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59章 消失的代冬

間之蠹
     車子停在了歷史復現局的門口,代冬帶著沈冰進入了這棟三十多層高的大樓。

    “滴,請出示您的證件……”

    “人臉比對通過,允許通行……”

    兩人搭乘電梯來到了十八樓。代冬上級的辦公室就在十八樓,他要在這里述職之后才能恢復崗位。

    走出電梯,迎面是一個服務臺,一個小姐姐見兩人進來,站起身。

    “夢伊,我回來了,波總在么?我去找他述職。”代冬向著前臺小姐姐打了聲招呼,然后回頭跟沈冰介紹了一波:“這個是我們公司辦公部的綜合員,劉夢伊。”

    “您好,請問您是找鄭波鄭經理還是找羅雪波羅總?您有預約么?我去給您通報一聲。”

    “預約?我……我是代冬啊,你們不認識我了?”代冬拿出了自己的證件,遞到劉夢伊面前。

    “啊,你是這里的員工啊,我怎么沒見過你,新入職的么?”前臺接過代冬的證件,仔細的審閱一番后,又將這證件放倒一邊的讀卡器上刷了一下,這才確認這證件不是偽造的。

    果然,這里已經沒有人認識代冬了,自己的行為依舊是改變了時間線。

    但是,這時間線的改寫似乎始終都是無跡可尋的,沈冰一直都找不到時間線改寫的邏輯是怎樣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會導致時間線每每都向著自己無法理解的方向轉變。

    “我……我是代冬啊!”代冬有些急躁:“去年年底,局里發福利的時候,你拎不動,還是我幫你搬下樓的你忘了么?那一箱橙子和一箱奇異果。”代冬急著證明自己:“還有,今年上半年,我去執行任務之前,大家還出去聚餐吃了頓火鍋呢,你都忘了?”

    代冬不相信,自己僅僅離開半年,就會被人忘的一干二凈。自己平時存在感有這么低么?

    “額,你到底在說什么?去年年底局里沒發水果啊,一人給了六百塊錢的過年紅包,而且今年上半年好像也沒有什么團建活動啊。”夢伊有寫奇怪,這個新入職的員工?是要跟自己搭訕?這種搭訕方式還挺特別的。不會是要自己以為自己失憶了,然后最后告訴自己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吧?別說,這人,長得還挺好看。有點小帥。夢伊心中想。

    代冬有些愣神,這好像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世界?

    “你不是有工作證么?能讓她帶你去查一下你自己的資料么?一查不就全明白了么?”沈冰提議道。

    “對,對,我們先去檔案部門。”說罷,代冬回頭就要進電梯。

    “誒,那個新人,你別亂跑,我帶你過去吧。”夢伊出聲到,如果這個小帥哥真的是為了追自己才演這么一出,她到不介意給他個機會,畢竟演的這么像模像樣的,還挺有創意的。

    兩人跟著夢伊來到了檔案管理部的辦公室。

    “咦,夢伊,你怎么過來了?有什么工作安排么?”見夢伊帶著兩個人來到了辦公室,辦公室里的一個禿頂中年人,趕緊放下手里的茶杯,挺起背,面帶微笑問道。

    “陳主任,這里有個員工,想查一下自己的檔案資料,麻煩您給他調一下唄。”

    “好好,工作證帶了么?給我刷一下。”

    代冬把自己的工作證遞了過去,陳主任結果工作證后,在電腦上操作了一番后,把證件在一邊的刷卡器上刷了一下。

    “咦……”

    “怎么了?查到了么?”代冬有些急切。

    “奇怪啊,你這工作證是哪來的?不會是假的吧?”陳主任揚了揚眉頭,

    拿著工作證盯著代冬說道。

    “陳主任,什么情況?為什么說這工作證是假的呢?我在機器上都刷出來了。”夢伊有些奇怪的問道。

    歷史復現局的工作證里面有一塊芯片,這塊芯片是國家芯片中心制造的,擁有嚴格的保密措施與驗證機制。而芯片讀卡器的數據完全走的是內網,擁有特殊的加密算法,別說外界造不出這芯片,就算能造出來,也沒辦法往這塊芯片里面寫數據。

    既然讀卡器能解析出芯片里的數據,說明這本工作證是真的。

    陳主任搖搖頭,重新操作了一下電腦后,把這工作證在機器上刷了一下。而后皺著眉頭說道:“不知道,也許是程序出BUG了?這本證件的數據,在后臺數據庫里面查不到對應的信息,但是這本證件本身里面卻有一份身份信息和一份保密級較高的任務記錄,我看不到。小伙子,是不是你的后臺數據被人刪了?”

