗子,你和老鷹一起,盯著那個人,有什么動向立刻來南門外找我,其他人回去早點睡,明天一早去南門外埋伏他,干他一筆,干完咱們就跑。”

    “就這么定了。動起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