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53章 落幕演出

間之蠹
     “那是什么?”

    寒風城已經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炎魔。”緹芙妮回答道。

    兩只炎魔在城中肆虐,揮手間便灑下一片火雨,城中的高級戰士,基本都上了前線,面對有著接近法神的施法能力的炎魔,城中剩余的這些毫無配合的戰斗力,根本無法對它們造成太大的威脅。

    不同于南邊過來的半邊城市,這里,已經是戰場邊緣了。

    “緹芙妮,我沒有參加過戰爭,也不懂如何指揮,接下來,就交給你了,請你們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盡量幫助這座城市吧。”一陣無力感從沈冰心底涌出。眼前這一片片燃燒著熊熊烈火的房屋,耳邊傳來的陣陣慘叫聲,還有遠處那兩只肆意揮灑著絕望與恐懼的炎魔。沈冰不知道該做些什么。

    這,就是我造的孽么?沈冰心情沉重,有些默然。他不知道堅持不去取回那一片樹葉到底是對是錯,至少,眼前的慘狀是真實的。不遠處一個渾身著火的人類,慘叫著在大陸中央奔跑,口中發出了不知名的哀嚎,然后跑著跑著,一頭撲倒在地,再也沒了聲息。

    這一幕幕,重重的敲擊在沈冰心頭。

    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因為自己,而引發這么大的騷亂,會導致這么多人橫尸街頭。

    什么是對?什么是錯?是不是不把那片樹葉交給世界樹,才是最好的選擇?至少,誰都不會活在地獄之中。發生這些事情,對這些慘死的人來說,公平么?

    這世界從來就沒有公平可言。

    沈冰不是圣母,他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圣母,如果這一切都不是他的錯,或許他還可以坦然面對,但是……

    “這不是我的本意……這不是我的本意……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精靈們在緹芙妮的指揮下悄然散去,他們早已見慣了這一切,或者說,他們天生就習慣這一切。在這劍與魔法的世界中,生和死,從來都不是新聞。即使之前出任務沒回來的薇洛娜等人,沈冰也沒見過有親戚來學院鬧事。

    這個世界的人都見慣了生與死,麥琪那個丫頭也是一樣的,她也從來不怕死……不過,她怕周圍的人死。麥琪本質上還是脆弱的,即使是隊友的臨陣脫逃,也會對她造成不小的打擊。

    再往前,以沈冰的實力,就無法保全自己了。沈冰有些頹喪的坐在馬路中央,腦子亂亂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該想些什么。

    說到底,在今天之前,沈冰的心態依舊是一個社畜,比較沒有主見,比較隨和,也就是比較好欺負。這樣的人,不會給周圍的人壓力,但這樣的人,在遇到一些事情的時候,也顯得格外的軟弱。

    沈冰一直都認為,自己算是一個脾氣好的人。但事實上,他的性格之中還是帶著一絲暴虐的,當出現一些超脫他掌控之中的事情的時候,這一絲暴虐就會左右他的行為,讓他做出不理智的決定來。至少這些決定,在旁人看來是不理智的。

    比如說,之前離開裝配師的位面。再比如說,麥琪的失蹤。

    三千精靈在緹芙妮的指揮下,抽出了箭袋里的箭支。沈冰并不知道,精靈族在箭支上銘刻的花紋,并不僅僅是好看而已。一只只冰凍附魔的箭矢射向炎魔,三千只箭矢齊射,直接將兩只炎魔射成了篩子。

    惡魔族已經攻占了城頭,麥克斯維抱著昏迷的麥琪向著南方逃竄,羅科帶著騎兵團在城外盡力沖殺,最終全滅于城外,

    石像鬼軍團的出現成了毀滅士氣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愛麗絲,正被比格艾斯追的抱頭鼠竄。兩百隼騎士,早就在一波一波的進攻之中損耗殆盡,甚至有不少,都是雷隼飛到力竭,從高空墜落摔死的。

