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97章 挨揍還不是家常便飯

間之蠹
     坐在寒冰王座上,刺骨的冰涼刺激著沈冰的屁股和后背。沈冰覺得有些迷茫。

    “代冬,湛藍,你們有什么追求么?我感覺現在特別空虛。”

    兩人愣了一下,沒太懂沈冰的意思。

    “為什么這么說?”代冬疑惑道。

    沈冰頹廢的坐著,整個人身邊圍繞著一股不明的氣息,也有可能是冰座冒的白煙,但代冬覺得不是。

    “不知道,現在覺得,干什么都提不起勁來。之前覺得,想要在這些位面中混的如魚得水,實力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但現在卻忽然發現,即使我有了實力,似乎也并沒有什么用,生活不會因為我實力強大而做出讓步,他還是原來那個樣子,這讓我覺得有些沒勁。我做了這么多,依舊得不到我想要的,依舊回不到我原來那條時間線。這很讓人沮喪。”

    代冬聽明白了,于是他點了點頭,說道:“這,大概就是有錢人的煩惱了吧。”

    沈冰愣了一下,旋即噗嗤一聲笑出聲,他的笑點比較低。

    “也對,罷了,不想那么多了,今后的日子還長著呢。準備一下吧,如果這個位面的官方還是這種態度的話,在這里繼續待下去也沒什么意思,再看看,實在不行咱們就走吧。”

    “走就走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代冬撇了撇嘴。

    這次沈冰到沒有覺得有什么嘲諷之意。

    是啊,灰溜溜的逃跑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不能說的么?

    “你們倆呢?現在有什么追求么?給我說說,讓我也參考一下。說不準我也能從中得到一些啟發。”沈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揮揮手散去了魔法創造的椅子,只在地上留下了一灘清澈的液體。

    這種幼稚的裝逼行為,做出來還是挺爽的,就是凍得有些哆嗦。

    “湛藍,你先說吧,容我想想。”代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還得好好思考一下。

    湛藍愣了一下,這就到自己了?他皺了下眉頭,說道:“我沒啥追求,如果非要說的話,能夠逃出那種天天扮演NPC給人各種屠殺的日子,我就已經很滿意了。現在的話,追求的還是實力吧,我想擁有像沈冰一樣能讓世界意識低頭的力量。”

    這就是湛藍無論是學習魔法還是練氣都很專注的原因。

    “那你是任重而道遠了,我可不是靠實力讓他低頭的,我靠的是規則,改寫時間線的規則,這種行為也許對他的傷害比較大,所以他服軟妥協了。真要論實力,我斗不過他的。他只是因為殺不死我,拿我沒辦法而已,當然,我這么說并不是為了打擊你,只是陳述一個事實。”

    湛藍點了點頭,的確,想要做到很難。但就像沈冰尋找自己的原本位面一樣,機會雖然渺茫,但還是有那么一絲絲可能的,至少,他層親眼見過沈冰逼得世界意識服軟。沈冰能夠做到,他為什么做不到呢?

    沈冰的目光轉向了代冬,代冬撓了撓頭:“我也沒啥追求啊,以前如果我那個位面還在的話,

    或許就是多賺點錢,然后討個老婆,生兩個娃,主要還是多賺點錢,不會被生活的壓力壓得太狠。現在的話,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到處逛逛,玩玩,身后有一個靠山罩著,也沒什么壓力。如果能喝點酒就更好了。”

    自從游戲位面的事情發生之后,代冬就再沒碰過酒,這幾天沈冰的狀態似乎有些不對,讓他想起了在幻獸位面的時候,那個一言不合就血濺三尺的沈冰,不過,現在的沈冰要理智多了。他有點害怕,自己買了酒回來被沈冰看見之后,給他也來整個血濺三尺,那就完蛋了。

    “喵——喵——”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追求就是游泳吃魚,去吧去吧。”沈冰寵溺的摸了摸肩膀上的臉盆,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臉盆大概是正處于長身體的時候,最近食量挺大的,不過代冬和湛藍每天都會去購買新鮮的小魚,同時也會把澡盆里的水換成清水,這是除了修煉之外,為數不多需要他們做的事情。

    將臉盆放在地面,看著她自己一蹦一跳的進入浴室,沈冰對著代冬說道:“沒說不讓你喝酒,就是讓你自己把握住量,別再醉的連魂都讓人拘走了。”

    “我平時也不喝那么多,就是那個位面,喝醉了進游戲也感覺不到,才會發生這種事嘛……”代冬小聲的為自己解釋道。

    沈冰無奈的搖搖頭:“我還要出去辦點事,你們幫我照看一下臉盆,如果有人上門,還是之前那種態度的話,打出去,不用手軟。”

