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05章 所謂離別

間之蠹
     馬車就是馬車,方方正正四個角,遮蔽的嚴嚴實實的那種馬車。

    沈冰原想撩起簾子看看四周的風土人情,腦中卻回想起了以前電視劇里演的,滿是那些頭戴朱釵桂冠的大家閨秀,撩起簾子好奇的盯著外面的世界。頓時悻悻然的作罷。

    “幾位爺,到地兒了。”馬車停下后,車夫在外面喊道。

    “這個給你,多的當賞錢。”

    那車夫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咬了一下拿金幣后,頓時喜笑顏開的千恩萬謝。

    倒也不是沈冰大方,來到這個位面后,還沒來得及找個地方換零錢。再者說,這一個金幣,也就七八百塊錢的購買力,也算不得太過浪費。

    “冰哥,你彈金幣的動作真帥!給我也整點金幣,讓我也這么來兩下唄?”

    沈冰沒好氣的瞥了代冬一眼,不過手上卻不含糊,掏出一大把金幣,就往代冬口袋里塞過去。

    “嘿!夠了夠了!再多就裝不下了,我這褲子是休閑褲,腰帶不夠結實,嘿,別,冰哥,真的夠了!”見褲兜里塞滿了,褲子直往下掉,代冬趕緊提著褲子拒絕沈冰。這是金幣!是金屬!塞了一褲兜,沒哪個松緊帶能夠扛得住壓力。

    “湛藍,你要不要來一點?”沈冰抓著大把金幣的手伸向湛藍,湛藍下意識的就拉住了褲腰帶,搖了搖頭。

    三個俗不可耐的人,就這樣以一副略顯搞笑的姿態走進了天香閣的大門。

    天香閣在沈冰看來算不得多么金碧輝煌,不過那也得看跟誰比。見慣了玻璃門面,霓虹彩燈的沈冰,咋一看見這些綾羅綢緞裝飾的門庭,倒也覺得挺有新意。

    走過十幾米長的廊道后,沈冰三人走進了天香閣的內門。此時,便有一個氣質優雅的少女前來朝著三人行了個禮:“三位是一起的么?里面請。”

    天香閣給沈冰的感覺,就是一個字,大!

    沈冰回頭看了一下,那天香閣從外門到內門的十幾米廊道,其實是一排屋子碼成的圍墻。不過,這些屋子此刻大門緊閉,應該也是能夠住人的。

    從外面看不出來,不過,進來之后不難發現,那屋子碼成的圍墻中,建著三棟建筑物,兩大一小,卻偏偏那小的一幢,是離大門最近的一幢。

    門口站著許多迎賓,人來人往的,也甚是熱鬧。

    “三位公子面生的緊,想是第一次來天香閣吧?敢問是吃飯還是小住?”那少女禮貌的問道。

    看出沈冰三人第一次來,自然不是因為面生,而是三人東瞧瞧,西望望,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不過,店大自然有店大的道理,這少女倒也不至于看輕三人。每一個新客人都是潛力股,受過專業訓練的少女自然是不會做這種自毀招牌的事情。

    “先吃飯,再住宿。要三間,至少住到尋仙大會結束。”沈冰抬了抬手,摸出一根金條:“你們這兒規矩是先消費還是先付錢?”

    不懂就要問,不懂裝懂不是沈冰干的事兒。他倒是隨性極了,

    也不怕這么做丟了面子。

    所謂面子,要么就是別人給的,要么就是自己掙的,裝,是裝不出來的。

    這一大塊金條,擱別的地方也許還能嚇嚇人,放天香閣這邊還真不算什么。不過,那少女還是笑了笑,耐心的跟沈冰解釋道:

    “咱們這兒,無論是先消費,還是先付賬,都隨客人心意的,您若是想要先付賬,奴家這就為您存著,晚些您離店之后,扣除消費,再多退少補就是。”那少女接過沈冰的金條,引著三人向那棟小樓前去:“三位公子既然要先吃飯,那咱就往這邊走,這一棟樓是食府,一樓是普廳,二樓是雅間,三樓是精包,四樓是用來接待修士的,三位,咱們今日去幾樓?”

    那少女沒直接說,四樓你們去不了,而是隱晦的提了一下。而“咱們今日去幾樓”這句話就很值得推敲了。

    “冰哥,咱們這能算修士么?”湛藍眼里閃過一絲小期待。

    沈冰沒好氣的白了湛藍一眼,心說我真想化身園丁,在你心里種點B樹。就咱這樣的,也好意思自稱修士?

    “去三樓吧,四樓咱們就等尋仙大會過后,再來見識見識。”沈冰沒有理會湛藍,兀自說道。

    關于尋仙大會能不能通過選拔,沈冰是一點都不擔心。自己三人練氣都練上了,雖說沒有筑基吧,但好歹也算有點基礎,怎么著也得比普通人強一點吧?

