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20章 我們都1樣

間之蠹
     貓蜘蛛作為妖物位面的一種妖獸,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就是開辟一小片亞空間,然后自個兒躲進去。只是臉盆之前年紀一直都比較小,按照胡進熊的說法,得等她成年了,才能夠覺醒這種近乎無敵的躲避能力。

    然而現在,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妖物的壽命,大部分都要比人類長多了,十七歲的臉盆,的確只能算是個孩子。

    白乎乎的蜘蛛絲粘了沈冰半身,把他氣得要死,你還別說,這么一整,還蠻有特色的,至少穿著出去絕對不會撞衫。

    “出來!你這個小搗蛋鬼!給我出來!”

    空中緩緩張開一條空間裂縫,兩只烏溜溜的貓眼悄咪咪的打量著四周,見沈冰伸手過來,刺啦一下,空間裂縫又泯滅了。這下好,干了壞事有地兒躲了。

    沈冰本想將她從那片空間中抓出來,不過仔細思考了一番,最終還是作罷。無論是養孩子還是處對象,給予足夠的私人空間都是一件比較必要的事情。算了,就讓臉盆自以為那是一片安全屋吧,這樣對她的成長也許有好處。

    沈冰與臉盆的這一套操作,卻驚呆了一旁的卜千秋。卜千秋伸出顫巍巍的手,掐算了兩下,旋即一愣,也不再理會沈冰,御劍轉身就跑。

    “老頭,你去哪?跑啥?算出什么來了?”沈冰對著卜千秋的背影大聲呼喊道。不過卻沒有收到任何回應。那老頭頭也不回的就跑了,也不知道到底測算出了些什么東西。

    “有危險?沒有吧?有就有吧,我也不怕。”反正都準備走了,沈冰也就不擔心這些了,他真的想知道,這只鬼謠的結局。

    暗地里通知了臉盆,躲在亞空間之中不要出來,沈冰繼續盯著天劫下的鬼謠。

    沈冰與臉盆的契約也算是規則的一種,是妖物位面的規則,是一種心靈感應,不需要介質來傳播,這個說起來就懸了。即使身處不同的空間,臉盆依舊可以明白沈冰想表達的意思。

    天劫依舊在繼續,鬼謠的恢復能力堪稱恐怖,往往空間裂縫剛剛撕裂他的肉身,沒過半秒,就能夠愈合如初,不過,在強大的愈合能力,也經不起這樣造作啊!

    洪荒界中沒有黑夜,而天劫,整整持續了四十多個時辰。鬼謠從一開始的輕松,到之后的怒吼,再到哀鳴,到最后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最終,他還是沒有挺過來。

    源源不斷的天劫,整整轟了四天三夜的時間,一刻沒停,一刻沒歇。原本天池中剩余的半池湖水,早在天劫剛剛降臨的時候,便被蒸干了。就連那池底的淤泥,也愣是被天劫給轟下去數十米。只有那鬼謠身下的一片土地幸免于難。

    遠遠的看去,就好像是一口大鍋里面豎著一根筷子。直徑一公里的筷子。

    誅仙劫不愧為誅仙劫。

    沈冰有些沉默。

    按理來說,一個毫不相識,未開靈智的老龜,不至于使沈冰這樣傷懷。不過,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這么一種抑制不住的情感,從心底里涌現出來。

    卜千秋走了,走的不明不白的。如果他沒走的話,說不準這會兒就要沖上去了。

    那可是一位幾乎能夠抵御誅仙劫的強者的肉身,對于這些修士來說,開了靈智的妖獸,那是道友,未開靈智的妖獸,就是天材地寶。

    沈冰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沒能站在湛藍面前告訴他,只需要就這么修煉下去,你總有一天能夠對抗世界意識。前車之鑒,后事之師。與世界意識對抗,始終是不明智的。

    鬼謠的尸體,沈冰不準備去動,就算是對于強者的尊重吧。修為,他有了,剩下的是積累。實力,他也有了,隨手撕裂一片空間,沒有誰能夠擋得住破碎空間的絞殺。再者說……

    沈冰搖了搖頭,把臉盆叫了出來,準備離開這個位面。

    他本想著,要走的話,或者等臉盆成年了,覺醒了躲進亞位面的能力,這樣帶回原本的位面,問題不大,不容易引起注意,畢竟貓蜘蛛不是那個時間線應有的生物。要么,就在走之前,將臉盆送到天妖閣去。

    不過此刻,卻也不需要了。

    就在身邊準備撕開時空通道進行穿梭的時候,忽然心有所感,停了下來。就如之前占算一般,沈冰運起占天術,掐算了一番。

    你要走了?

    不占過去,不卜現在,不問未來,掐指只算出了四個字:你要走了?

    沈冰一臉疑惑,以前沈冰也層占卜過未來,那若隱若現的可能,破碎的圖像,或者短暫的片段,不會特別明顯,卻也大致能分析出未來的走向,從沒像現在這樣,占天術算出四個字的情況。

    ‘你要走了?’

    “你是誰?”沈冰不確定自己說的話,是否能被知曉,不過,他還是問出了口:“你是這顆星球的世界意識么?”

