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23章 舔狗日記

間之蠹
     “你好,請問這里招暑期工么?”

    財務室的門開著,沈冰站在門口,敲了敲門。大夏天的,空調開著,門也開著,但是沈冰知道,就算是這廠子的老板,對這事兒也不會多說什么。這個財務兼人事,是老板的小姨子。

    “招的,”那財務三十多歲的樣子,撇過頭打量了一下沈冰,白白凈凈的,不像是干活的人,不過這些也跟她沒關系。

    “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中午休息兩個小時,一天八十塊,一個禮拜休息一天。”這廠里已經定下來的暑期工,大多都是員工的親戚啥的,像沈冰這樣自己找上門來的,少之又少。

    當年舅舅安排自己進來,給的是什么工資,這種小事,沈冰已經忘了。不過,也差不了多少,多出的幾百塊,其實也是人情債。

    沈冰依稀記得,這個廠子,兩三年后,會遭遇困難,問他舅舅借了十幾萬周轉,至于最后似乎是沒有盤活,錢也沒還。這個沈冰倒是知道的。

    “好的,那我什么時候開始上班?”沈冰點點頭,他倒是不在乎錢,雖然他現在身上的確是沒什么錢。

    “今天或者明天都行,今天的話,算半天工資。”

    “那就今天開始吧。能干裝卸工么?”財務小姐姐問道。

    沈冰皺了下眉頭,裝卸工,當年干的可不是這個,這可不行,只能賭一把了。

    “其實我跟曹廠長認識,我舅舅叫盛龍興,是曹廠長的同學,讓我自己過來也是鍛煉一下,之前說好是去二樓阿花手底下貼牌的。”

    服裝廠的一樓是裝卸貨和做簡單處理的,二樓是貼牌,熨燙,剪線頭,吸線頭,干洗等等雜貨的,三四樓是制衣的。這點沈冰知道。

    范敏是去二樓貼牌的,如果不去二樓的話,那在這個廠子里也沒什么意義,沈冰只有冒險了,他賭這些人,不會因為這件小事,就去求證,更何況自己說出了這個服裝廠這么多的信息,應該能夠取信于人了吧。

    果然,那財務愣了一下,旋即說道:“那既然這樣的話,我叫阿花過來。你稍等一下。”

    沈冰不知道曹廠長的這個小姨子叫什么,其實按照輩分來講,是要叫阿姨的,不過如果真的叫出口來,那就是傻子了。

    “好的,謝謝姐姐。”

    那財務笑了一下,撥通了阿花的電話:“喂,阿花啊,你來一趟財務室,這里有個暑期工給你帶一下,好的,我在這等你。”

    不多時,一個四十幾歲的阿姨走了過來:“我過來了,就是他么?男的啊?”

    “對,安排在你手底下了,你先帶他過去熟悉一下工作,等會兒再到財務室來一趟。”

    阿花點點頭,應了一聲之后,帶著沈冰離開了財務室。

    阿花是二樓的班長,也是沈冰的頭頭,挺好說話的一個人,至少當年的沈冰是這么覺得的。二樓的暑期工一共五個,三個女的,包括范敏,還有兩個男的,其中一個是沈冰。

    阿花給沈冰講解著吊牌工作的門道,

    沈冰認真聽著,這么多年了,這種細節方面的事情,他早就忘記了。這會兒當然要溫習一下。

    阿花給沈冰講完后,便離開去財務處了。

    沈冰一直都不會忘記,當年與范敏的第一次見面。當年有個服裝品牌,叫背對背,專賣店做活動,買一套,送一套,于是沈冰那貪便宜的老爹就帶著沈冰去買了四套,兩套黑的,兩套白的。

    但是那衣服,怎么說呢,用范敏的話來說,就是:穿的跟個印度阿三一樣,一身白。而往后的日子里就更過分了,雞窩頭,人字拖,大褲衩。就這么一副裝扮,沈冰把范敏給追到手了,你說這讓范敏跟誰說理去?

    回憶起過去,或者說是那些被改寫的未來,沈冰不由臉上露出了笑意。

    不過,都過去了。

    那些,都是自己的甜蜜回憶,被改寫了的過去,而現在,他是要替范敏找回那丟失的十年。現在的沈冰,自然和當年的沈冰是不一樣的了。

    不多時,阿花回來了。

    特權階層,在哪里都是有的。而當年的沈冰,就是特權階層。

    當年,其他暑期工都需要十點才能下班,而他,吃過晚飯就能下班了。阿花回來跟他講的,就是這件事。

    說是這么說,但其實當年沈冰也會干活干到十點才下班,個中原因嘛……

    罷了罷了,不提當年了,都已經是被改寫的過去了,只存在沈冰一個人的記憶中。一切的一切,都沒了,都不一樣了。

    “哎!”沈冰嘆了口氣。

    三個女孩,除了范敏之外,一個叫陶芊,一個叫袁萍,至于那個男的,說句實話,沈冰與他交流不多。嗯,可見沈冰是個渣男。

    袁萍顯得稍微有些胖,陶芊是有男朋友的,這些沈冰都知道。他沖著三個女孩笑了一下,說道:“你們好,我叫沈冰。沈萬三的沈,冰天雪地的冰。你們叫什么?”

