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93章 穿越者

間之蠹
     “小……小錢啊,你們捉妖師,個個都是這么厲害的么?”這種場面,僥是這軍裝老者,也是第一次見。

    “不是,捉妖師之中,像他這么強的,很少,可以說幾乎沒有。”錢嬌嬌神色復雜的盯著天空中的那個人形。不是說他修煉的是火系的能力么?怎么還有操縱風的能力?

    一種已經夠變態了,同時修煉兩種能力還都這么強,讓我們這些撲街仔還要不要活了?

    沈冰降落到地面上,殘余的零星工蜂向著沈冰沖來,不過被堅實的冰盾擋在了外面,嬰兒拳頭大小的工蜂,凍僵后墜落在地,被經過的沈冰隨意的就踩扁成一灘肉泥。

    “錢會長,你在哪兒?”沈冰高聲喊道。

    這里有許多坦克車和裝甲車,沈冰不知道錢嬌嬌躲在哪里,指揮車和普通裝甲車長得并沒有什么兩樣。

    不遠處的一輛指揮車打開了車門,車里有人朝著沈冰敬了個禮,隨后招招手,沈冰走了過去。

    在裝甲車里,沈冰看到了錢嬌嬌,還有一個軍裝老頭,估計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士兵。

    那軍裝老者見沈冰進來,正欲開口,卻被沈冰打斷了。活兒都干完了,沈冰不想跟他虛與委蛇,他現在只想知道錢嬌嬌口中這個“大禹治水”是怎么來的。

    在直升機上的時候,沈冰用手機上網搜索過,并沒有和“大禹治水”有關的信息。這個錢嬌嬌……

    “錢嬌嬌,我找你有點兒私事,我們能單獨聊聊嗎?有關于大禹治水的私事。你懂的。”沈冰說道。

    錢嬌嬌愣了一下,倏而抬頭,一臉震驚,死死盯著沈冰。

    大禹治水不是這個世界的名詞,錢嬌嬌也只是順口說了出來,面前這個人,居然知道?這么說來,他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身份信息的原因,也就不難理解了。

    錢嬌嬌心中冒出了一個設想,她知道,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她有些不敢想,不敢面對。

    本地駐防軍隊由于車輛故障的原因,留在原地等待救援,蜂后的位置還沒找到,不過,一次性被沈冰滅了這么多的工蜂,相比短期內也已經翻不起什么風浪。指揮官沒有理由阻止錢嬌嬌的離去。

    沈冰與錢嬌嬌登上了返回雨州的直升機,一路上,兩人默然無言。飛機上原本還激動的想要與沈大師一番暢聊的士兵們,此刻似乎也感覺到了這種詭異的氛圍。就在這么一片寂靜之中,兩人回到了雨州。

    沈冰帶著錢嬌嬌,找了個咖啡廳的角落。

    “喝點什么?”接過菜單,沈冰翻了翻,遞給了錢嬌嬌。

    錢嬌嬌翻了翻,面色不變的說道:“那就來一杯卡布奇諾吧。”

    “好的,兩杯卡布奇諾。”沈冰對這個名詞并不意外,雖說他沒喝過咖啡,但也聽說過。

    那服務員小妹愣了一下,小聲提醒道:“對不起,先生,本店暫時沒有兩位所提到的咖啡,關于咖啡品類缺失的問題我們會如實反映給店長的,

    您可以嘗試一下菜單上的其他咖啡,本店的咖啡都是非常正宗的。”

    沒有?沈冰再次翻開菜單,仔細查看了一遍,果然沒有卡布奇諾。

    轉頭看向了錢嬌嬌,這個女人神色不變,仿佛那咖啡名不是從自己口中說出去的一樣。

    “那就來兩杯風車咖啡吧,謝謝。”沈冰將菜單遞了回去。“另外,店里的特色小吃隨便來點吧,你看著辦。”

    服務員離開后,沈冰正準備開口詢問,錢嬌嬌卻先開口了。

    “之前還聽說卡布奇諾的咖啡好喝,我平時都不怎么喝咖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倒是今天鬧了個笑話。嘻嘻,就是不知道,沈大師找我有什么事情呢?”說話的同時,錢嬌嬌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又比了個通電話的手勢,最后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沈冰可以毫不在意,因為對他來說,這個位面只是一個過客,但錢嬌嬌卻不行,她必須小心又小心。穿越的這么多年來,她滴酒不沾,覺也睡不安穩,生怕被人發現自己穿越了的事實。而且現在,作為官方高層,她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就更不能掉以輕心了。

    沈冰被她這一連串的動作搞得有些懵,不過他也不是蠢人,稍稍一思考,便明白了錢嬌嬌的含義。

    被監聽了?

