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13章 來來來,講道理

間之蠹
     站在其他人的立場之上,新入門的弟子,一個月也只有二十顆凝氣丹的配給量。

    煉丹和種植相關的知識,只需花上幾天時間,便可受用一輩子。接著開幾片田,種點藥材,花上大半個月時間打理一番,接著便可獲得大批的凝氣丹。這種普通丹藥的煉制,還是沒什么難度的。

    藥神山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來鼓勵弟子們積極學習煉藥。要是連煉丹都不會,走下山你好意思說自己是藥神山的弟子?

    沈冰敲開了明月的大門。

    “氪金道友,臉盆道友。”明月朝兩人拱了拱手。

    “明月師兄,這是我用你給我的丹爐煉制的第一爐丹藥,特地給你送點過來,對你而言應該用處不大,純當沾個喜氣,留作紀念。”

    明月欣然一笑,接過了沈冰手中的藥瓶子:“如此,倒是謝過氪金道友了。”

    與明月閑聊了幾句后,沈冰又來到了藏經閣……

    藏經閣-藥田-煉丹,三點一線的生活,沈冰絲毫不覺得乏味。終于,半年后,沈冰的修為迎來了質的突破。

    沒有什么天地異象,一切只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沈冰丹田內靈氣滿溢,蕩滌肉身,將雜質從體內逼出,成就了無垢之體。與此同時,沈冰的外貌也發生了變化,從一個將近三十歲的青年,逐漸逆生長成了二十歲左右的樣貌。

    “這下子,應該可以下山了吧。”沈冰自言自語道。

    修行界的筑基期之前就像是網絡游戲中的新手期,除了閉關修煉,什么都做不到。沈冰獲取了新手村前往大城市的通行證,子立和秋霞也只能羨慕的看著。

    值得一提的是,這半年時間內,子立道人和秋霞道人也開始學著沈冰一樣,去藏經閣研究了煉丹和種植,開了幾片藥田,開始研究煉丹,不過,成果并不是那么的如意。兩個人可沒沈冰照料藥田的耐心,經常就是一株病變的藥材,帶著大片的藥材統統作廢。

    多少也算是同期生,沈冰有時練了丹藥也會給兩人分一點,倒是讓兩人看起來很是感激。不過,是不是真心的沈冰就不知道了。

    “松菊師兄,我筑基成功了!”沈冰來到外事處。

    之前沈冰也來過這兒,這些負責公務的弟子,都是有門派發放的獎勵的,也會有換班,一般來說一年換一次。之前這兒是另一位師兄。

    “氪金道友,這就筑基成功了?好像才半年多一點吧!”沈冰經常會來外事處,主要是辟谷丹的谷物還有魚苗什么的,都需要報備到外事處,未筑基的弟子可無法下山。

    沈冰嘿嘿笑了兩聲,撓了撓頭,說道:“之前有練過一些粗淺的功法,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也就突破了。不說這個,師兄,上次聽你說咱們十三大牌之間也有交易會,不知道在何時何處?我想前去淘一把飛劍。”

    “飛劍?筑基成功可以直接去配給處領取一把普通飛劍,你沒去領取么?”松菊驚訝的問了一句。

    這件事沈冰還真不知道,不過,

    他還是說道:“額,我忘了,不過,在山上呆了半年了,想下山去逛逛倒是真的。”

    沈冰打定主意,等會兒再去一趟配給處,問問。

    “也是,畢竟大半年沒回家了,氪金道友還真是厲害啊,想我當年,可是整整花了四年時間,才踏出這一步的。不過,既然你想下山,這會兒倒是有些采購的活兒,就是不知道氪金道友方便不方便。”

    “采購?不都是專門派人下山的么?”沈冰愣了一下。這種活兒,不應該派給自己啊。

    “哪有什么專人啊,都是大家順手而為,門派派發一些丹藥作為報酬,有些人下山,順手就給帶回來了。”

    原來如此么?

    沈冰點了點頭:“我可以的,不過我也不知道此去會在山下停留多久,就是不知道這采購的活計,有沒有時間限制。”

    “放心,會根據你的行程安排需要采購的物資的,不至于說你要去北寒之地,卻讓你采購糧食。”

    沈冰點了點頭,那倒是可以。報備了行程后,沈冰從松菊道人那里領取了所需要的采購的物資和購買這些物資的金錢。

    都是類似于成衣,被褥,甚至于修葺材料這些普通的物品,一個筑基期的弟子,出門不至于安排太過于貴重的采購清單,更多的,還是鍛煉。從這些基礎物資開始,等到沈冰實力提升了,就能派他去其他門派采購類似于法器,飛劍,甚至其他一些比較貴重的東西。

    沈冰接著又去配給處領取了一柄飛劍,簡單的祭煉之后,腳踩飛劍的沈冰,在空中飛了個不亦樂乎。

    這種飛行,跟用魔法飛行可不一樣。速度更快,更自由。

    下個山而已,又不是什么生離死別,沒必要整的人盡皆知的,沈冰只跟子立道人和秋霞道人道了聲別,便領了身份玉佩,下山去了。

    踩著飛劍自由的翱翔在天空中,凌冽的寒風吹拂著臉頰,沈冰卻覺得很舒適。這種自由自在的感覺,很少有,來到這個位面大半年,沈冰也沒有感受到天道的排斥,這讓他心情很是愉快。