    繼續占算,果然,沈冰得到了回應。

    ‘是的。你要走了么?’

    沈冰經歷過許多與位面意識的交流,類似于世界樹托樹人帶話,類似于湛藍那個世界的世界意識,控制傀儡人念旁白,世界意識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無法自己說話。這種通過占算數來與世界意識交流的方式,倒也神奇,就像是為沈冰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沈冰沉默了一會兒,他又許許多多的疑問,如果這個位面的世界意識,能夠交流,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是的,我要走了!”沈冰回答道。他沒急著開口,他不知道這個世界意識讓自己心生感應,主動聯系自己到底是為了什么,但他相信,它會開口的。

    ‘那你還會回來么?’

    “你為什么會這么問?”沈冰有些奇怪。

    ‘你一來到我的世界,我就發現你了,你不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覺得你挺好玩的,跟你差不多的,還有三個,一個在你肩膀上。你是其中最好玩的那個。’

    “???”沈冰一臉懵逼,第一次,有世界意識會覺得,自己這種破壞時間線的人,好玩?沈冰非常驚訝。于是,他開口問道:

    “為什么會覺得我好玩?你難道不知道我的存在會破壞時間線么?我去過很多位面,很少有被像這么歡迎過。”

    是的,很少,上一次還是在麥琪的那個魔法位面。只可惜,世界意識歡迎自己,天道大佬卻排斥自己。

    ‘好玩就是好玩啊,我喜歡和你交流。’

    沈冰皺了皺眉,忽然想到,既然這世界意識是因為自己不在他的掌控之中,對自己產生了好奇,才會與自己交流,那么卜千秋是不是在它的掌控之中?也就是說……

    “這一切都是你的杰作么?”

    ‘你是說洪荒界么?不光洪荒界哦,包括十三大派的小世界,包括洪荒界里面的一草一木,每一只未開靈智的妖獸,都是我創造的。’

    “!!!”沈冰驚了。

    “那只鬼謠?”

    ‘也是,只不過,它想逃脫我的掌控。’

    “他覺醒靈智了?”

    ‘沒有,這是生命的一種本能,不過,絕大部分的生物,都沒有這種力量。’

    “我不在你的掌控中,你會覺得我有趣,那你不覺得,如果他逃脫了你的掌控,也很有趣么?”沈冰沒有辦法理解它的思路,他到底是想要脫離掌控的好玩存在,還是不想任何東西脫離掌控?

    ‘你不一樣,你不是生物!’

    “放屁!我是人!”這就差指著自己鼻子罵了,沈冰自然是不慫。這么一只為了逃出生活的魔爪而不斷努力奮斗的大王八,就這么死在自己面前,沈冰對這個世界意識還是有些怨念的。

    ‘任何生物都需要依托物質而存在,無論有機生命還是無機生命,但你不一樣,你不是。你跟我一樣,都是意識。’它跟沈冰解釋道。

    沈冰愣住了,如果這么說的話,倒也沒錯,自己可以存在于虛無之中。所以,自己其實不是生命?這具代表著生命的肉身,其實是自己的意識,在物質位面的投影?

    那世界意識,在物質位面的投影,就是世界??????

    沈冰的世界觀崩塌了。

    對于這個世界的世界意識來說,整個洪荒界,包括花草樹木,包括飛禽走獸,其實都是它的“身體”,而類似于那只鬼謠那樣的存在,即為身體上的不受掌控的“癌細胞”。它將之滅殺,何錯之有?

    代冬,湛藍,說起來,應該都是他們所在位面的“癌細胞”了吧,而自己,帶著另外兩個世界意識身上的“癌細胞”,來到了這個世界意識的身上……

    “代冬和湛藍沒事吧?”

    ‘沒事,他們也挺好玩的,’

    是呢,代冬和湛藍,以他們兩個的力量,完全無法對這個世界造成任何威脅。這是一個高武的世界。

    “卜千秋也是你安排的么?所以他傳授給我占天術,也是你安排的?為了和我交流?”

    ‘并不是,我無法控制他們,只能影響他們。你是初生的意識么?這些你全都不懂?’

    沈冰聽出了世界意識的好奇心。UU看書 www.uukanshu

    “是的,我大概,才出生了,嗯,二十多年。”沈冰從成為間蠹,到現在為止,也就二十多年。

    ‘那你還真是年幼呢。’

    “???”沈冰咬了咬牙,不想再與這個位面意識交談下去了。

    “我要走了,不過如果你歡迎的話,以后我可能還會回來。”

    ‘你真要走?不能留下來么?’

    沈冰深吸了口氣,說道:“我有必須離開的理由!”

    ‘哦,不得不走啊,那,那只鬼謠就當做送你的禮物了。它可能對你肩膀上這小東西有點幫助。’

    沈冰點了點頭,御劍向著那鬼謠尸身飛去。

    在認可世界意識那句,自己不是生命的話之后,沈冰就已經跟世界意識不在敵對了。自己只是一個隨便進出別人家門的惡客,有什么立場去管人家的家務事呢?

    雖然以前也管過不少。

    “我要離開一段時間,湛藍,和代冬,就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了……”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