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6章 牢獄之災

間之蠹
     “小麥琪,今天怎么有空來我這兒了?好長時間沒看見你了。”見到麥琪的到來,愛麗絲心情甚是愉快。合上了手中的魔法書,起身放到旁邊的書架上,愛麗絲將麥琪擁進懷里。

    人上了年紀,就是跟孩子比較親。作為寒風城的供奉,愛麗絲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雖然現在已經不像從前那樣是個黃毛丫頭了,但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還是改不了。

    “愛麗絲奶奶,人家哪有好長時間沒來,上周我還帶了你最愛吃的梭羅果呢,那可是我親手摘的。”麥琪一臉不依的朝愛麗絲撒著嬌。

    除了父母外,愛麗絲奶奶是她最最最親近的人。一定程度上,在愛麗絲奶奶的面前,她會比在父母面前還要放松。

    “好好好,知道你孝順。”愛麗絲無可奈何的搖搖頭,摸了摸麥琪那柔順的金發,著小丫頭,跟著自己學魔法不好么,非要去當個戰士。

    兩人拉了會兒家常,從麥琪最近的冒險情況,到城市中最近發生的有趣事情等,最后,不知不覺話題就轉到了今天遇到的那個怪人身上。

    “愛麗絲奶奶,你說,這世界上,會有只需要念幾句咒語就能夠給首飾附魔的人存在么?”麥琪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奶奶我活了一百多年,至今也不敢說自己是全知全能的,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也就越多,就越覺得自己渺小。雖然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這種人存在,但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如果這種人真的存在的話,那么他也許是掌握了我們所不了解的某種新系別的魔法,只需要咒語便能給裝備附魔的魔法。怎么?小麥琪難不成遇到了這種奇人?”愛麗絲也有些好奇。

    麥琪認真的點點頭,從自己脖子上把那條項鏈取了下來。

    “奶奶,你看一下這條項鏈,能看出來么?”

    “這不是你母親送你的那條項鏈么?”項鏈入手的那一刻,愛麗絲心中一動:“嗯?”

    “怎么了,奶奶?”麥琪有些緊張的看著愛麗絲。

    “沒什么,就是有些奇怪,感覺,這條項鏈似乎和那些普通的首飾有些不太一樣,不過,具體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我暫時看不出來,怎么?難道這條項鏈被人附魔了?”見多識廣的愛麗絲第一時間便感受到了這條普通項鏈的不普通之處,這種異常,如果不是刻意觀察,還真容易忽略過去。想到麥琪之前所說的話,愛麗絲心中一動,難道?真的有人發現了新系別的魔法?

    麥琪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組織了一下語言,才將事情跟愛麗絲娓娓道來。

    “這么說來,那位魔法師可是有真本事的,極有可能是開創了新的魔法系別的大魔法師。你所說的他能同時控制著好幾個火球術在周身環繞,法術的凝而不發,這是一種很考驗精神力的操作。”說著,愛麗絲手中出現了一個火球,那火球漂浮起來后,她手中又出現了另一個火球,接二連三直到出現了六個后,她開始操縱這些火球在周身環繞。“是像這樣么?”

    “嗯,不過火球的數量還要更多一些。”麥琪如實說道。

    自認為大致了解了沈冰實力的愛麗絲,熄滅了周身的火球術,對麥琪說道:“你沒有學習過魔法,不懂其中的原理。其實,釋放一個火球術不是難事,但是,操縱一個火球術的運行軌跡,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難度比起單純的釋放一個火球術要更大上十倍百倍,更別說同時操縱多個火球做出有規律的運動了。

    這個人,是一個實力很強勁的魔法師。”愛麗絲的面色有些沉著。

    “有這么厲害么?”麥琪非常驚訝,“那我讓士兵把他抓起來的時候,他怎么沒反抗?”

    麥琪不懂魔法,她從小就不愛學魔法,天天待在一個房間里,捧著魔法書學習,她會瘋掉的。所以即使她最喜歡的奶奶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大魔法師,她也不想成為一個魔法師。而對于魔法師之間的行業常識,她了解的還真不多,要不然也不至于去當街挑釁沈冰。

    愛麗絲也不驚訝,只是笑著摸摸麥琪的頭,不急不慢的說道:“那他一定是認識你,知道你有一條沒附魔的寶貴項鏈,才會跟你開個小玩笑。哪有魔法師當街叫賣的,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落魄到擺攤給人附魔。跟奶奶說說,那人長啥樣,說不準就是奶奶的熟人。也不知道是哪個老家伙,沒事干來拿我家的小麥琪尋開心。關他幾天也好,叫他沒事跑出來惡作劇。”

    麥琪是愛麗絲的心頭寶,這事情魔法界的人大概都知道。所以愛麗絲覺得肯定是誰跟她整的惡作劇。也不知道沈冰聽到這話會怎么想。大概會大罵出口,怎么滴就不至于淪落到街頭叫賣了,你這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我跟阿美昨天的早飯都還沒吃呢,能不干出接頭叫賣的事兒么?

