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58章 2個世紀

間之蠹
     “教你練氣?”代冬顯得有些驚訝,沈冰的實力明明比自己強了去了。

    沈冰點點頭,把自己遇到的問題跟代冬說了一下:“我能感受到你所說的氣,不過將氣納入體內具體怎么個操作法?我試了一下將氣直接塞進丹田,但是沒一會兒就全跑光了,根本沒有剩下的。”

    代冬沉吟了一下,說道:“你的操作是沒錯的,不斷地把氣納入體內,雖然前期效果不太好,但是總有那么一絲絲會留下的,反復如此,等到那一絲絲氣積攢的多了之后,就會形成內循環,這時候練氣就快了。我之前錄教程的時候有說過。”放下啤酒罐頭,代冬抬起頭,有些不敢相信的又問了一句:“你真能送我回去?”

    “當然,不過不是現在,我好不容易度個假,不想現在就動身,等半個月吧。”沈冰估摸了一下,休息的時間也不短了,再等幾天,等這邊房租到期了就和代冬一起去兩百年后的世界看看。

    并不是心疼房租,就是懶得動。

    代冬在那邊自斟自飲,沈冰就在一旁試著練氣,攢氣的次數多了之后,還真有了那么一點感覺。

    代冬喝躺了,吐了一地,沈冰帶著一臉便秘的表情看著這個“未來戰士”,心里有一瓶珍藏多年的老干媽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在我家搞事情?這個不能忍啊。

    你喝醉是吧?“驅散!清晰術!勇氣祝福!戰爭狂熱!”

    你睡是吧?“水球!寒冰之觸!霜凍息吹!”

    代冬一個激靈,就從地上爬了起來,晃了晃清醒的腦袋,有些懵逼。“我睡了多久了?怎么渾身都濕漉漉的?”

    沈冰朝著他翻了個白眼:“去,洗個澡,然后把衛生給我搞了,我去給你找找,還有沒有換洗的衣服……”留下不知所措的代冬,沈冰回了房間。

    ……

    接下來的日子,簡直就是噩夢,代冬這個工具人,天天追著他問:“今天可以走了么?那什么時候走?還要那么多天啊?”然后偶爾又會喝的不省人事。

    沈冰實在想不通,就這么一個不靠譜的人,是怎么進入歷史復現局這種政府部門的。

    半個月時間,沈冰的“修煉”到也算是有些小成,那一股真氣在體內流動,滋潤著沈冰的肉身,讓他變得更持久,更耐揍了。

    不同于戒指附加的屬性,這個是真真切切的體質,體力和力量,抗打擊能力等屬性的強化,真正自己可以熟練掌控的能力。沈冰制作的首飾,附加的能力,其實還是有所限制的,至少,海紗的失控就說明了這一點。一個幼兒拿著水果刀,不僅僅可以傷害到別人,也有可能傷害到自己。

    “走了,天天催催催,怎么就攤上了你這么個活寶。”

    代冬不算外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挺靦腆的,不過混熟了之后也就那樣。也許是因為同為穿越者的共同語言吧,他對沈冰倒是沒有太多防備。

    還有就是,代冬是一個酒鬼,經常喝的不知道東西南北,不過不發酒瘋這一點,倒是值得稱贊的。不過在沈冰面前,你發一個酒瘋試試?分分鐘給你冰水洗澡。

    “回去了?走走,時空機呢?你把時空機藏哪了?”宿醉過后的代冬,腦子轉的有些慢,沈冰不得不為他釋放了全套的清醒魔法。“嘿,你這個魔法還真好用,以后喝醉了第二天就不用吃解酒藥了。”

    把沈冰當解酒工具人用的,這還是第一個。

    “閉上你的嘴,準備走了!”

    沈冰吸了一口氣,

    做好了心里準備,帶著這家伙會兩百年后,到底會發生什么誰也說不準。說不準代冬就失蹤了,說不準代冬就變成了白骨,說不準……

    到現在為止,沈冰依舊不知道自己的到來到底對這個世界造成了多大的影響,按照代冬的描述,歷史記載代冬滅殺了異化獸,然后教會了人類氣功之后離開,至少到目前為止,代冬現在的經歷還是符合史書記載的。也就是說,自己并沒有改變未來的歷史?

    現在想什么都是白給,到了兩百年之后就知道了。

    抓住代冬的肩膀,沈冰拉著代冬一起,順流時間,朝著243年后穿越,來到了代冬原本所在的間元歷248年。

    “那我們現在走吧,還等什么呢?”代冬有些期待的看著沈冰,希望他能從某個犄角嘎達給他找出兩臺時空機來。

    “閉嘴吧,已經到了。”

    代冬:“???”

    代冬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是自己熟悉的那一片環境。沒錯,自己回到了248年,代冬呼吸了一口248年的渾濁空氣,有些感慨。自己,完成了任務,回來了。

    “那我們現在去哪?”代冬問沈冰。

    “你是土著,你說了算。”

    “???”

    代冬離開了并不久,也就在過去呆了將近一個月而已,不過他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候,他想知道自己離開了多久。

    “那我們先去看一下現在是什么時候,然后你就跟我回趟家,然后咱們就去歷史復現局,我要回去述職。你呢?你來這個年代準備干些啥?”

    “不用看了,現在是間元歷248年年底,我定位的就是這個時間點。”之所以沈冰要定位這個時間點,UU看書 www.uukanshu 是害怕代冬遇到原本的代冬,導致時間線改寫。那這條時間線的歷史就炸了。這種情況,能不發生,還是盡量不要讓他發生吧。

    “那……就走吧,我先回家看看。你呢?”代冬有些猶豫道,這一走就是大半年,回去述職也不太好交代啊。沒辦法了,只能如實說明了。

    “我跟你一起,走吧。”

    兩百年前的貨幣早就不能使用了,不過問題不大,拿著歷史復現局的工作證件,可以去任何一個公安局支取一筆臨時活動資金。代冬取出了自己的證件,來到公安局,登記過后,取了點錢,兩人叫了輛車就開往代冬家里。

    ……

    鑰匙插進鎖孔,代冬扭了扭,沒扭動。

    “咋回事兒?大半年沒回家,我爹把鎖都換了?這是不想我回來?”扭了兩下之后,確定鑰匙匹配不上,代冬伸手拍門。“爸!媽!我回來了,開門啊!”

    敲了半晌,也沒人來開門。

    “不在家?”沈冰問了一句。

    “不應該啊,我爸媽又不工作,天天都在家的,怎么可能不在家呢?”代冬家里兩個孩子,一個是他姐,一個是他,兩個人賺的都挺多的,他父母是自由職業者,在網上開了個小店,按理來說是在家的,不過這會兒家里的確沒人。

    “要不,先去歷史復現局?”沈冰提議道。

    “成吧。”

    出了小區,兩人再次搭上了去往歷史復現局的車……

    此時,一種不祥的預感已經縈繞在沈冰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