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63章 就當是1場夢

間之蠹
     身高不如吳勇,體重不如吳勇,打架經驗也不如吳勇,心狠手黑程度也不如吳勇,毫無意外的,沈冰讓人按在地上一頓摩擦。

    這事情,很快就傳到了老師的耳中。

    沈冰是不愿意告訴老師的,跟一個小孩子打架沒打贏還告訴老師?作為一個年近三十歲的成年人,實在是丟不起這人。

    但作為時刻關注小孩身心健康發展的老師,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說,她就不知道的。

    沈冰的班主任,姓蔡,吳勇的班主任,姓華。當天中午,兩人一合計,就把沈冰和吳勇叫到辦公室里,一番教育。當年那所幾百人的小學校,壓根就沒什么隱私的,屁大點事兒隨便一傳也就人盡皆知了。

    沒隱私到什么程度呢?兩個老師在辦公室里批評吳勇的時候,辦公室外面就圍了一大堆的小孩,怪笑的有,驚叫的有,各種各樣的行為,小屁孩的世界,一般大人都是無法理解的。

    吳勇感覺丟了面子,當天晚上回去路上,又把沈冰堵著打了一頓。沈冰整個人都要爆炸了!

    小鄉村,可不是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橋,兩人當街打架,一群放學的小孩子就圍著看。第二天,沈冰又挨了打的事情就在學校傳遍了。

    你還別說,作為一個成年人,回到小時候,遇到這種事情,沈冰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出什么解決辦法。

    告老師?別說丟不起那人,要是告老師有用的話,沈冰至于又被打一頓么?報警?真當警察閑得慌,你倆小屁孩鬧點矛盾打個架啥的,他來給你擦屁股?跟吳勇拼了,魚死網破?我一重生的人,只要緊跟時代的步伐,將來必定是大富大貴家財萬貫的,我跟你一小混混同歸于盡?

    “這重生,可真特馬真實!”沈冰啐了一口,一晚上都沒睡好。

    什么是校園霸凌?這就是校園霸凌。校園霸凌為什么會成為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

    第一,社會不重視,覺得不就是小孩子打個架么?沒必要興師動眾的。沒啥,死不了人。

    第二,身處校園內的孩子還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很多都無所畏懼。什么老師?家長?警察?算什么?根本沒在怕的。

    第三,懲罰力度,他還只是個孩子啊!熊孩子殺個人都判不了幾年,你還指望對這種校園霸王能有多大的懲罰力度?

    活了三十年,沈冰居然發現自己拿一個小孩子沒轍,這事兒說出去,怕是要給人笑掉了大牙。氣,就很氣。和別人置氣不值得,說這話的人,肯定是沒被人蹬鼻子上臉過。

    第二天,沈冰的老爹帶著沈冰來到學校,找到了老師,要求找吳勇的家長面談。瞧瞧給人家孩子打這樣,家里都是怎么教育的?老師好勸歹勸,不聽,無奈之下,只得叫來了吳勇的家長。

    吳勇的老爹,進去了還沒放出來,他娘在他爹進去后,早些年就跟人家跑了。家里就一個奶奶帶著她。而他奶奶也不是個省油的燈,聽完事情的經過后,上來就指著沈冰的鼻子罵:

    “你這個死細佬,都是你的錯,我家阿勇這么乖,怎么可能欺負別人呢?他都沒跟別人打架,怎么偏偏就跟你打架呢?你不想想自己的問題么?”而后又指著沈冰他爹的鼻尖,罵的唾沫橫飛:“還有你,怎么教孩子的?小小年紀不學好,一看就是大人做的榜樣,你瞪什么瞪?我怕你么?你給我動個手試試!還有你們嘞些個老師啊,一個個的不講道理啊,不就是我們家窮,

    沒給你們送禮么?處處針對我家吳勇,我家欠你一分學費了么?就算欠了,那又不是不還……”說著說著,居然還干嚎起來:“哎呀我嘞個老頭子啊,你死的早啊,留下我一個老婆子在世上被人欺負啊……”

    那個身體孱弱的老婆婆,嚎起喪來還真有一股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老師勸沈建國不要找家長還是有道理的。沈冰的老爹叫沈建國。

    有些人不講道理不是故意不講道理,而是不自知的不講道理,就像吳勇他奶奶這樣的,只覺得自己有理,這群沒師德的老師,和那個沒家教的死細佬,才是不講道理的人。

    沈建國本也就是個不愛惹事的本分人,遇到這種事情,只能自認倒霉,灰溜溜的回家了,只是走之前叮囑沈冰,遇到吳勇,躲著走,別去招惹他。

    哼,到了我吳勇的地界,別管你重生不重生的,就算是龍,你也得給我盤著!

    沈冰覺得自己是史上最憋屈的重生者,沒有之一。接下來的日子,他只能躲著吳勇走,就這樣,吳勇還是不肯放過他。

    沈冰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絕對沒有哪個重生者曾經體會過。

    別說什么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我只求歲月靜好,別再來欺負我這個可憐的撲街仔了。

    而事實是,沈冰的退讓,沈建國的退讓,老師的退讓,讓吳勇覺得自己是一個勝利者,更加變本加厲的欺侮著沈冰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這天,沈冰又被吳勇堵住了,原本估摸著又要挨一頓打的沈冰,卻忽然發現,吳勇居然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把蝴蝶刀。

    “嘿,你這個死細佬,還挺抗揍,打得我都累了,咱們今天玩點別的,在你臉上刻個字怎么樣?別的字我也不會寫,就刻個‘狗’吧,你看你現在這樣子,像不像一條狗。”吳勇興奮的說道。

    鋒利的刀子在沈冰臉上比劃著,吳勇似乎是在安排,沈冰臉上這巴掌大一塊地兒,“狗”這個字,每一筆一劃,應該刻在哪里。

    感受著臉上金屬鋒銳的刺激感,沈冰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憤怒。他炸毛了。

    “去TM的商業帝國,去TM的億萬富翁,老子今天就要弄死你。”倏然間,沈冰奪過蝴蝶刀,狠狠地扎在了吳勇右手大臂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一劃拉,又拔了出來。

    四周的小朋友們都在一陣尖叫聲過后,四散而逃。

    吳勇癱坐在地,蹬著雙腿拼命的向后挪動,“別,別殺我,對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救……救命……”他沒想到,沈冰真的會爆發,他以為,這小細佬這輩子就這樣了。這一刀,直接使他從自得的天堂摔倒了地獄,此刻,他才真真切切的明白了,什么叫怕。

    小孩子嘛,說要在你臉上刻字,也只是說說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去做呢?什么眼睛里面塞碎紙片這種操作,更是不可能。

    沈冰怒氣上涌,血液直沖天靈蓋,瞪著兔子一樣血紅的雙眼,喘氣如牛,緩緩的一步一步逼近。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吳勇表情驚恐到扭曲,沒有人不怕死的,早知道會有今天,他絕對不會把沈冰欺負的這么狠。

    不敢?這種人沒什么不敢做的,要是今天放過了他,回頭等他緩過來,說不準就黑刀干掉自己,反正他未成年,沒在怕的。沈冰現在已經被怒氣沖昏了腦袋,現在,他心中只有一句古話: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在極度憤怒之中,沈冰的刀子刺向了吳勇……

    沒有鮮血,沒有死亡,什么都沒有,沈冰的身體打了個顫兒,睜開眼睛。順手關掉了車里的空調。真冷。

    沈冰按了按太陽穴,自己明明是來接范敏下班的,怎么就不小心睡著了呢?

    原來,這是一場夢啊,幸虧是一場夢。沈冰嘀咕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