    荒郊野嶺的一處偏僻小村中,一幫子馬匪正在肆虐。

    “出來,都出來,統統到廣場上,排好隊!”馬匪頭子喊著口號,一幫小弟將村子里的居民都驅趕到村中心的廣場上。

    村長老頭被繩子綁了跪在村中心,幾個馬匪手持玩刀,驅趕著這群手無寸鐵的居民,一旦有點兒不順心的地方,立刻馬鞭子招呼上去。這東西打不傷人,但卻特別疼。

    其他地方也有馬匪,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搜索下去把里面的人驅趕出來。一個少年憤怒的盯著這些馬匪,趁其不注意,偷偷摸摸的取了把菜刀,便向著前方的馬匪砍去。

    那馬匪以為此處幾十個兄弟,應該不會有人敢于反抗,背上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刀。這少年還是沒經驗,或者說是沒膽子真殺人。一刀砍在那馬匪背上,卻并未給他造成生命危險。

    那被砍傷的馬匪轉過身,手往后撈了一下,傷口看起來很嚴重,皮肉外翻,鮮血大片染紅了背上的衣物。摸到一手血的馬匪頓時怒極,手上的動作帶動了傷口,疼的呲牙咧嘴,大吼道:“草!這個崽子,居然還敢動刀子。給我剁了他!”

    那少年持刀砍人也是憑借著一股子狠勁,見沒將那馬匪砍死,頓時那些膽氣便消失無蹤,雙手緊握著刀柄,瑟瑟發抖的后退,嘴里驚慌的叨念著:“你……你別過來!再……再過來我動手了!”

    其他馬匪循聲趕來,見到收了傷的同伴,頓時兇相畢露,舉著彎刀向那少年走去。

    “動手?你再動一個我看看!”

    那少年把心一橫,舉起菜刀就要拼命,一道弧光閃過后,鮮血飛濺,兩只握著菜刀的斷手就這么離開了少年的軀體。

    低頭盯著斷掉的雙手,那少年似乎才反應過來,哀嚎一聲,痛苦的滿地打滾。那馬匪依舊不罷休,抓著那少年的頭發,在地上拖行,直直的拖了上百米后,來到廣場。而那個受了傷的馬匪,已有人帶他去包扎傷口了。

    拖行上百米,那少年連哀嚎聲都便弱了。這一切都被沈冰看在眼里。

    暗自咋舌,皺了下眉頭后,沈冰朝著那村莊飛了過去。

    “今日前來,我等本不欲傷人,只是求財!”那馬匪一腳踩在那斷手少年的胸口,彎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少年想要反抗,卻是無從下手。

    那馬匪繼續說道:“和氣生財,和氣生財,我與你們和和氣氣的,但是,這個崽子居然砍傷了我們的人!原本你們倒是沒有姓名之憂的,只是現在……”那馬匪說著,便將彎刀舉了起來,眼看著就要手起刀落人頭落地,一個聲音傳來。

    “住手!”

    見到那沒了雙手的少年,沈冰有些不忍,抬手一道治愈術,灑在了他身上。

    兀的見到一個少年腳踩飛劍落在村莊里,那幫子馬匪都愣了一下,旋即臉色大變,完蛋了,撞到鐵板了!這村子看著也不大啊,難不成還有資本送村中的少年前去修仙?不應該啊,自己搶了七八個村子,都還沒有湊滿一張尋仙大會的牌子錢。

    現場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之中,這幫子馬匪都殘忍,那些沒有受到傷害的村民,此刻也不敢當那個出頭鳥,向沈冰求援。

    “放開那個男孩!”沈冰皺了皺眉,那馬匪還踩在那少年胸口,舉著個彎刀,愣愣的看著他。

    聽到沈冰說話,也不知是憤怒還是害怕,那舉刀的馬匪居然朝著沈冰吼了出來:“憑什么?是這小子先出手砍傷了我們的人!你們修仙者不是也講究因果么?他砍了我們的人是因,UU看書 .uukanshu我要砍他就是果,你強行出頭,難道不怕因果纏身么?”

    果然無論在哪里,拳頭才是硬道理。這幫子馬匪,見沈冰拳頭大,居然開始和他講道理,你說可笑不可笑。

    的確,修仙界的人,一般不怎么愛管世俗之事,即使有人見到自在魔門的弟子在作惡,也大多不會理會,更別提這些凡人之間的爭斗了。天道綱常便是如此,是人皆有欲,只是有些人克制得住,有些人克制不住,這些皆是本心。

    但沈冰不一樣,他入行時間短,還沒見識過世事浮沉,見到這種事情還沒辦法做到心平氣和:“嗬嗬,懂的倒還挺多,不過你以為我會在乎這些么?即使論因果,他砍了你們的人,你都斷了他雙手了,也該夠了!”沈冰冷冷一笑道。

    糟糕,遇到一個自在魔門的底子。那些馬匪心中暗叫不好,那踩著少年的馬匪也是心中一緊,就要放過那少年。

    誰料那少年,忽然瘋了一樣的掙扎起來:“道長,是他們,是他們先動的手!他們不僅僅要搶我們的財務,還對我姐姐動手動腳的,想要玷污我姐姐,道長,你快殺了他們!”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