    麥琪聽了愛麗絲的話,頓時瞪大了眼睛:“不是的,奶奶,那個人黑發黑眼,大概二十幾歲的樣子,穿的破破爛爛的,好像挺落魄的,要不然我也不會把他當騙子啊。”

    “二十歲?”這下子,愛麗絲也坐不住了。“你說他是二十歲?二十歲能有這么強的魔法操控力?不可能!”

    麥琪從來沒有見過愛麗絲這么失態過。

    “二十多歲,也……也有可能是三十多歲,反正肯定不超過四十歲。”麥琪訥訥的說道。

    “別說四十歲,就是八十歲想要有這個實力也難,這人很有可能是某個老怪物的后人或者徒弟,不能得罪。對了,他說,這條項鏈的附魔是百分之一百的力量加成?”

    “是……是啊,當時我也不是很相信的,不過我帶上項鏈之后,再去拿我的劍的時候,就感覺,原本很順手的長劍變得非常輕易就能拿起來,我還以為被人給掉包了呢。”

    愛麗絲沉默了一下,心中飛快轉過了千萬個念頭:“他人呢?快讓人去把他請出來,希望他心里不要有什么芥蒂。對了,他看起來很缺錢的樣子,去讓人準備一千萬金幣卡,然后讓麥克斯維備一桌酒席,盡快。我去,我親自去牢里把他請出來。”麥克斯維·寒風是寒風城的城主。

    兩個人慌慌張張的做著準備,而沈冰呢?

    此刻的寒風城大牢中……

    “兄弟,你怎么進來的?怎么坐牢還帶個豹子?”

    “我是被冤枉的,有個小丫頭嫉妒我的才華,我在廣場擺個攤兒,她非得說我是騙子。二話不說就把我抓進來了。兄弟,你呢?你犯了啥事兒?怎么進來的?”

    “這么巧?我也是被冤枉的,有天我見我隔壁那婆娘偷男人,然后我就告訴她老公了。然后她老公不信,要我拿出證據來,我哪能給他拿出啥證據啊,于是倆賤人就告我侵犯她名譽權,要我賠錢,你說我冤不冤。”

    “……”

    一群犯人就在那里吐槽,上聊天文,下聊地理,前聊國家大事,后聊民生多艱。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高等學府呢。

    “兄弟?有吃的么?給點吃的,兩天沒吃飯了。”沈冰餓的實在不行,看這些鳥人在那可勁的吹牛逼,明顯吃飽了撐的,最后還是沒忍住問出了口。

    “吃的?等會兒獄卒會送來的,不過一天只有一頓,量還不怎么夠,不過以你這小身板,應該是能吃飽了。”一個吹牛逼的大漢打量了沈冰一眼,見他細胳膊細腿的,于是說道。“怎么混的這么慘?兩天沒吃東西?”

    “是啊,要不然也不至于淪落到去街頭擺攤啊。我隨隨便便賣一瓶藥劑就是幾十億上下,如果不是因為餓,我哪能上街賣藝啊。”

    “嗤,我情況跟你差不多,我家世代打鐵的,知道我父親是誰不?鼎鼎有名的鐵匠,王大錘,知道不?著名神器,安德索沃斯的角笛,聽過沒?我爸造的。”某個大佬說道,“要不是我……”

    旁邊一個大佬扯了扯他的衣服:“嘿,兄弟,醒醒,安德索沃斯的角笛是煉金產物,不是鑄造產物。”

    “你別打岔,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說到煉金,那就不得不說起我那過世的爺爺……”

    沈冰:“……”

    誰牛逼,誰裝逼,心里沒點逼數么?

    餓的有點犯暈的沈冰不想跟這群人再多逼逼,于是抱著小美縮墻角去了,準備開飯前先瞇一會兒,騙騙自己的肚子。

    小美是只好豹子,脾氣特別好,餓了兩天也不聲不響的。

    沈冰其實是想一走了之的,不過,現在這會兒小美還餓著肚子,也就忍一忍吃頓飯之后再想辦法。他沒嘗試過帶著生物進行穿越,不知道會對小美造成什么影響,不過萬事總有第一次,這種情況下,也顧不得其他了。

    想到那個過分的黃毛丫頭,沈冰就來氣,跟她說了多少遍,先戴一下試試,怎么都不肯聽的。雖說這個位面的人,沒辦法看到沈冰整的首飾的屬性,但戴上感受一下,多多少少都能有點數,畢竟那可是一條增加佩戴者百分之百力量的可以說是“神器”啊。

    沈冰確信那丫頭是早晚會知道那項鏈的功效的,至于她知道項鏈功效之后,是什么反應,沈冰可不報什么期待。要知道,人家可是城主的獨生女,想想那副目中無人的樣子,難道還會跑到地牢來認錯?想想那張被搜回去的金幣卡沈冰心頭就一陣抽搐。不過還好,被人欺負的事情已經不是發生一次兩次了,他心里還算過得去,不至于暴躁到毀天滅地的那種。

    沈冰抱著小美漸漸瞌睡下來,也不知過了多久,牢房門口來了一個老太太,帶著幾個士兵打開了門。

    “請問一下,誰是沈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