    陳主任想了一想,只有這么個可能了。證件的數據只有歷史復現局能寫進去,既然證件是真的……這小伙子,怕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不……不可能……陳主任,你也不認識我了?我是代冬啊!我在這里干了四年了,我們還經常去喝酒呢!你都忘了?”代冬有些驚愕的盯著陳主任。

    “額……小伙子,你這個……要不要幫你聯系一下精神科?你……病的不輕啊。”陳主任完全不記得自己認識這么一個人。

    “陳主任,你們別跟我開玩笑,我經不起你們這樣的玩笑,我求求你,別跟我開玩笑,你們明明認識我的對不對?我們一起吃過飯的對不對?”代冬慌亂至極,沈冰看見,他的后襟已經完全是濕漉漉的一大片了,這些,都是被嚇出來的冷汗啊。

    看著代冬慌亂崩潰的樣子,沈冰無言。這代冬,不就是另一個自己么?如果某一天,自己回到了原來的世界,結果發現所有人都不認識自己了,父母,妻子,岳父岳母……這種情況下,自己又該如何自處呢?

    沈冰也很慌,但這時,他沒有表現出來,他穩如老狗的拍了拍代冬的肩膀,說道:“代冬,你冷靜一點,別著急,這里沒有你的資料,不是還有公安局么?去公安局查一下,別人能刪你在公司的資料,不至于把整個公安系統里面你的資料都清空吧。”

    沈冰想知道,公安系統里的代冬怎么樣了。

    這并不是利用,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現在,什么都無法改變,就算是改變,也只能向著未知的方向改變。前往公安系統查一下,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查別人的資料沒辦法,但是如果是要查自己的資料的話,是沒問題的。

    兩人離開了歷史維護局,前往公安局。

    “滴,身份驗證通過,聯網核查失敗,查無此人。”冰冷的機械音再一次擊碎了代冬的希望。

    “為什么?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無助的目光投向沈冰,沈冰也陷入了沉默,不知道怎么回答。

    代冬抱住了民警的手臂,哀求道:“對了,你幫我查一下我姐姐,還有我爹媽的資料,他們肯定有資料,找到他們,找親屬資料肯定就能找到我的資料。你快幫我查一下,快!”

    “這不行的,UU看書www.uukanshu 我們有紀律,你要查其他人的資料,要么讓他本人過來,要么就要提供有效文件,不然的話,我們不能幫你隨便查別人的資料的。”

    代冬還想苦苦哀求,不過被沈冰走出了警局。別跟警察杠上,人家也是按規章辦事,別給人家添麻煩了。沈冰幾個冷靜法術丟到代冬頭上,代冬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走吧,去你家蹲點……”沈冰說道。

    即使知道這樣做也沒什么意義,沈冰還是帶著代冬回到了他所謂的“家”。

    不光代冬很慌亂,沈冰也很慌亂,不過沈冰要好一些,畢竟,這些事情,雖然有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但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生。

    “篤篤篤——”沈冰敲響了代冬家對面的門。

    “你們是什么人?干嘛?”開門的阿姨顯得有些防備,鐵門連著防盜鎖,只打開一條縫隙,沒有讓兩人進門。

    “您好,我想請問一下,對面是代宏升家么?代宏升去哪了?怎么沒在家?”

    那阿姨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不認識哦,我們平時沒什么來去的,我也不知道對面住的是誰,你們可以去物業問問,他們可能知道。”見是來找對面的人的,那阿姨態度也還算不錯,好心的指引兩人去物業問問。

    “謝謝,麻煩您了,不好意思啊。”

    別過對門的阿姨,沈冰又帶著代冬來到了物業,六神無主的代冬現在腦子里一片混亂,想要他來拿主意,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那戶人家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