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66章 精神病

間之蠹
     黎團長揮了揮手,一隊手持防爆盾的士兵圍了過來,接近兩人。黎團長也穿上一套防護裝備之后,上前與兩人對話。

    “你們好,我是城市治安特別行動部隊37團團長黎正濤。兩位小兄弟怎么稱呼?”目光掃過兩人,僥是黎正濤見多識廣,也被鎮住了。

    代冬到還好,主要是沈冰,整個人渾身上下,全部都是血漿,頭發上,衣服上,褲子上。勉強一張臉稍顯干凈一些。

    結成了硬殼的衣服上有幾個破洞,腳邊散落著幾顆帶血的彈頭,但是黎正濤卻沒在沈冰身上發現任何傷口。

    這兩人,其中一個融合了操縱巖石的能力,另一個融合了治愈的能力,這么說來,食夢的能力應該沒有被兩人融合掉。

    這個位面,一個人只能融合一片幻獸晶片,就是那種白色軟骨狀的東西。

    “我叫沈冰,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記得了。”沈冰淡定的回答道。他現在沒辦法不淡定,一股暴虐的沖動在心中不斷激蕩,耳邊似乎有一個聲音在慫恿著自己:殺掉他們,殺掉他們,一個不留!

    沈冰不知道這股沖動來自哪里,但仔細想想,似乎跟修仙位面的心魔有些類似,心中不由老干媽。我這還沒找到修仙位面呢,先給我把心魔整出來了。這算是啥?修仙位面會員體驗卡?

    真要是修仙位面會員體驗卡,那也肯定是窮逼VIP,活動送的那種。

    “我叫代冬。”代冬老實說道,接著目光便飄向了沈冰。

    “兩位幻師,你們好,請問一下,里面是個什么情況?”黎團長好奇的問道。

    “一只奇怪的能讓人做夢的章魚,還有一群發瘋的人,都被我殺了。”黎團長聽出來沈冰說話的語氣有些不太對勁,似乎是帶著一絲……顫抖。而且這人的呼吸也有些奇怪,異樣的沉重。

    “果然,是食夢么。受過食夢攻擊的人類,全都瘋了。能在食夢的攻擊下活著出來,兩位的意志力是我生平僅見。”黎團長贊嘆道。

    “別說這些廢話,有心理醫生么?給我安排一個心理醫生。”沈冰按住了自己顫動的手,皺著眉頭說道。

    ……

    魔法并不是萬能的,那些所謂的精神系魔法,驅散不了當初麥琪的癲狂,也驅散不了沈冰現在的毀滅欲。

    不過,好歹也有些壓制作用。

    “心理醫生?”黎團長愣了一下,為什么要找心理醫生?對了,食夢!這青年一定是受了食夢的影響!

    “可以,我這就給你們安排。”確認了兩人精神正常,黎團長揮退了小隊,準備派人前往建筑物中搜索。

    對于兩人“失憶”的說法,黎團長不置可否,不過,還是安排人帶兩人前往招待所,先住下再說。某些事情不歸他負責,他只要交代到位就好了。

    “你好,沈冰,代冬,我是你們的接待員,你們可以叫我圓圓,現在我們去招待所可以么?看你們這樣子,可能需要先洗個澡。”圓圓指了指一邊的車子說道。

    代冬點點頭,抬腳就要往車子那邊走,回頭卻看見沈冰沒動靜,便停下了腳步。

    “招待所遠么?不遠的話,就走過去吧,我現在不想坐車,想走兩步。”沈冰現在覺得有些壓抑,想要散散心,他現在倒是毫不在意滿身古怪氣味的血污。

    圓圓知道這位現在的狀態,不太穩定,本著盡量不刺激他的想法,當然是同意了沈冰的建議。于是,警車開道,封路,為了防止騷亂,

    動用了一切力量盡量不讓別人與沈冰接觸。

    見到這種做法,沈冰皺了皺眉,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否定。

    一路走到了招待所,而另一邊,黎團長也把這里的情況匯報上去了。

    “他們都說失憶了,什么都記不起來了。”

    會議室內,一張長桌,幾個人坐成一排,長桌對面孤零零的擺著一張椅子,黎正濤就坐在那張椅子上。說是匯報工作,更多的看起來倒像是在審訊。

    不過,黎團長早就習慣了這一切。

    “是真的失憶了還是裝的?”一位老軍裝開口問道。

    “這件事有待具體調查。不過我看那個叫沈冰的似乎狀態不太對,在那之后他讓我給他安排一個心理醫生。我安排童醫生過去了。”

    “他是主動要求叫的心理醫生?”另一位老者開口。

    “對,主動要求叫的心里醫生。而后送他前往招待所的時候,他提出要步行。”

    “步行?”“大概是沒有安全感吧,畢竟剛跟食夢戰斗過,畏首畏尾的也正常。”“也有可能是暈車。”

    ……

    等待幾人討論結束后,黎團長才繼續匯報,將建筑物內的場景給幾人描述了一下。

    “這么說來,食夢的幻晶應該在那個沈冰手里嘍?”

    “分析部的情報過來了,大家看一下吧。”

    “沈冰,具有控制巖石的能力,幻晶種類未知,疑似地龍,初步推斷綜合等級評定為三級。代冬,具有治愈傷口能力和免疫食夢攻擊的能力,幻晶種類未知,疑似天堂鳥,初步推斷綜合等級評定為零級特殊。以上報告僅供參考。”

    分析報告也是會出錯的,特別是這種已知條件特別少的情況下。

    “情報部門怎么搞的?兩人的家庭背景呢?這么長時間還沒查出來?胡鬧!”

    “查不出來,這兩人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事發之前,金龍飯店周圍任何一個攝像頭,在一個禮拜之內都沒有出現過兩個人的身影。再往前的監控情報部門還在分析。”

    會議室內眾人面面相覷,來歷不明的兩人,斬殺了食夢,取走了幻晶。

    “我提議,UU看書 www.uukanshu 進行善意接觸。”

    “附議。”

    “反對。”

    “附議。”

    ……

    說是招待所,其實是包了一家酒店的一整層。剛開始還有不少士兵守著兩人,不過不知什么時候,都撤走了,只有所謂的接待員圓圓住在兩人的隔壁。

    沈冰是想和代冬一人一間的,不過代冬死活不同意,這家伙,一來是怕沈冰丟下自己一個人跑了,二來,也是擔心沈冰不在自己眼皮底下,受了刺激會發瘋。有自己在的話,好歹能勸勸,代冬倒是沒有妄自菲薄。

    代冬之前與沈冰接觸,沒覺得他有這么大的脾氣,明明是一個挺好說話的人,還陪著他一起因為自己身份的事情跑來跑去,怎么忽然之間變化這么大?簡直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行為也有些奇怪。

    沈冰扛了張椅子,跑到天臺看星星去了,代冬和圓圓只得跟著。

    沈冰現在很任性,做事絲毫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完全不像是之前那個他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代冬的經歷刺激的,又或者是被食夢的夢境刺激的,沈冰抬頭望著夜空,這么一瞬間,他忽然感覺自己都有點不認識自己了。

    天臺上陷入了沉默。

    嘆了口氣,沈冰摸了摸口袋,沒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香煙,頓時有些沮喪。不過,倒是摸到了一件東西。

    “啪——”一個響指過后,沈冰指間夾著一片白色的薄片:“你們想要這個吧?”

    圓圓愣了一下……

    (未完待續……早更早超生,晚上沒了,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