    這就是戰爭。

    “精靈,精靈族,精靈,你們知道沈冰在哪里么?”麥克斯維見到了精靈的身影,急忙上前問道。即使有著斗氣的護持,挨了比格艾斯一下,麥琪的狀況也非常差。全身骨骼碎了很多,身上的傷口就更不用說了,亂成一團糟的城中一時之間也沒找到會治愈魔法的法師。慌亂中見到精靈族,麥克斯維第一個便是想到了沈冰。

    不知什么時候,沈冰居然也成了別人的依靠?這一點,沈冰是萬萬不會想到的。

    緹芙妮見手上昏迷的麥琪,順手對她釋放了幾個治愈魔法,將沈冰的位置指給了麥克斯維。自己帶著一眾精靈往北城墻的方向繼續前進。

    尸骸遍地,魔法紛飛。望著眼前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愛麗絲不由悲從中來。后方比格艾斯在追殺她,說是追殺,倒不如說是戲弄。城墻失守,這座城市對于這些惡魔來說就像是的少女,毫無防備。

    一百多年了,這片土地,自己呆了一百多年了。愛麗絲捏了捏懷中的一瓶藥劑。她想過會有使用這瓶藥劑的那一天,但是沒想過這一天來得這樣的快。

    愛麗絲望向了南方,這瓶藥劑,說起來,還是沈冰給她的。當日沈冰將那月亮泉水送到她家,她一眼就認出了這只有在精靈族才有少量產出的稀有泉水。于是,她托人煉制了這瓶藥劑——升靈藥劑。

    本想著,如果用不上,就當做傳家寶,等自己大限將至的時候,就送給麥琪吧。這個小丫頭,自己一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魔法之上,如果不是這個小丫頭,自己也享受不到當奶奶的樂趣吧。愛麗絲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比格艾斯追逐著她,她一直帶著這魔王在城墻附近繞圈,此刻,麥克斯維應該帶著那個丫頭跑遠了吧。那么,就開始吧……

    麥克斯維抱著麥琪找到沈冰的時候,沈冰正坐在大路上,盯著不遠處燃燒中的房屋發呆。

    “沈冰!沈冰!”

    麥克斯維的喊聲將沈冰從愣神中叫醒。

    “城主,”沈冰看了一眼麥克斯維懷中昏迷的麥琪,有些呆滯,這個丫頭,依舊是那么的不要命啊。

    他不知道,麥琪去找魔王干了一架。說好聽點是干了一架,事實上,就是被人家隨手一巴掌給拍飛了。

    沈冰默然,當著麥克斯維的面,打開了自己的私人空間。掏出了那最后一瓶復活藥劑。

    也許有藥水能夠治療骨骼傷,但是沈冰這兒沒有。麥琪現在的情況,真不像能夠久撐的樣子。

    在沈冰拔開蓋子,要將復活藥水喂給麥琪的時候,麥琪卻忽然醒了。

    “沈冰……不要……”麥琪抿著嘴,不愿意喝這瓶復活藥劑。

    這是要把這瓶藥劑留給別人么?除了愛麗絲,也沒別人了吧。沈冰深吸一口氣,蓋上蓋子,沒有將這瓶藥劑再放入魔盒中。無論如何,這瓶藥劑,今天是留不住了。

    “寒風城主,你先帶著麥琪離開吧。”沈冰的聲音有些啞。

    麥克斯維依言帶著麥琪離開,沒有再堅持,現在的他,留在這兒,除了送死,起不到任何作用。

    劇烈的魔法波動在寒風城北部上空鼓噪。

    “緹芙妮,好像有人在構筑禁咒。”

    “嗯,火系的,難道這次還來了強力的惡魔施法者?”

    “我們是去阻止他,還是撤退?看這個魔法范圍,至少籠罩了半個城市。這是接近神靈的力量,要不就是一整個高級惡魔法師團。”

    緹芙妮猶豫了一瞬間,搖搖頭,堅定的說道:“走,咱們去阻止他們,為了世界樹!”

    “為了世界樹!”

    “為了世界樹!”

