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45章 感性與理性

間之蠹
     “你還給我!還給我啊!”眼睜睜看著“希望”從自己手中被搶走,麥琪瘋了。四處尋找自己的武器。

    但是,覲見國王,她的劍,并沒有隨身攜帶。

    “還給我!!!!”狠狠握拳,一道青光從手中浮現,一柄純粹由斗氣凝聚而成的長劍出現在麥琪手中,直接便向著亞瑟砍去。

    “麥琪,住手!”愛麗絲沒想到麥琪會突然晉升成中級戰士,覺醒斗氣化劍的能力,一時之間距離兩人有些遠,來不及為亞瑟補上防御魔法。

    不過,亞瑟本身就是一個大劍師,從高級戰士堆中打出來的大劍師。一愣神,瞬間便反應過來,一手拿著復活藥劑的盒子,一手上揚,小臂上斗氣化作一面圓盾,頂住了麥琪的進攻。而后一個膝頂,撞散了麥琪手中凝聚的斗氣,飛快的單手捏住了麥琪的雙手手腕,一個轉身將麥琪勒在身前。

    “驅散!”“安撫!”“寧靜!”愛麗絲連續幾個祝福魔法施放到麥琪身上,她不知道這么做對不對,不過當務之急是讓麥琪冷靜下來。

    三個魔法沒有絲毫作用。麥琪渾身上下青光狂飆,斗氣在其身上上下翻騰。

    “還給我啊——————————”在激怒的狂嘯聲中,斗氣就此爆散開來。

    “不好!”亞瑟是在場唯一明白發生了什么的人,一道青光浮現,擋在了麥琪四周,麥琪釋放出的斗氣撞在斗氣墻上,消弭于無形。

    亞瑟怎么也不會想到,一個初級戰士,在刺激之下,居然接連突破,直接釋放出了斗氣斬,雖說斗氣質量的問題,斗氣斬的威力不大,數量也不多。不過,釋放斗氣斬可是高級戰士的檢驗標準。這丫頭以后的劍士之路,必將一片坦途。

    麥琪不在乎這些,她的眼里只有復活藥劑,那是她父親的命。

    亞瑟作為國王,根本就沒有想過強搶沈冰給麥琪的復活藥劑,只是一時激動,拿到手里看一下而已。不說麥克斯維是麥琪的父親,單說沈冰,他就不想得罪,沈冰既然可以得到一瓶復活藥劑,那完全有可能獲得第二瓶,雖說僅僅只是有可能。而且,前往精靈族的任務,還要交個這個從精靈族出來的人類。

    麥琪瘋狂之下凝聚了全身斗氣釋放的無差別斗氣斬被亞瑟攔下,而后整個人就像失去了骨頭一樣癱軟在地。

    沈冰目睹了這一切,看著小丫頭有些心疼,上前將地上的麥琪扶起來,冷冷的盯著亞瑟,齒間擠出兩個字:“拿來”。

    他才不管什么國王不國王的,跟我有什么關系么?沒見精靈族女皇對他都是以禮相待的,一個國王,算什么?有麥琪重要么?

    小丫頭這會兒清醒了一些,被沈冰扶起來之后,緊緊的抱著沈冰,只是哭,只是哭,哭的沈冰心都碎了。亞瑟搶走了她的希望,國王搶走了她的希望,搶走了她父親復活的希望,但是她卻打不贏他。

    亞瑟愣了一下,將魔盒遞給了沈冰,愛麗絲見狀,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接過魔盒,沈冰再次將它塞到了麥琪手中。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這不是拿回來了么。黃毛丫頭,難過啥,又不是人死不能復生。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的嘛。”沈冰捏了捏麥琪的鼻子,蹭了一手的淚水,這小丫頭,對沈冰來說就跟妹妹一樣,近兩個月的相處,見她哭還真舍不得。

    麥琪的性格很好,真實,不做作,雖然也經常和沈冰斗嘴,不過卻也沒什么壞心。而且平時,

    各種各樣的麻煩事,沈冰除了找愛麗絲就是找麥琪。愛麗絲嘛,年紀大了,沈冰不太好意思麻煩她,所以大多事情,其實還是麥琪幫沈冰辦了的。就這么一個既像妹妹又像朋友的人,他不忍心看著她這樣的悲慟無助。

