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19章 強者不自知

間之蠹
     天空中的劫云還在凝聚,沈冰不再與卜千秋多廢話,而是轉而觀察起那渡劫的鬼謠來。

    那鬼謠探出龍頭,朝向天空,盯著那凝聚中的劫云,張嘴吼出一陣嘹亮的龍吟聲。

    整片天空已是被這九彩斑斕的誅仙劫給染得五光十色,各種各樣的能量在劫云之中翻滾,有天雷,有天火,也有罡風等等。極度濃縮的天地元氣擠壓著那片空間,沈冰比卜千秋要看的更真切些,所謂劫云中纏繞的絲絲黑氣,其實是能量太過于聚集,導致這方天地承受不住,因而產生的空間裂縫罷了。

    就像是一個杯子里拼命往里面灌水,滿了,就滿了,如果強行要往里面灌,那后果只有是把杯子撐破了。

    在劫云的能量密度之下,那方空間便是這只被撐破的杯子。

    也難怪卜千秋要說,這九彩之中帶著絲絲黑氣的天劫,乃是誅仙劫。這是這個世界毀滅性的能量濃縮到了極致的天劫,若是真能抗住了,飛升仙界還不是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沈冰望著遠方的鬼謠,心中不免充滿了擔憂。這種天劫,真的有生物能夠度過么?

    這世界意識,看來也有強弱之分,這種碾碎空間的力量,至少,湛藍位面的世界意識就做不到。不過沈冰倒也不怵,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你也拿我沒辦法,我也拿你沒辦法就是了。

    他現在只是想看看,這只鬼謠,像曾經的自己一樣,被世界意識所針對的生物,能否在天劫之中幸存?

    站在自己的角度,體己及人,沈冰是希望這只鬼謠能夠度過這次天劫的,至于卜千秋所說的仙界的腥風血雨,這個不歸沈冰管。自己對抗世界意識,也只是取巧獲勝罷了,僅僅只能夠依靠自己間蠹的天賦,通過破壞時間線,來使天道對世界意識給出壓力,進而迫使世界意識服軟。

    而這個鬼謠,雖然沒有靈智,確是真真切切的,在依靠自己的實力,來對抗這個世界意識給出的審判。

    天劫醞釀了許久,那鬼謠就在天池之中安靜的等待著,池中除了鬼謠,還有其他生物。兩棲的,早已跑的不知多遠,而那些水生生物,則成堆的聚集在天池岸邊,拼了命的往岸上跳,即使知道上了岸,沒了水就無法呼吸,也不敢呆在這天劫威脅下的池水之中。

    天劫,開始了。

    毫無征兆的,一股旋風憑空產生,那天池之中的池水,就這么像是龍吸水一般,被恐怖的龍卷風抽吸向天空,包括池中那些水生生物,與跳躍上岸的游魚等,一并抽吸而上。

    眼見著池水越來越淺,那鬼謠確是憤怒的一聲嗥叫,張嘴便向著那龍卷風一大口吸氣,那龍卷風晃悠了一下,居然向著遠處逃離。

    鬼謠動了一下小山一般的身軀,卻也沒有追上去,這里才是他的渡劫之地,潛意識告訴他,要留在這里。

    那龍卷帶著那半池池水與數不清的活物,不止浪向了何處。

    “上天有好生之德,終究還是舍不得看那些生命就此白白死去啊。”卜千秋嘆了一句。

    沈冰不以為然:“要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何至于降下誅仙劫,要將那鬼謠滅殺于此?”

    卜千秋搖了搖頭,臉上少見的帶著些許沉重:“你不懂,實力到了那只鬼謠這種程度,它的存在,將對這一界造成無法比擬的破壞。他已經不在這一界的掌控之中了,唯有仙界才能夠容得下它。這是天道的裁決,也是天道的考驗。”

    卜千秋口中的天道,與沈冰認知中的天道并不是同一個。

    他所說的天道,其實是世界意識。這才是沈冰的認知。而沈冰認知中的天道,乃是這一個位面的規則,那,才是真正的天道。

    不過,卜千秋說的倒也沒錯,這只鬼謠,他的力量已經到了世界意識都快要制不住他的時候了,那他的一舉一動,就像自己一樣,隨隨便便就可以改寫時間線的未來,這對于世界意識來說,是不可容忍的。所以,要么滅殺,要么送走。

    沈冰也是這么一個存在,只不過,這幾年來,他都謹小慎微,這么一只小蟲子,對這個位面的發展,影響力微乎其微。只要不作死,世界意識甚至懶得管他。

    沈冰可以不在意一點點頭皮屑,卻不能不在意頭發里的虱子。世界意識也是一樣的,沈冰對這方世界的世界意識來說,就像頭皮屑,而這只鬼謠,就是這方世界里的“虱子”。

    那鬼謠動了動身體,換了個姿勢趴著,原本的一池湖水,被那龍卷給抽了有接近一半。最外圈甚至可以看到泥濘的湖底泥。此時,天劫也正式發動了。

    天雷,焚風,罡風,罡氣,重水……一道道攻擊,接連不停的襲向那鬼謠,不說身處風暴中心的鬼謠,便是在一旁觀看的沈冰,也覺得眼花繚亂,完全看不清楚前方是個什么情況。

    “這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天劫,難道不是一道強過一道,連續九道,劈完就算渡劫成功了么?”沈冰有點愣神,這種恐怖的,持續不斷的,令人絕望的打擊,真的是這一界的生物,能夠承受得了的么?

