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22章 丟失的10年

間之蠹
     “大概是不認識,我叫沈冰,你叫什么名字?”沈冰嘴角向上翹了翹,伸出右手,想要跟范敏握個手。

    見沈冰伸出手,范敏頓時一驚。飛快的轉過身,行云流水的掏出鑰匙打開門之后,鉆進屋子里,彭的一聲關上了大鐵門。

    后背倚靠著鐵門,范敏心如亂撞:自己這是怎么了?給人下了迷藥了?怎么會對一個不富又不帥,甚至還帶點神經質的陌生人有這種心動的感覺?

    范敏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不太對勁,需要冷靜一下。

    過了幾分鐘,范敏覺得自己好些了,于是,轉身透過貓眼向外看,但是,門口已經沒有人了。那個男的,已經不見了。

    ……

    范敏關上鐵門后,沈冰沒有驚慌,反而松了口氣。對自己來說,跟范敏兩個人風風雨雨已經走過了十年,但是對范敏來說,記憶中根本就沒有自己這么個人。雖說沈冰能夠感受到,范敏心中有對他的印象,但這種狀態,無疑,對兩個人,都不公平。

    況且,沈冰還有著更害怕的事情,讓他不得不離開。時間線改寫后的范敏,結婚了么?

    沈冰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按下了下樓的按鈕,沈冰走進了電梯。離開了這里。

    “你失去的這十年,我來替你找回來。”沈冰嘴角帶著溫柔的笑意,輕聲低語道。

    沈冰冷靜下來了。

    范敏的出現,讓他就像找到了主心骨,至少,他在乎的人,還有一個。至少還有這么一個。

    小區里有一家小賣鋪,老板是個挺好交往的人,沈冰以前經常來這兒買煙,買飲料。小店每天十一點半關門,這點沈冰記得清清楚楚。

    這個點,應該還開著吧,去借個電話應該沒問題。

    循著久遠的記憶,沈冰來到了那家小店。

    果然,門還開著。

    “叮咚歡迎光臨!”感應到有人進門,電子合成的歡迎聲響起。

    “老板,我到這邊出差,手機摔壞了,也沒帶現金,你電話能借我用一下么?我打個電話給我家里。”沈冰將那屏幕摔得一塌糊涂,除了能看個亮,什么其他東西都看不清的手機放在了柜臺上,示意自己沒說謊。

    那老板坐在柜臺后面,正拿著個手機看視頻呢。見到有人前來,還以為是生意來了。聽到沈冰這么說,抬了抬頭,看到沈冰之后愣了一下。而后皺了皺眉,關掉視頻,把手機遞給了沈冰。

    “給,出來出差還是要備點現金的,坐車什么的,小偷比較多,萬一手機被偷了,你不是抓瞎了么。”小超市的老板,看沈冰眼熟,興許是來自己這兒買過東西,于是也就放下心來。

    “嗯,謝謝。”

    沈冰結果手機,撥通了一個熟悉的號碼后,按下了撥打按鈕。

    “喂,你好!找誰啊?”手機中傳來了一個女聲。

    “喂,媽,我小冰啊,

    手機摔壞了,借了別人的手機給你打個電話。”

    電話里傳來的聲音是不是他媽,沈冰當然聽得出來。

    “你打錯了吧,我不認識你,你看一下號碼吧。”聲音繼續從手機中傳來。

    “啊?”沈冰看了下號碼,的的確確,是自己熟悉的號碼。淚水漸漸迷了眼。

    “哦,不好意思哦,打擾你了,再見。”沈冰掛斷了電話。將手機還給了店老板。

    店老板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結果手機,出聲安慰道:“記錯電話號碼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說你一個大男人,哭什么呢。”

    沈冰點了點頭,應到:“對,記錯號碼了。不好意思啊,讓你見笑了。”

    “嗨,小事兒,兄弟,抽煙不?”那老板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包煙來,抽了一根,遞給沈冰。雖說這人看起來不像是個煙民,但店老板就是覺得,他應該是抽煙的。

    “不抽,戒了。”沈冰擺了擺手。將近十七年沒抽煙了,再加上筑基成功,沈冰早就沒了那個癮了。“老板,我能拿瓶汽水不?不過我現在沒錢,手機壞了,也掃不了綠信支付。”

    “拿吧拿吧,出門在外,誰還沒個倒霉的時候呢。戒了好,我這就不成,三十多年的老煙民了,戒不了。”老板將煙叼嘴里,自顧自的點燃了,看著沈冰拿出一瓶百世可樂,咕咚咕咚的喝了兩大口。咧嘴笑了笑,“想開點,兄弟,屁大點事兒,過去了就發現,為這點事兒流眼淚,不值得。”

    沈冰點了點頭,這老板并不能體會自己的心情,就像自己當年體會不了代冬的心情一樣。

    都說人不開心的時候,吃點甜的會使心情變好。沈冰想說,這是真的。

    整理了一下心情,拿著破碎的手機,沈冰離開了這家小店。

    喝干了手中的可樂,沈冰伸出手指,開始掐算。

    這占天術,其實就是向這個世界的意識發問,問過去,問現在,問未來。沈冰想確認一下,自己的父母,是不是真的不在了。

    結果不出意料的,沈冰沒有得出任何跟父母有關的線索。

    “世界意識,你在么?我知道你能聽到我說話。”沈冰自言自語道。用過占天術之后,沈冰知道,世界意識一定已經注意到自己了,他希望能夠獲得世界意識的回應。

    ‘我在。’