    “謝……謝謝你!”麥琪冷靜下來了,打開魔盒,取出了里面散發著寒氣的藥劑。來到了麥克斯維的棺邊,準備救活自己的父親。

    “麥琪!”亞瑟跪了下來,低著頭。

    麥琪愣了一下,愛麗絲也愣住了,沈冰皺了一下眉頭,這個該死的國王,到底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麥琪,我人族四大帝國高層,七神十三圣,在中央城遭遇魔王襲擊,殘月帝國法神安東尼、凱瑟琳生死不知,劍圣馬修,李毅身負重傷,風嵐帝國劍圣賈斯汀當場戰死,人族一眾高層都被三千石像鬼圍困,生死一發,我垚頓帝國劍圣葛青,為護眾人安全離去,毅然犧牲自我,與三千石像鬼大軍同歸于盡。人族高端戰力損失慘重,我亞瑟,懇求您,將這瓶藥劑留給我人族劍圣葛青,惡魔入侵現在已成必然,每一個高端戰力都是我人族未來的希望,求求您,將這瓶藥劑留給劍圣葛青吧,我亞瑟以垚頓帝國皇帝的身份向您承諾,擊退惡魔之后,我必然親自前往精靈族,為您父親求得一瓶復活藥劑!”

    亞瑟的額頭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將青石地板都砸出了裂紋,并沒有使用斗氣護持,可以看到,鮮紅的血液從額頭與地面的接觸之處緩緩溢出。

    作為國王,說著大義凜然的話,做的卻極盡卑微,哀求著麥琪。

    雖說沈冰跟精靈族關系不錯,但誰也不能保證他能要來第二瓶復活藥劑不是么?況且現在大戰將起,每一瓶復活藥劑都是極端珍貴的戰略物資,精靈族怎么可能把這么重要的東西,隨手交給一個人族?

    與其賭那一絲未知的未來,不如抓住眼前這一絲希望。

    亞瑟說的沒錯,大戰將啟,人族的每一個高端戰力,都是無比重要的,相對劍圣而言,麥琪的父親,寒風城城主,中級戰士,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根稻草而已。

    但那是我親爹啊!麥琪扒著麥克斯維的棺沿,雙手顫抖著,淚水再次模糊了雙眼。

    要說亞瑟沒有一絲私心,她絕對不信。但是,惡魔入侵這件事,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全人類的事情,這時候,“浪費”一瓶復活藥劑用來復活自己的父親,的確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明智,呵呵,這可真是一個沉重的詞。

    人,有的時候,就是在理性與感性之間徘徊。

    幫親不幫理,幫理不幫親,這選擇,不可謂不困難。

    亞瑟以一個極其不雅的姿勢趴在地上,等待著麥琪的抉擇,或者說,逼迫著麥琪抉擇。這讓沈冰對這個國王的印象,更加惡劣了。

    麥琪就只是哭,只是哭,從小到大,所有的眼淚,都在今天,一天之內,流干了。她不知道該如何去選擇。

    最終,麥琪站了起來,緊緊捏著那瓶藥劑,顫抖的手,遞給了亞瑟:“拿去吧,人族的未來,更……”嗚咽聲中,后面的兩個字,已經沒有人能夠聽清。

    亞瑟鄭重的接過了麥琪手中的藥劑,在藥劑離手的那一刻,麥琪撲向了沈冰,UU看書 www.uukanshu 緊緊抱著沈冰,就只是哭,只是哭,這一刻,什么愛麗絲,什么溫蒂,統統撇到一邊。只有沈冰,給了她父親生的希望,也只有沈冰,有資格承載她這溢滿的淚水與悲傷。

    短短幾分鐘,聽聞父親的死訊讓她陷入絕望,而沈冰拿出的復活藥劑,又讓她重新燃起了希望,亞瑟出手搶奪并且將她控制住,再度使她陷入了絕望,而沈冰居然能替她把藥劑討回來,又給了她希望。而最后,卻又是她自己,將這份僅存的希望,推入了深淵。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過于此,眼看著能夠救回至親之人,卻又因為不得不為之的某些原因,將這個機會親手葬送。麥琪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忘記今天發生的這些事。

    最好,能夠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吧。

    沈冰拍著麥琪的背,安慰著這個可憐的少女,眼神轉向愛麗絲,愛麗絲低頭不敢看他,沈冰冷哼一聲,也不多說。

    麥琪好不容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沈冰自然是不會反對,大不了明天去精靈族跑一趟,再討一瓶復活藥劑好了。

    “不哭不哭,我明天去趟精靈族,再問海紗要一瓶復活藥劑,放心吧,最晚后天我就回來了,這一次咱們誰都不給,好不好?不哭了。”沈冰像哄小孩一樣的哄著麥琪。

    “真的么?你不許騙我。”麥琪低聲在沈冰耳邊呢喃著,再看時,竟已睡去。

    “麥琪的臥室在哪里?”冷冷的瞥了一眼愛麗絲和亞瑟,沈冰抱起麥琪,隨便找了個下人,在她的帶領下,離開了大廳。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