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1章 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又多出“1張嘴”

我的荒唐史
     乙巳蛇年農歷四月初三,公歷一九六五年五月三日。

    一個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子,沒有任何異象。近半個月來,天氣甚至都沒有什么大的變化,一直那么不冷不熱、不潮不燥。我長大后曾努力查詢許多資料,試圖找出那天有什么不同凡響的大事發生的證明,結果仍然是一無所獲。所以,這一天出生的人注定一輩子平淡無奇,不會成就什么大事。很不幸,我就是在這一天呱呱墜地。

    古城鎮三義村——這個生我養我、最終也必將是埋葬我的地方,坐落于中國東北邊陲一個靠海的丘陵地帶上。在那個漁業不是很發達的年代,靠海生活基本就意味著和貧窮相掛鉤。我出生之前,祖上三代已經在這片土地上辛苦耕耘近百年,家產雖未置辦多少,但人丁勉強還算興旺。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東北農村,生孩子跟老母豬下崽貌似也沒多大區別,幾乎每家都有一群孩子,多則十幾個,少的也有四五個。不禁讓人懷疑生孩子是否和乒乓球、射擊等體育項目一樣,也變成一種競技形式。其他三季還好,繁重的體力勞動幾乎讓人忘記還有七情六欲這玩意的存在;冬天則不然,人們閑來無事就只剩下炕上那點事兒。在我看來,那時的孩子只是夫妻之間晚上快樂過后的“意外產物”,僅此而已,別無它用。

    對了,啰嗦半天還沒做自我介紹,我叫鄭老三,學名鄭耀祖,比我年長的人一般都叫我三孩子或者鄭三孩兒,對我又怕又恨的人則背地里稱呼我鄭三虎子。“三虎子”這個綽號并不能證明我有什么特殊才能,一是得益于對父親綽號的天然繼承,另外則很有可能是對我敢打敢拼精神的謬贊。老三,顧名思義在家排行第三,我身上還有兩個姐姐和兩個哥哥,也不知是誰立下的奇葩規矩,在我們那女人是不能算在宗族排行里的。差不多從出生那天起,女人就被父母當成別人家的媳婦對待,剛懂事就可能被灌輸什么“三從四德、夫唱婦隨”的思想,根本得不到重視。

    我的父親是個大字不識一籮筐的莊稼漢,自幼家境貧寒,在日偽占領東北的時候,剛滿十三歲就被迫當了曠工,險些死在礦洞里;解放戰爭時期,為逃脫成為國民黨壯丁的命運而遠走他鄉,還做了一段日子的挑夫工作,支援過前線;我出生時,向來與人為善的父親剛被大家推選成生產隊長沒幾天。剛落地就一不小心混成“官二代”,我也是誠惶誠恐。

    我的母親則算得上是一位大家閨秀。據母親自己介紹,自打她記事起一直到小鬼子投降,姥爺一直在偽滿政權日本人開設的商行里做事,好像還是個小領導。我剛記事的時候,母親還能“嘰哩哇啦”地說很多外國話,她告訴我那是日語。空閑時,母親偶爾還會給我們講起她以前和日本小孩一起搶洋驢車騎的事,搶不過就打架,不論最后輸贏,姥爺總要揪著她去給日本人道歉以求得原諒。每每講到傷心處,母親都忍不住流下辛酸的眼淚,并意味深長地向我們哭訴亡國奴的日子有多么不好過。

    父母的結合有著深刻的歷史因素。共和國成立以后,人民迅速當家做主起來,像我姥爺那種給日本人做過事的“買辦”,必然是被踏上一萬只腳,永世不得翻身,家道中落也就顯得理所應當。已經和國民黨軍官訂有婚約的母親,則隨著“蔣光頭”敗退臺灣而變成待嫁的老姑娘。不論貧窮還是富有,但凡家庭成分好一點的人家都不敢娶她,后來經親戚介紹,認識一貧如洗的父親。

    剛開始母親根本看不上他,除個頭和模樣還勉強算是過得去以外,父親真沒有其它拿得出手的地方。經一家人反復勸誡,也很現實地考慮到自己的后半生問題,母親還是屈服了,最終嫁給毫無感情基礎的父親。

