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94章 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

間之蠹
     臉盆在剛進入亞空間的時候就從沈冰肩膀上飛走了,亞空間之中沒有重力,但她卻如魚得水。

    沈冰默默的搖了搖頭。

    錢嬌嬌腦中一片空白,她有許多問題想問,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不行……么……”

    “不是不行。”沈冰再次搖了搖頭:“第一,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找到回去的方法。雖然我能夠隨意穿越萬界,但是沒有坐標的情況下,想要找到原來那個位面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再者說……其實,回到原來的位面也許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俗話說,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

    對錢嬌嬌來說,成為一個捉妖師其實也是某種意義上的“富貴”,只不過這是心態上的富貴。幾乎每一個穿越的人,在獲得了這樣那樣的能力之后,都會想要回家。特別是還沒在這個世界組建自己的家庭的錢嬌嬌。

    “我求求你了,我想回去,”錢嬌嬌的眼淚落了下來,如果說不是這片亞空間,她還會懷疑沈冰到底有沒有能力帶她回去,但是現在,她是沒有一點懷疑了。明明希望就在眼前,面前的人卻不愿意帶她回去,鼻子一酸,錢嬌嬌就落下淚來。“求求你了!”

    錢嬌嬌不是一個笨女人,能做到四大工會的會長,怎么肯能是個蠢人?只不過,她不是很冷靜,在面對回家的機會之時,并不如白彥初一樣冷靜。當初白彥初以為沈冰要殺他,立刻就拋出了自己的利用價值,這點,是錢嬌嬌做不到的。

    “我跟你說句實話,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穿越者,我也不敢肯定像你這樣的穿越者,到底是屬于跳出了時間線的掌控還是依舊在時間線的掌控之內。如果你是前者,那么你就算回去,也只能是個悲劇,還不如就留在這里算了。我說的話你也許聽不懂,說明白些,就是可能你回到地球你會發現,地球還是那個地球,但是你的父母已經沒了,環境還是那個你熟悉的環境,但是你的朋友,同事,他們都不認識你了,你的親戚,家人,他們好像就從來沒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過一樣,你再也找不到他們了。這點,你可以去問問代冬的感受,他就是這么過來的。”

    沈冰說完,亞空間中陷入了沉默。不僅僅是錢嬌嬌,包括沈冰自己,也是一樣的。而且,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身上,絕對會發生比代冬更恐怖的事情。

    他也很害怕,他也很畏懼,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去面對。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回到魔法位面,就一輩子不離開了。那里有友善的世界意識,那里有友善的精靈,那里有他所熟悉的寒風城,那里也許還有個女孩……

    但是,人活在這個世上,有的時候,不是你不想去做,你就真的不回去做的,總有那么一些不由自主,或者說身不由己的理由,促使著你去那么做。

    沈冰就是想回去,沒有為什么。他有那么多的理由不回去,但他還是毅然決然的踏上了這條沒有盡頭的旅程。也許,這就是生而為人的一種執念吧。

    “我不怕,我真的想回去,求求你了,帶我回去吧!求求你,只要你能帶我回去,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淚流滿面的錢嬌嬌想要跪下,她死死的抓著沈冰的手,卻做不出想要做的動作,這片空間之中,沒有大地,沒有引力,她以一個奇怪的姿勢蜷縮著身體。哀求著沈冰。

    而沈冰依舊鐵石心腸的搖了搖頭:“我不喜歡騙人,我也不想今天給你一個承諾,今后讓你在漫長的等待中度過余生,說句實話,我不想讓你回去,因為,離開了那條時間線的人,再回去,有可能一舉一動都會對整個時間線造成影響,除了我自己,我不想帶任何人回到我們的位面,回到我們的世界。我怕你毀了它!”還有一句話,沈冰沒有說出口:“我也怕我自己毀了它。”

    錢嬌嬌繼續哀求沈冰,但沈冰卻絲毫不為所動。

    有時候,沈冰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變得冷血了,以前的自己,如果有這么一個活生生的人,悲痛萬分的求自己辦一件對自己來說僅僅是舉手之勞的事,哪怕自己不是特別愿意,他也會幫忙。真的,他其實是一個特別心軟的人。

    但是,到底是什么時候,自己變成了這樣呢?

