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91章 人心散了

間之蠹
     沈冰離開錦鯉小區后,便直接回去了,直到沈冰離開云山市的飛機起飛,刁某人這才出現在錦鯉小區的別墅中。“胡老。”刁某人向著輪椅上的胡老行了個禮。“胡老,那青年的底細,您探清楚沒有?”

    胡進熊抬了抬手,示意刁某人坐下,然后才徐徐開口:“他在我這兒說的都是真話。至于其他的,就要你們自己去判斷了。我只負責去偽存真。”

    都是真話。

    胡進熊皺了皺眉,這就有點奇怪了,這個武力如此強大的青年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黑發黑眼,看起來倒像是夏國人,可是夏國人不至于一點身份信息都沒有,就算是在偏遠山村,也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胡老,這次麻煩您了,我還要回去復命,就不在您這兒多叨擾了,關于那只貓蜘蛛幼崽,我會再想想辦法能不能拿回來的。”

    想把貓蜘蛛幼崽拿回來純屬瞎扯,如果沒簽訂契約還好說,這契約都簽訂了,想找回來除非沈冰死了。

    “不用了,跟著他挺好。你回去吧,跟上頭說,不要去招惹那個娃兒,他很危險,就說我說的。”

    刁會長居然是官方的人。這么看來,四大工會的會長有可能都是官方的人。仔細想想倒也在理。

    刁會長離開后,胡老又開始重新燒水泡茶,最厲害叨念著,跟著他挺好一類的話。

    ……

    樂滋滋的帶著貓蜘蛛到家后,沈冰開始搜索養貓蜘蛛的注意事項。小毛球還小,處于幼生期,把腿收起來之后,也就比鵪鶉蛋稍微大一點,而且暫時也還沒有躲進亞空間的能力。

    “冰哥,你騙我!你不是說這是一只蜘蛛么?這分明是一只貓!你居然不帶我去!實在是太過分了!”代冬幽怨的向沈冰吐槽道。

    臉盆蹲在沈冰肩上,那綠豆大小的貓眼好奇的四處張望著,之前一只躲在母親的庇護下,很少出亞空間。

    “少廢話,家里的浴室都是淋浴,臉盆喜歡游泳,你去買一個大點的浴缸回來,再整點活魚,記得要小一點的,別一口把我家臉盆給吞了。”

    “屁,你自己不去買,不帶我出門還想我幫你辦事兒,沒門!”代冬氣呼呼的一撇嘴,回答道。

    “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讓湛藍去了!晚點交流會的時候看到你喜歡的妖物你也別來找我,要知道賣幼崽的很多都是只換積分的,你自己做任務囤積分去!”叫你買個東西還跟我討價還價,還沒跟你算算復活藥劑和月亮泉水的賬呢!沈冰心想。

    湛藍愣了一下,起身準備出門。

    代冬一把拉住湛藍,“嘿,你這家伙聽不出好歹是不?”推搡著湛藍出門:“那么大個盆兒,你一個人搬得了么?走走走,一起一起。冰哥,我們這就幫您去買盆和小魚兒,您有事兒打我電話知會一聲,一定給您辦牢靠嘍。”

    “趕緊滾!”這狗東西,有事的時候冰哥冰哥,沒事的時候讓他辦點事兒推三阻四的。

    無奈的搖搖頭,沈冰拿出了幾本魔法書和一疊剛剛路上帶回來的白紙,

    開始對照著字典將這些基礎的魔法書翻譯成這個位面的文字。

    《如何更有效率的冥想》《冥想的十八個要點》《魔力修煉的三十個注意事項》《火球術的127個符文詳解》……

    這些都是沈冰挑選的最基礎的書籍,他準備將這些翻譯過后,拿去換那些捉妖師的修煉方法。打著禁咒“焚世”的幌子,相信愿意找他交換的人會有不少。

    很快,代冬和湛藍就搬著個大澡盆子回來了,同時,湛藍手里還拎著一個裝了水的塑料袋,里面有不少活魚。拇指大小到巴掌大小的應有盡有。

    沈冰停下手頭的活計,把澡盆子放滿水,然后將活魚放了進去。歪頭一看臉盆,這家伙咧著張嘴,口水都流出來了。

    “臉盆!口水!我的天!”

    貓蜘蛛與普通蜘蛛不一樣,普通蜘蛛的蛛絲腺體是在尾部的,貓蜘蛛的是在口腔,她的“口水”流出來接觸空氣之后,就會形成堅韌的蛛絲,而蛛絲被吞進去之后,又會被她口腔中的特殊酶轉化為絲液,就是“口水”。

    臉盆晃了晃腦袋,有些迷惘,她的毛發是不粘蛛絲的,流出來的絲液全都變成了蛛絲掛在了沈冰的衣服上,沈冰伸手扒拉了一下,手給黏住了。所幸臉盆屬于幼生期,分泌的絲液質量不高,還是挺容易拉斷的。

    舔了舔嘴唇,臉盆那一對綠豆大小的貓眼,巴巴的望著沈冰。貓蜘蛛愛戲水,愛吃魚,這是網上說的。

    “去吧!”隨著沈冰一聲令下,臉盆一下子就蹦跶到了澡盆中,濺了沈冰一身的水。氣的沈冰直想把她撈出來揍一頓。不過看她在水里上下翻滾的開心勁兒,還是算了。

    小孩子不懂事打一頓就好,不過太可愛的話可能會下不去手。

    衣服是徹底報廢了,褲子洗洗還能穿,換了一身之后,沈冰回去繼續干翻譯的活兒。

    “代冬,幫我把這些拿去復印個幾十份,我有用,按頁碼,別弄亂了。”一大清早,沈冰就把代冬叫醒了。好不容易翻譯結束,天都亮了,沈冰忙了一宿,剛開始玩夠了的臉盆還陪陪他,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沒過多久,就趴在他肩上睡著了。

    熬夜和晚睡是年輕人的常態,大清早被叫醒是對年輕人最大的折磨。

    代冬揉著惺忪睡眼,看了下沈冰遞過來的東西。

    “冰哥,這都是些啥啊?”把翻譯過后的稿件丟到一邊,代冬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身體,準備去洗漱。

    “文盲!別啰嗦,趕緊去。”

    “切,整的和誰不是個文盲似的。你懂么?”代冬知道沈冰和他一樣,看不懂這些文字,因此很有底氣。

    “你手邊那些都是我寫的,你說我懂不懂?”什么叫文化人啊?說出來怕驚死你!

    “真的假的?這你寫的?”代冬一愣神,又抓起了手邊的稿紙。“冰哥,你這不會寫的是小說吧?寫這東西賺不了錢!”

    “別逼逼了,趕緊去,當心點,別弄丟了,這東西妥妥的可以換到你想要的寵物。你可給我上點心。”

    “嘿,冰哥牛啊,這才幾天,就學會這邊的文字了。成,我這就去!”一聽能夠換寵物,代冬臉也不洗了,穿上鞋子就慌忙出了門。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啊……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