    “我叫袁萍,萍水相逢的萍。”袁萍沖沈冰笑了一下。

    “我叫陶芊,不是三國那個陶謙,芊是草字頭下面一個千萬的芊。”

    沈冰還是當年那個沈冰,不丑,也不帥,耐看,但不夠吸睛。倒不至于讓兩人表現出小女孩的姿態。

    唯有范敏,支支吾吾的低著頭干著手中的活,不說話。

    沈冰當然不會自大的認為,自己的魅力足以令人一見傾心。有一種東西叫做羈絆,是時間線改寫也阻止不了的。

    可曾有過覺得某個場景似曾相識,但卻好像跟印象中有些出入?也許,你的時間線的可能,在那一瞬間,被改寫了。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沈冰輕聲追問道。

    “范敏。”范敏聲如蚊吶,低聲說道。

    “范敏么?我記住了。我叫沈冰,你記住了么?”沈冰生怕嚇到范敏,輕聲問道。

    “嗯!”

    “唷”另外兩個女孩,側著眼看著沈冰,口中發出了起哄的聲音。這個年紀的男女,正是喜歡拉郎配的時候,見沈冰這幅表現,頓時覺得沈冰一眼就看上了范敏。

    她們的感覺,其實沒錯。

    沈冰笑著搖搖頭,略顯無奈。拿過吊牌,開始了手中的活計。

    另一個少年冷哼了一聲,沒有做自我介紹。雖然不記得他的名字了,但沈冰還是知道,這家伙長得老成,其實也就十二三歲,不肯上學,輟學了,是廠子里某個小領導的孩子,擱花花手底下混日子來了。

    說是干活,其實就是玩手機,啥活都不干,都是沈冰四人干。雖說沈冰也是關系戶,但人和人之間,還是有差距的。

    服裝廠里十二點吃飯,午休兩個小時,下午兩點上班。當十二點下班的鈴聲響起的時候,眾人皆停下手中的活,往食堂走去。

    “你們是去吃午飯么?我第一天來,不太認識路,能帶上我么?”沈冰跟上范敏的腳步,三個女孩手挽著手往下走,范敏就在最中間,一左一右兩個女孩,各挽著她一條胳膊。

    她們是故意的。

    沈冰無奈的揺揺頭,作為一個成年人,自然不會和兩個未成年的小女生一般見識。

    在見范敏第一面起,他就知道范敏的感受了。現在的問題不是怎么把范敏追到手,而是怎么給她創造一個更加甜蜜,美好的,戀愛回憶。

    跟著三人來到食堂,將領到的飯盆清洗了一遍,常規操作。然后打飯,一邊吃著,沈冰一邊卻在構思著接下來要做些什么。

    吃完飯,依舊要洗碗。

    “給我吧,你們先上去休息吧。”沈冰向著三人伸出手,說道。

    “那謝謝嘍,沈冰哥哥!”芊芊笑兮兮的收起三人手中的碗,一股腦的塞到沈冰手里。轉身輕快的帶著兩人離開。

    花花看了看正打洗潔精的沈冰,笑了笑。同樣是關系戶,這個小伙要比另一個順眼多了。畢竟肯干活。

    把碗洗了放歸原位,沈冰沒急著上樓,而是出廠子買了五個冰淇淋,帶回了樓上……

    下班了。

    晚上十點。

    沈冰跟著范敏出了廠門。

    范敏走在前面,沈冰跟在后面,尾行。嗯,有點兒意思!

    范敏時不時地回過頭,UU看書 www.uukanshu.com最終忍不住委屈的說道:“你干嘛跟著我?”

    “我家也在這個方向啊。”沈冰笑笑。

    “你騙人,你明明說過。你住龍翔小區的,龍翔小區根本不在這個方向!”

    沈冰笑的更開心了:“你記下了啊!”

    “你……你快別跟著我了,馬上要被我媽看見了。”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被男孩子尾行,即使有著好感,范敏此刻也是慌的要死。都快急哭了。

    “你別慌啊,我不放心你一個女孩子走夜路,我送你到小區門口我就走。”沈冰說道。

    “我有路燈的,不會有危險!你快回去吧!”

    沈冰不聽!

    直到到了錦鯉小區,看著范敏進入小區大門,沈冰這才滿足的轉身離開。

    這個小區,也叫錦鯉小區,不過,倒是比不上胡進熊那山間別墅,僅僅只是個普通小區罷了。

    接下來的日子,沈冰覺得自己可以寫一部舔狗日記了。不過,只要舔對了人,那就是愛情的酸臭味。

    只不過,如果大晚上被未來丈母娘堵在廠門口,那就是個慘劇了……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