    有時候,人,活著活著,就會活成自己所討厭的樣子。每個人的行為,站在他自己的立場上,也許都有其合理性。沈冰為什么不愿意帶錢嬌嬌回去?因為,對他來說,錢嬌嬌回去有可能會改寫未來,有可能破壞他的未來,有可能把那條時間線搞崩潰,有可能會侵犯他的利益。

    但他自己呢?他自己回去就不會做這些了么?他不管!他是無論如何要回去的,但是,他卻不愿意帶著可能的不穩定因素回去,為此,他可以拒絕一個無助的女人聲嘶力竭的哀求。

    錢嬌嬌見沈冰不為所動,居然松開了沈冰的手,開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求求你,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做,讓我回去,讓我也一起回去!”

    “住手,你這個瘋女人!風之束縛!”沈冰可不愿意在亞空間里發生一些會被封書的事情。直接釋放出一個魔法控制住了錢嬌嬌。

    沈冰現在非常頭疼,怎么處理這個瘋女人,他毫不懷疑,如果就此放她出去,她會無休無止的繼續糾纏沈冰,直到他答應她帶她回去為止。自己為什么就因為一句大禹治水,就來招惹這個瘋女人,沈冰后悔極了,他甚至想逆流時光,回到一天前去,改變這段歷史。

    而此時,被沈冰困住的錢嬌嬌卻突然不哭了,也不祈求了,只是一臉怨毒的盯著沈冰,也不說話。

    沈冰深吸了口氣,琢磨著怎么處理這件事。同時,也在暗自警醒自己,以后做事不能再這么沖動了。

    也怪沈冰自己,好幾年沒有聽到地球的消息了,咋一見到一個類似老鄉的人,忙急忙慌的便跑上去相認,絲毫沒有考慮過后果,冷靜下來以后,他才反應過來這么做的惡劣后果。

    ……

    錢嬌嬌冷靜下來了,不再哭鬧,不再撕扯自己的衣服了。沈冰也冷靜下來了。

    “冷靜下來了嗎?”

    錢嬌嬌點點頭。

    “不是我故意不愿意帶你回去,而是,帶你回去變數太大了,我帶你出去見一下代冬,你可以問問他他父母的事情,這種事情,也可能發生在你身上,也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沈冰說完,錢嬌嬌又點了點頭。

    可以交流,那自然是最好的。沖著臉盆招了招手,臉盆依依不舍的回到了沈冰的肩膀上。沈冰帶著錢嬌嬌回到了主世界。

    拉開窗簾,打開房間門,沈冰真準備踏出去,忽然,一陣心悸的感覺襲來,錢嬌嬌要殺我?

    轉身格擋,卻發現錢嬌嬌并沒有動彈。

    “???”

    忽然,那種心悸的感覺再度襲來,那并不是幻覺?

    “額……噗……”沈冰一口鮮血噴出來,感覺氣力正一點一點的從身體中流失,她是什么時候動的手?

    “既然不愿意帶我一起回去,那你就去死吧!”錢嬌嬌一臉怨毒的盯著沈冰。

    “你以為……我這樣就會死么?”沈冰軟倒在地,趴著床沿,盡全力抬起手,抹了一下下巴上的血水。無力的吐出一句話。

    “哼哼,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失手過,我要你在痛苦中死去!嗬嗬,哈哈哈哈,失去力量的感覺不錯吧?不愿意帶上我,那你也留下吧!”錢嬌嬌盯著沈冰,臉上帶著大仇得報的快意。

    “治愈術!驅散!力量祝福!智慧祝福!勇氣祝福!詛咒抵抗!寒冰盾!然后,水鏡術!”原本將要倒地的沈冰,口中忽然說出了一大堆意義不明的話,UU看書 .. 然后,他站起來了。

    “我倒是見過你這種能力,在另一個位面。”沈冰站起來,緩緩開口。“不過,在那個位面,大家都稱之為:黑暗系魔法。而弱化系,就是其中一種。你也想嘗試一下這種滋味么?忘記告訴你,其實,我也會。”

    沈冰的表情慢慢變得冰涼,他承認,自己不愿意帶著錢嬌嬌回去有自己的私心,但是,這個女人太惡毒了,就因為自己不愿意帶她回去,她就毫不猶豫的對自己下殺手?

    “虛弱詛咒!枯萎詛咒!衰老詛咒!思維遲滯!魔力禁錮!……”一連串的詛咒魔法加持在錢嬌嬌身上,沈冰的施法速度,快到連念魔法的名字都來不及。

    從來都只把詛咒用在別人身上的錢嬌嬌,這下也體會到了被詛咒的痛苦,雖說是不同力量體系內的詛咒。

    去死吧!

    沈冰絲毫沒有心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殺人了,對這種事,他已經有些習慣了。

    可能這就是成長吧。只是不知道這種成長是好是壞。

    沈冰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變成這種心狠手辣的樣子。

    人,總是在不經意之間,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