    到現在還在戰場上與惡魔作戰的人,都有著自己必須堅持下去的理由。愛麗絲如此,緹芙妮如此,還有許多人,都是如此。

    “那是……人類!”

    “寒風城的法神……么……”

    愛麗絲不斷構建著魔法,精神力在身周不斷激蕩,天空漸漸被赤紅的火燒云所覆蓋,在魔法構建的同時,愛麗絲渾身散發著異樣的光芒,居然緩緩飛向了高空。

    “該死,人類法師,你干了什么?”比格艾斯的長戟劃過愛麗絲的身軀,只見她身體上出現了一道水波紋,長戟毫無阻礙的切開了她的身體,但卻在長戟劃過后,依舊是一個完整的人形,一點傷口都沒有。

    “假身?人呢?躲到哪里去了?小老鼠,別以為你能逃過偉大的魔王,比格艾斯的追殺!快出來!”比格艾斯憤怒的咆哮聲充斥在這片天地間。

    愛麗絲的“幻影”緩緩睜開眼睛,居高臨下的盯著比格艾斯龐大的身軀,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

    超巨量的火元素源源不斷的從這片大陸聚集而來,涌向這座城市。充斥進這個魔法的模型之中。整個天空一片通紅,城市中的惡魔,都開始慌亂起來,抬頭看向天空,他們都感受到了死亡降臨前的壓迫感,開始四處亂竄。

    “焚世!”愛麗絲口中輕輕吐出兩個字,令人恐怖的事情發生了,愛麗絲那蒼老的面容,居然開始呈現了逆生長,漸漸變得年輕,肌膚開始有彈性。

    原本拉胯的臉漸漸變得緊致,皺紋沒了,老年斑也沒了,一頭蒼白枯槁的長發,居然開始生長,變得有光澤。平舉于身前的一雙手,也已然不復之前的模樣。

    現在的愛麗絲,成了一個站在麥琪面前都能與她姐妹相稱的少女。只不過,這一切,都沒人看見。

    一絲絲細細的流焰從她身周冒出,漸漸聚攏成一道火舌,火炬,火柱,火海。沖天而起,點燃了天上的紅云。

    天上的紅云忽地一下,整個的燃燒起來,火海連通大地,飛速向外擴散,通紅的火燒云開始往下掉落燃燒著的火球,天上,地下,空中,全方位的火焰。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整個空間都似乎要被這滅世之炎燒的變形。

    惡魔開始哀嚎,開始逃竄,只不過,在這籠罩了半城的魔法面前,又能夠逃到哪里去呢?

    寒風城不比中央城,在上千萬人口的寒風城面前,中央城充其量只是一個小山村吧。

    精靈們拼命的逃竄,所幸,她們在施法范圍的邊緣,還算來得及,這群惡魔就慘了,除了極少數沖的前的,其他皆盡被火焰吞噬,此時,再強的火焰抗性在這個魔法面前,都是浮云。

    比格艾斯受到了這個魔法的重點關注,滿世界的火焰,嚴重全是跳動的火焰,無處藏身,無路可逃。

    燒!燒!!燒!!!

    世界,清凈了。

    伴隨著比格艾斯化作灰燼,禁咒,終于停了下來。空中的愛麗絲,一個美麗的少女,低著頭,略顯迷醉的看著自己嬌嫩的雙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光點開始在她身上逸散開去,很少,慢慢的變得很多。最終,逐漸的,整個身軀,都化作了光點,飄散在天地之間。只留下一顆拇指大小的菱形晶體。這塊晶體沒有向下墜落,反而像是有生命似的,向南飛去。

    赤地千里,大地甚至被燒成了琉璃。

    天空中不知何處,飄下了片片白花,沒有樹,沒有風,也沒有云,這些白花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從天空中,緩緩飄落,落到地上,消失不見,溶解浸潤到地面的琉璃之上,而琉璃,最終化為了泥土,繼而長出了青青小草。

    這一切,就在短短幾分鐘之內發生。

    一位神明……隕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