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64章 旋轉陀螺

間之蠹
     關掉空調,把車窗搖下來。今天原本是要上班的,只是公司里有點事,沈冰來這兒出差,剛好范敏的公司就在附近。下了班,沈冰就開車來到這邊等范敏,只是沒想到,等著等著,居然睡著了。

    沈冰打開杯子喝了口水,然后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

    五點五十七,快了,馬上范敏就下班了。沈冰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開始回想剛剛的夢境。

    他是在極度的憤怒和絕望之中醒來的,到現在為止,情緒還沒平復。那種一股熱血沖上腦門的刺激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平復的。

    怎么會做這種夢呢?是不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

    沈冰掏了掏口袋,摸出包煙,打開一看,空了。悻悻然的把煙盒從窗口丟了出去,砸吧著嘴,盯著范敏公司的大門。現在去買煙是肯定來不及了,到家再說吧。

    六點鐘很快就到了,公司大門口陸陸續續有人出來,等了一會兒,沈冰看到了范敏的身影。

    “???”

    范敏身邊有一個男的,跟范敏走在一起,手就搭在范敏的肩上,兩人有說有笑的。一起朝公司外面走來。

    原本做了個稀奇古怪的夢,沈冰就余怒未消,現在一見這場景,腦子里什么都不記得了。打開車門就沖了下去。

    見到那個手臂搭在范敏肩上的男人,沈冰愣了一下,這人,似乎有點眼熟,但想不起來是誰了,但是不管是誰,都不能跟范敏勾肩搭背!怒氣沖沖的走到兩人面前。范敏看見沈冰,愣了一下,旋即臉上閃過一絲疑惑。沈冰怎么會在這里?

    沈冰一把扯下那男的搭在范敏身上的手,推了他一把,然后拉著范敏就走。范敏愣了一下,臉上閃過一絲慍怒,不過啥都沒說。

    兩人開車到家,你也不說話,我也不說話,就冷戰。沈冰坐在客廳里抽煙,范敏就躺在沙發上玩手機,也不理沈冰。沈冰心里的郁氣越積越多,越想越是憤怒,難道范敏感覺不到自己的怒氣么?她為什么不給我解釋?為什么不說話?

    沈冰重重的砸了一下煙灰缸,吸引范敏的注意力。范敏絲毫不為所動。

    沈冰怒氣越來越高漲,之前那個夢境作為開端的怒氣,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平息。他一把按掉煙蒂,怒氣沖沖的朝著范敏吼道:“你還要不要跟別人勾肩搭背了!”

    范敏梗著脖子,也是怒氣沖沖的盯著沈冰:“就要!”

    兩人就這么對上了。見范敏還敢頂嘴,沈冰感覺要無法控制自己了,伸手指著范敏,怒道:“到底還要不要了!”

    范敏也是絲毫不犯怵,唰的一下站了起來,盯著沈冰的眼睛,毫不妥協:“就要!”

    沈冰的怒氣無處發泄,打,又舍不得打,憤怒之下,轉了下頭,看到桌上的手機,順手就抓過來,“哐”的一下,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死無全尸。

    “你踏馬到底要不要了?”目眥欲裂,難以言明的怒火,要比夢中強烈幾十倍。

    成年人最無能的狂怒,就是摔手機。潛臺詞是:我手機這么重要的東西都摔了,你應該感覺到我的怒火,你應該退讓。這種情況,在小情侶或者夫妻之間尤為常見。

    如果連手機都舍不得摔,那就說明還有理智,還沒有生氣到那個程度。

    范敏毫不退讓,一句“就要!”瞬間點炸了沈冰的怒火,他再也忍不了了。

    “火球術!”一發火球術就要朝著電視機砸去。舍不得砸人,砸個家具還是……

    等等……

    火……火球術???

    不……不對,

    我是誰?我在那?發生了什么?

    剎那間,沈冰冷靜了下來,而后,一股怒意再度飆升,這次,是帶著殺氣的怒意。與之前不同,現在的他,心中充滿了毀滅的欲望。

    “醒來!”捏爆了手里的火球,沈冰睜開眼睛,從夢境中脫出。從地上爬起來,抬起眼皮,掃視了一圈,是一個類似大飯店一樓的大廳,裝修的金碧輝煌的。周圍躺著一地的人,也不知是睡著了,還是死了。

    沈冰找到了罪魁禍首,一只古怪的藍色章魚,正趴在服務臺上,兩只巨大的藍色眼睛,掃視著四周。見沈冰醒來,顯得有些慌亂。

    沈冰打開隨身空間,從里面掏出一把匕首,精靈族贈送的,有著精美花紋的匕首。面無表情,像是在景區參觀一樣,緩緩的,慢慢的,一步一頓的,走向那只藍色的章魚。

    只見那章魚雙目倏然瞪大,盯著沈冰,沈冰覺得一陣睡意襲來,腦中又開始產生各種各樣的幻覺。

    焦慮,緊張,憤怒,沮喪,悲傷……很明顯,這些負面情緒,沈冰能夠感受得到,一波波各色的場景侵襲著沈冰的腦海,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負面情緒狂妄的滋生,爆炸般的爆發,但是,他依舊很冷靜。

    就像是兩個靈魂共用一個軀殼一樣,一個在那里傷痛無助,另一個卻像是沒有感情一樣,冷冷的看著這一切,好像這一切,都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

    “磕嗒,磕嗒,磕嗒。”有節奏的腳步聲在安靜而又空曠的大廳內響起,氣氛逐漸凝重。那古怪的大章魚見全力施為下,沈冰依舊不為所動。UU看書.uukanshu.com 開始動身想要逃跑。

    “過來吧你!”從代冬那兒學來的氣在沈冰掌間凝聚,產生了一股極強的吸力,針對那只章魚的。那章魚死死抓著柜臺不肯松手,身體被拉成一根長條,極致的緊繃之下,觸手的吸盤力道開始減弱,一根一根的被拉扯的脫離了柜臺。直至最后,兩根來不及脫手的觸手,直接崩斷。

    抓住了章魚,沈冰左手握爪,狠狠的扣住了章魚的大腦袋,手指直接摳進了肉里。

    沈冰開始嘿嘿的笑了起來,不是那種正常的笑容,而是那種扭曲到猙獰的笑容,像是在嘲笑這只不自量力的章魚,又像是在嘲笑自己,居然會中這種小把戲。

    笑著笑著,瞬間臉色一變,眉頭一皺,滿臉的怒容。一刀就捅進了章魚體內。

    那章魚幾根觸手纏繞糾結著沈冰的手臂,想要推開這奪命的兇器,但它的力道哪里能比得上真氣淬體的沈冰?絲毫沒有給沈冰造成一絲一毫的損傷。

    沈冰面帶扭曲到嚇人的怒容,青筋暴突,用撕心裂肺的吼聲叫到:“就憑你!也敢讓我做這種夢?也能讓我做這種夢?啊?你配嗎?啊?你配嗎?你!配!嗎!”沈冰嘶吼著,伴隨著的,還有那把短匕,不停的拔出來,刺進去,拔出來,刺進去,再拔出來,又刺進去。狀若瘋癲。

    那藍色的章魚發出了刺耳的哀鳴,不斷地使用著能力,想將沈冰帶入幸福的夢境中去,但,那些破碎的畫面在沈冰的腦海中浮現,沈冰絲毫不為所動。

    這章魚,必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