    冷靜下來想一想,之前來的那五個,還真不一定就是官方高層。

    哪個位高權重的人,出來會客,特別是沈冰這種危險而又敵友不明的,連保鏢都不帶的?這樣空身前來的,多半也只是一些小人物。

    這種上層的意思被下層曲解,或者說下層拿著雞毛當令箭,想要混點好處的事情,沈冰見過不少,況且到現在為止,胡進熊也沒有給自己打電話,說明這事情,在他的角度上看來,可能已經是解決了的。

    問題出在這些人,似乎對自己還不夠重視。導彈的轟炸直徑有幾公里,比自己展現出來的殺傷范圍要大多了,自己能做到的,憑科技也能做到,想要獲得足夠的重視,看來還得前去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

    比導彈更恐怖的破壞力。

    雨州算是比較發達的城市了,周圍沒有什么地廣人稀的大森林,沈冰搜索了一下附近的地圖,最后選中了一座荒山。禿瓢山。

    禿瓢山名字不是很好聽,但占地范圍還是挺大的,而且山體內沒有隧道,不用擔心傷到人。這座山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沒有進行開發,這在雨州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還是比較少見的。

    沈冰開車繞著禿瓢山轉了一圈,周圍沒有什么人活動的痕跡,也沒有村莊,很不錯,就是這里了。

    給自己加持了魔法之后,沈冰飛上了山巔。站得高,看得遠,在這里,能更好的操縱即將釋放的魔法。

    “那么,開始吧!”飛在天空中,沈冰開始準備禁咒級別的魔法。

    禁咒之所以被稱之為禁咒,是因為它范圍大,威力大,擁有直接毀滅一座城市的力量,一般被禁止,禁止流傳的法術,這才稱之為禁咒。

    沈冰會的禁咒不多,七八個還是有的。

    禁咒范圍越是大,準備時間就越長,構建如此復雜的法力模型,時間是必不可少的。

    伴隨著模型構建,魔力填充與元素的到位,山體開始發生輕微的顫動。沈冰釋放的是禁咒,大地坍縮。如果是在平地上的話,大地會陷進去一個超大的巨坑,而如果是對著山體使用的話……

    沈冰準備抹掉這座山,把這里變成平原,展現自己實力的同時,也給官方一個警醒。

    山中有一座原生態的小木屋,竹床,木桌,短棍支起的窗戶。屋頂也不是瓦礫,竹篾編成的青席蓋在屋頂,一層覆一層的,想來也沒什么雨水能夠突破這重重的防御,滴落到木屋中。桌上擺放著一些泥土燒制成的茶碗器具,此刻正隨著大地震動而不斷的顫動,與桌面相砰,發出叮叮當當雜亂的響聲。

    竹床上有個少女正在其上打坐,見到此情此景,也不慌亂,伸出青蔥玉手,瞇著眼睛掐了幾個手印,旋即皺著眉嘟囔道:“嘖嘖,不應該啊,此處發生地震,不應天時。難不成,又是妖物作祟?”

    雙手再動,掐了幾個手印之后,少女低喝一聲:“鎮山印!”

    原本大地的震動正越來越劇烈,此刻居然漸漸平息,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魔法成型,法力模型開始生效,卻好似放了個屁一般,山還是那座山,一點都沒有變化。

    “平息了么?這地震來的還真是倉促。”那少女嘟噥了一句,而后掐了幾個手印后,解除了鎮山印,收功繼續打坐。

    沈冰皺了皺眉,不應該啊,難道是模型的構建出問題了?按理說,大量的魔力消耗掉,明顯就是魔法釋放成功的標志,UU看書.uukanshu.com 怎么現在面前這座大山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這簡直見鬼了。

    不信邪的沈冰喝了一些魔力藥劑,再次開始釋放大地坍縮。

    “又開始了?”木房之中的青衫少女皺了皺眉,起身走出了木屋:“這我到要看看,哪只妖物敢在五斗山放肆。”

    她稱這座山為五斗山,而不是沈冰所說的禿瓢山。

    少女出門后,掐了個印決之后,閉上了雙眼,而后大拇指在眉心掐了一下,而后轉頭閉著眼睛四處眺望,很快便發現了飛在天空中的沈冰。

    “哼!膽子倒是大。”少女睜開眼,輕輕一躍,整個人便如同被風吹起的羽毛一般,向著沈冰飛去。

    “住手!何方宵小,敢來五斗山放肆?”

    聽到不遠處傳來的呼聲,沈冰愣了一下,旋即轉頭,頓時看到一個身穿古裝,長發飄飄的少女,向著自己飛來。

    飛……來……

    沈冰汗毛直豎,想到了之前那個無聲無息消失的禁咒,頓時覺得大事不妙。

    狗幾把這個位面居然有修仙者?

    完了……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