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21章 回歸,人生若只如初見

間之蠹
     熟悉的衛生間,熟悉的熏香氣味,熟悉的缺了個角的門把手,熟悉的斜挎著的最后一個牌子。

    “往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沈冰盯著這個牌子,久久不能平靜。

    這個世界,除了沈冰,相信沒有誰會對衛生間有著這么深厚的感情了。沈冰揉了揉眼睛,盡量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這么多年了,他不應該再是那個多愁善感的沈冰了。

    拉了一下蹲位的門,鎖著。

    沒錯了,就是這個位置,自己應該是在里面被拖入虛空之中的。沈冰有些確定,卻又有些不敢確定。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敲了敲蹲位的門。

    蹲位里面并沒有回聲。

    “有人在里面么?”

    沒人。

    沈冰用力攥了攥拳,輕輕一躍便攀上了木隔板,翻身進入了坑位之中。

    地上散落著半截煙屁股,和一個碎了屏的手機。沈冰原本不敢確定,這個時間節點,是否就是自己離開的那個時間節點,現在,他確定了。

    身上的衣服還是藥神山的道袍,特別是還沾染了許多臉盆的口水,粘噠噠的,全是吸附的灰塵。

    沈冰按了一下蹲位的按鈕,開始沖水。個中原因嘛……

    基本上確定了,這就是自己的那個時間節點,沈冰激動地淚水完全止不住的流出來。穿著一身臟兮兮的道袍不像樣,先把衣服換了。反正也是廁所小隔間,不會有人知道的。就是不知道陳經理會不會又一個電話打過來,催自己去干活。

    手機屏碎了,屏幕花了,完全看不清楚東西。智能手機,摔成這個鳥樣,不換屏幕是完全沒法用了。對了,晚點還要給大舅去個電話。要不,下午就請假吧!沈冰心里美滋滋的琢磨著,急不可耐的想要回歸到原本那安逸,舒適的生活中去。

    爸,媽,范敏,我回來了。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呆呆地站在衛生間,笨拙系上藍色領帶的結……”沈冰唱著這首熟悉的歌,還上了隨身空間中,塵封許久的工作服,提了提格子襯衫的領子,推開門走了出去。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還是那家公司,還是那些熟悉的同事。沈冰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路上見到同事都咧開嘴,朝著他們點點頭。同事們也都笑著回應。這讓沈冰安心了許多:他們,還認識我。

    回到自己的工位上,雖說公司有要求,離開工位電腦必須鎖屏,不過在公司里,大家都認識,沒幾個會真正照著規章制度做,除非是出差去現場,要不然不會管的這么嚴。

    打開熟悉的IDEA,沈冰需要研究一下項目代碼,重拾那近乎丟失的記憶。人雖然認識,但做的什么項目,沈冰的確是忘了。

    斜對面坐的應該是陳經理,此時卻也不在位置上。

    按理來說,他應該剛剛還在打電話催自己過來來著,怎么這會兒人卻不在呢。

    “你是誰?怎么會在我的工位上?你哪來的?誰讓你進來的?”一連串的質問從身后傳來。

    沈冰回過頭,有些疑惑,這張臉,自己似乎并不認識,是不是自己的記憶出了岔子?

    “我沈冰啊,這是我的工位,不……不對!糟糕!”沈冰愣了愣神,想起來,自己走的時候是二十八歲,但是現在的樣貌似乎是二十歲!八年夠做些什么?回頭看看自己八年前的證件照就知道了。

    八年!歲月是把殺豬刀啊!

    沈冰轉過頭,面朝著電腦捂住臉,體內的靈力拼命的調整自己的五官和臉型,讓自己變成一個二十八歲的青年,至于身材這東西,瞬間變化太大不太合適,只能晚點再說了。

    確定自己已經恢復以前的樣貌之后,沈冰再次轉過頭:“我是沈冰啊,這不是我的工位么?我什么時候換工位了么?”

    一眨眼就還了張臉,那人揉揉眼睛,懷疑自己代碼敲多了,看花眼了。不過,眼睛可以花,腦子難道也能花么?面前這個人,自己的的確確不認識,難不成,是哪個新來的同事?

    “沈冰?你是新來的么?這是我的工位,麻煩你讓一下。”那人不依不饒的示意沈冰走開。

    “你等等!”沈冰心中閃過一絲恐懼,將所有打開的軟件最小化,點開了我的電腦,F盤,personal文件夾……

    沒有?文件夾里有東西,但卻不是自己記憶之中的東西。證件照,身份證正反面的照片,等等等等,自己都是放在這個文件夾中的,但是此時,證件照有,身份證正反面的照片也有,但上面,卻不是自己。

    不是自己!

