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34章 天堂向左,戰士向右

間之蠹
     “i have a 火球術,i have a 寒冰箭,Duang,咳咳咳……咳咳咳……”沈冰差點死在兩個魔法爆發的強大沖擊波之下。要不是控制能力強,這一下就得重新穿越了。

    好不容易將房間收拾好,門口就傳來了粗暴的敲門聲。

    “開門!快點開門!邦邦邦!”

    “來了來了,急什么!”上了兩天課,沈冰在學院里也幾個認識的人,今天周三,原本就沒課,所以沈冰才有空閑在他的小別墅里試驗一下新學會的寒冰箭。

    打開門,面前的人沈冰見過。

    “你不是……宿管科的那個……”

    “是不是你?剛剛是不是你?說過多少遍了,宿舍里面不準做魔法實驗!學院里的規章制度沒背過么?啊?還敢在宿舍做危險實驗?要做魔法實驗不會去實驗室么?宿舍用的建筑材料跟實驗室的能比么?啊?你知道宿舍每年修繕要花多少錢么?啊?”沈冰捂臉擋住了迎面而來的槍林彈雨。

    “額……對不起,我錯了!那現在怎么辦吧?”沈冰有些無奈的說道。

    “嘿,總算遇到個知道認錯的,你是前兩天剛來的那個吧?”宿管科的紅袖章眉頭一挑,昂起了頭。打量了一下沈冰,嗯,黑袍,這么大年紀還是個黑袍。

    “對對對,我剛來的,不懂規矩,實在對不起啊。”

    “對不起?要是對不起有用的話,還要我們宿管科干嘛?少廢話,罰錢!看在你是初犯,而且認錯態度良好的份上,這次就不多罰你了。十萬金幣,趕緊的。”

    “???”

    學習魔法果然是非常燒錢的。某人絲毫沒有被敲詐的覺悟,竟只是覺得麥琪說的好有道理。

    ……

    哪有什么學院規章制度啊?安萊根本就沒跟自己講過啊。要不然還是去問問同學?

    沈冰心里猶豫著,這在宿舍里也做不了實驗,還不如出去找找所謂的實驗室在哪里。于是,沈冰出門去找薇洛娜。

    幾個同學之中,也就薇洛娜算是比較熟悉的,畢竟除了上課,薇洛娜還給他講了兩天的符文。

    不得不說,薇洛娜教符文要比精靈族的大魔法師要快很多,就是教的比較淺,除了說明在寒冰箭這個魔法中,這個符文的作用之外,也沒有什么延伸,不過對沈冰來說夠了。

    薇洛娜并不在家,不上課的日子,她基本上都是和馬斯哈斯和克拉克三人前去接傭兵任務的。不過,沈冰倒是遇到了住在附近的沃爾夫。

    “嘿,沈冰,你沒去看比賽么?”沃爾夫跟沈冰打了聲招呼。

    沃爾夫就是那個老爹是高級法師的學生,沈冰還記得。

    “比賽?什么比賽?”沈冰有些莫名其妙的。

    “你不知道?武學院一年一度的大比啊,從今天開始,持續五天,前三天是個人賽,后兩天是5V5的團隊戰。”沃爾夫自來熟的攬住了沈冰的肩膀。“走吧,去看看,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都剛睡醒呢,這會兒,開幕式肯定結束了,咱們過去直接就能看到大比。”

    沈冰才不想看什么大比,他來魔法學院是學魔法的,不是來找消遣的。

    “額……我就不去了吧,要不,你自己去唄,我對那個沒什么興趣。”沈冰搖頭拒絕道。

    沃爾夫張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盯著沈冰:“你真不去還是假不去啊?那些武學院的妹子們,個個身材都倍兒棒,我跟你說,你不去絕對后悔。對了,

    你有女朋友么?”

    沈冰看著沃爾夫揶揄的表情,不由暗啐了一口:我老婆都有了,還女朋友呢。

    沃爾夫見沈冰不說話,頓時嘴角上揚:“我說沈冰,你不會還沒有女朋友吧?我都三個了!我跟你講,你這個年紀還沒有女朋友的原因,就是太宅了。天天蹲在家里,那女朋友還能找上門不成?走走走,老弟我帶你去見識見識,說不準就能找到一個看對眼的。”

    沃爾夫朝天伸出三根手指,比了個夸張的手勢,生怕沈冰看不見,然后就硬拖著沈冰前往比賽場地。

    給小朋友說教了一番,沈冰也是略微無奈,這個年紀,擱那個地球,應該還在上高中吧。算起來也算是個小朋友了。罷了罷了,去看看就去看看吧。

    對了,去瞧瞧麥琪有沒有參加比賽,說起來,她只是個初級戰士,就算參加了比賽,也拿不到什么名次吧。

    沃爾夫是真的能說,一路走過去,光一個女朋友的事兒,就跟沈冰絮絮叨叨了半天,沈冰是在受不了了,于是領找了個話題:“沃爾夫,你給我說說這武學院的大比是怎么回事唄。我之前都沒有聽說過。”

    “嗨,你是剛來寒風魔武學院的,不知道正常。這不是寒風城每年都有白袍大會么?同樣的,戰士職業也有劍師大比,不過這些都是高級法師跟高級戰士才能參加的。于是咱們學院的領導們一琢磨,要不給咱們這些低級和中級的戰士們也來整個大比,提前感受一下大賽的氛圍?這不,戰士大比就出來了嘛。”沃爾夫倒也樂得給沈冰解釋這些常識性的問題。

    沃爾夫是哪種比較愛“現”的性格,無論是自己的高級法師老爹,或者三個女朋友,甚至這些常識性的東西,他都很樂意與人“分享”。不過,沈冰倒是不覺得他這種性格討厭。

    “那是不是還有法師大比呢?”