    父親的成分絕對算得上是“血統純正”的貧農,以至于家徒四壁還被當成無上榮光之事。結婚時所用的一切東西幾乎都是臨時借來的,除了一條不知穿了多久的內褲。剛拜完天地的第二天,借來的東西就被人搬得一干二凈,整個屋子又恢復到從前的簡陋樣子,恢復成與之身份相匹配的模樣。好在父親有骨氣又肯下力氣,沒用幾年我家的日子就逐漸好起來。

    我出生那天,一家人各忙各的,誰都沒有當回事。在他們看來,這個即將誕生的嬰兒,無論是男是女都沒那么重要,無外乎是又多了一張嘴而已。母親也沒有那么緊張,畢竟已經有過五次生育經歷,早已煉就豐富的生產經驗(對了,忘記介紹,在我身上本來應該有一個“三哥”,生下來沒多久就不幸夭折;多年后閑聊,大姐無意中說出,三哥是她不小心給摔死的;因為家里孩子多,外加不知道真實死因,父母也就沒當回事)。

    早上,和往常一樣,母親做好飯簡單吃幾口就又爬到炕上躺下了。今天母親身子格外的沉,豐富的經驗讓她隱約預感到孩子很可能就要降生。此時,大姐正在灶臺前刷洗早餐用過的碗筷;二姐閑著沒事,正在哄比我大三歲的二哥;大哥則一個人在外面和泥玩。

    突然,炕上傳來母親撕心裂肺的喊叫聲:“大雷子,快去叫你郭嬸兒,媽快生了!”

    “大雷子”是我大哥的乳名,他學名鄭耀光。出生那天下了一整日的雨,就在大哥即將墜地的瞬間,一道閃電劃破蒼穹,緊接著響起一聲驚雷,因此就落下這么一個乳名。

    誰也不清楚母親為何會在如此緊急時刻呼喊年歲相對較小的大兒子,而不是求助于她那兩個早已及笄之年的女兒。得到命令的大哥飛也似地跑到隔壁求助,沒過多久,老郭嬸兒就跟在大哥后面顫顫巍巍地趕了過來。

    雖然稱呼“郭嬸兒”,實際上她的年歲和我奶奶都不相上下,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論得輩分。老太太五短身材,黑燦燦的面龐布滿了深淺不一的皺紋;一頭銀發用頭巾包裹著,露在外面的部分梳理的一絲不茍,在陽光的映射下閃著亮光;她本就是一雙小腳,加之年歲又大,因而走一步歇兩歇,百八十步的距離愣是花費掉好幾分鐘。

    老郭嬸兒畢竟是見過“大陣仗”的人,接生過的產婦無數。進屋以后不慌不忙地往炕上一坐,先是點燃煙袋鍋子,然后才開始發號施令。先讓大哥趕忙去地里給父親報信兒;然后又安排大姐抓緊時間燒熱水;本想給一旁的二姐也找點活兒干,可能是老人家歲數大了健忘,一時竟沒想起來;等她想起來的時候,二姐早就抱著二哥跑得不見蹤影,也不知她是不想為我的降生出一份力,還是討厭老郭嬸兒身上的煙油子味兒。

    老郭嬸兒邊“吧嗒吧嗒”地抽著煙袋鍋子,邊幫母親脫褲子準備開始接生。用老太太的話說:我活了也快一輩子,從沒見過這么急脾氣的孩子,當媽的褲子剛一脫下,他的小腦袋瓜子就迫不及待地伸了出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更加簡單,母親幾乎沒怎么費力就把我生下來;以至于她還沒做好使勁兒的準備、姐姐的水還沒燒熱,甚至老郭嬸兒的煙還沒抽完一袋,我就破繭而出了!

    據在場的人回憶,剛一落地的我哭聲特別大,恣意折磨著每一個人的耳膜。相比較身上的幾個哥哥姐姐,一落生的我就長得特殊的大,無論是手腳還是腦袋。以至于老郭嬸兒都忍不住贊嘆道:“老三這大身板子,將來必然是一個好莊稼把式!”

