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39章 夜襲

間之蠹
     野獸就是普通的野獸,除了肉,皮,沒什么其他好說的。

    魔物就是魔法生物,類似于史萊姆。魔物一般體內都有魔核,是魔物的魔力源,強大的魔物甚至可以釋放魔法,是極具威脅的生物。

    而魔化生物,則是被惡魔之氣息感染過后的生物。野獸或者魔物都能被感染為魔化生物。

    史萊姆是魔物中最菜的一種,除了愈合能力比較強之外,偶爾會有變異的史萊姆,有些能夠噴吐酸液,有些能夠快速愈合,甚至有的還能夠吐冰吐火。

    不過,大多數史萊姆還是沒什么威脅的,沈冰手里這只就是。

    挨了一天的凌遲,可憐的史萊姆寶寶,居然在夜色將近的時候變異了,成為了一只具有快速愈合能力的史萊姆,這下,沈冰就沒辦法實驗愈合術的效果了。

    這簡直就該死!

    不過,好心的沈冰大爺還是放過了可憐的史萊姆寶寶,將它丟回了路邊的草叢。

    見沈冰連續釋放了一下午的治愈術,周圍的隊友對沈冰的態度,漸漸從輕視,到普通,到驚訝,到震驚,最后到尊敬。

    這真的是一個人類該有的魔力儲備么?面前跟自己一起走的不會是一只人性的巨龍吧,要不然這魔力儲備怎么會這么充足?

    萊裕總算是明白了,為什么法神愛麗絲會讓麥琪一定要帶著沈冰一起出來了。這哪里是什么初級法師?說他是白袍萊裕也不會覺得奇怪。

    畢竟是能夠附魔永固高級祝福的人啊,果真不簡單。

    作為當事人的沈冰,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給隊友帶來了多大的震撼,只以為是因為自己“手段殘忍”,從而導致了這幫隊友的“忌憚”。但他絲毫沒有被“忌憚”的自覺,依舊我行我素著。

    麥琪倒是不覺得震驚,她一直以為沈冰是某個法神的子嗣,而現在這情況,不就是最好的解釋么?瞧瞧,沈冰的魔法知識量這么少,一看就是這些年都用來冥想打基礎了,海量的魔力證實了這一點。知識量不足?那是問題么?沒見沈冰一個禮拜能學四到五個新魔法么?

    沈冰的符文基礎很差,這件事情,麥琪是知道的。

    安排了守夜的人后,眾人都睡下了。

    在野外,沈冰一向睡得不是很好,也容易失眠。找了塊石頭,沈冰坐下了,抬頭望著靜謐的夜空,神游物外。

    快中秋了么?還是說,中秋已經過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有吐出來,沈冰忽然覺得,有點空虛,有點寂寞。

    這里的空氣,很新鮮,這里的小吃,很特別。這里的夜景,也很有感覺,可是親愛的,你怎么不在我身邊?

    沈冰想家了。

    自從畢業以來,他就沒怎么回過家,跟父母之間,也僅僅是依靠著手機那短短的幾分鐘通話時間,一個月,也就回去個一次吧。有的時候要加班,甚至索性就不回去了。

    而結了婚之后,這種情況就更加明顯了,自己的妻子,范敏,是個乖乖女,從小就沒有離開過父母身邊,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他們結婚那天。而從沒在外面過過夜,連上學都是走讀,沒住過宿舍的范敏,為了和他在一起,跟著他,離開了自己原來的城市,來到了他工作的城市,來到了那個陌生的環境。

    雖然兩人的老家都在一起,但是,每個月的回家,大多數時間,他還是陪著妻子待在老丈人和丈母娘身邊。

    可能,有點忽略了父母吧?

    工作很多,

    要加班,很忙,車票很貴,這些都是借口,其實就是懶得動,周末寧可多睡一會,也不想趕那趟車,回去吃一口父母做的飯菜。

    以前從來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也只有離開了那個生活圈子,來到了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環境,甚至,連是否能夠回去都不確定的時候,這樣靜下來,才能夠反思一下自己的所做所為吧。

    周圍的環境安靜的嚇人,連應有的蟲鳴聲都聽不見。

    “不管多久,不管多困難,不管發生了什么,我一定要找到回去的路。”抬頭望著星空,沈冰默念道。

    “啊——救我!”一聲慘叫打斷了沈冰的思緒。同時也把整片營地的人都吵醒了。

    什么情況?

    沈冰立刻起身探索周圍。

    巡夜的任務沒有交給萊裕帶來的人,而是麥琪和她的四個朋友,再加上萊裕,六個人分別負責上半夜和下半夜,也沒找沈冰,因為這家伙完全就沒有冒險經驗,巡夜也是白給。

    上半夜是萊裕帶著兩個人,這聲慘叫聲,就是其中一個人口中發出的。

    循聲望去,星光下,一道黑影將那小戰士撲倒在地,正瘋狂撕咬著。愣了一下,沈冰趕忙向事發地點趕過去。

    “火球術!”萊裕的聲音響起,一顆拳頭大小的火球向著那道黑影飛過去。這會兒也顧不得誤傷不誤傷的,先將那黑影擊退再說。

    “火球術!”反應過來的沈冰,同時伸手,一枚火球術脫手而出。

    兩枚火球術先后砸在了黑影身上,借著火光,沈冰看清了,這是一頭狼,連續挨了兩枚火球術還毫發未傷的狼。

    “該死,是魔物,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好高的火炕,用其他系的魔法。”萊裕吼道。

    那魔狼抬頭看了一眼,沖兩人呲了呲牙,低頭繼續撕咬自己的獵物,那呼救的小戰士聲音已經越來越弱,眼看著就要沒了聲息。

    一起巡夜的另一個戰士這會兒也趕到了,見到魔狼,舉劍便斬。

    “畜生,死開!”大劍朝著魔狼的后背揮過去,沈冰的寒冰箭這時也后發先至,眼看著就要擊中魔狼的時候……

    “烘——”一道耀眼的火光從魔狼全身上下的皮毛中竄出,直接籠罩在魔狼周身,形成了一面火盾,逼退了小戰士的同時,也擋住了沈冰的寒冰箭。

    “該死,咳咳,高級魔物,咳,人呢?快來救人!”那小戰士被噴發而出的火焰燒焦了眉毛,同時不慎吸入了一些火焰,可能被灼傷了肺,不停咳嗽著喊著救人。此時,被魔狼撕咬的那個小戰士已經沒了聲息。

    “激流葬!”大量水元素形成的液體從萊裕身前噴薄而出,朝著魔狼涌去,激流葬是一個持續性魔法,只要源源不斷的提供魔力,就能一直持續下去,選擇用來對付開了火盾的魔狼,是非常明智的。

    魔狼被激流葬擊中,火盾擋住了這個魔法,不過由于激流葬源源不斷的特性,也將魔狼打了個趔趄,四爪刨地,硬是頂住了激流葬的沖擊,沒有繼續后退。

    不斷咳嗽的那個戰士趁機奪回了被魔狼撕咬的哪一位。“阿杰,咳咳,阿杰,你咳醒醒。”

    “治愈術!”不管有用沒用,先刷一個治愈術再說。

    “什么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