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96章 惡魔的低語

間之蠹
     離開了云山市,沈冰回到了住所。

    “冰哥,事情解決了?”開門,代冬見是沈冰回來了,開口問道。

    “大概吧。”沈冰點了點頭,胡進熊雖說打印幫他處理這件事,但沈冰也不知道胡進熊到底有多大的能量,能不能把這件事情揭過。

    代冬愣了一下,“大概是啥意思?”

    湛藍也很是好奇,他不敢問,卻在一旁支棱著耳朵專注的偷聽著,假裝自己在練氣。

    “大概的意思就是說……去去去,你問這么多干啥,學你的魔法去,火球術學會了么?人家湛藍都能學會,你憑啥就這么蠢?”

    “切,了解一下嘛,不愿意說就算了,大不了就是跑路唄,又不是第一次了。”

    代冬的話像一把錐子一樣,一下就扎心了。

    怪我嘍?是我想跑嗎?我也不想的啊!但這不是沒辦法么?

    沈冰皺了下眉頭,代冬說的也有道理。之前沈冰覺得,只要實力夠了,就能夠不用沈跑跑了,但他現在發現,自己還是天真了。有些事情真的是不以人力為轉移的。

    人是群居動物,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除非你不準備與別人交流,要不然,被孤立,被集體針對始終都是一個問題。

    雖說胡進熊答應幫沈冰處理好這件事情,但是沈冰還是做好了第二手準備,實在不行,就跑吧。

    皺了下眉,沈冰掏出了手機,翻開了通訊錄。

    “喂,您好,請問是梅女士么?我是沈冰,有點事情想找你談一下,你這邊方便么……”沈冰撥通了梅勝男的電話。

    梅勝男就是那個出售精神力秘藥給沈冰的人,之前沈冰跟她互留了電話,就是為了得到她的修煉方法,一種能夠單獨修煉精神力,并將精神力轉化為實質的精神力藥水的功法。

    沈冰看上的東西很多,現在時間緊迫,好消息和壞消息,誰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先來。沈冰也不知道胡進熊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抓緊時間總歸是沒錯的。

    “梅小姐,您好,又見面了。”找了個安靜的茶廳,沈冰把梅勝男約了出來。

    “沈大師,您好。”梅勝男和沈冰握了下手,便在沈冰對面坐下了。“沈大師,您制作首飾的能力是真的厲害,我戴上您上次賣我的首飾之后,精神力藥水的產量直接就翻倍了。”

    沈冰點了點頭,也不墨跡,開門見山的就說到:“梅小姐,我是知道您現在的情況的,上次您有說過,您雖然修煉的是精神力,但是沒什么自保能力吧。”

    梅勝男疑惑地盯著沈冰。

    沈冰從桌下掏出了幾本手抄本,整齊的壘在桌面上:“不知道梅小姐對我的修煉方法敢不敢興趣,”說著,沈冰抬手釋放出一個火球,熾熱的火球術漂浮在沈冰的掌中,讓梅勝男看了甚是眼熱:“桌上的這些,就是關于我這些魔法的修煉方法。是我這幾天整理出來的。不知道跟梅小姐交換一下您精神力的修煉方法是否可行。”

    梅勝男有些猶豫:“這些……是真的?”

    沈冰搖了搖頭:“真與假這種東西,

    就需要你自己判斷了,我如果說我沒必要騙你,你也不會信。不過我想說的是,從我修煉開始,一直都有著專門的老師對我進行一對一的輔導,即使是如此,我也花了整整四年多,我的魔法水平才達到這種程度。那四年是地獄一樣的四年,除了吃飯和睡覺,我都在進行魔法知識的學習。即使你學了這些知識,短時間內也是無法到達我這種程度的。”

    說著,沈冰拋了拋手中的火球,不穩定的魔法在他手里乖巧的像個臉盆。“不過如果是像這樣的魔法,有我指導的話,大概需要一個禮拜左右能學會,這點我已經驗證過了。沒有我指導的話,這我就說不準了,主要看悟性。”

    沈冰忽悠著梅勝男,他說的話不能算假話,當然也算不得真話,一般人又要學符文,又要冥想,學習效率也不像他這么變態,四年時間,勉勉強強當一個合格的初級法師差不多。畢竟不是誰都能像代冬和湛藍一樣,剛開始學習就整一瓶月亮泉水嘗嘗的。

    梅勝男心動了,沈大師的強大是有目共睹的,自己這點兒修煉方法,對他來說,也只是錦上添花的事情,他沒必要來騙自己。

    梅勝男是這么想的。

    “東西我沒帶在身上,我現在回去拿,沈大師您在這里稍等一下。”梅勝男急匆匆的就要離開。

    “等等,這些,都帶回去吧,記得把東西送到我住處就行了。”沈冰將那一疊復印資料往前面推了推。便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梅勝男帶著那疊資料走了之后,沈冰摸著腦門,陷入了沉思。

    ……

    白彥初的畫符,張曉的精神力修煉方法,等等等等,沈冰不止找了梅勝男一個,另外幾個沈冰留了電話號碼的,沈冰都一一找過來了,其中有接受沈冰交易的,也有拒絕的。沈冰也不是特別在意。

    結束了一天的會客,在街燈亮起的時候,沈冰也回到了出租屋。

    “冰哥,有客人。”代冬見沈冰進門,提醒了一句。

    沈冰目光掃向客廳,坐著幾個西裝革履的人,都沒見過。見沈冰回來,幾人轉過臉來,沈冰注意到,其中一個挑了挑眉毛,好像有些不屑的樣子。

    皺了皺眉,這幫人是個什么情況?來干啥的?