    即使身處幾十里之外,沈冰依舊可以感受到那天劫余威。

    是的,僅僅是余威,沈冰也不由得運足了全身功力來抵抗。

    “這是天劫啊!”卜千秋這次沒有再跟沈冰解釋,他只是愣愣的盯著那受劫的鬼謠,面色有些灰白。

    “喂,老頭,你沒事吧?”沈冰見卜千秋狀態不太對勁,不由的出聲提醒。

    “咳咳,不礙事,不礙事,只是想到了一些過往。”卜千秋回過神來,臉上再次帶上了賤賤的笑容,只不過,在沈冰看來,現在的這笑容,怎么看怎么勉強就是了。

    橫遭災劫,那鬼謠一開始只是悶聲抵抗,而后逐漸憤怒,開始怒吼起來,頂著天劫的威力想要站起來,只不過這一下似乎觸怒了劫云,加倍的攻擊傾瀉在那鬼謠身上,甚至在那附近都閃出了絲絲恐怖的黑色裂紋,那是空間裂隙。

    鬼謠的防御能力堪稱變態,各種各樣的天劫,在它身上,也僅僅只能留下淺淺的傷口,確是那空間裂隙,擦一下破皮,挨一下斷筋,鮮血噴濺,慘不忍睹。怒嚎也逐漸轉變成哀鳴。

    沈冰愣了愣神,這是……空間……的力量???

    自己是間蠹啊?玩的是什么?玩的就是時空!!!

    空間的力量這么強大,自己為什么要舍本逐末呢?對啊,有什么東西,能抵抗得住無序的空間裂縫的撕裂呢?即使連鬼謠那恐怖的肉身,也對這種傷害沒有辦法啊。

    沈冰猛地睜開了雙眼,這是思維的局限性!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沈冰平伸雙手,盯著手掌之中,一凝神。

    “呲呲呲”一陣陣急切的破空聲傳來,雙掌之間出現了一大堆空間裂縫,那令人牙酸的呲呲聲,乃是裂縫周圍的空氣快速流通產生的震蕩,進而傳播出來的聲音。

    “喵喵”臉盆似乎對沈冰手中的空間碎片很是好奇,驚訝的喵喵直叫喚。

    卜千秋注意到了此處的情況,愣了愣神,驚恐的瞪著沈冰。

    “你……你……你……”卜千秋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原來,所謂最強的力量,一直都在我手中么?呵呵,我可真蠢。”雙手握拳,泯滅了那些空間裂縫,沈冰自嘲般的笑了笑。忽而伸了一下懶腰,活動了一下筋骨。

    “看來,是時候回去了。”

    沈冰制造出的空間裂縫,與能量過于集中而擠壓出的空間裂縫性質不同,但效果確是相似的,空間乃是物質的載體,沒有什么物質能在空間撕裂之后還保持完整性。

    撕裂空間乃是間蠹與生俱來的天賦,只是可憐,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沈冰身為一只間蠹,人類思維帶來的局限性,居然讓他忘記可以籍此攻殺敵人,這也著實是可憐可嘆。

    天劫還在繼續,沈冰雖說已經準備離開了,卻也沒有立刻就走,他想看看,這天劫,到底是不是人力能夠抵抗的。若是這老龜,真的撐過了這誅仙劫,那沈冰也可以給湛藍一個交代:你在這個位面修煉,的的確確可以以自身實力對抗世界意識,這不是夢!

    “噗噗噗”

    “臉盆!你又瘋啦!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別亂吐口水,這衣服又粘的一塌糊涂了!”沈冰轉頭看了一下,發現臉盆不知道著了什么魔,拼了命的在那吐口水,黏糊糊的絲液并不沾染她那一聲靚麗的黑毛,反而順著統統滴落到沈冰的衣服上,半個身子都沾滿了。

    臉盆的口水遇空氣就會變成絲絨狀,而且粘性十足,沈冰扯了扯,差點把自己個扒光了,惱怒之下,伸手就去拍臉盆的頭,卻沒想到那臉盆,“噗”的一下,吐出一道空間裂縫,把沈冰嚇了一大跳,而后,哧溜一下,在沈冰反應過來之前,就從那黑漆漆的空間裂縫之中鉆了進去。把沈冰嚇了個激靈。

    臉盆的能力,覺醒了?

    “出來,你這個小搗蛋鬼!給我出來!”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