    父親和大哥急匆匆進門的時候,我已經洗完人生第一個澡并被小心地包裹起來,此時正舒舒服服地依偎在母親的懷里吃奶。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二姐居然抱著二哥偷偷地溜進屋,我猜想她準是因為饞紅雞蛋才回來的。

    看到母子平安,父親對老郭嬸兒由衷地表達了謝意。老太太也免不了祝賀父親一番,無非就是添丁進口之類的客套話。諸如“喜得貴子、麟趾呈祥”之類的詞匯,我想即便是把她整個肚子、大腸都搜刮幾次,恐怕也很難想出,反正我是沒有聽到。

    “孩兒他爸,給老三起個名字吧!”母親一邊輕輕地拍打我,一邊溫柔地看向父親道。

    “我哪里會起名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掃盲班學得那幾個字早都就飯吃了;你有文化,還是你起吧!”父親撓撓頭,“嘿嘿”一笑道。

    “老大耀光,老二耀宗,要不老三叫耀祖?正好求個光宗耀祖的寓意,行嗎他爸?”邊說著,母親邊向父親投來征詢意見的目光。

    “光宗耀祖好!光宗耀祖好!這名字起得好,有深度!對了,老嫂子,俺家這幾個孩子幾乎都是您老人家幫忙接生的,另外老大、老二的小名也都是您幫著起得,這次還得麻煩您再給老三起個小名。”父親對母親為我取得名字表示贊賞后,把目光又投向老郭嬸兒并微笑著請求道。

    只可惜我當時不會說話,沒有決定權,要不然打死也不會讓老郭嬸兒幫自己起小名。老太太是個睜眼瞎,一個大字都不認識,自己連個名字都沒有。活了大半輩子連古城鎮都沒有出去過,唯一出去的那次還是個“意外”。她能見過什么世面,萬一胡亂給我起個“貓蛋兒、三禿子、小埋汰”啥的可咋整,我不要面子嗎?不過,我想父親也只是隨便客氣一下。

    “行呀,一點問題沒有,讓我起我就起,耀光叫大雷子,耀宗叫二小子,那么老三叫啥好呢?”說著,老郭嬸兒又點燃一袋煙,故作深思狀地自言自語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是真的受不了她,一點也不考慮襁褓中我的感受,降生還不到兩小時,奶還沒吃上幾口,就被她老人家那比秸稈葉子強不了多少的旱煙熏了個昏天黑他、烏煙瘴氣;真想伸出我那無比稚嫩的小手,把她又老又舊又破的煙袋鍋子搶過來扔進院門口的茅坑里;只不過此刻我手里正握著更重要的東西,自己的糧袋子——柔柔的、軟軟的,我才舍不得撒手;萬一撒手后被二哥趁虛而入,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顯義,我也實在是想不出啥好名字,按順序排,要不老三就叫三孩子吧。”老郭嬸兒吭哧癟肚地想了半天,最后不得不面對現實,很敷衍地給出一個答案道。

    瞬間,我們“一家三口”心里的石頭都同時落地。感恩老郭嬸兒沒有給我起個鄉土氣息更為濃重的小名,畢竟“三孩子”要比“狗剩子、三驢子”等好很多,最起碼還在人群中徘徊,沒有被劃歸動物界。

    “行,老嫂子,挺好,聽您的,老三小名就叫三孩子!”父親憨憨一笑道。

    接下來給老郭嬸兒做飯、煮紅雞蛋以及給親戚朋友、左鄰右舍發喜報等事情自不必贅述,已經有過兩對半兒女的父親做這點事兒早已是輕車熟路。聞訊而來的大伙兒在我家著實樂呵半天,也可能是一天。總之,從第二天起,似乎就再也沒有人特意關注過我,更多時我都是獨自一人在炕上度過的,偶爾會被母親或者大姐抱出門,去感知一下外面世界的新鮮空氣和溫暖陽光。

    有幸來到這個充滿新奇的世界,真好!