    沈冰走過去,五個人,客廳里的沙發都坐滿了。正對著電視的五個位置,剛剛好。沈冰要跟他們聊上的話,要么去搬一張椅子過來,要么就站在面前,跟挨批斗一樣與幾人對話。

    沈冰眉頭皺的更緊了,心中很是不爽。

    “你就是沈冰吧?”幾人見到沈冰站在那兒,臉上露出了笑容,但這些笑容,在沈冰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傲慢,怎么看怎么戲謔。

    沈冰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憤怒。“對,我就是沈冰,說說你們的身份和來意。”

    可惡,這幫人,以為自己還是那個剛剛穿越的沈寶寶么?自己現在好歹也擁有了毀天滅地的力量,這群人,難道就沒有一點重視么?

    并不是沒有重視,之前,他們一直在猶豫,到底要用什么樣的態度來面對這個“核武器”,原本是不太愿意招惹的,畢竟沈冰也沒有惹什么大禍,但是這一切,在沈冰找上胡進熊,而又通過胡進熊找上他們的時候,這一切就都變了。

    看來,是個好控制的人呢。

    有著一身實力的人,就怕他不好控制,像沈冰這樣主動示弱的,在他們看來,明顯就屬于好欺負的范疇。人,就怕他沒有畏懼,沈冰這種做法,明顯就是心存畏懼。

    沈冰大概也沒想到,自己的一波騷操作反而是套路了自己。

    胡進熊的話語權的確不小,但也不至于說可以號令全局的程度,努力勸說未果后,也就放任這群人去作死了,甚至都沒有通知沈冰。

    “對于你襲殺國家高官的事情,我們原本是不準備追究的,不過如果你擺出的是這種態度的話,那就沒什么好談的了。希望你看清形式,你面對的是官方,是國家機器,個人的武力并不能夠代表一切,一個人,如果……”

    “夠了!”沈冰大吼一聲,打斷了面前這幫人無意義的說教。揮了揮手,魔力掌控之下,一張冒著冷冰冰白煙的寒冰王座就這樣憑空出現。沈冰不愿意弱了氣勢!

    “如果你們來是想說這些的話,那你們現在就可以滾了!我,沈冰,今天把話放在這里,我沈冰不是怕事,只是怕麻煩!如果你們這種態度就代表著官方的態度的話,我會用我自己的方式,來告訴你們,我沈冰會用什么方式解決麻煩。”坐在寒冰王座上,沈冰面色有些發寒。他沒想到,自己的退讓,招來的就是這么幾個傻逼。

    到底誰該看清形式。

    “你……你不要冥頑不靈……”坐在首位的那個男人見沈冰如此囂張,頓時有些色厲內荏,不過一開始態度就擺出來了,現在如果退縮的話,像話么?

    沈冰深吸一口氣,情緒逐漸平復下來。話不投機半句多,跟這些人,沒什么好聊的了。

    “看來,胡進熊并沒有將我的身份告訴你們。”沈冰嘆了口氣,UU看書 .uukanshu. 看著面前的五個人,頓時有些興趣缺缺。

    “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有什么意義呢?”沈冰目光有些呆滯,雙眼失去了焦距:“既不能幫助我快點回家,又不能幫助我理解位面的規則。你們說,你們有什么用呢?如果我的退讓,換來的是你們的囂張,你們說,這一切有什么意義呢?你們活著,又有什么意義呢?”

    猶如惡魔的低語般,面前五人的眼神也漸漸失去的焦距,漸漸的被催眠,一群人接二連三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排著隊跑到窗邊,打開窗戶,就這么直愣愣的跳了下去。

    這里,是十一樓!

    代冬張大了嘴巴,想要驚叫出聲,卻被湛藍伸手捂住了嘴。

    沈冰呼了口氣,這一切,似乎都沒有什么意義。麻煩,就是麻煩,不會因為你實力變強而減少,區別只在于,你實力強了,解決麻煩的手段便多了。

    剛剛沈冰用的,就是從梅勝男那兒換來的精神修煉法中,最為淺顯的一種攻擊方法:“催眠”。梅勝男的精神力遠遠不如沈冰那么充足,根本做不到沈冰這樣。有時候,技巧不夠有一種非常簡單粗暴的彌補方法。

    沈冰呆呆的坐在寒冰王座上,良久……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