    沈冰并不知道錢嬌嬌是官方高層,還以為所有捉妖師都被監聽了,頓時心里有些惱火。不過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心里暗自思忖著對策。

    如果被監聽了的話,肯定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了,想要與錢嬌嬌開誠公布的談一場,看來,只有去亞空間了。

    “我也不怎么喝咖啡,一般還是喝可樂多一些。”這個世界并沒有可樂這種飲料。沈冰知道錢嬌嬌大概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但還是提了一嘴,讓她徹底相信自己。

    錢嬌嬌笑了,沒想到這么多年都自己一個人過來了,現在居然還能遇到一個老鄉。

    “沒想到沈大師也跟我一樣,既然來都來了,就嘗嘗看吧,我認識一家比較不錯的小飯館,沈大師今天這么忙,想必還沒吃飯吧,等會兒我帶您過去嘗嘗。那邊的口味比較好,主要是比較安靜!”錢嬌嬌加重了“安靜”這個詞。

    沈冰大概明白,她說的是安全,不被監視。不過,有哪里比亞空間更安全的么?微微一笑,沈冰說道:“不如去我家吧,我家更‘安靜’。我做菜的手藝還是不錯的,不信的話錢會長可以嘗嘗看。”

    兩人打著啞謎,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就尬聊,強行找話題。沒多久,便離開了咖啡館。

    說到底,兩人之間,還是沈冰占據了主動,在這種位面,實力還是可以決定話語權的。錢嬌嬌跟著沈冰回到了他的住處。

    “吔,冰哥,這才認識多久?你就把錢會長帶回房間了?”代冬見到準備進房的沈冰兩人,最賤調笑道。

    “閉嘴!”沈冰抬手就是一個冷凍三連,凍得代冬渾身哆嗦,嗷嗷叫著跑去洗熱水澡去了。湛藍見狀,低下頭默默練氣,假裝什么都沒看到……

    鎖上房門,拉上窗簾,沈冰朝著錢嬌嬌伸出了手:“抓住。”

    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之后,錢嬌嬌發現,自己啥都看不見了,腳下也沒有踩著地面的踏實感,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樣。如果不是手里還握著沈冰的手,她肯定要尖叫起來。

    “照明術!”

    兩人之間出現了一個光球,讓錢嬌嬌足以看到面前的沈冰,她環視了一下周圍,黑漆漆的一片,延伸向無窮遠。低頭看了一下,腳下也一樣,沒有地面,啥也沒有,兩人就這樣孤零零的漂浮在無盡的虛空中。

    “這是哪里?”錢嬌嬌有些慌亂,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在宇宙中一樣,沒有引力,沒有上下左右之分,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踏實。

    “這里是附屬于這個位面的某片亞空間,不要慌,我能帶你進來,自然就能帶你出去,這里什么都沒有,也不可能有人監聽我們之間的談話。”沈冰試著抽了一下手,沒抽出來,錢嬌嬌雙手緊緊抓著他的右手,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不肯松手。

    “你是誰!你想干什么!”

    聽到錢嬌嬌這么問,沈冰愣了一下,這女人,好像不是跟自己想象中一樣冷靜。于是,沈冰對她釋放了幾個冷靜魔法。

    “你是來自地球吧?”沈冰問道。

    錢嬌嬌點了點頭。

    這個位面的星球,也叫地球,其實不能這么問,不過,兩個人都懂,所謂的地球是什么意思。

    “你能回去嗎?”這是錢嬌嬌最關注的的問題。

    沈冰搖了搖頭:“暫時還不行,我找不到那個地球的位面和時間線在哪里,如果有個坐標的話,我是可以回去的。”

    錢嬌嬌只知道一個地球,就是自己那個地球,而沈冰知道的地球,不止一個,UU看書 .uukanshu.com 即使是自己成為間蠹之前的地球,也是有著無數種可能,無數條時間線的,誰能保證錢嬌嬌就出自于自己那條時間線呢?

    不過,沈冰沒有說出來。

    有些東西,就算知道了,也沒有意義。

    “你是幾幾年穿越的?”沈冰問道。

    “我……我是2020年穿越的。”錢嬌嬌愣了一下,最終還是回答道。

    錢嬌嬌說的是不是真的,沈冰不知道,她的話,可以信,但不能全信。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沈冰站在錢嬌嬌的位置上,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信息隨便泄露出去。

    沈冰皺了下眉,他也是2020年穿越的,非要說的話,錢嬌嬌的穿越,好像與自己是同一年。

    “你說你找不到回去的坐標?我是直接穿越到這個世界的,我身上會不會帶著原來世界的坐標?你能不能帶我回去?”錢嬌嬌有些緊張的問道。

    “嘁,如果我能從你身上找到坐標的話,我不能從我自己身上找到坐標么?”沈冰翻了個白眼。

    “你……你能帶我回去么?”這是錢嬌嬌第三次問了,之前兩次沈冰都沒有回答她,這讓她的心,逐漸沉入谷底。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