    “你記得我么?”沈冰想確認一下,自己是否是從這條時間線離開的,這到底是是平行位面,還是自己原本那個位面。

    ‘我記得你。你是那個被其他意識同化的生物。’

    是了,即使自己不愿意承認,但這就是自己的那個位面。

    “我離開之后,時間線被改寫了么?能不能改寫回來?我的父母都不見了。”沈冰嘗試著與世界意識交流,想試試這種辦法能不能行得通。

    ‘改寫時間線的是天道,不是我。’

    結果是不行。

    ……

    “好的,謝謝你,我需要回到十年前去,可能會改寫一小部分時間線,我盡量不對你造成影響。”

    ‘……’

    世界意識沒有回應,沈冰皺了皺眉,無論如何,自己是要回去的。他只是擔心,世界意識別把范敏給改寫沒了,那他會瘋掉的。

    “那我回去了?”

    ‘……’

    世界意識依舊沒有回應。

    沈冰狠了狠心,直接逆流時間,回到了2011年,既然父母已經不在了,那就沒必要回到更加前面了,他只是要與范敏,找回那丟失的十年。

    沈冰不是不擔心世界意識會直接將范敏改寫掉。只不過,他卻也不是太過于擔心。

    以經驗來看,第一,這條時間線已經被改寫過一次了,改寫成沒有沈冰的狀態了。那么,自己逆流時間回到2011年這個時間點,應該不會改寫2011年以前的歷史。因為他并沒有與過去的自己見過面。

    第二,即使有,按照以往的經驗,除非是生物脫離時間線的掌控會導致直系親屬消失。僅僅只是自己與自己見面的話,并不會導致身邊某些人被硬生生改寫到消失。這也是沈冰判斷的依據。

    第三,如果,范敏真的消失了的話,那就讓這個世界意識陪葬吧。

    沈冰胸中涌出一股子狠厲的殺氣。如果還有人敢奪走他僅剩的全部,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之扼殺。

    沈冰與范敏相識于2011年的夏天。這一年,沈冰剛好高考完,度過他的十八歲生日。這一年,范敏才十六歲。

    然而現在的這一年,范敏還是那個范敏。而沈冰卻不再是那個沈冰了。

    沈冰是個孤兒了。

    這句話不是在罵人。

    為了趕在夏天能夠見到范敏,沈冰定位的時間節點,更是往前了半年,此時的他,已經辦好了自己的合法身份證明。只不過,今年的高考,他是趕不上了。

    上輩子沈冰并沒有和范敏考在同一所大學,這直接導致了兩人長達六年的異地戀。而這輩子,他準備和范敏一起。一起考,一起填志愿。

    異地戀這種事情,經歷過的人都知道。

    離范敏高考還要兩年呢,這兩年,沈冰決定做些別的事情。但是,現在最重要的,還有一件事。

    站在制衣廠的大門口,沈冰說道:“你好,我聽說這里招暑期工,想過來了解一下。”

    門衛大爺見一個十八歲的少年站在門口,白白凈凈的,不像是街頭小混混,于是打開小門便讓他進來了。

    “從這里往前走,那個房子的地方左拐,看見一個樓梯上樓,二樓一個門口掛著財務部牌子的,你去那里問問。別搞事兒,廠里都有監控的。”那門衛大爺也還算和善,細心的給他指引道路。

    這個年紀的少年,有幾個能拉下臉皮自己出來找暑期工的?大多都是被家里父母逼著出來體驗社會的艱辛而已。

    這廠的名字,叫做星期天制衣廠,廠長是沈冰大舅的同學。當年,沈冰也是大舅托的關系,才進到這間廠里來打暑期工的。只不過現在不一樣了。

    爺爺奶奶都還在,UU看書 ..com 沈冰的姑姑和阿姨舅舅,外公外婆也都還在。只是單純的沒了父母。這點,沈冰已經確認過了。

    兩對老夫妻,依舊是住在原來的地方。只是兒女之中,一方少生了個兒子,一方少生了個女兒。

    沈冰不知道天道這么改寫的意義,難道就不能改寫成讓自己父母少生一個兒子么?非要連父母也一起失蹤?

    沈冰不清楚這其中的邏輯,而天道,也不想世界意識一樣,能夠交流。

    罷了,人生總有遺憾。曾有那么一瞬間,沈冰想過,要不要找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他們去做個親子鑒定,也好讓自己在這個世界多幾個親人,但最終,沈冰還是否認了這一想法。遺傳學他學過,不出意外的話,自己身上的基因,應該是四人各占四分之一左右。但是,沈冰的父母消失了,這種情況,就沒辦法解釋了。

    萬一最后整了半天,別人以為沈冰是他姑姑和他舅舅的私生子,那可咋辦???

    沈冰向著財務處走了進去。這地兒,他也不是第一次來了,當年在這里打工打了將近兩個月,算不上特別熟悉,但也不陌生。

    “您好,我想問一下,這兒還招暑期工么?”

    ……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