    不是自己……

    “你在干什么?誰讓你亂動我電腦了?”那人一把將沈冰從椅子上拽了下來,推倒在地,“你哪個部門的?這么不懂規矩!不知道別人的電腦不能隨便動么?看看代碼就算了,誰讓你翻我私人文件的?”

    沈冰愣愣的坐在地上,他現在什么話都聽不進去。代冬,代冬當年,和現在是不是一個感受?

    心慌,心亂,不知所措,迷茫,無助。

    這么多年來,沈冰似乎忘了“恐懼”兩個字怎么寫,但他今天,好家伙,今天,“恐懼”這個爸爸,再次一屁股坐在他腦袋上,把他整個人給坐懵了。

    “對不起,我以為這是我的電腦,實在不好意思啊。”沈冰趕忙起身道歉。

    這么鬧下去,不會有好結果的,這是軟件公司,如果這事情鬧大了,那可是會驚動警方的。這是沈冰的家,他不想在這里瞎整活,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先讓這件事平息下來。

    道歉,賠笑臉,然后逃進廁所。帶著一張皮笑肉不笑的臉,沈冰又回到了廁所的蹲位中。

    有時候,笑著笑著,卻哭了。

    “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為什么!”

    情緒崩潰只是幾秒鐘的事情,沈冰像個神經病一樣,吸了口氣,瞬間擦干了眼淚,揉了揉臉,對自己說道:“還沒確認過呢,一定要親自確認一下,一定要親自確認一下。”

    沈冰對自己使了個隱身術,然后推開衛生間的窗戶,御劍向著本市中,那座熟悉的出租房飛去。

    在離出租房較近的某個店鋪的廁所中,沈冰解除了隱身術,走向了那熟悉的地方。他修不了手機,也沒有錢。

    也許是因為不想那令人沮喪的結果來的太早,沈冰沒有選擇問別人借個手機,撥通那幾個熟悉的號碼。而是選擇來到了這熟悉的出租房。

    “敏敏現在,應該還在上班吧。”

    沈冰摸了摸口袋,出租房的鑰匙早就不知道丟到哪里去了。

    “幸好,鑰匙丟了。”

    沈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個什么心態,總而言之,幸好,鑰匙丟了,幸好,手機壞了。

    一點,兩點,三點,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色已暗,不知不覺,到了七點。

    范敏偶爾會加班,七點以后,十一點以前,都是她回來的時間段。

    沈冰愣愣的盯著電梯,就像個傻子似的。

    電梯動了,沈冰驚了一下,站直了身體,盯著樓層顯示器。

    電梯沒有上升到十一樓,而是停在了五樓,沈冰撓了撓頭,放松下來。

    電梯又動了……

    電梯一次次的升降,對沈冰來說,就是一次次的折磨,但,他卻偏偏像中了毒一樣,對這種折磨甘之如飴。

    電梯,又動了。

    此時,時鐘的指針,已經指向了十點四十分。

    二樓,三樓,四樓……九樓,十樓,十一樓!!!

    “叮!”電梯門打開了。

    對A,要不起!精致的臉蛋,喜歡往后扎一個短短的小辮子,穿著總是那么年輕態,不會花里胡哨,也不會衣妝暴露,一眼看上去就很有活力的樣子。這就是范敏。

    “敏……敏……”沈冰見到這個日思夜想的身影,瞬間哽咽了,還好,你還在。

    沈冰不敢撲上去,UU看書www.uukanshu抱住她,他不敢,他不知道范敏到底認不認識自己。他只是呆呆的看著電梯里的范敏,傻傻的,等待著她的反應。

    “那個……能不能麻煩讓一下,我要出去。”范敏弱弱的說了一句。電梯已經超時關門了,范敏不得不按在那個打開電梯門的按鈕上。有人擋在門口,不進來也不讓開,這讓她很是憂傷。

    沈冰心態差點就崩了,是的,差一點,只不過,委屈的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了出來:“她果然,還是不認識我了。”

    默默的讓開身位,范敏小心翼翼的從電梯里走了出來,如果沈冰再不讓開的話,她可能就要選擇,上到十二樓,然后走一層電梯下來了。

    錯身而過的那一瞬間,范敏自己心房一陣抽搐,看著這個滿眼淚水的怪人,范敏感覺自己心都要碎了。緊咬著嘴唇,鼻子一酸,就留下了眼淚。

    “我怎么……也哭了……還真是,莫名其妙!喂,我們,認識么?”范敏揉了揉眼睛,對著依靠在臟兮兮的樓道墻上的沈冰,問出了口。

    沈冰盯著范敏那精致的臉龐,看的癡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

    比翼連枝,當日愿……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