    法師大比自然是沒有的,不過戰士大比團隊賽的時候能加入一到兩個法師。

    沒有法師大比的原因,主要是這些低級的法師,比賽起來也沒啥看頭。念個咒,構建個法術模型,一個火球術過去,比賽結束。比啥?不就比誰施法快么?魔法護盾的施法難度可比火球術啥的這些基礎魔法大多了,換成誰上去不是先施展簡單快速的攻擊魔法?也只有在團隊賽里面,法師才能有點出場的機會了。

    戰士大比,全院所有的初級或者中級戰士都能夠參加,高級戰士就算了,太欺負人。見習戰士么……麻煩先去做幾個俯臥撐好么?

    來到了戰士大比的場地,比賽已經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一共八個擂臺,每一個擂臺周圍都圍滿了人。

    第一天是初賽,八個擂臺同時進行,所有初中級的戰士都能上場,只要在場上連續打贏三場,就能夠晉級。前512個晉級的獲取復賽資格,同時初賽就算結束了。

    漏洞自然是有的,找三個熟人,等自己上場后,立刻上場認輸。但是,有什么意義呢?這種比賽,就算買通了所有人,拿個冠軍又能怎樣?你上學的時候會為了期中考試考全校第一而作弊么?咳咳,大多數人就算做了弊也拿不到全校第一,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

    沈冰四處提溜了一圈,沒找到麥琪,也不知道是已經晉級后離開了還是壓根就沒來。整個學院的戰士,沈冰認識的也就這一個,沒找到麥琪,沈冰頓時興趣缺缺,看了幾場比賽之后,搖搖頭,便準備離開這里。

    倒不是說比賽打得不好看,而是沈冰這個人,本就對這類賽事不怎么感興趣,比如擊劍,拳擊,散打,摔跤,這類體育比賽,沈冰向來都是不怎么看的。

    有的時候,世界上就是有這么多的巧合。在沈冰轉身離開擂臺,準備去吃飯的時候,不遠處一道倩影正緩緩向這邊走來。

    麥琪?

    “嗨!”沈冰開口打了聲招呼。

    此時的麥琪,賣相有點慘。一身勁裝,背著把大劍,就是右手打了夾板,吊在脖子上。全身上下都是灰塵,頭發上還沾著不少泥土,狼狽至極。

    “你……這是怎么了?”沈冰驚訝的看著面前這丑小鴨,沒忍住笑出了聲。

    麥琪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打輸了,去醫務室看了一下,不嚴重,骨裂,就又回來了。你……你還笑!”

    沈冰佯咳了兩聲,掩蓋住笑意,問道:“那你怎么還過來啊,不回去好好休息么?”

    “回來繼續打啊,骨裂而已,我已經接受過治療魔法了,等會兒恢復一下,我還能打的。哼!”麥琪撅了噘嘴,打輸了比賽還要被面前這個討厭的家伙嘲諷,真的是氣死人了。

    “還打?你不要命啦?”沈冰原本還以為麥琪是打輸了之后過來看比賽的,沒想到這丫頭還抱著要上場的念頭,這是瘋了么?

    骨裂不是什么嚴重的傷勢,打個夾板,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甚至都沒有后遺癥,但是如果骨裂之后還不注意,劇烈運動的話,就有可能導致碎骨移位,甚至骨折等嚴重后果。這丫頭,有必要這么拼么?一場沒有成績的期中考試而已。

    “當然要打!我是戰士!戰士你懂么?”麥琪一臉鄙視的看著沈冰:“就我這傷,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在戰場上頂多算個輕傷,這就不打了?說出去像話嗎?”一個法師永遠都理解不了戰士的浪漫,麥琪是這么覺得的。

    天堂向左,戰士向右,雖然這個世界沒有這個梗,不過,精神是共通的。麥琪始終以一個戰士標榜自己,而的確,她也有著一個合格戰士該有的精神。

    “嘶!恐怖如斯,此子斷不可留!”

    “你說啥?”

    “沒啥,串臺了。”

    想了想,沈冰轉身假裝從口袋里其實是從私人空間中取出了一個綠色的果子。

    “那啥,黃毛丫頭,你要繼續打的話,先把這個吃了。”說著,沈冰把那個綠色的櫻桃般大小的果子遞了過去。

    這邊離擂臺算是比較遠的,也沒人注意到這邊。

    “誰是黃毛丫頭?”麥琪像一只雄雞一樣,昂著頭,瞪著沈冰,不過,打了夾板的手和滿身的塵土,怎么看都沒氣勢,反而讓人覺得搞笑。沈冰又沒忍住,噗的一下笑了出來。

    這一下子惹毛了麥琪,她急的卻又沒法跟沈冰動手。

    “你……你……”你了半天,卻也沒找到什么犀利的言辭來跟沈冰掰扯。

    沈冰見她那樣兒,心中著實無奈,揪掉了果子后面一小段莖,遞到了她嘴邊。

    “吃了吧,這可是療傷神藥,一般人我還不樂意給呢。”

    人族已經多少年沒有看見新鮮的世界樹果實了?

    大概三百年吧……

    吃,或者不吃,這是一個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