    如果沈冰說,大城市中心的商貿城,居然是個海景房,你們信么?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沈冰也不信。

    天香閣三樓的包間,是用萬花樓修士的畫作裝飾的。沈冰選的這間,確是海景房。放眼望去,海水卷著浪花,拍在沙灘上,隔著窗戶也能感受到那海邊的絲絲咸腥。不過仔細一看,原來確是那萬花樓的法器畫作。

    法器到底是法器,整的比電視機還真實,甚至還能隨著觀看的角度不同,展現出不同的景色,電視機可做不到這一點。

    修仙的世界,果然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兒都有可能發生。

    驚嘆完畢,沈冰忙不迭的提醒代冬湛藍,這個位面可不要去隨便招惹別人,連沈冰這樣實力的,估計也只能夾起尾巴做人了。

    紫芝燒仙草?清炒人參果?糯米赤參羹?怎么都是素的?沈冰愣了一下。

    尋仙大會期間,誰人敢吃妖獸肉?這天妖閣的大能,可不是擺設。而普通獸肉又上不得三樓臺面,只好整些藥膳充充門面。

    沈冰自然是不懂這些,隨便點了一些,希望口味不要太差吧。

    “喵喵”

    “好好好,知道你要吃魚,美女,再給我整兩條活魚,要活的。”

    “喵喵!”

    “啥?你要吃熟的?誰給你養的這么叼的!美女,活魚不要了,整兩個菜上來吧。”

    代冬縮了縮脖子,沈冰在禿瓢山那兩個禮拜,他和湛藍兩人,沒少帶臉盆去擼串兒。各種口味的烤魚,臉盆可沒少吃。

    吃過飯,臉盆還想去游泳,卻不料一頭撞在了窗框上,疼的喵喵直叫喚。

    這海景法器,也就看起來真實一些,會動的畫作,的確很奇妙。不過僅僅只是擺在三樓做裝飾,那肯定不可能自成一番小世界,僅僅只是夠看罷了。

    條件不允許,那也沒辦法,三人吃飽喝足,倒也困了,開了三個房間,休息去了。

    ……

    尋仙大會資格,是要買的。拿出一定的資產做抵押,換一塊牌子,這是尋仙大會的海選,然后再拿著換到的牌子,去到自己想拜入的仙門,如果通過考驗入門了,那牌子就會被仙門收繳,如若不然,牌子也會退回。

    尋仙大會結束后,大家也可以再憑牌子贖回自己的資產。不過,若是入了仙門,繳納的這些財富就歸門派所有了。仙門也是通過牌子來贖回對應的財富,就連自在魔門,也不敢冒著大不韙破壞這條規矩。

    自在歸自在,這可是仙門的根基,不怕被十二大派集體圍攻,大可試試。自由的前提,是能夠承受自由所帶來的后果。

    沈冰換了三塊牌子。

    這次,他沒有給兩人做安排。

    “十三門派你們也了解了,這兩塊牌子是入場卷,你們挑你們自己喜歡的門派去試試吧。”

    “冰哥,你不要我們跟你一起?”代冬有些奇怪。

    “修道這東西,講究遵從本心,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道,我喜歡的,不一定你們也喜歡,強行讓你們跟我選一樣的,沒有意義的。去吧,走你們自己的路。說不準咱們也能在門派里再相遇呢。隨緣吧。”這還沒開始修道呢,沈冰就已經隨緣都安排上了。他不會告訴兩人,他要準備回去那條時間線看看,他不想讓兩人去他原本那條時間線。

    “謝謝冰哥!”湛藍沒有多說什么,接過牌子,鄭重的朝著沈冰鞠了一躬。

    “鞠啥躬啊,我還沒死呢!”沈冰笑了笑,拍了拍湛藍的肩膀。

    這是湛藍夢想起飛的開始,或許某天,他真的能站在沈冰面前,來上一句:“冰哥,我也能吊打世界意識了!”

    “對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注意點,雖說大家都說,沒人敢襲擊帶著入場卷的人,但是這事情,誰也說不準的。這牌子,盡量別讓別人看到了,還是比較危險的。有事情就來找我,確定進了仙門,就來天香閣聚聚。”

    湛藍點了點頭,離開了,代冬卻沒走。

    “咋了?”

    “冰哥,我還是想跟你一起。”代冬盯著沈冰,有些愣神。

    同樣是一無所有,湛藍至少還有著自己的追求,不過代冬,此刻卻顯得有些迷茫。

    “你還記得你跟我說的話么?”沈冰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什么?該不會是,你不要我了?”代冬眼神有些呆滯,沈冰看著有些打腦殼。這家伙,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

    “你的追求是什么?”那天的話題,沈冰舊話重提。“沒有追求的人生,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兩樣?我看你不如加入永生魔門算了,把自己整成行尸走肉,活的還更像樣一點。”

    大街上,代冬嘆了口氣,找了個石墩子坐了下來。沈冰也緊跟著他,坐在了旁邊。

    “追求這東西,還真是奢侈又遙遠呢……”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